Uncategorized

韓劇《 財閥家的小兒子第9集劇情、5寓意解析 》我連10塊都不會借給妳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財閥家的小兒子第9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八集),2000年跨年,新聞報導著千禧蟲危機引發全球的生存恐慌,尤其預言Y2K可能造成的核爆,亨俊嚇得開始做萬全準備。而針對Y2K,順洋和其他企業反其道而行,即便不知Y2K會造成什麼損害,陳養喆還是聽了陳導俊的話提出無上限賠償制度來穩定顧客的心,還大筆用廣告宣傳,導俊承諾如果有損失就可以用他的錢來賠償,當然千禧年到來根本沒有世界末日,只登個廣告也讓順洋轉了一百多億韓元,但他要陳養喆答應他一個請求


◍新年上班第一天,陳陳華榮就取消順洋超市的會議而是要去見順洋證券的經理人們,任常務相當傻眼,但陳華榮只在乎New Data Tech股票幫她賺到一堆錢,這才是優先要處理的,畢竟她也必須把抵押給奇蹟投資的股份拿回來,只是問了順洋證券的人才發現這支股票雖然還會再漲,但有泡沫化的危險,導俊要吳世炫處理奇蹟所有的New Data股票不要再繼續,原因在於泡沫化正要來臨,果然這泡沫化讓陳華榮措手不及。 徐旻渶已經當檢察官幾個月時間都接不到像樣的案件,反倒一直被用來為檢察署對外做女檢察官宣傳,直到導俊給了徐旻渶關於順洋百貨的案件(陳華榮挪用公款案件)。



徐旻渶知道導俊這樣做應該很明顯是要正式加入繼承戰爭,雖然徐旻渶覺得被利用很不情願,但反方面來想,徐旻渶也可以利用導俊來實踐她內心中的正義。果然讓她查到順洋百貨的資金靠著十多個客戶的帳戶進出洗錢所,然後流向順洋設計那裡去,順洋設計就是一個空殼公司。崔昌帝本來打算要檢察官的後輩暗中處理案件就好,但發現陳華榮是挪用公款去投資股票時氣得要死,陳華榮也不敢跟陳養喆求救,崔昌帝這個財閥狙擊手當然不能因此幫陳華榮而斷送政治生涯,於是要她自己去找陳養喆處理。


◍但陳華榮當然不能找陳養喆,於是又找吳世炫乞求彌補那1400億韓元,吳世炫要求要陳華榮手中匿名的25%的順洋百貨股份,而之前抵押的30%也因為合約而早就正式歸為奇蹟所有, 導俊趁勢給了陳華榮建議接受吳世炫的方案,不然之後順洋百貨股價會跌更慘時吳世炫就不會想要了。 陳動基對陳華榮煽風點火說是吳世炫和導俊在刻意操縱,於是他會提供金錢幫陳華榮度過難關,但他要百貨公司所有股份,陳華榮當然沒有答應。





◍她委屈地向陳養喆訴苦,卻被教訓一番是她自己的問題,也不想給陳華榮1400億,再加上順洋百貨早就脫離順洋集團,因此如果真的借錢給陳華榮,反倒會讓陳養喆犯貪污瀆職罪。陳華榮真的走投無路,但牟賢珉突趁機告訴陳華榮說徐旻渶與導俊的關係,就像是陳華榮抓到的把柄,所以在偵訊時說著這是不實的檢舉,是陳導俊故意讓順洋雇股價暴跌,甚至陳華榮還故意創造出一個臨時的「順洋設計」證明不是空殼公司,因此現在有問題的是導俊涉嫌「欺騙性不當交易罪」。


◍徐旻渶調查奇蹟和順洋百貨之間的擔保交易時,發現導俊就是奇蹟的大股東,因此開始想著一切好像就跟陳華榮講的一樣利用她。徐旻渶現在正要找「不實檢舉」的證據才能讓罪行成立。導俊刻意去找陳華榮要她把順洋百貨的股份都給他,就能給陳華榮1400億,因為外面的那些抗議者這兩個月每天都在加速更加窮困,陳華榮闖這麼多禍還能在這個位置,只不過是因為她出生在順洋家罷了。導俊表示陳華榮無法決定她自己的去留~



◍導俊會特別在乎外面那些抗議的人是因為他曾經窮困過,父親也曾經因為家裡貧窮而偷竊,當時導俊也被情勢所逼放棄了學測然後去工作。導俊去請求陳養喆幫他召集順洋百貨的理事讓他提案陳華榮卸任,陳華榮得知後打算把所有罪行都推給任常務。此時任常務被導俊找去要當案件的證人,雖然一開始任常務還想要表現忠誠,但被導俊說服後內心有所變動。理事會上陳華榮仍舊否認自己挪用公款,還責怪是導俊的陷阱,導俊不予以回覆,只說會用證據來證明,那就是任常務,只是沒想到任常務感到公司樓下時居然突然消失,陳華榮很得意會有事的是導俊。





財閥家的小兒子9集心得解析心得

圖/Jtbc

陳華榮跌入深淵?

「既然已經獲利這麼多了,是否可以別再投資股票?」
「30萬、30萬、30萬會不會漲到30萬?」


在陳華榮一直緊抓著New Data 股票這場戲來看,是順洋被導俊給設下陷阱的第一步,編劇導演雖然讓我們看著陳華榮因為貪婪而得到的報應,但編劇導演在刻畫陳華榮這角色其實也很細膩,細膩的點在於刻畫一個人面對更大的慾望時能不能克制並就此收手應該是說人好像無法知足?



在陳華榮問完順洋證券的經理人們的反應,陳華榮忽略掉「泡沫化」這三個字,繼續想要等待導俊講的那「30萬」,而編劇也特別安排任常務這個角色講了一句「既然已經獲利這麼多了,是否可以別再投資股票?」,都是在暗示陳華榮應該要適時收手不要再賭下去的提醒。這其實很好理解,事實上一個企業要做到百年是很不容易的,陳養喆手中這個兒子「順洋」能走到這麼大規模以及這麼遠,都仰賴著陳養喆有「看得遠」,而不是像陳華榮這樣的「短視」



然後畫面就接著吳世炫也面對導俊已經要把New Data股票趁現在都處理掉很震驚,因為現在可是投資獲利的時期,連吳世炫覺得不繼續進場很可惜。 透過吳世炫和陳華榮的反應,編劇導演已經成功暗示慾望是會無限放大的理論





滅亡始於內亂


陳榮基、陳動基也能學到教訓還是高興少一個對手?編劇真的把這一家人設計得很有趣,陳華榮這麼淒慘不是讓陳動基和陳榮基看見教訓,反倒是對陳榮華的落井下石。


這事實上是可以對照到陳華榮無計可施之下去對陳養喆抱怨導俊對她設下陷阱。在這一場戲中陳養喆靜靜地寫著毛筆字:「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這段話是來自於論語,這是貫穿這整集的一段話,簡單翻譯起來是:「我只怕季孫的危險不在顓臾,而在自己的內部。」因此這個故事衍生成「禍起蕭牆」這句成語,禍起蕭牆就用來比喻「禍亂從內部發生」,巧妙地吻合順洋這群人的繼承戰爭之中。



所以陳養喆教訓陳華榮以說有典故的,陳養喆認為這是陳華榮自己沒有學到教訓造成的,跟導俊根本沒有關係,禍源是來自於順洋這幾個孩子中的鬥爭以及貪婪,導俊外部攻擊根本不算是攻擊和設陷阱,而是這三個孩子內部自己內鬥造成的混亂,陳榮基、陳動基不幫忙就算了,即便幫忙也要拿走陳華榮的順洋百貨,這就是標準的內亂





旻渶與特權徹底脫離的證明


徐旻渶成為檢察官之後面對的是這個時代的性別不平等,因此一直接不到像樣的案件,在過去幾集徐旻渶象徵的是一個絕對的正義,怎麼說呢?徐旻渶過去去名門會的時候就被導俊說過生長在有錢人家就是一種免費的特權,所以編劇刻意在過去集數裡鋪陳徐旻渶不靠導俊家給的獎學金、也不靠家裡的贊助、而是自己去打好幾份工來支付自己的學費,這些舉動編劇都暗示徐旻渶在未來劇情裡可能是一個「絕對的正義」。


並且在透過這一集徐旻渶已經當檢察官幾個月時間,可是卻一個案件都沒有被分配到,這個其實是編劇暗示著徐旻渶沒有靠家裡的權勢讓自己獲得可以大紅大紫的案件,也默默地提醒觀眾徐旻渶真的完全就是不靠家裡的幫忙在打拼,面對的卻是只有嘴上說重視女性權益的工作環境,如果她有家裡可以靠,那旻渶也不會被性別歧視。





旻渶導俊互相試探彼此的心思

導俊給徐旻渶的順洋案件就是徐旻渶可以證明自己能力的轉捩點,然而,這也同時可以帶到導俊和徐旻渶之間的感情線可能性。 兩人見面的這場戲真的妙,因為這是接連到第七集兩人最後一次無緣見倒面的場景。


導俊會去咖啡廳是因為導俊當時正在面臨著數位媒體城的膠著,那時有一幕導俊在路上開車但內心很焦躁,在不知道去哪裡的時候就轉去徐旻渶的咖啡廳,這一場戲其實導演很細膩在刻畫兩人感情線的可能性,導俊確實都是因為徐旻渶的關係才會每天去咖啡廳喝咖啡,導俊那時候得知徐旻渶已經辭職的時候不僅把集點卡都還給店員,甚至說「以後都不會再來了」這句話,已經暗示著導俊不是為了咖啡而是為了徐旻渶,這也是為什麼店員會對徐旻渶說「他(導俊)看起來就像是失戀一樣」。

「我沒想到你還留著我的電話號碼」
「我以為妳會知道,因為妳的號碼都沒換,我以為妳是等我的電話」
「你要我去辦陳華榮的案件?你現在是在向我檢舉嗎?原來我們今天是以檢察官和檢舉者的身份見面啊,那麼得分清楚一點了,飯錢各付各的喔,我不能接受招待者的招待」


而第七集的最後導俊和徐旻渶兩人沒有見到面,直到現在,而第八集兩人再次見面的對話既是曖昧又是在探話,更是在打探對方的心思。徐旻渶那句「原來我們今天是以檢察官和檢舉者的身份見面啊」透露出一些內心的小失望,畢竟徐旻渶內心中可能是在等待導俊為之前的一些曖昧能有個答案


當然在這節骨眼編劇還不能讓導俊和徐旻渶有近一步的關係我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這會讓外界說閒話,因此演變成導俊和徐旻渶兩人都同意利用彼此來實踐彼此想要的「正義」。





順洋的正道經營是「錢」


當順洋百貨還是沒有辦法支付款項給客戶時,陳華榮戴上耳機這場戲呼應到導俊說的「那些人的兩個月跟妳不一樣,對妳來說也許是服裝換季的時間,不過對經濟不富裕的他們來說,這兩個月每天都以驚人的速度變得更窮,因為窮困會像複利越滾越多」,電梯這場戲將「財閥不會聽平民老百姓聲音」的行為拍得相當精準。


「妳賠掉這麼多錢、把股份給奇蹟,妳還能坐在這個位置,只是因為『妳』出生在順洋家,而且不是靠妳的能力,只是運氣好,那些人不被允許擁有的好運」。



我們在之前的集數有說過,導俊是擁有炫優平民魂的角色,大致上他被編劇灌注著代表平民對抗大財閥的反抗,之前陳養喆也對導俊說過「你這輩子不會是平民百姓,你是陳養喆的孫子」,所以導俊和陳華榮這場戲中暗示著有些人天生擁有免費的特權生活在這個社會裡,但不一定每個人都真的能善用自己擁有的運氣甚至還會覺得這種運氣很理所當然。因此在外面對陳華榮抗議的那些窮困人,對導俊來說都是他要幫的人~



「我所放棄的不光是學測那一天或是大學四年的時間,我只是做出那天早上被允許做出的最佳選擇,卻是通往更貧窮的道路,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雖然人們都說時間對大家都是公平的,但其實時間一點都不公平,就像世界上所有事都是不公平的一樣」,導俊講的這段話也暗示著外面的那些抗議的人將會走上同樣的路。



父親偷回來的罐頭對導俊來說是自己對自己的底線,這一幕事實上也是編劇導演隱喻導俊的「不認輸」、「不向貧窮低頭」的暗示,他寧願靠自己的方式做選擇,也不願靠著偷拐搶騙來讓自己好過,導俊如果吃了父親偷的魚,也代表導俊對家裡的貧窮默認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 跨國追劇教學~ 全球跨國Netflix追劇追到飽!NordVPN推薦方案,2分鐘快速設定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