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美劇《From / 夢魘絕鎮評價與心得》:躲起來是生存方式,祈禱自己隔天還活著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夢魘絕鎮 劇情簡介與預告


《From /  夢魘絕鎮 》開播時在台灣幾乎沒什麼討論度,我想是因為在台灣的串流平台都沒有這部劇,如果想看就要從EPIX觀看跟播,唯一前提是你可以忍受沒有中文字幕,而且也要訂閱EPIX。不然就真的要等Netflix或Disney+以後會買這部劇的版權了。


《From / 夢魘絕鎮》這部劇在很大程度上是關於經歷獨特的「地獄時代」,在約翰格里芬創作的這部劇中,恐怖是非常真實的,也是搭配超自然元素:《From / 夢魘絕鎮》裡的角色無法離開這個小鎮,並且每到日落之後,這個小鎮就會夜復一夜地被嗜血的怪物圍攻。
《From / 夢魘絕鎮》在堆砌「恐怖」氛圍和鋪陳完全沒有浪費時間,尤其在本劇一開篇,一個古色古香的小鎮在夜幕降臨前匆忙關上門窗,然後我們就會明白為什麼當一個小女孩晚上聽到一個自稱是她奶奶的老婦人在她二樓的臥室​​裡敲門時,後果令人震驚的血腥,然後畫面再切換到一個四口之家庭出遊旅行,他們很快發現自己被困在這個陌生的小鎮。


《From / 夢魘絕鎮》IMDb評分為:7.8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這部劇
在節奏上有著很成功的「心理壓迫」,編劇導演在恐怖與血腥畫面的呈現完全沒有在客氣,並且觀眾想要去拆解謎團也相當聚焦,讓觀眾可以享受邊拼湊理解外面的怪物真面目,也一邊地盡情地享受被重口味畫面給驚嚇的快感~ 這部劇的製作真的很成功,劇情上也不會拖泥帶水,每個角色都重要的存在,各自有重要的關鍵關聯。 總而言之,這部劇是非常值得入坑的劇


當然,這部劇在怪物的著墨上我自己是覺得在後半段有點失去焦點,第一季的後半段充滿了一些懸念,但同時也著重在在這個小鎮想要回家的人們之間的互動與火花,這是下半季所聚焦的地方,因此在下半季之後的內容可能會讓觀眾覺得「怪物」的刻畫似乎沒有什麼進展~ 不過人性刻劃倒是非常足夠,很精彩!












From 夢魘絕鎮 評價與心得



一起拆解鎮上到底有什麼「怪物」?


一開始看到吉姆一家人開著露營車一直繞回這個小鎮,搭配到這個小鎮路上的車子輪胎都已經破掉,有些車子也壞掉,從這一幕中開始其實在這地方的人都是當初跟吉姆一家一樣不小心闖進來點出不去?,因為莎拉與哥哥的對話就相當有趣:


哥哥:「那幾個新來的還在開車亂轉呢」

莎拉:「這部分是最糟糕的,還抱著希望能找到帶你回家的路,這部分很殘忍」


《From / 夢魘絕鎮》會一直讓人想要知道劇中的「怪物」到底是誰或什麼,他們來自哪裡,為什麼會讓這些人來到這地方?而被困住的這些人是否會再次找到出路?這些都是驅使《From / 夢魘絕鎮》劇情前進的謎團,當然在解謎的過程中也需要時間尋找答案,但本劇節奏掌握是好的。


每當有一個新的答案,似乎只會產生更多的問題,而最終的答案肯定還會產生更多的問題,這是我自己覺得《From / 夢魘絕鎮》會好看的地方,畢竟越接近真相,就會越接近這些怪物,尤其在鎮上有些角色的神秘又帶來更多的懸疑是很棒的鋪陳,就例如維克多這角色一開始好像有發現一些神秘的事情(還說自己在確認那些樹是不是有移動),再來就是比較令人好奇的伊森看到大家都看不見的那個小男孩(這個小男孩看到本季最後被我自己定調為「想要幫助這群人」的幽魂,而且他可以一直跟維克多溝通,維克多也相信他,因此他不會是什麼可怕怪物),讓整個追查真相的過程中多了很多不確定變數而有許多刺激感


當然第一季中觀眾還不會知道外面這群怪物以及這個小鎮到底怎麼回事,當我看到第十集結局的時還沒有等到答案,我整個「蛤?」了一聲,因此看來這會是第二季想要解開的謎團~
 








吉姆一家成為帶領觀眾進入謎團的媒介


《From / 夢魘絕鎮》這個小鎮一直沒有告訴觀眾名字,正如居民們最終解釋的那樣,它也沒有固定的位置,最終被困在那裡的人似乎是從美國各地的不同地點進入的(這也是為什麼劇中會提到他們來的城市或是地方都不一樣),而度假中的吉姆一家就是這樣,他們在路上遇到一棵倒下的樹,然後鬼打牆無法返回高速公路,最終,他們開車進入了一個破舊、人煙稀少的小鎮,然而,當他們試圖把路帶出城時,道路又會把他們帶回這個小鎮的入口。


吉姆一家人的經歷就像是成了觀眾的代理人,向觀眾介紹了一些居民被困多年甚至幾十年的小鎮,無法離開只是該鎮的問題之一,更糟糕的是,當太陽下山,嗜血的怪物在街上游盪時會發生恐怖的事情。從《From / 夢魘絕鎮》劇中可以看到這些超自然的生物看起來和聽起來都像人類,直到它們靠近到足以撕裂你的肉體就呈現出怪物的樣子,所以利用護身符躲起來是唯一自保的方法。



之後吉姆一家人來到這小鎮與這些人有交集時,導演繼續帶著觀眾去深入這個小鎮內部的運作,其實我個人蠻喜歡這樣的手法,雖然老套,不過《From / 夢魘絕鎮》把這樣的手法一步又一步地解開一些觀眾內心裡的問號,將第一集一開篇所擁有的疑問都一一解開。並且當我們得到答案之後會自動將畫面連帶到最一開始設下伏筆的畫面,例如一開始觀眾會看到這小鎮的車子幾乎是撞壞就是輪胎破掉,但看到吉姆一家人繞不出去又發生車禍的時候,就馬上可以聯想到這是背後神秘力量造成的,並且博伊德他們為了讓繞圈圈的車子停下,也會放上路釘。








每個角色有自己的發展,各有自己的抉擇


最終,吉姆一家人加入了小鎮,在他們決定住在哪裡時參加了「選擇儀式」,城鎮的主要部分遵循博伊德的嚴格規定,而在公共、隨心所欲的「群居屋」中,居民們享受享樂主義的樂趣,因為每一天都可能是他們的最後一天。《From / 夢魘絕鎮》中有很多聽起來很愚蠢的儀式和傳統,想必編劇目的是在使這個小鎮看起來像是一個自己的既定世界,並且也要很寫實地呈現人類不可能都這麼團結地相信一種信念,所以這裡的小鎮每個人並不是完全都和平相處,儘管這是許多影集固定會有的套路,但《From / 夢魘絕鎮》把這部分鋪陳和編排得很不錯,不至於讓所有角色是令人氣炸的中二病,反倒是各自有自己的重要性存在


這也是讓《From / 夢魘絕鎮》變得蠻有趣的設計,《From / 夢魘絕鎮》慢慢揭開神秘盒的手法算是很不錯,也相當有品質與細膩,即便這是群戲,擁有很多角色可供探索,但隨著《From / 夢魘絕鎮》劇情的進展,這些角色各自會有進一步發展,超出他們影集一開始給這些角色的粗略輪廓,觀眾會在角色中越來越發現有細膩度存在,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有:

  • 博伊德,他是一個威風凜凜的角色,展現出領導才能,但個人卻懷有嚴重的疑慮,對於規則的遵守相當講究,但面對真的有人破壞規則需要被懲罰時卻又讓自己有強大的罪惡感,連他自己都在自我懷疑自己的作法是不是對的。
  • 莎拉:令人難以忘懷的恐怖角色,她似乎是被怪物選中來執行他們不可思議的謀殺議程的居民,但編劇並不是把她變成一個不受控的殺人犯而已,觀眾可以看到的還有這個角色想要讓鎮上的大家都可以「回家」的心,還有她在犯下謀殺案之後的那股罪惡感侵襲自我。




《From / 夢魘絕鎮》在人物關係中在前半季就有著許多動盪與改變,因此需要時間去專注在人物關係的變化,當然這就是最寫實的人性,每人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從吉姆和塔比莎搖搖欲墜的婚姻,到博伊德和他的藝術家兒子埃利斯之間的隔閡。埃利斯和茱莉兩人都選擇脫離父母的生活規則在群聚屋中生活,觀眾就會看到父母對孩子的保護與犧牲,而孩子在被迫進入這個絕境中又是怎樣的反應?儼然形成很大的看點之一。


這些關係在前四集中才剛剛開始成為焦點和分界,因為《From / 夢魘絕鎮》在人物刻畫方面並沒有馬虎,所以有些觀眾可能會覺得步調稍微緩慢了一些,每當《From / 夢魘絕鎮》中開始有角色關係在變化時,就會發生可怕的死亡來動搖事情(第一集中的肯尼和父親就是如此)。


《From / 夢魘絕鎮》像大多數圍繞超自然奧秘構建的影集一樣,一旦創作者開始透露更多關於真正發生的事情,劇情就會帶來動盪,但編劇也不忘從中為觀眾帶來一些謎團的答案,回答的每一個問題都會引發新的問題,角色們會遇到新的障礙,要嘛阻止他們慢慢接近真相,要嘛以流血告終,帶來的效果是相當不錯的,至少不是為了恐怖就忘記人物的刻畫,花時間在這些角色上也值得了。








有人選擇面對怪物,有人選擇把今天過完


在這群真上的人就像是在這夢魘中輪迴的人逃也逃不出去,成為怪物的獵物,從第一集中可以知道這群怪物針對的是孩子們,例如第一集被盯上的梅根,搭配著茱莉對伊森講的那個怪物故事中諾曼被怪物殺死,就如同隱喻著怪物是針對孩子。 在第一集中塔比莎對伊森說「這世界上沒有怪物」這句話變成一個騙人的話語,因為伊森自己就遇到了怪物。


「如果你爬得夠高,即便是惡夢般的地方看上去也很美」想要逃出去的心已經變得麻木,習慣讓他們留下,卻也忘記要逃出去。這是很有趣的現象,第二集中神父有講到這裡的人有些已經習慣了,就像是認為這是生命的一部分一樣,所以就接受它繼續過生活,這部劇的題材並不是那種無時無刻都把人類刻畫得要逃的樣子,而是透過平衡的規劃,白天他們仍然安全,晚上只要做好防護措施就會沒事~


這樣的設計就像是在考驗人性一樣,沒有把危險放到極大值讓人咯要一直逃出這個小鎮,所以就我自己看來,「習慣」在夢魘中不想要逃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 法蘭克失去妻小的案例讓大家知道要記得想著離開這裡,而不是安逸,「不要讓這個地方把你們的希望奪走」。然而,《From / 夢魘絕鎮》有趣的是將這裡的人大致上分成兩種,一種是想要找方法逃出去,另一種則是在這裡盡情享樂,過一天算一天,把每一天都當成是最後一天的心態在過活,因此勢力會有氛圍波伊德和唐娜這派人馬~





《From / 夢魘絕鎮》中的波伊德是如此權威和痛苦,以至於每當他出現在銀幕上時,其他缺點似乎都無關緊要,在第三集快結束時,博伊德默默地試圖強迫自己見證一場暴力悲劇,而佩里諾這個演員用他的肢體語言更生動地傳達了混亂。另一方面唐娜也不比波伊德遜色,唐娜是社區另一個主要派系的嚴肅領袖,他們佔據了城郊的群居屋。


從波伊德的小鎮和唐娜的群居屋代表了《From / 夢魘絕鎮》正在尋求的更深刻對話對立思想,關於學習忍受無法忍受的情況的必要性不可能性,以及人們可能採取的不同方式。因此在這個城鎮中,觀眾會感受到除了面對晚上的怪物之外,其實要面對的還是種種的人性考驗與差異。


已經在這裡居住已久的居民反覆地告訴新來者他們需要適應環境,否則會帶來滅亡,當中第三集就明確地圍繞著新來者在城鎮生活之間做出的選擇,市民們在城鎮生活中努力做到最好,直到他們找到回家的路,而在群家屋的生活,居民會相信「為今天而活」 ,因為誰也無法保證明天是否還能活著」。我很喜歡看雙方的意見差異帶來的火花,我想編劇並不是要觀眾去選誰對誰錯,而是要觀眾去感受到在這樣狀況下,你自己又會怎麼做?我相信每個看這部劇的觀眾一定會有不一樣的選擇








維克多是這裡著最久的人,為什麼這些人被挑選來這?


維克多這個角色在第壹~三集的時候編劇就已經一直在鋪陳,他的詭異舉止和反應就像是在為這個謎團解謎的關鍵,因為他比這裡任何人和怪物相處更久的時間,所以第一~三集時的維克多畫著許多畫像是在紀錄,也像是在預言並且還一直在紀錄著樹林裡的樹是不是有偷偷移動,也知道伊森看到的那個小男孩是看不見的,但維克多對小男孩並不怕,反倒是要伊森幫他打招呼。


而小時候維克多出來的那個地下室就是現在傑德找到的那個地下室,裡面什麼都沒有,但傑德說自己發誓有看到天花板上有奇怪的符號,當時他還以為是電腦特效,甚至在櫃子裡還有看到一個屍體被打石頭砸得半死,還開始尖叫。傑德堅信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可是大家卻都不去找。 如果搭配小時候維克多是從這裡走出來,而維克多一直畫出夢中的畫,這就代表他有能力可以透過夢來預知發生的事~ 在前面三集的時候伊森也說「我夢到我在一個房間裡有很多畫,我們家人都在畫裡」,所以伊森很可能與維克多一樣在夢中能夠預見什麼事情。


說到樹會偷偷移動這件事,這一點就是在呼應這裡的每個人都來自不一樣的城市,也代表著這個地方像是可以在美國境內自由移動一樣,尋找那些要被挑選中的人們近來這個小鎮受折磨(肯尼統計大家進來的入口都不同的地圖就可以證明)。我想這個部分是觀眾也想要知道的,更是角色們會想要知道的原因,塔比莎說「你覺得我們是在受罰嗎?」,這個世界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存在的世界,但卻被他們這樣活生生踏了進來,會被這個異世界給帶進來肯定有著什麼原因,例如就像是被挑選進來折磨或是懲罰。


第四集中得知吉姆和塔比莎計畫這次的旅行是要為離婚做最後的狂歡,這讓我想到被吸引到這裡來的人可能都是家庭有問題、不美滿的人,可能在人生中處於困境和徬徨,例如肯尼的父親老人癡呆而迷路,劉太太甚至對肯尼的父親很嫌棄,是肯尼把爸爸找回來的路上進入這個小鎮;包含維克多也不想多談他怎麼來這裡的原因,所以才會讓我猜想可能是因為家庭負面情緒而被吸引來這裡,並且在這裡擁有幸福的人就會被破壞掉(?),不過這一點看完第一季之後覺得還是沒有解答,因此坐等二季








吉姆、傑德、博伊德開始鋪陳未來要逃出去的故事線


我還蠻喜歡伊森這個小孩子的角色,有一種可愛和純真,「我把這裡當探險,就像是諾曼去淚湖一樣,如果我們想回家,可能還得救下什麼人,諾曼就是這樣」,這段話就像是在暗指著即將會開始有人想要找尋出路,而這些人可想而知會是吉姆他們一家人,還有傑德~


第四集中傑德找到那個什麼都沒有但卻似乎有秘密的地下室,而且也讓他看到那些異象,而吉姆一家也是剛新加入的人,肯定不會想要永久留在這裡,反觀住在這裡很久的人沒有發現這個地下室的異狀,所以不會去找答案,也不會燃起可以找到出路的慾望,又或者是說已經習慣這裡的怪異例如無線電會突然響起,餐廳裡的音樂播放器會自動播放音樂),這些在平常是很怪的事情反倒是被這裡的人都忽略這些異象。


肯尼說:「每個進來的人都覺得怪物最可怕,但最難的是這個地方對你的影響,影響你的思維方式、影響你的感受,讓你懷疑之前已知的一切」,這段話講述著這個地方讓人心力交瘁和精神折磨的痛苦感,我想這些憔悴感是源自於永遠找不到答案和出路的無能為力,這也如同吉姆和塔比莎兩人之間的關係一樣,兩人為了現況爭吵,像是在責怪對方,光是這樣的負面氛圍已經可以讓人類自己毀滅自己


全劇中傑德、博伊德、吉姆這三個角色是想要逃出這個小鎮的領頭羊,他們各自有不一樣的動機想要帶大家逃出去,但這是我最喜歡的鋪陳,因為他們想逃出去的動機都緊緊扣住他們自己本身的故事線,例如博伊德要讓在這裡死掉的老婆死得有意義,因此一定要帶大家逃出去;吉姆是因為挽救家庭分崩離析以及保護伊森免於被傷害而想要逃離;傑德這個角色就是很經典的眾人皆睡我獨醒的人,他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因為外面的世界才是他嚮往的生活~ 








夢魘絕鎮結局、第二季伏筆


《 夢魘絕鎮 》第一季的結局實在留下太大的謎團,我相信觀眾看到最後一集肯定還不知道外面的怪物和這個地方到底是怎麼來的,但莎拉與博伊德在外面的確在越過樹林之後有個燈塔,這個燈塔上有燈光,那我想很有可能會有對外求救的地方? 而博伊德進入樹洞之後被卡在一個狹小的四面牆裡,這目前還不知道是哪個地方,是裡面的世界還是外面的世界還很難說,因為維克多有說過那樹洞會把人送往不一樣的地方。 


《 夢魘絕鎮 》(From)在最後一集給予的懸念比答案多是讓我比較訝異的,故事斷點在一個「問號最多」的斷點,《 夢魘絕鎮 》第 2 季想必是不可避免的(根據外媒推測,很有可能第二季就是2023年才會有),但是我有查過國外的網站,《 夢魘絕鎮 》第二季都沒有續訂或是砍劇的消息,如果依照這部劇的收視率看起來,會有第二季的機會應該蠻大~  但《 夢魘絕鎮 》結局真的開一個大絕來把坑都挖好挖滿欸! 

《 夢魘絕鎮 》結局有哪些伏線?

  • 吉姆從無線電對話的人是誰?他不僅知道吉姆是誰,甚至還知道知道塔比莎現在就在地下室挖洞。
  • 塔比莎跌跌撞撞地來到怪物們出現的地方後(這裡牆上有許多畫),和維克多一起逃跑了。
  • 博伊德跟著白衣小男孩的指示,走進樹洞後,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狹窄的煙囪間距的地方,而莎拉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透露。

  • 小鎮來了一輛遊覽車,看起來是新來的人。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