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二十五,二十一》第2集劇情與評價心得:時代讓你得拋棄一切,怎麼能連幸福都拋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第二集劇情

✿申在京發現昨晚金敏彩昨晚熬夜,金敏彩說只是在看一些東西,但從媽媽羅希度的日記中,金敏彩也發現外婆和以前不同,現在不適合菜園,但金敏彩也偷偷探話是不是參加過獻金活動,而且得知其實外婆根本沒有賣掉婚戒,甚至還給金敏彩看,而這件事被羅希度給知道後有點震驚,然後又在碎念媽媽為什麼不早點告訴她,搞得她尷尬誤會。1998年,接續上一集,羅希度已經成功要轉學,她對外面送報的白易辰大喊著自己的興奮,白易辰其實內心有點羨慕,但也衷心恭喜她。


✿轉學第一天申在京陪著羅希度去學校,學校的師長全都圍繞在申在京這個大人物身上,羅希度都看不下去而尿遁,路上遇到文智雄被學姊告白但狠狠拒絕學姊, 卻沒想到自己就剛好跟文智雄同班,這個文智雄喜歡高宥琳,想要透過羅希度去認識高宥琳~ 後續,池昇琬班長帶羅希度去認識學校,這才認識到原來文智雄口中的哥兒們是她,不過羅希度完全沒有心想要去認識學校,只想要快點去體育館見高宥琳,在羅希度第一眼近距離看到高宥琳時,眼睛都冒星星了!



✿教練要羅希度和高宥琳來場練習賽,教練要羅希度三天內打敗高宥琳,就把名牌鞋還給她,而高宥琳對自己破舊的鞋子則是讓她下意識自卑地收起腳。在休息室中,羅希度展現自己是高宥琳的粉絲想要和高宥琳對話,但高宥琳卻跟羅希度講著擊劍社的殘酷面,也就是教練會選人進來不是因為羅希度有實力,而是為了多拿到學校給的預算,所以羅希度只代表一個人份的預算,沒有其他意義了,在高宥琳眼中,剛剛會問羅希度名字只是因為她要確認羅希度這個人在擊劍圈子裡有沒有名和實力,所以她認為羅希度只有這樣的實力還敢這麼有自信,光憑這點就錯了





✿白易玄偷偷去找哥哥白易辰,白易玄說到自己因為被嘲笑家裡破產而跟人打架,不過他不想要給哥哥擔心,所以也只能等著過哥哥賺到錢接他過來一起住。白易辰與宥琳的媽媽見面,宥琳的媽媽很感動,也終於放下心中大石白易辰沒事,過去宥琳的贊助金是白易辰家贊助的,兩家過去也算有淵源,最後白易辰鼓起勇氣去向宥琳道歉這陣子的失蹤,坦承自己這段時間很恐懼害怕,連現在都是,不過在學校也看到刻意躲著自己的羅希度,所以白易辰追了上去特別恭喜她和終於可以接近高宥琳。


✿羅希度在公車上特地問白易辰與宥琳的關係,然後白易辰說到他喜歡不會躲起來哭的羅希度,這讓羅希度有點害羞。 白易辰回到家, 遇到房東女兒(池昇琬)要求他早上晚十五分鐘洗澡,不然會讓水壓變小讓她沒得洗。隔天,羅希度和宥琳相遇又非常尷尬,宥琳完全不是羅希度想像的那樣,因為感覺自己被排擠一樣,總覺得兩人距離越來越遠。晚上羅希度又在聊天室中抒發自己的失落感,糯米糕卻提出要跟羅希度見面的提議,還說見面的話關係一定會變,肯定會更喜歡彼此。



✿隔天羅希度尿急要去補習班上廁所時遇到白易辰要去面試,但要解開數學題才能進去,所幸是白易辰救了她,只是羅希度被白易辰教訓不要當只會運動的無知的人,這番正確到令人反胃的話跟宥琳一樣,這下白易辰才知道羅希度現在對宥琳不高興。到了要與高宥琳對決的時刻,羅希度的表現讓大家驚艷,也讓高宥琳感受到羅希度的氣勢,這讓她回想到五年前小時候她曾經與羅希度對決時自己一分都沒得到的恐懼心境這次宥琳還是很怕羅希度,最終羅希度贏得練習賽,梁教練點出宥琳的問題就是在於她完全不了解羅希度的技巧套路,反倒是羅希度很喜歡宥琳所以對她有研究才贏了比賽。





✿練習結束後羅希度還是要把話說清楚,但宥琳仍不覺得羅希度喜歡自己是真心的,羅希度也不想解釋。白易辰穿著西裝去面試飯店清潔工作,卻因為讀過大學被認為是要來煽動工會組織而拒絕。隔日,文智雄拍熱音社的電影時遇到宥琳,文智雄大喇喇地自我介紹,也讓宥琳有點害羞


✿羅希度贏過高宥琳被教練稱讚非常開心,送文件到廣播社時遇到班長,才發現白易辰以前是個大紅人,但羅希度聽得出來白易辰以前的聲音好開朗,跟現在不一樣了。1994年的白易辰本來是個享受青春的孩子,就因為金融風暴而一夕全毀,不僅破產,連家人都被迫各奔西東。晚上,羅希度要幫漫畫店店長送東西給白易辰時意外看見過去被他爸爸也連累破產的人來找白易辰,把所有怨氣都發洩到白易辰身上,但白易辰除了道歉之外還是只能道歉,他難過地說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感到幸福,會一輩子記得他的痛苦



✿看到羅希度眼裡也跟著心碎起來,遠遠地和白易辰對望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說自己來還漫畫的錢,但白易辰現在完全不想談錢,於是羅希度帶他去外面透氣,說到想要給他的資料中寫著「我的夢想」,但現在白易辰對夢想根本沒有資格想,以前還想過要去NASA工作,羅希度才說到聽過白易辰以前的廣播,簡直和現在判若兩人,白易辰突然說自己很喜歡羅希度的冒失,從羅希度身上簡直看到那個18歲的自己,最想念過去很單純的擔憂,不需要擔心現在大人的世界



✿最後羅希度帶白易辰去學校表演會她幸福的水龍頭,也引起白易辰心中那一點幸福感,兩人在逃跑的過程中享受到那種單純的快樂,最後羅希度告訴白易辰:「時代讓你得拋棄一切,怎麼能連幸福都拋棄?」,所以她要白易辰以後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可以背地裏偷偷幸福








《二十五,二十一》第二集評價與心得

圖/《二十五,二十一》tvN


申在京和羅希度兩人之間存在著還沒破冰的關係


我記得在第一集的後時候申在京和羅希度為轉學的事情鬧得很兇,兩人的關係也相當僵,這一集出現申在京並沒有把結婚戒指拿去獻金活動,而這件事羅希度隔了這麼多年才知道,劇中看出這母女倆就像是有著還沒解開的疙瘩一樣(我記得第一集的時候羅希度以為媽媽把結婚戒指拿去賣掉還很不諒解媽媽對爸爸的無情)~

金敏彩這個角色也像是拉近申在京和羅希度兩人的關係一樣,可能會是釐清兩人對彼此的誤會的一個關鍵。而且我覺得這三代的關係編劇真的設計得很妙, 金敏彩和羅希度有母女之間的問題,而羅希度與申在京之間也存在著母女問題, 而金敏彩可以從中去釐清羅希度與申在京之間的疙瘩,申在京也可以從中去緩和金敏彩和羅希度之間的母女問題。


只是上一集的最後其實我不太理解為什麼申在京無法這麼名正言順地跟羅希度說可以讓她轉學,就只有偷偷去拜託以前有過孽緣的梁燦美? 我想觀眾都可以感受得出來申在京非常愛羅希度,但年輕時的申在京卻跟羅希度非常有著距離感,甚至在撕漫畫那一段也很令人感到緊繃,羅希度有說「因為漫畫是我傷心難過時可以取代媽媽的慰藉,反倒是媽媽什麼都不關心」,如果站在一個孩子需要母愛的時候卻得不到,那代表當初的申在京應該是少做了什麼。



我自己先在猜想,有可能是因為在父親過世之後羅希度少了父親的愛,但在媽媽那裡又得不到,因為申在京可能是因為主播工作關係疏於照顧羅希度,第一集時申在京在跟羅希度吵架時有說「好歹我也是個公眾人物」,會說出這樣的話代表著申在京過去都是想羅希度可以配合她,而不是透過母親的角度去看孩子要什麼,因此兩人的關係才會這麼僵吧。








高宥琳,我終於來到你的世界了,但世界卻好像也粉碎了


羅希度對高宥琳的崇拜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XD 一直讓我有錯覺她喜歡高宥琳是那種愛情的昇華了,尤其羅希度對文智雄說「我比你更喜歡高宥琳」、「沒錯,高宥琳真的是個完美的人」~ XD還有羅希度第一次在體育館見到高宥琳的那個眼神,竟然還會小害羞~ 老實說羅希度有著高宥琳這樣的偶像作為自己追夢的動力是很深入人心的設計,崇拜這件事會讓人內心中有著無形的力量,尤其在那時候金融風暴帶來的社會絕望,大部分的人已經對於夢想這件事不敢想,甚至會想要放棄


最令我想不到的是高宥琳在休息是對羅希度講的那些話,根本是把羅希度內心的雀躍都徹底紛紛瓦解,在羅希度心中的女神竟然是將自己進來的世界都粉碎,「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也可以這麼有信信,這樣就錯了」,這一點讓我想到金敏彩在第一集時芭蕾舞比賽時看到前面一個同學表現很好自己就決定棄賽,當時羅希度很訝異金敏彩這樣的心態,原來是因為羅希度經歷過這一段,以前羅希度也是個實力非頂尖的選手,但也就不代表自己就應該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原來,羅希度五年前曾經和宥琳交手過,當時的高宥琳對羅希度就很恐懼,這也難怪高宥琳會對羅希度這麼冷淡。本來覺得梁燦美這個教練角色是來混的,但這一集的她讓我好喜歡XD 「高宥琳,妳知道為什麼會輸嗎? 妳沒有表現不好,而是因為妳不了解羅希度」,宥琳本身就像是一座孤島一樣,她只有自己努力練習但不會去研究其他選手,又或者是說不願去和其他選手交流。



當梁燦美教練說出宥琳的問題時,就可以知道宥琳必須要在這個時機點和羅希度有接觸和交流,同時也要在這個時機點漸漸地讓自己心中對羅希度的恐懼面對和克服~ 而同時高宥琳對羅希度的高冷也是起因於她覺得自己是第一名的心態上,一開始她問羅希度的名字後說到羅希度什麼實力都沒有還敢這麼有自信,但這也反思到宥琳身上,就因為宥琳覺得第一名就是最強的,因此忽略自己的缺點。「像羅希度一樣沒有任何資訊的選手會不斷出現」,也狠狠地點醒宥琳只看成績的心態,但這也代表成績對宥琳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應該是唯一可以保有繼續擊劍的唯一方法








高宥琳努力達成夢想是為了奪回被剝奪曾經所擁有的


我自己是在猜高宥琳本身應該也是有被金融風暴被剝奪一切過,這是我自己感覺的啦,因為教練要羅希度三天內打敗高宥琳,就把名牌鞋還給她,而高宥琳對自己破舊的鞋子則是讓她下意識自卑地收起腳。 從高宥琳這舉動看來,有可能是因為她家境不好,所以沒有辦法給她換鞋子, 因此擊劍對高宥琳來講是個可以翻轉自己的機會,她才會這麼努力


我在這一集中看見的高宥琳對於擊劍好像不是很開心,應該是說高宥琳對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好像沒有特別「熱衷」,如果對照到羅希度的一舉一動和表情,會覺得羅希度這個人對擊劍充滿著熱情和鬥志到有點病態,可是高宥琳表現出來的倒是一種「冷」,因此我就在想,高宥琳本身是真的喜歡擊劍嗎? 還是這個擊劍是別人的夢想,高宥琳只是在制式化地靠擊劍活下去罷了?



後來看到高宥琳應該是對自己的出身有點自卑,當高宥琳的媽媽看到白易辰的時候有說「我聯絡不上夫人,你的電話又是空號」,可以知道宥琳過去都是白易辰家的贊助才得以擊劍,而現在宥琳被贊助的資金斷了,等於是宥琳的擊劍之路有點岌岌可危,這也難怪現在的宥琳會覺得羅希度「追夢」這個詞很可笑,因為一切都取決於「錢」和「成績單」,沒有這兩樣,靠熱情根本沒有用





我想高宥琳這個角色的內心世界在後續的劇情應該是可以多注意的,有可能也是因為她背負著龐大的壓力開始發覺擊劍讓自己越來越不開心,尤其是高宥琳對羅希度講的那些社團招生的殘酷現實面(教練不是因為學生有實力而招新的選手,是因為可以多預算),「妳只是代表了一人份的預算,沒有其他意義了」,這句話雖然是高宥琳對羅希度說的,但我覺得這是高宥琳在這裡的心聲。


也就是說學校和練好像不會在乎他們的夢想,而只是為了要拿預算罷了,高宥琳這樣對羅希度說好像非常無情,不過這是很寫實、很血淋淋的現實面,因為大人的世界在乎的就只是「成績」以及「錢」。






以前白易辰的聲音好開朗,和現在不一樣了


南柱赫在這部劇真的顛覆我對他的印象,過去因為我只看過他《我的新創時代》作品,當時被他男一的角色給氣到,所以一直對南柱赫這演員沒什麼感覺,不過這部劇給南柱赫一個很棒的角色,把「青春」詮釋得很好,有懷念過去的稚氣,也有面對動盪時代的成熟我很喜歡他在這部劇詮釋一夜失去所有的那種「憂鬱」他的憂鬱是隱藏在內心的憂鬱,很努力要翻轉人生的艱辛過渡期,從羅希度口中那句「以前的聲音好開朗」這句話才讓我發現現在的白易辰的艱辛,在還是孩子的時候就被迫承擔這樣的瞬息萬變


目前《二十五,二十一》對白易辰這角色的進度刻畫比較慢,但每一幕都代表著白易辰想要在這時代生存的心酸,不僅是找不到工作,還必須要面對過去認識他們的人的冷嘲熱諷,現階段的白易辰就像是卡住的狀態,他在本集中對宥琳說「我過去很恐懼害怕,到現在也是」,此時的白易辰正在克服這一段過渡期。





在第一集中白易辰有對羅希度說「我一直回頭想我所失去的,而妳則是想著自己能獲得什麼」,這句話很值得觀眾細細咀嚼,當人們面對「失去」的時候會有兩種不同面向,一種是向白易辰這樣往回看,另一種則是像羅希度一樣繼續勇敢往前走,我覺得這階段的白易辰已經在第一集的時候開始受到羅希度的影響,他已經努力漸漸地要走出來,即便目前白易辰的故事線進度比較慢,但這樣的速度對我來說才是正常的,也正是代表白易辰這角色需要更多時間細膩地刻畫他的心境變化。


總之,很明顯地感覺白易辰就是會被羅希度的樂觀態度和衝勁給影響,進而走出心中的恐懼,而白易辰所承擔的恐懼不只是自己的家庭,還有別人的家庭幸福,當他說出「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幸福,我會一輩子想著你們的痛苦,不論什麼時刻我都不會感到幸福」,這段話就像是已經放棄人生了一樣,讓這罪惡感跟著自己,說到夢想,白易辰根本就不敢擁有,太喜歡這一集最後的結尾:「時代讓你得拋棄一切,怎麼能連幸福都拋棄?



感覺這部劇好像收視會不錯,這種青春和奮鬥,處處都引發觀眾內心的共鳴與感動!!!!講述的都是人生的哲學與道理,總覺得好像又在看《海岸村恰恰恰》一樣療癒了!!!(雖然《二十五,二十一》走的是抑鬱路線,但過程的人生哲學好正向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