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台劇|觀後感

韓劇 《 二十五,二十一 》第15集劇情心得:我支持你,所以沒辦法走近你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 第15集劇情


✲接續上集(第14集),白易辰在報導高宥琳的新聞前一天其實有先去跟高宥琳說,高宥琳認為白易辰不需要道歉,因為這沒什麼好道歉的,她反倒很慶幸是白易辰先知道,畢竟其他記者不了解她肯定會亂寫,而高宥琳也希望白易辰把歸化的理由說是金錢考量就好,她不想要拖累父母被罵。 在高宥琳出國後,白易辰受不了自己被周遭的人道賀,他承受不了這種罪孽,自己躲起來哭,但卻也被羅希度發現,羅希度說到高宥琳已經有跟她說那是白易辰的工作,所以要白易辰不要太自責,這世上能能隨心所欲做的事並不多,這也該好好珍惜。羅希度也趁這次白易辰又搞消失的經驗要白易辰讓她一起分擔辛苦的事,因為一起分擔會比一個人孤單好上一百倍。


✲白易辰隔天上班就想要請調,申在京也不反對,畢竟她認為用新聞傷害羅希度的人她一個人就夠了,而申在京對於兩人交往的事也沒有反對,反倒要他們好好相處。白易辰來到社會部新單位,又跟著前輩一起去跑新聞,但前輩也很直接地告訴白易辰社會不的記者都把時間拿來補眠,沒空約會,這就是申在京口中的「做好覺悟」。高宥琳和羅希度各自開始新的訓練生活,白易辰也在報導部重新開始職涯,但因為常常很忙,所以犧牲睡眠時間約會,而高宥琳也時常想念著韓國的一切,這一年,不僅文智雄去過俄羅斯和高宥琳見面,羅希度也和白易辰去跨年。



✲到了2000年,羅希度已經期待可以在馬德里遇到高宥琳,而池昇琬也考上大學,文智雄則是找到人生志向,要做個時尚穿搭的網站,只是高宥琳卻已經好久沒有讀羅希度的來信,羅希度都開始感到不對勁了。 某天,白易辰在工地報導工安意外時被羅希度看到,羅希度想要上前叫白易辰,卻發現白易辰因為這公安事件太悲慘而心情受影響,看在羅希度眼裡很不捨白易辰要承擔這種家庭破碎的新聞,前輩要白易辰變得麻木才能專注在工作上,不過白易辰拒絕變得麻木,而是要對每件事都有共鳴,此時羅希度突然出現讓白易辰開心死,羅希度還喝個爛醉。





✲回到選手村,羅希度仍然沒收到高宥琳的回信,但在網路說已經有高宥琳批評羅希度的話,羅希度似乎也能感受到是因為比賽上的對立而讓彼此疏遠了,但羅希度相信這一定是媒體對高宥琳的話斷章取義,因此在羅希度也被採訪時,故意拿著時鐘作為時間軸證據,要讓記者沒辦法在轉播時亂剪接。 但在羅希度內心中,不論對手是誰,她都會想要贏,羅希度也認為高宥琳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到了馬德里比賽,高宥琳已經迫不及待去見羅希度,但被羅希度拒絕, 羅希度說想要贏得比賽這是必須做的。 羅希度率先進入決賽資格,但她在場邊默默地替高宥琳加油,想要高宥琳可以贏。


✲羅希度背負著國家給予的期望,一開始就連輸好幾分,但想到過去教練說她輸了同樣也會是賣國賊的憤怒感,讓羅希度逆轉氣勢,但對高宥琳而言,她之前被採訪時說到她不喜歡被大家塑造成兩人是競爭對手,她知道選手在比賽時要相信自己是最厲害的一方,兩人都是在周遭希望她們贏的人言語中受影響,最後羅希度連追三分贏過高宥琳,羅希度並沒有因此喝采,反倒是最先和高宥琳擁抱她這好久不見的朋友, 羅希度沒有責怪高宥琳的消失,反倒是理解高宥琳的心情。



✲敏彩看完這段報導後,問了媽媽為什麼在比賽中要哭? 其實羅希度早就知道敏彩在讀她的日記,在過去愛情和友情是羅希度的全部,她也希望敏彩能夠有這麼喧鬧的友情和炙熱的愛情,那些短暫的瞬間才能讓漫長人生發光發熱,但敏彩要找的最後一本日記弄丟了。 羅希度從西班牙回到韓國後,申在京提議要和白易辰三人聚餐,但白易辰又因為工作不能來,申在京看得出來羅希度的失落,所以刻意問羅希度是不是能接受「不斷等待、錯過又失望」,因為這是羅希度不能諒解申在京做的事,現在她是否也能諒解白易辰這樣做?





✲雖然羅希度嘴上說沒關係,但回到家也翻了手機簡訊滿滿都是白易辰的道歉,但白易辰還是抽空去見羅希度,甚至提議下個月一起去旅行的事,只是他們都已經買好情侶行李箱,甚至要出發當晚,白易辰又因為911事件臨時失約,甚至隔天就要搭飛機去紐約,白易辰到了紐約就被分派要去採訪倖存的韓國人時,狠狠被拒絕。 所以又到了醫院這裡想找採訪對象,還是被拒絕,畢竟沒人想要再次想起這種不的瞬間,最後一個婦人想要找救她的同事,請求白易辰幫忙報導。


✲羅希度看著電視裡的白易辰,很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到了羅希度回到選手村後,白易辰終於有時間來電,說到紐約情況很亂必須要在紐約待至少一個多月,羅希度還是為白易辰加油,甚至每天準時在電視前面看白易辰轉播,但又因為國際情勢而必須延長時間回去韓國, 白易辰內心越來越緊繃,因為越來越多人死亡和悲痛,再加上看不到羅希度,所以開始必須靠吃藥、抽菸讓自己舒緩情緒,但這裡的前輩也有同樣的惡夢,但當白易辰說自己希望可以把這裡地獄景象給觀眾看並阻斷這種地獄的希望時,前輩認為這世界只會越來越亂,所以不要抱這麼高的期望。



✲羅希度聽出白易辰在電話中聲音很糟,白易辰說著前輩說「不管記者在怎麼努力,這世界都不會有希望」,儘管羅希度鼓勵白易辰這是成長的必經過程,但羅希度已經發現她的加油再也無法傳達給白易辰了之後白易辰甚至還申請了紐約特派記者的職缺, 羅希度知道這是白易辰對羅希度的愧疚與抱歉。 羅希度過著沒有白易辰的2001年跨年,當粉絲問到羅希度是不是有男朋友時,連羅希度都已經不再確定兩人是不是還有著彼此了,彼此約好要跨年的承諾,在這一年也沒有實踐了。








二十五,二十一 第15集評價心得

圖/tvN《二十五,二十一》


接續上集,我想我的理解應該是對的,白易辰處於職場的原則必須要報導,雖然我自己也是對白易辰第一個對高宥琳歸化的事情開第一槍感到訝異,會覺得白易辰為什麼不能當做不知道就好。但後來想想,回歸到羅希度講的那句「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我想這是白易辰對高宥琳最好的體貼,因為白易辰在報導上的措辭還算是委婉,而且白易辰也有帶到是高宥琳會這樣選擇想必是「經濟上困難」的關係,所以白易辰先做第一個帶風向往正向的方向走,或許對高宥琳是最好的,畢竟如果白易辰沒當第一個,其他記者說不定在「不了解」高宥琳的情況下說成高宥琳是為了金錢利益選擇歸化(合乎本集一開始白易辰想要高宥琳出來說歸化的理由,但被高宥琳期望可以不要拖累到父母)。


上一集中,白易辰雖然很像看起來應該不是為了所謂的名聲和升遷而做的報導,雖然他2009年當上主播,但我認為2000年這獨家報導和2009成為主播時間點應該不是直接關係,果然在這部分這一集也照著我的想法去走,白易辰的確沒有升遷,反倒是要轉調,白易辰的轉調等於是想要讓和羅希度的關係繼續下去,想要保護兩人之間的愛情不要有利害關係而破碎。





白易辰來到社會部新單位,又跟著前輩一起去跑光化門示威的新聞,但前輩也很直接地告訴白易辰社會部的記者都把時間拿來補眠,沒空約會,這就是申在京口中的「做好覺悟」,第15集這一集一直感覺起來就是很迷惑,因為又哭又笑的,但又在暗示著羅希度和白易辰會分開


別因為痛苦就躲起來,一定要留我的一份,如果你不依賴我,我會很孤單,辛苦的事就讓我們共同承擔吧,這會比孤單一人要好上一百倍」, 第15集就帶到白易辰因為起重機工安意外而心情大受影響的難過心情,每次跑社會新聞都有人身亡對白易辰來說是很大的打擊,這種打擊為什麼會對白易辰特別敏感? 因為這些人都是有家庭的人,這部劇中的白易辰對於家庭的破碎有相當大的執著,因此這些悲慘的社會新聞對白易辰來說是一種看別人家庭破碎的地獄。(白易辰甚至覺得這些事情本來就可以預防,但卻都沒人看見)



而編劇刻意讓羅希度看到白易辰因為社會案件而被影響心情的橋段,我想也是在呼應羅希度前面所講的「辛苦的事就讓我們一起分擔」, 然後下一秒就超歡樂,因為羅希度被前輩給叫來了XD 這集的白易辰每次看到羅希度的出現都是緊緊的抱著! 白易辰根本和羅希度分不開啊! 果然只有羅希度可以和白易辰一起分擔辛苦的事。





「我支持你,所以沒辦法走近你」羅希度這句話似乎也是在隱喻著她與高宥琳之間的關係,因為各自彼此支持著對方,所以沒辦法走近彼此,我想高宥琳應該是在心境上不想要讓羅希度內心中有著友誼上的牽掛和罣礙去比賽所以才會故意在接近比賽之前與羅希度斷了聯絡~ 不然的話高宥琳才不會在比賽會場這裡急著要去韓國的休息室,可想而知高宥琳是想要讓彼此有點距離,這樣比賽起來才會沒有距離和讓步。


這也是為什麼羅希度會對記者說「不論對手是誰,我都會想要贏,我想高宥琳也是這樣想的」,因此在馬德里比賽之前,羅希度拒絕見高宥琳的用意也在於「我支持你,所以沒辦法走近你」我想羅希度也是秉持著和高宥琳一樣的想法,讓彼此有距離,才能贏得比賽,我想這是羅希度與高宥琳之間的默契,這也是為什麼畫面會帶到一幕是羅希度內心幫高宥琳加油,希望高宥琳贏的畫面,「我們究竟有多辛苦,只有我們自己知道」,所以羅希度從頭到尾都知道高宥琳沒有讀信件的原因。







這一集這場比賽真的好多情緒,我很喜歡這場比賽中穿插著兩人過去的友誼變化畫面,高宥琳和羅希度各自背負著所有人的期望和國家名譽在擊劍,這對她們的友誼變成是一種「利害關係」,高宥琳說到「希度,我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對妳坦承一切了」,這一段呈現的是高宥琳因為與羅希度的對立而開始保持距離,不能說自己受傷的事,也不能說自己換新的訓練方式,什麼事情都無法坦承了。


在比賽的畫面中,看得出來編劇和導演的細膩例如高宥琳比賽一開始要戴上面罩時是「背對」羅希度的這樣的舉動無非是高宥琳不想要正面和羅希度對眼到。以及三次同時進攻沒有擊中的連續畫面,創造出兩人實力和內心的煎熬,而這場比賽中有許多兩人在「大喊」的橋段畫面,這在擊劍的比賽中是一種氣勢的表現,如果觀眾還記得之前羅希度要帶著高宥琳逃離記者追問歸化問題的時候,那時候羅希度就有講「擊劍是一種心理戰」。



這種大喊不僅可以讓自己氣勢提升,也相對於在讓對方可以勢弱, 而劇中會一直有這樣的橋段儲樂是在神還原比賽的真實狀況之外,我想也是編劇導演想要給觀眾感受到這兩個選手都在努力為自己金牌而戰而喊出來的氣勢,沒有誰在讓誰的表現, 即便兩人有友誼和憐憫,都不能因此而讓步的表現。
當大家在狂歡羅希度奪金牌的同時,新聞局最冷靜,但內心最澎湃的兩位~↓↓↓↓



感覺最後的申在京對羅希度問的那問題就是在決定羅希度和白易辰兩人是不是能夠繼續走下去的關鍵了,申在京刻意問羅希度是不是能接受「不斷等待、錯過又失望」,因為這是羅希度不能諒解申在京做的事,現在她是否也能諒解白易辰這樣做? 羅希度與白易辰就像是「一方不斷在道歉,另一方則是不斷死心」的關係。


看得出來羅希度雖然嘴上說「我沒關係」,但看得出來羅希度內心也在對這段感情感到難過,甚至開始懷疑這段感情是不是該繼續了吧? 雖然上一集還在猜Happy Ending的機會還是有的,不過這一集的劇情走向不妙,因為這一集說到很重要的金句「因為我支持你,所以無法接近你」,就感覺兩人開始有著距離感,有一種我想要讓你自由去追夢的感覺~ 尤其到最後羅希度已經漸漸地感受到
自己的的加油無法傳達到白易辰那裡時~似乎就是在預告兩人真的會分手了。羅希度應該不會這麼悲慘吧? 曾經時代奪走了她的夢想,現在時代又要奪走她的男朋友了嗎????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