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 《 二十五,二十一 》第13集劇情心得:告白像賭博,不是失去一切,就是滿載而歸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 第13集劇情

✲接續第12集,在千禧年跨年時,羅希度不想要錯過人生可能的最後十秒,於是把初吻給白易辰了,不過白易辰竟然什麼都沒有表態,只看到羅希度腳上的瘀青都消了扯開話題,讓羅希度感覺自己的心意好像沒有被白易辰接受,所以羅希度直接問白易辰「你雖然愛我,但這種愛不行吧?」,白易辰反倒是說他比較擔心羅希度腳指頭的傷是不是痊癒了,這下羅希度明白白易辰不能接受愛情,難過地回家大哭。而白易辰也沒打算要安慰羅希度的意思,默默地等待一切過去。


✲隔天,千禧年第一天,文智雄約大家開派對,昇琬發現羅希度看起來憂鬱,結果文智雄起要開的派對是兜風派對,慶祝他考到駕照,結果路上太緊張,文智雄自己要求要回家。文智雄路邊停車停不進去,大家苦惱之時,文智雄想叫羅希度把白易辰找來幫忙,被大家猜測羅希度的確是和白易辰接吻了,搞得羅希度必須打電話給白易辰,電話中可以看到羅希度眼眶都紅了,白易辰也說自己要播新聞沒空過去。 此時剛好有文智雄的後備路過,羅希度提議大家一起抬車,沒想到還真的成功了。



✲申在京和梁教練討論著哪間大學對羅希度比較好,最後申在京選擇名氣比較大的大學,最後竟然還是梁教練幫申在京處理大學申請的事。 之後白易辰在電台與梁教練相遇,得知教練三月就會回國家代表隊當教練,但對白易辰來說根本無感,梁教練還打算讓白易辰可以幫她報導,但白易辰確實看出教練和申在京關係尷尬梁教練開始說以前與申在京相識是因為一個擊劍明星和新人記者的相遇,兩人變成朋友,身處同樣的年代,職業雖然不同,卻有相似的煩惱,慢慢地親近起來,也會給申在京獨家,讓申在京這記者漸漸地火紅起來,而對梁燦美來說,她的每個輝煌時刻申在京都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在之後因為被爆料收賄,申在京成為針對梁燦美最多的記者,所以兩人就此決裂,梁燦美說自己也有不對,但她當時真的不知道那是賄賂,是看了新聞才知道。最後梁燦美反問白易辰,如果這些事是羅希度做的,他又會怎麼做





✲白易辰想著申在京說如果不想互相傷害搞砸這段關係,就申請其他部門的事,路上看到羅希度,羅希度要白易辰別阻止她對他的愛,因為當初白易辰也說過羅希度怎麼想他都無所謂,於是羅希度決定單戀也好。之後兩人去吃包子,結果羅希度發現白易辰衣服上有線頭要拿掉,白易辰以為羅希度又要吻他,白易辰拿起包子躲吻,讓羅希度又心碎白易辰在拒絕她。白易辰喝著悶酒打電話給羅希度說兩人這樣是不行的,但自己又想要被她動搖,結果一早醒來發現自己昨天是打電話給文智雄!


✲羅希度練習時心不在焉,因為她想著白易辰,她對宥琳說到自己害怕失去白易辰,感覺自己不該告白,即便自己擁有他,最終還是會失去,宥琳說「正因為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所以失去的時候才會覺得痛苦吧,可是妳也曾經得到過了啊,那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白易辰詢問前輩轉調的事,但條件是要在原有的位置待上一年才能申請,前輩感受出白易辰不對勁,還是那句老話「記者和新聞的來源,不可近,不可遠」。回家路上,白易辰又看到羅希度,很想要保持距離,羅希度則是說自己已經做好全盤皆輸的賭注,所以她要白易辰如果要推開她,就做得確實點,劃清界線,否則她不離開,最後白易辰選擇自己離開。



✲隔天比賽,羅希度和高宥琳在32強都輸掉比賽,贏過羅希度的金多美刻意調侃羅希度實力不過如此,甚至說到搶金牌的事,卻沒想到羅希度也沒反駁,還承認自己在場上的錯誤,也說高宥琳現在很喜歡自己,最後開心走掉,看在白易辰眼裡,羅希度長大了, 羅希度也認真地檢討自己剛剛比賽的缺失,同時一個擊劍前輩來找羅希度聊天還約去喝酒,白易辰內心吃醋的要命,故意在羅希度沒帶走的手套上留下字條,後來羅希度發現後直覺就是白易辰寫的,羅希度明顯感受到白易辰根本在嫉妒,但羅希度還是覺得白易辰很可愛XD





✲接著團體賽,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以太梁高中的身份並肩作戰,在高宥琳要大家樂在其中的氛圍下,贏過一場又一場比賽,而睿智也突然到場為大家加油,羅希度也在最後一場比賽將團隊比數追回來,這是她為大家而戰,而不是她自己,最後團體賽贏得了金牌。 晚上,文智雄一直想著要牽到宥琳的手作戰計畫,結果許多因素根本沒在幫他,文智雄只好一直使出殺手鐧,終於牽到手了。


白易辰被局長指導播報擊劍新聞太過詩情畫意,感覺只有他一個人在看而已,白易辰本想要趁這時請調別的運動項目,但局長要白易辰自己去失實自己的殘局,不要丟給別人,白易辰回到家,原以為已經沒有羅希度的身影,沒想到羅希度還是出現了,甚至還唸著白易辰美麗的擊劍比賽內容,但白易辰難過地說自己因為這段有私人感情的話語被局長罵,最後白易辰要兩人保持距離,羅希度很後悔那天對白易辰的吻,最終她也很坦率,如果白易辰叫她不要愛了,那就不愛了。羅希度最後一次請求白易辰一起去淋雪,還是被拒絕了,羅希度聲嘶力竭地要白易辰不要離開她一步,白易辰也終於徹底被羅希度動搖,在雪中給羅希度一個深深的吻,也說可以試試看這種愛








二十五,二十一 第13集評價心得

圖/tvN《二十五,二十一



「你雖然愛我,但這種愛不行嗎?」
「我呢,比較擔心妳腳指頭的瘀青是不是痊癒了」


這個千禧蟲危機很震撼啊~ 但是為什麼白易辰明明就是愛著羅希度,他對於羅希度的表白和主動卻是故意保持距離呢? 本來我還想說是不是因為羅希度還未成年,不過這時間點羅希度已經二十歲(同年的文智雄都去考駕照了),所以羅希度也已經是成年了,所以也不是年紀的問題~



一開始我在猜有可能是因為夢想還沒有達成,這是我自己的猜想啦~ 以白易辰來說,他還沒有個什麼功成名就,雖然已經是個蠻厲害的記者,但我記得他對申在京有說過,「沒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並不代表人生是失敗的,即便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也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以白易辰的夢想就是可以「和家人團聚」,但目前他還沒有做到這個目標,以白易辰的內心來講,他的內心應該還不敢比家人還更早擁有幸福快樂。



所以我在想白易辰可能還是在等自己和家人團聚的時機點,這是他還沒有做到的事,因此白易辰對羅希度的愛「現在也很愛」,可是在白易辰身上我感受到的是一種責任的表現。但後來看了本集全部後才知道原來白易辰是因為怕毀了羅希度,所以才保持距離





白易辰好像是很在意申在京的話,需要和羅希度有點距離,畢竟一個記者,一個運動選手,就如同梁教練講到的:「擊劍明星與新人記者」這句話, 申在京之前對白易辰的叮嚀在這一集中讓白易辰知道記者和運動員之間的距離的真正原因,以前白易辰就已經有把申在京的話聽進去,所以我在猜想當中也可能是這個原因而讓白易辰暫時不敢對羅希度更近一步發展。


聽完梁燦美說「記者和選手維持這樣的關係並不恰當,我這就是選手和記者的最後下場」,我想更會讓白易辰感覺得必須要和羅希度繼續保持著距離,我在想或許也是為什麼一開始白易辰面對羅希度的吻是用一句「我呢,比較擔心妳腳指頭的瘀青是不是痊癒了」來回應,白易辰這種回應有點高招,因為他並不是直接回應他內心的感受,而是用另一種關心來表達對羅希度的愛,這句話有著對羅希度的關心,又不會打斷彼此間的關係彼此疏遠(這舉動就像是白易辰請警察去巡邏,為的就是要保護羅希度的安全啊!)。



但是白易辰內心還是不爭氣地被羅希度動搖,儘管他想要保持距離,但動作還是很誠實的(一直注意羅希度的唇真的是身體很誠實XD)。 我記得在之前的某個集數中成人的羅希度被敏彩問到去海邊的事情時,羅希度有說「沒有什麼是永恆的」這句話, 呼應到這一集的羅希度說「即使我擁有了,最後還是會失去吧?沒有什麼是永恆的」,這句話真的很令人引起遐想,不禁會讓人猜想結局白易辰和羅希度是不是真的沒有圓滿結果,印象中羅希度和她的甜甜分手時還說沒有什麼感覺,而白易辰當時就說了一句「妳需要談一場真正的戀愛,分手才會悲傷」,感覺白易辰這句話就是在預告兩人之間的關心。也呼應到這一集的高宥琳說「正因為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所以失去的時候才會覺得痛苦吧





而成人的羅希度對敏彩說到「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時候,羅希度的表情還是「微笑的」,看起來就像是很滿足一樣,或許這也又剛好呼應高宥琳後面補充到:「可是妳也曾經得到過了啊,那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我想白易辰和羅希度真的有一場真正的戀愛關係(應該就是本集最後一幕白易辰給羅希度的吻,並且說可以試試看這種愛)。 It’s a gamble to confess your feelings. You either get it all or lose it all. 告白本來就像賭博,不是失去一切,就是滿載而歸,不過依照宥琳這樣說,其實也能「同時」去一切,也能同時滿載而歸。


白易辰最後說的那段「我快瘋了,好吧,那我們也來試試這種愛吧,能和妳一起做的事,我全都會試一次的,所以妳做好覺悟吧」,這個覺悟是「心痛的覺悟嗎?」





文智雄開車這一段真的好有感! 以前剛成年的第一步目標就是去學開車,然後去開車,結果上路就超級緊張,路邊停車還停不進去! 然後開始懷疑到底怎麼拿到駕照的! 這一段真的是青春人生中必經的過程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