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 《 二十五,二十一 》第 11 集劇情心得: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 第11集劇情

✲ 接續上一集(第十集),敏彩發現羅希度在修理三張舊椅子,羅希度說這些椅子是父親親手做的,對她而言很重要,因為那是為一家人做的椅子,每次只要三人圍著坐就覺得很開心很幸福,但父親過世後,媽媽越來越忙,不知不覺間只剩羅希度坐在椅子上,羅希度就這樣習慣一個人了。 羅希度對白易辰說這次跟大家來海邊有點不習慣,畢竟自己一個人習慣久了,但這次很好玩,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白易辰要回去而跟家人們道別時,媽媽忍不住又哭了,白易辰跟媽媽承諾一定會再次團圓。白易辰特地去之前人生低潮與羅希度牽起勇氣和情感的電話亭放幾個硬幣,他希望有人也能重新振作起來,卻沒想到文智雄偷偷把硬幣都拿走。 回到學校,擊劍社正計畫要易地訓練,但正好衝到高宥琳要去參加文智雄樂團表演的日子,而文智雄還打算在那天跟宥琳告白,得知宥琳不能參加時還是很失落。 羅希度晚上回到家發現外面的椅子都腐爛了,暗示媽媽帶去修理,卻被媽媽嫌沒有必要,但媽媽發現羅希度的失落,因此約好明天會拿去給木工看看



✲隔天,擊劍社跑步練體能時,羅希度和宥琳說著每次都很想要直接跑出校門,卻沒想到下一秒睿知就真的這樣做,她表示很久之前就想要試試看,羅希度和宥琳都覺得不對勁。宥琳陪羅希度等公車時,羅希度很好奇宥琳明明很親切,為什麼一開始對她這麼壞? 宥琳坦承是因為小時候的少運會時羅希度就讓她很害怕,從那時開始就很想要贏過羅希度,卻沒想到羅希度表現不好沒遇上,這讓她生氣,所以再次相遇時才會生氣,也會害怕羅希度的氣勢,即便現在她們變得很熟,還是會怕羅希度。





✲白易辰正式變成正職體育記者,所以請羅希度去高級餐廳吃飯,但白易辰也是想要對羅希度感謝她一直以來的扶持才讓他走到今天,因此想感謝羅希度。這餐廳是白易辰過去常和家人來吃的餐廳,羅希度說到至少以後白易辰還有機會可以和家人在來,但自己對父親的記憶卻很模糊。所以白易辰和羅希度也打算珍惜現在這甜蜜時刻,於是他們特別去文具店玩抽抽樂,抽到還不錯的粉紅鉛筆盒,白易辰甚至還帶去電視台呢!


✲白易辰遇到微醺的申在京,白易辰體貼地送上解酒液,申在京並沒有因為白易辰成為體育記者而生氣,反倒是恭喜他,白易辰說「沒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並不代表人生是失敗的,即便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也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他只想要珍惜現在的工作做好工作,這是目前的夢想,申在京很滿意這樣的答案,她說到自己的夢想是讓播報新聞變有趣,讓所有人都想第一時間拋下手邊工作來看新聞。



✲羅希度一直在等申在京回來要拿椅子去給木匠修理,但因為申在京臨時被叫回去電視台,於是又與羅希度失約,讓羅希度相當生氣難過,於是羅希度要自己把椅子拿去修,但下大雨讓她把椅子摔壞,還被申在京說蠢,因為羅希度的不諒解,讓申在京講了重話,她希望羅希度可以快點長大成人,這樣就可以理解為什麼現在的媽媽是這樣,但羅希度也心碎地說她就是長不大,因為她還停留在13歲父親過世時媽媽為了播報新聞沒來父親的喪禮,她永遠無法諒解申在京,的確,在1993年時申在京剛當上主播時因為想讓高層有好印象,因此在緊急時刻自願播報快訊新聞。





✲羅希度直講申在京就是想要忘掉父親,申在京說自己對丈夫的埋怨佔了八成,因為她獨自把羅希度養大所以很埋怨因此她希望羅希度不要再批評她逃避,畢竟這是申在京活下去的方法。最後申在京把椅子拿去丟,讓羅希度找不到,儘管白易辰幫忙也找不到,但白易辰也才知道她們母女倆吵架,也坦承剛剛看到申在京播報快訊很帥氣,讓他想成為申在京,但卻沒想到「申在京的敬業總是伴隨著羅希度的心碎」,不過當羅希度知道白易辰很崇拜媽媽時,好像又有點釋懷,所以隔天羅希度依照白易辰的建議,自己去跟木匠學做椅子。


✲週末時,白易辰替羅希度和高宥琳說謊,偷偷把她們帶去看文智雄表演,結果在安可曲時突然有差錯,又是白易辰救了文智雄的安口曲,讓他有機會對高宥琳表白,但白易辰在台上的享受也讓他想起過去表演時爸媽高興幸福的模樣,羅希度則是深深被白易辰吸引,而文智雄雖然沒了麥克風可以告白,但他的唇語告白至少不會讓高宥琳覺得丟臉,甚至還很開心。



羅希度硬是要白易辰讀廣播腳本,昇琬偷偷讓這段有力量的話在學校廣播中播放,讓正在面臨大考的學生們有著力量羅希度學做木工時才知道媽媽竟然有把椅子拿來給木匠修理,甚至還要求很多,而申在京也因為羅希度在月曆上寫了父親的忌日,所以帶著羅希度去祭拜。然而,申在京突然在墳前崩潰起來,其實申在京也很想念丈夫,也哭著對羅希度說等她長大就會告訴羅希度全部,她真的很想念希度的爸爸。
時序回到現在,羅希度和申在京做完睡眠檢查之後來昏沉著,羅希度對媽媽說「不要走,就待在我身邊」,申在京當然也是彌補著過去讓羅希度的孤單,牽著羅希度的手。








二十五,二十一 第11集評價心得

圖/tvN《二十五,二十一


本集一直圍繞在羅希度的父親以及羅希度對父親的想念之情上,羅希度對父親的思念之情終於要在這一集爆發了,這是她與母親之間一直沒有解開的疙瘩,能理解羅希度和媽媽之間的隔閡並不是因為「不熟、不愛對方」,而是因為「無法親近」,而這無法親近之中就夾著羅希度的父親


在一開始羅希度想要跟媽媽說要不要把椅子拿去修理時,那時的羅希度對申在京的態度還有點心虛和懼怕,就像是一個不敢講自己需求、怕被罵的小孩一樣,渴望得到母親一些回應。接續上一集中羅希度和申在京之間的關係很冰冷的伏線(大家都在打電話報平安,只有羅希度用簡訊告訴申在京她到海邊了),這一集接續下去這樣的關係,越堆砌越濃烈,再加上羅希度還特地將七月中父親忌日的日子給圈起來,代表著那一天羅希度一定很希望申在京可以對她敞開心胸聊爸爸的事情。



申在京會變成這樣的冷酷我想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的,因為本集一開始羅希度的父親做了三張椅子時,那時候的申在京看起來好柔和、好快樂,也笑得很幸福,所以觀眾其實不難解讀出申在京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冷酷是因為她一直在羅希度面前表現得堅強」。





我覺得這和前面幾集中宥琳對於父母親假裝堅強的感覺很像,宥琳和羅希度一樣都覺得父母把自己包裝得太完美,都希望孩子不需要去分擔這種痛苦(做父母的通常都會希望對孩子報喜不報憂,不想讓孩子擔心,所以申在京不會對羅希度聊父親是秉持著當媽媽的身份,而羅希度則是希望媽媽可以主動聊爸爸),不過看在孩子眼中反倒希望自己可以付出一些心力來分攤這些痛苦,因為對照宥琳的爸媽,其實我也覺得申在京就是把痛苦給放在內心裡不想要讓羅希度去感受到任何失去父親的難過,卻不自覺地適得其反,反倒讓羅希度覺得申在京完全不想念父親(這也是為什麼在本劇一開始羅希度以為申在京把黃金結婚戒指都拿去做獻金活動時還非常生氣)。


而小時候的羅希度本來是擊劍天才,但突然一夕之間在擊劍上表現不好也是因為父親的過世,透過本集宥琳說羅希度本來在少運會上八比零贏過她,但之後畫面又有帶到在宥琳發現羅希度表現不好(這時間點想必是羅希度父親過世的時間點),一直等羅希度等到現在,這代表羅希度當時的擊劍開始表現不好是因為少了父親給予她的動力~ (畢竟當初父親生病時還跟羅希度約定過要拿到金牌呢,但父親不僅沒有等羅希度就過世,羅希度也沒有拿到金牌)。





我能理解羅希度會希望媽媽可以跟她多講一些父親的事情的渴望,因為羅希度對父親的記憶是在很小的時候,能記起的有限,而且記憶也會越來越模糊,但是媽媽不一樣,媽媽知道更多父親這個人,即便媽媽講了與爸爸任何事情,都是讓羅希度能繼續把父親放在心中重要位置的重要引線~ 這也是為什麼羅希度會對白易辰說「我已經忘了我父親的聲音是怎樣,雖然依稀有點印象,但我分不清那是真實還是想像,假如有更多回憶,我應該就能確切地回想起來


我覺得有一點很有趣是申在京將自己的夢想是「大家能夠放下手邊的工作想要打開電視看她播報的新聞」,原本我以為申在京的夢想可能會提到一點點羅希度,不過在申在京的內心中果然是滿腦的工作~ 我自己是感覺到白易辰對申在京所講的以下這段話「沒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並不代表人生是失敗的,即便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也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對申在京來講應該有點反思~



沒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並不代表人生是失敗的,即便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也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雖然這是白易辰現階段的體悟,因為他以前的夢想是去NASA工作,但現在的他反倒是覺得如果可以和家人在一起的話,即便不是NASA的工作他都很願意,所以白易辰雖然不是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但如果可以與家人的感情親近,對他來講就是一種幸福。 反之,申在京雖然現在是家喻戶曉的名主播,好像是體現了她自己夢想中的生活,但她與羅希度的關係卻是尷尬到不能再尷尬的冰點,這就如同白易辰所講的,「即便過著夢想中的生活也不代表人生就是成功的」,雖然白易辰不是對申在京指責的意思啦~ 看得出來白易辰只是單純覺得對成功人生的定義不同感觸,感覺編劇正在默默地對比申在京的成功人生定義中少了「羅希度」







但這一段的確讓我感受到編劇想要呈現申在京讓羅希度感受到家庭的不溫馨,這儼然是申在京對於人生需要面對與解決的課題,再加上這一集中申在京因為臨時被電視台臨時叫回去播報快訊新聞,所以原本與羅希度約好要去修理椅子的承諾再次沒有遵守到,就因為這樣的橋段才會更讓我細細咀嚼白易辰講「成功人生」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至於申在京真的是埋怨丈夫嗎?我想她講的埋怨是指對丈夫先離世的那種埋怨,一種「你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的那種埋怨」(是心碎的埋怨),對申在京來說,就是因為太愛丈夫,所以才會在失去丈夫之後避而不談吧~ 因為每次講了、思念了就會心痛,而會有這樣的想法,肯定是因為申在京內心裡對錯過老公喪禮的事感到後悔



不過白易辰對申在京的崇拜儼然也是讓羅希度轉念的契機,「申在京的敬業總是伴隨著羅希度的心碎」,因為羅希度發現原來自己的媽媽可以為別人懷抱夢想,對象還是白易辰,羅希度這轉變是不是有點太快XD 但好像也至少救了申在京一些~ 但我還是很喜歡申在京表達愛的方式,愛人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不一定是要肉麻的話、感動的話,有時候默默的舉動都能是愛的表現,就如同申在京默默地把椅子那去修理一樣,她還是記得這椅子背後的故事有多重要。


在最後這一幕真的好美~ 我想與羅希度的破冰,當時刻的申在京是真的達到「成功人生」了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