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二十五二十一第3集劇情與評價心得》:時代幫助了妳,羅希度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劇情》第三集

✦羅希度直接去申在京家要帶敏彩離開,當中申在京說到敏彩有實力,羅希度沒有實力,羅希度說到自己沒有實力還能寫下韓國擊劍歷史,申在京完全不把這話聽耳裡。在敏彩徒手治療過程中,治療老師稱羅希度為「羅希度選手」,反倒不是敏彩媽媽,又讓敏彩感受到一些壓力根本不想治療。之後母女吃午餐之時,敏彩問了羅希度為什麼當初明明她就被說沒實力,卻還是沒放棄擊劍?羅希度表示是因為自己很喜歡擊劍


✦1998年,白易辰為了答謝昨天羅希度給他的幸福,特地幫他解答廁所的數學題。池昇琬一早就發現白易辰就是她一直很崇拜的那個廣播社傳奇人物,搞得她很尷尬以前對白易辰的不禮貌,甚至還說白易辰可以隨時想洗澡就洗澡,不用避開她洗澡的時間。梁燦美教練得知有選手因傷暫時退出國家代表隊,所以有人可以替補上去,結果隊上除了高宥琳之外,沒人成績可以正式遞補進去。



✦回到教室上歷史課,羅希度看到自己和高宥琳就覺得來氣,而歷史老師唸了高宥琳沒帶歷史課本要去外面罰站,當中文智雄刻意把自己的課本丟給羅希度,這樣他才有機會跟高宥琳一起罰站,當中文智雄把高宥琳逗得呵呵笑,也發現高宥琳腳踝受傷特別跟老師求情讓高宥琳站著就好,這樣英雄救美的舉動讓高宥琳內心高興。 中午池昇琬刻意約羅希度吃飯,其實是想要問羅希度知不知道白易辰會不會很介意頂撞白易辰的事,畢竟廣播社的長幼尊卑文化很嚴格,搞得池昇琬都很害怕和白易辰對眼。





✦白易玄與白易辰吃飯時,遇到嘲笑他的同學,白易玄本來想要低調叫他們快走,但白易辰還是看見了,甚至出面威脅這群屁孩不要再欺負白易玄,不過白易玄並不想要被哥哥這麼過度保護。準備擊劍練習時,羅希度問了睿知想不想成為國家代表,不過睿知覺得自己實力完全不行,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然而對羅希度來說,「我一定會成為國家代表,雖然我現在實力不足,但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成功」,同時,有人帶來大消息,《浪漫滿屋》今天會出第12集,高宥琳和羅希度各自手刀飛奔漫畫店,卻沒想到被高宥琳搶先一步打電話租到漫畫,讓羅希度相當不爽,但最後白易辰還是把漫畫租給羅希度。


✦高宥琳要回家時要白易辰不要和羅希度太好,因為她就是討厭羅希度,甚至還說白易辰是自己的初戀,也該為她做點事,但白易辰聽到這句話有點不對勁,總覺得高宥琳以前喜歡他是因為以前他有錢,當初有跑車載她去練習,所以高宥琳的初戀是跑車不是白易辰。不過白易辰也鼓勵高宥琳這代表初戀還沒開始,這是一件令人心動的事。隔日,羅希度幸運因為前兩名選手放棄遞補國家代表,所以羅希度被機會給找上,教練也說「時代幫助了妳,羅希度」。



✦晚上,羅希度不小心把白易辰的父親當做是討債的人,於是要白易辰躲起來,事後白易辰意識到自己要一夜成為大人,因為自己沒了監護人,也要成為弟弟的監護人,不過在家裡卻發現爸爸留了紙條,讓白易辰急著跑出去尋找父親的身影,羅希度發現自己闖大禍,也跟著跑去幫忙找,白易辰在車站找到父親,兩人短暫加油打氣之後有著對彼此的愛再次分開。白易辰回家路上發現羅希度穿著拖鞋跑了大老遠的路,羅希度聽到白易辰有見到父親終於放心,也至少讓自己心中少了一些罪惡感,只是羅希度都把拖鞋給跑壞了,原以為白易辰要揹她回家,結果只是跟她兩人三腳一起回家。





✦晚上羅希度和糯米糕說著自己今天發生的事,糯米糕說總覺得羅希度看起來很幸福,糯米糕對羅希度的了解像是看穿一樣,羅希度都覺得糯米糕好像現實生活中可以認出她,不過糯米糕表明兩人絕對不認識。隔天羅希度為了要成為國家代表對,於是請教練幫她多額外訓練,結果教練下了超難又超累的指令,還不准她問為什麼,反正羅希度也不會懂。大家看了教練特地在幫羅希度訓練都覺得吃味,尤其是高宥琳,但教練老實講自己還比較喜歡學生要求多練習和要求指導,對上卻沒人這樣做,這讓高宥琳覺得深感壓力,於是晚上也留下來去體育館練習。


✦只是李多瑟卻去教訓做夜間訓練的高宥琳,羅希度看不下去請學姊住手,也表明兩人留下來練習是因為有明確目標,但卻被學姊給懲罰擦地板,高宥琳數落羅希度一句道歉就可以解決,就因為羅希度這樣頂回去往後就不會有好日子過,高宥琳要羅希度有種就得到好成績,讓大家都支持她,甚至諷刺羅希度就只有這麼點實力,這樣說對羅希度並不公平,因為她感受到高宥琳只覺得金牌得主的努力才有價值,羅希度很坦白告訴高宥琳,以前對高宥琳很憧憬和崇拜,現在就是討厭高宥琳這麼多。



✦羅希度帶著難過的心情去還漫畫,白易辰發現不對勁,但羅希度不想要說,只想要聽白易辰講一句「是高宥琳錯了」,只是白易辰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沒說出口,讓羅希度難過地跑走,她感覺到自己對高宥琳和白易辰一樣都抱太大的期望了,所以沒有保持好適當距離而讓自己受傷,回到家把所有高宥琳的資料都丟掉,糯米糕安慰羅希度是高宥琳錯了,也說「我們之間沒有距離,所以也沒必要保持距離」。








二十五二十一第三集 評價與心得

圖/《二十五,二十一》tvN


敏彩有實力,妳沒有實力


我以前練擊劍的時候妳想盡辦法讓我放棄,現在卻擔心敏彩不跳芭蕾?」一開始那一段羅希度和媽媽的講擊劍和芭蕾的對話,感受得出來兩人對於羅希度的擊劍夢想還是沒有存在著一些小疙瘩,雖然不該說成是「心結」這個詞這麼嚴重,不過兩人都是很硬脾氣的人,上一集我有提到羅希度和申在京兩人關係似乎還沒有完全破冰,現在的申在京明就算羅希度已經是個家喻戶曉的英雄,卻還是說:「敏彩有實力,妳沒有實力」~


光是這句話我就覺得羅希度本身似乎是很想要得到母親的認同,即便羅希度已經有著許多獎盃獎牌成績來證明自己有實力,但在申在京心中仍然沒有正面認可這樣的羅希度,可是我一直覺得申在京這麼對待羅希度好像有著某種原因,或許並不是不認可,而是要讓羅希度可以一步一腳印邁向成功的路~ 所以直到現在申在京都老了,卻還是沒有把認可羅希度的話掛在嘴邊,那想必是有著她不想、無法說出口的原因吧。


而另一方面,其實我覺得敏彩在第一集中會不想要跳舞是因為「媽媽」,怎麼說呢,因為我發現這一集羅希度帶敏彩做徒手治療的時候,復健老師不是稱呼「敏彩媽媽」而是「羅希度選手」,所以這突然讓我想到第一集中敏彩要去參加比賽的時候也有人直接認出羅希度,也叫出「羅希度選手」。
因此我在想敏彩內心中一定是因為覺得媽媽本身光環太大,讓敏彩感到非要第一名不可,這也是為什麼第一集的時候敏彩看到前面的同學狀態很好因而覺得自己沒希望連試都不想試,因為在敏彩心中早已經認為只能拿第一名,才能撐得上「羅希度選手」的女兒。





我自己是在猜後面劇情應該是敏彩會重拾對芭蕾的熱情應該會是從羅希度身上找到的(有可能就是這一集開始鋪陳羅希度的那種「不放棄」經精神)~ 這樣母女倆也可以趁勢破冰呢,對於敏彩跳芭蕾的熱情,我想在這一集中可以讓敏彩漸漸地感受到,因為這一集演到敏彩對羅希度知道自己沒有實力卻還是不放棄的方法。


這答案就藏在羅希度與睿知兩人的對話中,對於那種熱情,是要打從心裡喜歡你正在做的事才有辦法維持有時候我們在追逐夢想是就是會被這種「不確定性」給打敗,就如同睿知說的「其實我不知道我自己想不想成為國家代表隊,也不知道有沒有那種能耐」,通常我們就像是睿知一樣,覺得要克服的事情讓自己可以成功的機率變小而覺得充滿未知選擇留在原地



但聽到羅希度卻是回答:「我一定會成為國家代表,雖然我現在實力不足,但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成功」這段話就可以知道成功一定不是偶然,態度就已經先決定一切,在管理學上有一種理論叫做「定錨理論」,大致上的概念就是如果目標的門檻是100分,這樣你的目標不是放在100分,而是要設定為120分,因為人一定會有惰性,所努力後的成果往往都會低於自己設定的目標,所以這是一股贏別人起始的力量。



也因為這股力量,讓羅希度不想要放棄渺小的希望,「因為妳沒有放棄,機會才會找上妳,時代幫助了妳,羅希度」,這樣的翻轉好棒,很喜歡這部劇帶來的許多正面思考,「時代剝奪你的夢想,但也幫助了妳」說到底,唯有自己不放棄等待那機會,才是最好的辦法,時代和外在環境永遠不是放棄的理由








剝奪你夢想的不只是時代,還有周遭嫉妒你的人


先提一下七班小可愛,文智雄:「真正重要的東西不在課本上,而是在走道上」,這個撩妹手段很可以!


李多瑟是一個一直在阻擋別人成功的角色,在前面的集數中有演到沒有多瑟的同意絕對不能夜間訓練,直到這一集才知道背後的真正原因,原來是因為多瑟怕別人會比她厲害,所以阻止別人訓練,她這角色也悄悄地透露著她是會倚老賣老的人,這似乎是當時代的校園、職場、社會文化,呼應到池昇琬一知道白易辰是廣播社學長的反應就知道。


為什麼努力要顧及別人眼光?我和她都有渴望的目標才會留下來練習啊」,有時候想要追求夢想不只是時代可能剝奪夢想,也有可能連身邊的人都會是扯後腿、成為強大阻礙的那個檻。羅希度和高宥琳兩人的反應就相當不同,高宥琳選擇不正面衝突,她對於界線有原則,不想要過多的麻煩出現,也這也是為什麼她對羅希度會說「原本只要一句道歉就沒事了,像妳這樣頂回去,只會讓她們變本加厲欺負我們,妳不知道忍一時生活才會過得安穩嗎?」



這一段雖然與羅希度有很大的對比,但事實上也襯托出高宥琳這個人在這個小團體中被冷眼與嫉妒包圍的生活。我一直在想文智雄問高宥琳那句「得金牌的感覺是什麼?」的答案到底是什麼,我想這段的答案是藏在高宥琳和羅希度兩人在夜間訓練時的爭吵,羅希度說「金牌得主堅持過來的歲月肯定比我這種泛泛之輩的過往更有價值吧」,高宥琳對於自己身為金牌得主的感覺應該是壓力而讓她有著高傲感,她有點像是李多瑟一樣會嫉妒羅希度練習比自己多,所以對於羅希度的實力一直感到嗤之以鼻,甚至是壓力。








絕望中的一股正能量散播


「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也沒有啊,就是我很想爸媽,這也沒辦法」


家庭幸福被時代奪走的白易玄和白易辰這對兄弟讓人有種心酸的感覺,然而,這一集的白易辰感覺有比較開朗了一些,也感覺內心中會去珍惜一些小確幸,對過去也會看開,就像是他對高宥琳所安慰的「妳的初戀是我的跑車,不是我,但這也代表妳的初戀初戀還沒開始,這不是一件令人心動的事嗎?



果然人家說幸福和善良、正能量是會感染給身邊的人的,白易辰在上一集被羅希度給安慰了一場之後,也選擇面對未來,不再回首於過去,他能坦然拋開對過去的執著,已經算是跨出一大步,透過羅希度帶給白易辰的幸福感與正能量,再透過白易辰把這正能量感染給高宥琳,就很像是一個彼此療癒的循環。


只要心中有著一點信念,事情就可以成真,白易辰最大的夢想就是讓一家人都團聚,也是身為長男的白易辰對父親的承諾。白易辰與父親見面那一幕好感人,白易辰就如同羅希度一樣就是因為白易辰的不放棄,機會才會找上他,讓他等到爸爸奇蹟隨時都能在絕望中出現,呼應到羅希度在網路上告訴網友「今天發生了如夢般不真實的事」。


白易辰和羅希度到底會不會有感情線呢?這部劇的感情線實在太自然! 羅希度在白易辰眼中是不出所料的「無知」,在聊天室中糯米糕說「但總覺得妳看起來很幸福」,不曉得羅希度對白易辰的幸福感知不知道是愛情XD


這一集好令我意外,馬上就揭曉高宥琳是糯米糕!!!!羅希度和高宥琳兩人一直對彼此不順眼,再看到第一集羅希度偷偷給高宥琳那把雨傘,高宥琳高興地對空氣大喊:「謝謝妳的傘」,這就像是躲在背後默默對彼此釋放幸福感的舉動,如同跟糯米糕聊天一樣,彼此可以安慰和打氣,至於高宥琳為什麼不會覺得或是猜想羅希度就是拉德37?這一點我覺得有點怪怪的,畢竟糯米糕都說「是高宥琳錯了」,這樣她不會對照到今天對羅希度做的事情? 不會去想到羅希度就是拉德37?



除非是….,高宥琳放不下自己是金牌選手的身段,但在網路上可能早就猜到羅希度是網友,透過自己是糯米糕的身份說「是高宥琳錯了」,這樣等同是在對羅希度道歉(?)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