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 《 二十五,二十一 》第14集劇情心得: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二十五,二十一 第14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13集),白易辰終於也被羅希度動搖而表達自己的感受。 只是敏彩發現兩人故事就到這裡為止,其他就沒有被記錄下來,於是上網找了兩人的資訊,但沒有傳出緋聞,不過倒是在2009年時有被討論兩人的關係,當時已經當上主播的白易辰和遠在舊金山比賽的羅希度連線時,兩人看似是很久沒有見面,羅希度第一句就在電視中問了白易辰過得好不好,白易辰趕緊對觀眾說兩人是在以前跑新聞負責的選手。而2009年的比賽奪金排對羅希度來說並不艱難,反倒是在2001年對上代表俄羅斯的高宥琳奪金才是真正困難比賽。


✲2000年2月,白易辰和羅希度兩人正式在一起,手牽手在大家面前出現,雖然大家震驚,但也早猜想得到,兩人也沒有尷尬,白易辰反倒是跟這群孩子玩得開心,高宥琳也要白易辰不准讓羅希度流淚!反倒是夾在兩對情侶之間的池昇琬覺得很煩。在大家去白易辰家續攤時,現場大家喝醉酒大吵大鬧,高宥琳和文智雄兩人偷偷溜走,公車上高宥琳給文智雄聽著爸爸唱歌的聲音,裡面也錄到高宥琳跟爸爸說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文智雄給高宥琳承諾,自己會當打敗未來岳父愛高宥琳的紀錄



✲在高宥琳沈浸在幸福之時,高宥琳的父親卻突然發生車禍,本以為是父親在動手術,趕到醫院看到父親人沒事兒放心,卻沒想到父親撞到了別人家的兒子,看在高宥琳眼裡很是心碎,而家中的財務狀況因為要賠償而再次陷入窘境,如果車禍無法和解,父親可能就會有牢獄之災。隔日,高宥琳跑去跟教練取消跟要簽約的企業隊,高宥琳去跟羅希度說這件事,說到即便會被辱罵,她還是要這樣做,因為擊劍是她唯一可以保護家人的方法,而白易辰也從公司那裡得知這件事後急著到小吃店找高宥琳,文智雄找到高宥琳後,沒有自私地將高宥琳勸退,而是覺得高宥琳做這決定很帥,這番話對高宥琳來說才是真正需要的。





✲ 高宥琳的父母親想要對受害家屬示好,但對方卻是要把高宥琳的父親關進牢裡,根本不想和解金,同時高宥琳的父親也被公司給解僱。晚上,高宥琳告訴父母自己要歸化這件事,父母當然不能像是賣女兒一樣犧牲她,但高宥琳希望父母可以尊重她的決定,這次想要換她來犧牲,守護這個家,好在高宥琳選擇的沒有太糟,這也是梁燦美從沒看過的最高待遇,高宥琳很感謝梁燦美一路一來的幫忙,而對梁教練來說,她永遠都會當高宥琳是徒弟。


✲大家準備幫高宥琳辦歡送會,文智雄叮嚀大家等等要表現得一樣歡樂,讓高宥琳有快樂回憶,羅希度也鼓勵文智雄要趁早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不要留下遺憾,雖然文智雄說自己想講的話很自私,但羅希度說「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大家為高宥琳準備了俄語字典,並且還幫高宥琳寫了一段自我介紹內容,把所有友誼回憶都寫進去,讓高宥琳感到幸福,沒想到晚上的新聞快報中,白易辰報導了高宥琳歸化的消息,讓大家傻眼,尤其羅希度氣炸白易辰這樣做,但白易辰只說這是工作,如果羅希度認為他的工作就是拿別人的悲劇來當賣點那他也無話可說,說不定他未來還真的也會拿羅希度的悲劇當賣點,這讓羅希度直接氣到走人,留下獨自傷心的白易辰。



✲高宥琳在回家路上對文智雄說彼此別做任何承諾與約定,因為她什麼時候能回來,回不回得來,她都無法承諾,所以文智雄如果喜歡上別的女生就去愛。但對文智雄來說高宥琳這樣的話語才是自私,因為他只想到要去打工,一年去看高宥琳三四次,然而,高宥琳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的不幸影響到文智雄。隔天高宥琳在學校體育館拿東西時被媒體團團包圍,羅希度來到學校跟記者打心理戰,騙過記者的跟拍,高宥琳就這樣和羅希度有了快樂的下午,拍照、吃炸醬麵。





✲只是在小吃部,高宥琳被其他顧客和老闆指指點點,高宥琳一點也不在乎,卻沒想到老闆不賣給高宥琳,高宥琳不像以前那樣躲起來,反倒是爭氣地說自己靠著實力賺錢有什麼不對,而她的選擇也沒有造成國家什麼損失,最後老闆只能憤然地端上炸醬麵,羅希度對剛剛的高宥琳感到很帥,高宥琳說不閃躲正面迎擊是跟羅希度學的,所以自己一個人應該沒問題。 最後高宥琳自己終於表現出最脆弱的一面,因為她根本就不想去俄羅斯,也想要和羅希度當韓國代表隊。


✲隔日在機場,高宥琳對父母道別,而羅希度則是跟高宥琳約定好明年的馬德里比賽要在決賽上見,文智雄則是努力打工著,池昇琬的提醒下才知道今天是高宥琳出國的日子,文智雄本來說自己不會再開車,結果一路狂飆到機場,對高宥琳說出他覺得很自私的話,他要高宥琳等著,就算辛苦也沒關係,要高宥琳別和其他男生交往,就算高宥琳給他的只有不幸,只要兩人可以在一起就好,其他都無所謂。



✲至於白易辰,一路上看到大家都在討論高宥琳是賣國賊,大家也把以前高宥琳的冰淇淋代言撕掉,白易辰內心非常傷心,獨自一人在路上大哭著,此時羅希度正拿著要清洗別人寫的「高宥琳賣國賊」塗鴉工具,出現在白易辰眼前。 時序回到2009白易辰主播的現場,兩人透過直播連線再次見面,並且說無對彼此在哪裡,都會傳達加油,同時白易辰也恭喜羅希度要結婚了!








二十五,二十一 第14集評價心得




在一開場的2001年馬德里國際賽事中,羅希度和高宥琳終於第一次遇上彼此,但高宥琳所代表的不是韓國,而是俄羅斯,在這一幕中的畫面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羅希度的夢想終於達成了,早在第一集時,羅希度的夢想就是成為高宥琳的對手。 然而,看完這一集之後,讓我再次回想到兩人在賽場上相遇,這一路走來發生的事~


兩人在這場上的相遇,一個是達成夢想,一個則是背負著「需要錢」的責任出場這讓我看到一個運動員背後的故事不一定是為了運動夢,有時候也是為了那筆錢,因為這是他們擅長的技能(就跟羅希度以前就跟申在京講過一樣,我就只會擊劍,不然還能做什麼?) 高宥琳這角色一路以來的過程很坎坷,以前看高宥琳這角色時,和羅希度對比時會覺得高宥琳好像不是很熱愛擊劍,表情上感受不出快樂,但編劇在這角色上的鋪陳,終於讓我能理解高宥琳在熱愛的擊劍背後所背負的壓力與責任,也呼應到高宥琳自己說「我練擊劍並不是為了大家,擊劍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方法罷了,能保護我家人的方法」。



看到高宥琳背後那大大的RUS,這是高宥琳唯一可以維繫家庭幸福的方法,這一「歸化」就會被韓國人罵翻,本來一個被捧上天的國家代表成為被大家辱罵的對象,我很喜歡文智雄說著和大家不一樣的話,文智雄沒又勸退,而是給了高宥琳更大的肯定,在這樣亂七八糟的狀況下,文智雄的話反倒是最溫暖。







爸媽為了我犧牲了一輩子,這次只是換成我犧牲罷了,我來結束這段不幸吧
(You both sacrificed your entire lives for me. Now it is simply my turn to make that sacrifice. I want to put an end to this misery.)


高宥琳這樣的決定雖然好像顯得自私,像是沒有跟大家討論過自己就已經這樣做決定,讓父母心碎難過、自責,但我自己覺得,一切就像是羅希度講的「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Sometimes being selfish can be the most considerate thing to do )」,如果她可以讓家庭在未來幸福,她並不會後悔,也能讓自己的內心比較坦然;反過來看高宥琳的父母,他們當然希望悲劇可以結束,他們最後也尊重高宥琳的決定,讓她去承擔這些悲劇,表面上起來好像很自私,沒有當到父母該保護孩子責任,不過深入去探討的話,可以發現父母是在體貼高宥琳的內心,畢竟悲劇如果沒有解決,對高宥琳的內心來說,高宥琳肯定也會不高興父母不讓她幫忙。 





然而,讓我比較訝異的是「白易辰」這一集中獨家報導了高宥琳歸化的事情,這幾天看大家都在討論白易辰為什麼要這樣害高宥琳? 我不曉得我有沒有理解錯,從劇情中看起來比較像是白易辰偶然間得知高宥琳要歸化的消息,然後聯絡不到高宥琳了解情況,之後輾轉從體育經紀公司那裡確認歸化的消息,只是令大家不解的是白易辰有義務這樣做嗎


我的反應跟希度一樣,白易辰有需要做第一個報導嗎? 雖然我自己也是對白易辰第一個對高宥琳歸化的事情開第一槍感到訝異,會覺得白易辰為什麼不能當做不知道就好。但後來想想,回歸到羅希度講的那句「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我想這是白易辰對高宥琳最好的體貼,因為白易辰在報導上的措辭還算是委婉,而且白易辰也有帶到是高宥琳會這樣選擇想必是「經濟上困難」的關係,所以白易辰先做第一個帶風向往正向的方向走,或許對高宥琳是最好的,畢竟如果白易辰沒當第一個,其他記者說不定在「不了解」高宥琳的情況下說成高宥琳是為了金錢利益選擇歸化。



白易辰看起來應該不是為了所謂的名聲和升遷而做的報導(雖然他2009年當上主播,但我認為2000年這獨家報導和2009成為主播時間點應該不是直接關係),比較像是這件事已經傳開(因為白易辰也是從別人口中得知),因此白易辰應該是比較像是在職場上「被迫」需要報導畢竟他還是在體育局,而且還是負責擊劍項目的記者,他別無選擇),而且白易辰在報導出來的前一天還有特別去找高宥琳,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但看得出來白易辰對這件事的苦惱,甚至還跟前輩喝悶酒說:「我必須把匕首刺向我愛的人們並且傷害他們,我必須他們失望,讓他們感到不自在」。





就我看來這白易辰是秉持著自己的職業道德,白易辰這次的報導的確是獨家,在大家都覺得白易辰是為了升遷而做這獨家時,就如同我前面所想的,白易辰先開第一個獨家不是為了自私而出賣高宥琳,反倒是在保護高宥琳,因為看到後面的記者紛紛都在追問高宥琳「歸化理由」時,甚至在「猜測」高宥琳歸化的理由,可是白易辰已經有在報導中說是因為經濟困難


然而,當中似乎也不可否認白易辰當中是真的有一絲絲的「自私」想法,白易辰這角色的最終夢想還是跟家人團聚,所以在工作上的表現對他的成就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也是可以「守護家庭」的方法,就跟高宥琳一樣利用擊劍來保護家人~ 因此我自己覺得白易辰也是懷一一絲絲的自私,但這種自私不是無情的自私,而是對自己想守護的東西做出的抉擇,白易辰也是用自己的工作來保全家人的幸福。白易辰和高宥琳就只是因為立場上有著利益衝突罷了, 這也難怪前一集一直在鋪陳白易辰很想要調單位,但卻一直不能換,因為他就是怕自己總有一天必須要面對無法閃躲的利益衝突,但最終就真的被他遇到了。


這也讓我想到,如果白易辰因為這個原因而跟羅希度分手,或許也不奇怪,畢竟,「有時候自私是最好的體貼」,若能好好愛護自己想守護的人,即便沒有在一起,分開也是一種愛但兩人真的會分開嗎? 我自己覺得應該不會(這是我個人猜測與希望), 從最後的兩人對話中,2001-2009年之間兩人好像都沒有見面或聯絡,不然羅希度也不會問「你過得好嗎?」這種話,還說不管多遠,我都會幫你加油這種話,代表兩人應該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從羅希度眼神中卻感覺有點熱淚盈眶。





我自己甚至感覺白易辰口中恭喜羅希度要結婚的事,可能是在隱喻兩人要結婚的事,可能就是在恭喜自己老婆要結婚的事,前面幾集雖然都是在說白易辰記者身份和選手的利害關係不能有好結果,但是白易辰都已經愛羅希度愛成這樣,應該不會就此放棄,羅希度也不是那種可以放白易辰走的個性(畢竟上一集羅希度還哭著求白易辰不要離開),至於為什麼連線新聞時讓人感覺2001-2009年之間兩人好像都沒有見面或聯絡?我在猜想兩人可能是「秘婚」,因此兩人可能沒有一直處於常見面狀態,且2009的白易辰和羅希度面對面時,感覺心情像是在偷笑(臉上有種幸福的表情),如果是這麼長時間沒見面,白易辰應該會是心裡有波動,並且臉上一該要有點憂傷或惆悵的感覺才對,所以白易辰的表情才會讓我覺得不太對。


至於敏彩為什麼不姓「白」?說不定是白易辰為了要保護宇羅希度的關係,所以有改名之類的,這樣兩人的戀情才不會因為職業關係而曝光,或許也是在保護「敏彩」~ 當然我也想過為什麼敏彩看到2009年白易辰的不會認出爸爸? 或許白易辰因為長年外派國外當記者,所以一直不知道爸爸的真正模樣,我記得劇中羅希度曾對敏彩說過「妳爸爸在國外工作回不來」,如果白易辰這些年都是和申在京以前一樣外派到國外當記者,這樣好像就說得通敏彩對白易辰的長相不是太知道。

畢竟現在的羅希度和年輕時的羅希度長的也不一樣啊XD 如果白易辰突然回來換了個臉,敏彩認不出來年輕的爸爸好像也很合理🤣🤣🤣🤣  我記得老年的申在京有說「我上個月見到易辰了」,那時候的羅希度好像也沒有太驚訝說「真的嗎?」或是內心愣住的感覺,反倒是只有輕輕帶過,說不定兩人早就已經見面或聯絡過了,又或者是說羅希度早就已經知道白易辰回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