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4集劇情與心得評價:要是誰能看出來就好了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4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三集),宋河英與機搜隊一起分頭合作找到其中一個嫌疑犯,從房子外的整齊擺設,並且位置還是受害孩童失蹤位置和受害者家的方向徒步可達之地,宋河英確認屋內的人就是兇手,尹泰九也跟著到達現場後衝進屋內,但裡面一個人也沒有,但在冰箱內真的發現秀賢的髮夾,也發現幾把刀。不過這屋內已經積了一些灰塵,依照兇嫌有潔癖個性,應該是要推測有許久沒有回到這裡


▲宋河英堅決留下來一起埋伏,過程中有隻斷腳的小貓經過,宋河英特別下車去給小貓一點食物吃,這讓尹泰九發現宋河英這個人對動物蠻有愛心,也喜歡小動物,宋河英表示動物說不了話所以不會說謊,餓了病了也不會說,就是覺得「要是誰能看出來就好了」。隔天一早,一名婦人突然來問他們在這裡做什麼,才知道這是趙鉉吉的房東,房東也是一直聯絡不到趙鉉吉交房租才過來,後來經過房東說有看到小女孩的衣著樣貌和秀賢一致,所以國科搜馬上來這裡現場鑑識。



▲宋河英認為這附近一定有秀賢的手指,果然找了一陣子真的有,一根根手指被找到,大家越來越心痛,但只有八根,於是宋河英認為一定還有遺漏,只是找了一整天完全找不到,有些人已經認為找不到了,在最後一個地點仍然沒找到讓宋河英很生氣。晚間,在大家都回家休息時宋河英還是堅持留下來分析這案件,國榮秀則是打電話給老婆,要孩子們起床後可以打電話給他好讓他聽聽孩子們聲音。





▲鑑識報告出爐,趙鉉吉的租屋處只有秀賢和他的指紋,但兇器上卻是少了無名指和中指的指紋,這被宋河英認為兇手根本就是少了這兩隻手指頭,而尹泰九調出趙鉉吉的資料發現他之前有性侵四歲兒童的前科被關兩年多才剛被放出來就隔兩個月犯案,南刑警去趙鉉吉工作過的肉店盤查找到老闆曾經給趙鉉吉的支票,這可以循線找到趙鉉吉的出沒範圍,果然剛好在超商用調閱監視器時發現趙鉉吉現身,最終順利逮捕。


▲只是尹泰九審問趙鉉吉的時候,趙鉉吉說自己當初找秀賢並沒有原因,就只是看到而已,起初也只是為了兩百萬的贖金,但秀賢一直哭要找媽媽也記不清家人聯絡方式,最後用安眠藥讓秀賢睡著,也同時興起內心的獸慾。國榮秀急著要去見犯人,宋河英也因為急著要找剩下的兩根手指,所以隔日他們兩人去審問趙鉉吉,發現趙鉉吉因為工安意外少掉兩根手指而對女人會有自卑心,但小孩天生善良所以不會嫌棄他,因此才把秀賢的兩根手指斬斷,不過手指最終沒找到。



▲宋河英特別去秀賢的家裡送上一盆花,這時他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慰藉秀賢父母的心。回到家,媽媽特地為宋河英補充一些零食,儘管宋河英要媽媽別擔心,但這樣的宋河英更是讓媽媽操心,因為至少以前宋河英還會抱著媽媽哭呢。國榮秀結束聚餐之後整個人大醉,還打電話給許吉表抱怨辦公室太簡陋,路上不小心撞到一個男人,還碎念著把身世上的警察識別證丟在地上,本來這男人要拿刀攻擊國榮秀,但聽到國榮秀講著對不起就放棄,只是他把國榮秀的識別證給收走





▲隔日,宋河英發現關於秀賢命案的報導,看到這記者就是上次不小心撞到的女記者,而國榮秀帶來小組終於看可以有冷氣桌子和暖氣的好消息,只是許吉表和白俊植兩人還非常頭疼想要幫犯罪行為分析組存活,上頭還是非常不高興。午餐時,國榮秀提到犯罪側寫將犯罪行為歸納整理分析的重要性,因為可以預防未來新案件的發生,也可以在教化過程中貢獻,以仿沒被教化就被放入社會的罪犯,所以他們將要再去找趙鉉吉訪談,宋河英也特別講到他們會這麼努力是出於義務而不是博取關注。


▲國榮秀非常想要針對大成連續殺人案再次調查和研究,因為現在仍然找不到兇手,也沒有所謂的線索,他認為這很可能是隨機殺人。宋河英過程中都沒有講到什麼,但他卻偷偷去找大城連環殺人案資料,當中的女人應該就是宋河英小時候在水裡看到的紅衣女子。而國榮秀要準備買單的時候發現自己昨晚發酒瘋把識別證丟在路上了。現在機搜隊覺得國榮秀他們搶功勞,尹泰九並不會去計較這種事,反倒認為要抓到犯人才是重點,所以南刑警這樣抱怨反倒尹泰九被念。



▲晚間,之前撞到國榮秀的男人拿起錘子將一隻狗殺掉,而隔天也用自己的照片將國榮秀的警察識別證偽造成自己,並且尾隨女子目標佯裝成警察。








韓劇《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4集心得評價

圖片來源:SBS


『要是誰能看出來就好了』


「因為動物們不會說話,所以不會說謊,餓了病了也不會說,就是覺得『要是誰能看出來就好了』」,我挺喜歡宋河英講小貓咪的感受橋段,我自己覺得這橋段有不同面向,以下我稍微分成以下面向來分享:

  • 小貓指的是「宋河英」:宋河英也希望別人可以看懂他的內心,雖然宋河英本身是個無法被理解的人,但他的內心充滿善良和對受害者的憐憫(上一集中他有說自己當一個犯罪側寫師是想要為別人照亮道路),所以他所站的角度都是為「為了別人」,不過身邊的人只有國榮秀理解宋河英,因此小貓在某個層面也是象徵著宋河英可以被理解他正在做的事,就好把尹泰九在相處過程中有一點點了解宋河英這個人,而不是像以前當同事那樣對宋河英反感。


    本集的最後也是,因為宋河英不會告訴別人自己內心的感受,總是要別人不用心他,他的媽媽有說「就因為這要才更擔心,以前至少會抱著我哭」,這呼應到第一集的時候宋河英第一次在水裡看到一個紅衣女子,當時的宋河英就有抱著媽媽大哭,但現在的宋河英把這些情好都放在自己心裡,就同動物一樣不會說出來,但媽媽就是那個可以「看出來」的人


  • 小貓指的是「受害者們」:本劇中那些受害者們的處境就像是小貓一樣無法對外求救的「無語者」,但他們渴望有人可以去拯救他們,了解他們到底在哪裡,並且為他們伸張正義,所以宋河英就是那個「可以看出來」的人







剩下的兩根手指頭


失蹤地點:2000/5/20 日間公園失蹤綁架
棄屍地點:2000/5/29 發現部分遺骸、5/30第二次發現身體和頭
其他部分:2000/6/26 入住旅館,發現其他部分身體
趙鉉吉租屋處:找到八根手指


為什麼一定要找到最後兩根手指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問題,我一直覺得宋河英這個犯罪側寫師的存在跟一般重案組的刑警內心不太一樣,重案組最著重的目的通常就是找到兇手並且將他繩之以法,而宋河英這個特別有同理心的人格特質中有多了一份「情」,所以儘管只是兩根手指,他還是會堅持,因為這是對受害者的一種同理心,或許受會害者會希望讓自己的屍骨可以完全,也希望透過兩根手指找出兇手的一點線索(例如丟棄地點)。


其實國榮秀多少也有這種的特質,應該是說「感性」特質比較滿,尤其是在找到秀賢的手指之後,國榮秀還特地打電話回家給老婆說要孩子們打電話給他,好讓他聽聽孩子們的聲音,同樣身為父親的角色,國榮秀能理解一個家長失去一個孩子的心痛,更何況他的其中一個小孩也叫秀賢,自然會更有同理心





我記得上一集的時候宋河英特別分析過兇手會找孩童下手有可能是因為受害者沒有反抗之力,這一集聽到兇器上少了無名指和中指的指紋,突然可以連結起來趙鉉吉會找孩童作為目標對象的原因,因為只有三隻手指頭要拿兇器去對付一個成年人很難,但如果是小孩的話還至少還可以掌握。再加上審問趙鉉吉的時候國榮秀有說到「少了手指也會被女人嫌棄吧?」,代表有時候兇手會挑選小孩而且還是女孩的原因就是因為她們不會帶著異樣的眼光看趙鉉吉


就算計畫在縝密,他的習性還是會露出來的,這是一種一定要這樣做才能滿足的人」,這是套用到秀賢的手指會少兩根的關聯性,秀賢兩根手指一直找不到,就是因為兇手的兩根手指也沒有。



話說本來上一集的時候我還覺得尹泰九排擠犯罪行為分析組的態度讓我反感,但這一集她的表現整個大翻轉,讓我好喜歡,尤其她審問趙鉉吉的那股氣勢非常解氣,「你這點力度就痛了?秀賢才五歲!」,尹泰九給我的一種感覺是一種互補宋河英所沒有的強烈氣勢,他們兩人合作根本就是完美啊~








「殺人是本能嗎?」


另外,本集也探討到兇手在還沒有教化的情況下就被放入社會,然後我發現這一集一直在強調兇手完全沒有愧疚之心的特質,我記得在上一集的犯人訪談中「張得豪」也是這樣,他殺了情婦並分屍但沒有愧疚之心,張得豪有說到「人都死了,為過去的事後悔沒用」,呼應到這一集的趙鉉吉也是這樣,宋河英有說「你對誰抱歉?」趙鉉吉也也完全回答不出來,代表他們內心完全沒有愧疚


對於某些殺人犯的內心是不是一種本能? 我覺得本集中《大韓日報》的記者林茂植所講的「針對孩子的錯誤本能」這個理論,老實講其實有那麼點道理,如果有看過韓劇《MOUSE窺探》的觀眾應該會覺得有共鳴。



在《MOUSE窺探》中所探討的殺人魔是一種毫無悔恨看愧疚的的殺人魔,當初編劇在設計這部韓劇的時候就是因為對某個真實案件感到心痛,一個殺掉學生的兇手被問到行兇當下有什麼感覺時,兇手只說「當天天氣很好很適合賞櫻」這樣的話,這些殺人魔完全都沒有罪惡感,對於自己所犯下的案件覺得沒什麼,這其實也呼應到本集趙鉉吉坐在囚車裡的嘴臉,他整個臉就是很淡定,訊問中時也說不出自己對誰抱歉。



再對比許吉表連續兩次訊問中氣得要死想要揍趙鉉吉的樣子就可以知道,一般人對這種案件很心痛,但對兇手而言就是一個錯誤的過程罷了,因此搭配到「這些殺人犯是不是有教化的可能性」,和有林茂植講的「殺人是一種本能」的理論來看,都是在呈現出有些殺人犯已經不是什麼仇殺、財殺、情殺而已,有時都是心理有問題,這也更加提升犯罪側寫師的存在必要性。另外,關於犯罪者是否有教化可能性的議題探討,推薦另一部韓劇《模範計程車》。








犯罪側寫師在教化過程的幫助,毫無動機的兇手誕生


犯罪側寫師本身不僅是在抓犯人時起關鍵作用,在結案後將這些犯罪行為數據化,歸納成一套模式和理論可以幫助未來新案件的發生,這一點就搭配到「教化」對新犯罪的預防(就如同趙鉉吉還沒辦教化完就已經被放出來再次犯案)。


人的行為永遠是變化莫測,犯罪手法和動動機也是,我記得犯罪側寫師出現之前國榮秀就已經有說過「如果未來出現一個沒有動機的隨機殺人犯怎麼辦?」,我很喜歡犯罪側寫總會跟心理學放在一起去分析和思辨,這搭配到「大成連續殺人案」這個懸案的兇手還抓不到,因為犯罪已經超出大家認知的範圍,才會想不到兇手到底在想什麼。



這一點也跟我前面所講的,以前的犯罪幾乎都是有仇恨特質的「情殺、財殺、仇殺」,但現在卻是一種毫無理由形成的動機讓一個人興起犯罪,我記得以前看Netflix紀錄片《韓國雨衣殺手:全面追緝柳永哲》的時候裡面就有講到,其實基本上柳永哲這連續殺人案的出現和大環境有著不可分的關係,因為他不是「「情殺、財殺、仇殺」」,而是一個大環境中的所有因子造就成的兇手,例如社會的冷漠讓兇手內心受到情感剝奪、社會經濟蕭條讓人活不下去的絕望等等。



我記得在紀錄片中有犯罪側寫師講到,「剝奪感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那種剝奪感逐漸變成一種疏離感,感覺自己被剝奪了某些東西,雖然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卻失去參與機會,人們意識到這點後就產生疏離感」(簡單來說就是與社會脫節,像是被拋棄了一樣,因此覺得攻擊別人也不會覺得抱歉,形成缺乏罪惡感的人格就此產生)。
而本集最後大成連續殺人案被提起,引發宋河英也開始著手這懸案,我想這應該是宋河英小時候掉進水裡看到的那個紅衣女子。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