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2集劇情與心得評價:罪犯的心理,罪犯最清楚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2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一集),紅帽子兇手又再次犯案,受害者為元末淑。宋河英來到監獄會面一個受刑人「梁龍哲」(他是第一集時被抓到的真正紅帽子事件真兇),但被拒絕會面,連續很多次都被拒絕,直到某次寫上申請人姓名,就奏效。這個至於為什麼宋河英要來找梁龍哲?因為他是當時說方基勛不是真兇的人,所以宋河英想要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認為,不過梁龍哲說只要看眼神就知道了,就是一種感覺,而且當時花妍是被脫光衣服,這就是慣犯才會做的事情,宛如一種「習性」,所以方基勛不會是真兇,就算計劃在縝密,習性一定會不小心流露出來,所以梁龍哲認為脫光衣服一定是對真兇有一定的作用他才會做的


✦宋河英再次回去跟朴班長報告這次的元末淑和上次花妍的案件手法一樣,脫了衣服但沒有性侵跡象,但班長又要宋河英不要再添亂,於是宋河英來到元末淑的家查看,發現牆上沒有數字,但有強行進入痕跡。問到以前問過的一個巡警,說附近有個欺負和搶孩子們錢的可疑對象,但宋河英問過之後確定不是那孩子。國榮秀說犯人抓到後不能就算了,還要記錄他們的行動和語言,為以後的犯罪做準備,現在國榮秀要白俊植快點幫他籌備犯罪行動小組。



✦宋河英再次回去找梁龍哲談論這次的元末淑案件,他給宋河英一個靈感,就是兇手很有信心才會做出計畫外的事所以宋河英想到牆上沒有數字應該就是兇手有信心對象是對的,所以會先從強盜前科的人下手,但梁龍哲也特別說到這次的兇手是腦子有問題的人,對脫衣服懷恨在心的人。而梁龍哲也說自己是孤兒,不承認那狠心的父親是爸爸,因為爸爸對他家暴還送去孤兒院。宋河英回到警局又被班長罵,因為宋河英說要抓到真正的兇手,這等於是會打臉班長抓錯人的意思。


✦宋河英先抓出元末淑案中可疑的竊盜嫌疑犯,並且集中在有送外賣的人,並且花妍、元末淑兩人居住地不遠,代表外賣是附近,他與同仁挨家挨戶去找那些有嫌疑的人確認不在場證明,但無所獲。這次回去梁龍哲說兇手只要嚐過一次滋味就會變本加厲,就會再出事。 隔天警局突然來一個闖入人家家裡的年輕人,當時手上還有剪刀,原來他是用剪刀來開鎖,宋河英突然發現這傢伙的頭有帽子壓過的痕跡,甚至身高也不高,開始對他感到可疑,於是對他個別訊問,在宋河英套話的時候,他不小心說出爬牆爬水管就容易去其他樓層了,甚至不小心說溜嘴這不是第一次。





✦文泰秀在路上找到一頂藍色帽子,宋河英並沒有戳破趙江茂,反倒一直問他哪有錢買這麼貴的帽子,也引導他寫出數字,趙江茂被問到一直很焦慮,當他寫出宋河英要他寫的數字規則時,整個愣住,最後他終於內心被攻破,宋河英想知道為什麼要脫受害者衣服,他才說自己以前都一直看到父親毆打母親,衣服還被脫光,所以他招認自己有犯罪,隔日指紋鑑識出來,過去那個在花妍衣櫥裡無法辨識的指紋就是趙江茂的指紋,也終於還方基勛清白。


國榮秀對宋河英說到趙江茂和梁龍哲都是因為對父母的埋怨與厭惡,所以才需要犯罪行為的研究。 趙江茂被捕,但方基勛坐冤獄的事件就成為焦點,這讓地方警署李震哲廳長相當生氣,社會大眾也要求負責刑警請辭。大韓日報林茂植記者找上朴班長,說自己來找宋河英,因為他和梁龍哲合作抓到兇手,朴班長抓到機會想要故意帶風向讓大眾對宋河英討伐,但宋河英並不後悔,就算這樣他還是會這樣做,不過宋河英當然會難過,只是沒說出來。



✦國榮秀養要替宋河英平反,想告知大眾找罪犯合作已經是20年前FBI早在做的方法,所以要儘速成立犯罪行為分析組,廳長則是氣的下令要懲戒,所以白俊植和許吉表真的藉此用這機會請廳長申請犯罪行為分析小組。 宋河英去找自己的同學方基勛,方基勛特別感謝宋河英抓到真兇還他清白,雖然宋河英外表冷漠但其實很關心人。國榮秀要宋河英答應當犯罪側寫師,這樣就可以正式和囚犯面談了,最後河英答應加入小組。



✦2000年,新案件正在悄悄發生,一個小女孩被一名中年男子拐回家。








韓劇《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2集心得評價

圖片來源:SBS


用罪犯來看罪犯的行為和內心,罪犯的心理,罪犯最清楚


一開始宋河英找梁龍哲問為什麼他會覺得方基勛不是兇手的原因,我挺喜歡第二集梁龍哲說「習性」的這個理論,我記得以前在看《破案神探》中也有點這個理論存在,不過有點不太一樣,我想這一段就像是在呈現出這些殺人犯都會有一種特別的特質存在,以及做一些行為的原因,所以梁龍哲才會說就是一種感覺和流露出來的氣息


這個梁龍哲是第一集中被抓到的性暴力慣犯(就是紅帽子事件的真兇),梁龍哲說紅帽子事件的犯罪特徵就是脫光衣服,是慣犯才會有的行為,花妍當時也是被脫光衣服,方基勛就不會是兇手,但這一點我有點不認同,畢竟如果方基勛是真兇的話,把花妍給脫光衣服也有可能是想要嫁禍給真正的紅帽子兇手~ 但這一段我就覺得看過而已,因為我比較喜歡梁龍哲講的底下這段話:「就算計畫再怎麼縝密,習性這種東西最終還是會流露出來的」。



這就像是一個人的習慣一樣,有些習慣動作都會在犯案過程中顯現出來,又或者是說「犯罪特徵」就是犯人故意要做出來的原因,連續殺人犯的最大共通點就是會有一定族群的目標對象,並且犯案手法也會一致,這就是所謂的「犯罪特徵」,就好比紅帽子案件的手法一樣,一定都挑女性,並且還是一定要脫掉衣服,而犯罪特徵又可以回推到犯人為什麼這樣做? 可能是因為以前有受過這樣的對待或是這樣的行為可以帶給這兇手心理上的滿足之類的。





我現在釐清一下案件內容:

過去案件(梁龍哲) 衣服被脫光,但有性暴力痕跡,盜走錢財
崔花妍(趙江茂) 衣服被脫光,沒有性侵痕跡,門鎖被撬開、牆上有數字
元末淑(趙江茂) 衣服被脫光,沒有性侵痕跡,門鎖被撬開、牆上沒有數字


崔花妍和元末淑的案件手法相同,但與過去的紅帽子事件手法不同,因此崔花妍和元末淑兩個案件是讓大眾混淆的案件。而宋河英會覺得花妍的案件到末淑的案件變大膽,為什麼宋河英會說兇手越來越大膽?因為梁龍哲有講到「自信」這件事,就因為真兇越來越有自信,現在連牆上的數字都沒寫,代表兇手很有自信對象一定是女生並且一個人居住不會出差錯








宋河英的訊問套話好精彩!


宋河英對趙江茂的訊問好精彩,一直在挖破綻,尤其是「如果遇到屋子裡面有人怎麼辦?」(趙江茂回答躲在屋裡,這對照到花妍的衣櫥裡的指紋)、「除了今天這次,之前沒被人發現嗎?」(趙江茂回答「對」,但這也讓自己的謊言有破綻,因為這代表前面說第一次犯案謊言戳破)


這一段和《破案神探》很像! 都是在一連串很像是談話中讓真凶措手不及,也很自然被帶入思考的話語! 如果有看過很會剖繪的人在問話,跟一般警察在問話完全不一樣!觀眾應該很能想像一般警察在問話都像是「為什麼你的指紋會在屋內?」「你這時候在哪裡?」等等,都是以證據取向的方式在問話



但會犯罪側寫的人在問話就是特別會用引導的方式,並不會一開始就把你當兇手,而是漸漸地一步一步引導你原形畢露!看來看去這部劇就真的和《破案神探》有挺多雷同之處,雖然內容不一樣,但理論是一樣的。 連同新成立的犯罪行為分析小組的辦公室也是爛爛的樣子是個儲藏室,我記得《破案神探》裡也是這樣啊XD








紀錄抓到犯人的行動和語言


這就是《破案神探》裡的橋段了~ 針對重大罪犯的行動和語言記錄下來和分析,可以為以後發生的案件做準備,我很喜歡這一點,會犯下同一種罪行的人心理狀態和起因一定會有什麼共通點,就好比說會犯下單純命案的人性侵殺人的兇手起心動念都不同,而這些人的最初想法就很值得去探討與歸納。


趙江茂和梁龍哲兩人的會有這樣的種罪行為歸納起來都是因為父親的關係,趙江茂就是因為小時候看到父親一直打媽媽,是來自父母的埋怨和厭惡,對殺人行為毫無愧疚之意,就如同是梁龍哲一樣,父親從小對他沒把飯吃完就家暴的行為也是,都是對家長的怨恨埋下種子



就因為這兩人都有這樣的悲慘過去,才會需要犯罪行為研究,或許哪天有同樣的案件又再次發生,那就可以當作參考回推過去犯人以前有受過家庭悲劇的經歷,這對警方辦案找沒有線索和特徵的兇手來說就會是一個幫助。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