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11集劇情與心得評價》身旁給予的愛可以帶你跨過深淵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十一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10集),宋河英在路上出了車禍,手術彌留之際,他再次陷入內心中的深淵,所幸宋河英度過危險期,國榮秀很自責沒有把宋河英照顧好,因為他也早發現宋河英內心要為受害者伸冤的急迫和執念。此時南圭太的案件大眾反應兩極,有人認為要處死,但有人還要留他一命。晚上,新的兇手路邊誘拐一個女生後,將一個大包包丟進湖底。之後,京畿道安養市土中洞馬上有人報案失蹤案件,但報案人卻只有說一個四十多歲的女生離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他會報案室因為今年二月其他練歌房早就有人失蹤案件了。


▲依照朴大雄的直覺,失蹤者的職業相同,有可能是無動機犯罪,但許吉表還不敢大意,而朴大雄不放心還去申美靜租屋處查看,發現真的失聯三個月,於是想請許吉表科長找宋河英來幫忙這案件,但在京畿道的許吉表並不知道宋河英發生嚴重車禍還在努力復健行走,而國榮秀就自己一個人去找許吉表討論這案件,並與朴大雄一起去勘查現場,發現失蹤者的手機在湖裡,但在湖裡已經有撈過,卻沒有自殺的痕跡。



▲尹泰九去探望宋河英時本來都很期待宋河英可以快點康復回去工作,卻沒想到宋河英說「我不會再回去了」,朴大雄以前就和宋河英認識,以為來日方長會和宋河英在見面,但國榮秀告訴朴大雄時間一直在流逝,也許會徹底錯失機會。晚上宋河英的媽媽很高興宋河英有這麼多同事來探望他,這些都是宋河英不知道的,但媽媽知道宋河英心裡其實很高興。兇手再次犯案,執意要看著這受害者上公車才肯離開所以一直慫恿她上車,所幸受害者剛好等到公車,讓兇手錯失機會。


▲國榮秀想要擴大調查相似案件,同時也告訴尹泰九這些奇怪的案件,並討論到宋河英要辭職的事,因為宋河英怕自己找到邪惡的一面,因此才會有這恐懼,但國榮秀心裡也知道不能再勉強宋河英,因為他就是把宋河英變成這樣的人。晚上,兇手直接去練歌房找穿裙子的小姐為目標。隔日早上,過去被宋河英幫助過的一個受害者(崔花妍)母親親自做了便當以及還宋河英給的手帕,這讓宋河英晚上再次拿出手機看著同事們傳給他的關心訊息,覺得愈來越窩心,而在醫院外剛好遇到花妍的媽媽,她說到宋河英的手絹給她很大的勇氣活下去,幫她度過失去花妍的痛苦時期,所以她希望宋河英可以繼續幫助像她這樣的人,不要讓這些人失去珍貴的人,這番話深深打動宋河英,對國榮秀說出「辦公室見面吧」。





▲兇手新找到目標女學生犯案,朴大雄隔天就接到失蹤報案,宋河英出院也直接去辦公室,得知國榮秀正在為失蹤案忙得暈頭轉向,於是也一起去找國榮秀直接參與案件,果然宋河英的功力不凡,馬上就說人煙稀少的地點就是兇手故意找的地點,而且都是在等末班車,並且最後自願善意上車,也為什麼兇手一個人也能犯案就能綁架,因此這就是連續犯案。


▲2007/1,刑事科成立為這連續案件成立搜查組,尹泰九也希望可以加入調查小組,宋河英與朴大雄兩人再次相遇沒有尷尬,反倒是像是化開心結一樣~ 因為公車站失蹤案件,所以小組也特別要求政府可以加強安裝監視器,或許能嚇嚇兇手。小組認為兇手利用親切的假象進行釣魚,因為朴大雄有做過測試,發現村裡的人的確都會載人一程,但人還是會有戒心,因此就推論到車內一定有讓人不會起疑心或是放心的東西存在,甚至長相不會是凶神惡煞的形象



▲之後小組再次接獲更多的類似未結案件。一個挖野菜的老人在京畿道安山市荒山中發現一具大體,是1月失蹤的練歌房服務員,小組不懂為什麼和手機被關機的地點有點距離,許吉表認為兇手一定是熟悉這地形的人,畢竟那裡根本沒人會去除了挖野菜的老人。 某天,一個女人在銀行看到一個詭異的男人領錢,於是通知警方,卻沒想到當天的計程車和司機都不見了,最後他們調到監視器畫面找到兇手的樣貌與車子。



▲後記:許吉表覺得國榮秀根本和宋河英一模一樣,總覺得這兩人一起工作到最後如果有一人倒下,兩人就會同時放棄,國榮秀也很有感觸,因為她這次就是這樣,也發現過去二十年來自己一直往前衝但都忽略到身邊的人,許吉表安慰國榮秀「警察也是人」








韓劇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十集心得評價

圖/SBS《解讀惡之心的人們》


身旁的愛讓宋河英跨過深淵


如果上一集我所提到的,宋河英的內心深淵就來自小時候,宋河英說:「六歲那時是我第一次看到屍體,在水中看到那張臉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可怕,只覺得她很孤單,她會有多痛苦孤單呢?我腦海中只有這種想法,我伸出手想要牽住她的手,可是當時並沒能牽到」。 這就是宋河英特質,這不是用嘴巴說就能輕易擺脫放下的事,也不是說要下班放下這些案件不去想就能做到的事,就因為有這種想要「為受害者打燈」執念和共感,他才會這麼拼命,為什麼他下班後還會一直想著案件呢?那是因為只要他鬆懈一秒鐘,就能會想到有新受害者出現,就會一直讓他想到六歲掉進水裡看到的紅衣女屍的孤獨感。


宋河英沒辦法做到像國榮秀這樣是因為國榮秀沒有這麼這麼強烈的共感,所以宋河英面對一個無差別攻擊的兇手會有很強烈的憤怒,才會漸漸地一直讓自己往無止盡地往深淵裡鑽,因為只要有殺人兇手存在的一天,宋河英就不敢休息,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他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繼續分析案件





聽到宋河英說:「我不會再回去了」這句話很讓人心疼,我想宋河英內心是不是累到想要放棄了?(因為他有對國榮秀說「之前我一直面對像惡魔一樣詭計多端的傢伙,可能很疲憊了」)看到他一聽到南圭太的新聞臉上又露出一點不屑表情,可以知道宋河英已經不想要和這些罪犯們一起踏進深淵。


「之前我一直面對像惡魔一樣詭計多端的傢伙,可能很疲憊了,我試圖帶入他們的立場真的是對的嗎?其實我最害怕的是我自己都沒有認識到的另一個我也許存在的不安感,我會不會也變得像他們一樣」,會有現在的宋河英是一點一滴累積來的,這過程大致上如下」:

  • 一開始宋河英因為湖底的紅衣女屍所以引起對受害者的孤單共感,想要幫受害者提燈照亮道路為出發點,這是宋河英最一開始加入分析組的初衷。

  • 然後連續遇到幾個無動機殺人犯,在找不到兇手的交集以及對受害者有強烈的罪惡感,因此越來越急迫想要抓到兇手,因此越來越走火入魔還讓自己「兇手化」,把自己當成兇手去思考兇手會怎麼做,結果讓邪惡的想法影響到自己的內心,默默地全盤接收這些邪惡的情緒。




不過宋河英有這麼這就能不理會這樣的深淵嗎? 我想不是,宋河英會再次回到分析組一定是有某種動機或是初衷讓宋河英決定回去,而我想這個trigger就是京畿道連環殺人事件的發生以及身旁的人,因為宋河英無法徹底改變自己的共感特質,而我自己也推測宋河英會透過「新案件、來看他的同事們的關心、受害者媽媽的感謝」來讓自己勇敢跨過深淵,如同尼采講的,不是逃避深淵痛苦,而是勇敢跨過去之後就會會然開朗,不再怕這個痛苦與深淵,反之與之共處,你就會覺得沒什麼。


這一集中我覺得同事們對宋河英的關心是很重要的關鍵,當媽媽細數著曾經來過這裡探望宋河英特同事們,畫面有刻意帶到宋河英的表情,雖然不是太明顯,但就像是媽媽講的,宋河英內心其實很感謝,也感到窩心。我想這也是其中宋河英有勇氣回去再次面對罪犯和案件的契機與動機~ 愛有很多種方式,當宋河英完全迷失於案件中,忽略了愛他的人一直在身邊,例如同事們和媽媽(這也是宋河英說或許平凡的日子就是幸福)。



而醫院中受害者(崔花妍)的媽媽特地來感謝宋河英,也是讓宋河英感受到自己的工作帶來的正面能量,這也是讓宋河英轉念的其中一個契機,這媽媽我一開始一直想不起來到底是誰,後來一直找才想起來是第二集出現在門牌上寫數字找目標,並會把受害者衣服脫光已呈現他小時候經歷的悲慘痛苦,當初崔花妍就是其中個受害者。這一集中 我很喜歡宋河英和花妍的媽媽對話,宋河英說「我全都記得,不管是崔花妍,還是伯母您」,這對一個受害者或是遺屬來說是個很大安慰,因為受害者死掉了,就會隨著時間被淡忘,而那個兇手還在監獄裡好好地活著。





「只考慮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吧」,這是第八集中國榮秀說的「我們自己能剩下什麼呢?為了解讀惡之心,而碎裂成一塊塊的我們的心,要用什麼來填補呢?所以我在想們可不可以一起思考然後去尋找,現在就先只考慮受害人的痛苦」。


我想宋河英與花妍的媽媽都是彼此的依靠與力量,我想透過宋河英知道花妍媽媽也承受一樣的悲痛和痛苦,害怕想起傷痛的恐懼,花妍媽媽靠著宋河英的手絹有勇氣活下去,而宋河英也能靠著受害者家屬的感激與愛繼續為更多受害者伸冤,因為被他幫助過的受害者家屬們都因為他而有勇氣活下去,「有些人還在痛苦中活著,希望你能給像我們這樣的人帶來幫助,不要讓他們失去珍惜的人」,這是編劇給的美麗的畫面~



宋河英的內心世界是很複雜的,就如同國榮秀說的「太執著會摔倒的」,也如同上一集尼采的「深淵理論」,看著深淵越久,深淵就會盯著你,所以宋河英幾乎就是被深淵給反噬了能幫助宋河英度過這深淵的就是那些「愛」,《湖濱散記》中我很喜歡的一個提問和理念就是「人靠什麼活下去?就是『愛』」,「愛」這種感覺摸不到,但卻有很大的力量,它是一種推進人活著的動力,愛能夠克服一切的痛苦,也能將人帶出內心的黑暗與深淵,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一集有許多宋河英接收到他意想不到的「愛」,不管是許多同事、還是受害者家屬,我特別喜歡受害者家屬把手帕回送給宋河英的那一幕,還有宋河英看著手機中滿滿是關心話語的同事簡訊,搭配外面下著雪,讓人感覺即便在寒冬中,這些愛都能夠讓他被溫暖。





我覺得透過宋河英現在被黑暗給包圍的他遇到身逼很多愛他的人的橋段真的設計得很妙,這默默地在隱喻過去幾集「大環境、身邊的人帶給一個人的影響」,對兇手來說因為遇到對他們冷漠和疏遠的人或社會,但宋河英遇到的滿滿是愛他的人,讓宋河英不會就此放棄自己,也正說明社會中每個人都擁有能為別人帶來好能量的能力而且劇中還是一大群人給予正能量,也是象徵著社會中是「群體」一起散發愛與關心才能讓這社會與每個個體更美好


而最終在後記中,許吉表說到宋河英和國榮秀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人,擔心這樣的兩個人如果在一起,其中一人垮掉的話,兩個都會同時放棄,國榮秀這陣子想必對宋河英愧疚感很深,看他覺得沒有臉去醫院探望宋河英的舉動來看,他就是覺得自責。我很喜歡國榮秀和宋河英兩人互相扶持依靠的情感,這兩人拍檔不能沒有彼此,就如同受害者家屬不能沒有宋河英一樣,大家都是彼此需要而活著,而國榮秀這角色到最後其實也有著和宋河英一樣的痛苦,就是「顧自往前跑,忽略到了身邊的人」,就像宋河英這次住院的體悟一樣,停下腳步才發現身邊有很多愛他的人



我想最後許吉表最後那句「警察也是人」這句話含意也包含著告訴國榮秀,警察也擁有著很多情感,也需要被愛,不是厲害的機器,和宋河英一樣自顧自地往前衝,忽略掉身邊的那些愛他的人只會讓自己痛苦,這就好像在安慰國榮秀一樣,擁有會受傷的內心沒關關係的,不必要當個完美的警察,也不要太自責自己對宋河英做的事。








連續失蹤少女案件


本集出現新的罪犯,這是「華城連環事件」(發生在京畿道)~曾經是個懸案,現實生活中這案件是經過法律追訴期的其中一個懸案(時隔三十多年才找到真凶),在《信號》中也有翻拍,電影《殺人回憶》也是受到這案件的啟發~雖然這一集針對這個連續殺人犯的案件沒有過多的描繪,有些案件也沒有詳細交代日期和案發經過,不過我還是雞婆一下整理起來~ 

2006 / 2/18 晚上12:20 (一開始未申報案件)申美靜 34歲 京畿道練歌房服務員
2006 / 4京畿道 安養市 土中洞練歌房服務員 失蹤案件
2006 / 4 京畿道軍浦市萬淵動這案件失敗
京畿道安養市豐延洞變成直接到戀歌房找目標,行兇成功
2006 / 12 /23京畿道安養市土中洞直接在巴士站等沒趕上巴士的目標
2007/ 1 京畿道鞍山市荒山荒山找到這個月失蹤的練歌房屍體
2007 / 1安幽妍受害者,兇手還盜領她的錢

①人煙稀少的地點就是兇手故意找的地點,而且都是在等末班車(時間約凌晨一點左右),特別是這裡很難找到計程車,並且附近都沒有監視器。
②並且最後讓受害者自願善意上車,也為什麼兇手一個人也能犯案就能綁架,因此這就是連續犯案,而且受害者都是穿短裙的打扮。
③利用車上與夠狗的合照降低受害者戒心,利用親切的形象來進行釣魚,就如同村裡的人都知道公車間隔時間很長,於是村民有時都會幫忙載一程。
④犯罪特徵皆為手腳反綁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