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8集劇情與心得評價》:犯罪側寫師的審訊是一種誘惑行為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八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七集),尹泰九追逐具榮春到小巷子被攻擊,宋河英及時救了尹泰九,而尹泰九就算身負重傷還是要拿著手銬將具榮春逮捕。另一方面,國榮秀帶著鑑識小組來到具榮春所講的那個山區要找被埋起來的受害者,忙了很長一段時間,目前還沒有找到證據,在警局的大家正在討論誰要進去審問,宋河英認為避免局長進去審問避免兇手之後不配合。


✦之後南刑警先去做審問,果然具榮春開始否認犯案,說是看電視亂說的,甚至講著要找這裡的老大說話才夠格,此時宋河英像是突然想到辦法,就是去搬來一大堆資料放在桌邊,讓具榮春覺得警方已經掌握很多線索,並且要順著他,果然這招奏效,漸漸地突破具榮春的心,同時後山也找到一些大體,警方緊急帶著具榮春去現場,果然找到這些受害者。最終具榮春確定罪嫌,並且很快地被社會大眾討論,卻沒想到廳長指示要把彈簧刀連續殺人案加諸到具榮春身上結案,好挽回警方在民中內心的形象,而具榮春又開始擾亂警方的結案,不管什麼案件都承認自己幹的。



✦宋河英看到當中一個任英洞休閒刀案件確認並不是具榮春幹的,南圭太看到新聞具榮春承擔下他犯的案件感到生氣,在具榮春被移送地檢時,國榮秀還想要爭取與具榮春見面的機會而被拒絕,因為許吉表怕搞個不好怕具榮春會翻供。最後他們還是去找具榮春,宋河英說到「犯罪側寫師的審訊是一種誘惑行為,為了得到想要的情報,需要徹底了解對方,所以現在起我要成為具榮春」,在案件確認上都如同宋河英以前犯罪側寫的內容一樣,不過具榮春說到自己就是因為以前努力對神祈禱不要讓自己偷竊入獄但沒被聽到,所以他選的地點是距離教堂近的有錢老人家,他要證明人的的生命由他主宰,而不是神





✦具榮春甚至還快速清楚地演示如何肢解,也說自己看醫書學了有效率的方法,會在後山樹上做標記就是要避免再次挖到已經有埋東西的地方,這樣冷血的描述讓宋河英越來越無法壓抑情緒,因為他對面的具榮春根本沒有情感,只有自私和合理化,而具榮春就像是理查德蔡斯一樣對殺人越來越重口味,暗示著搞不好某一天真的會吃掉受害者


✦午餐過後,由宋河英獨自面對具榮春,一開頭就直接說任英洞的案件不是他做的,讓具榮春臉色開始變了,甚至說出一些他對社會不滿的現象這聽起來就像是該由他體現社會正義一樣,所以他把自己的行為當職業,這當然引來宋河英的不滿,畢竟對這些人懲罰的資格不是他,總而言之具榮春就是個什麼都不如的殺人犯。訪談後的宋河英大口灌酒,因為具榮春喜悅和優越的表情是他第一次見過的震撼表情,宋河英憂愁地想知道國榮秀為什麼挑選他。



✦隔日,宋河英去到挖出許多受害者骨骸的地方獻花,這是他唯一能表達內心感傷的方式。 金奉植則是故意拿這次具春榮的案件來提起尹泰九過去被晉升的秘密,尹泰九完全不理會金奉植的冷嘲熱諷,而是去跟宋河英說已經申請犯罪行為分析組的協助調查,要去偵辦西南部襲擊案,也說自己以前誤會宋河英,甚至對宋河英道謝。隔日,尹泰九和宋河英各自著手西南部襲擊案的調查。








韓劇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八集心得評價

圖/SBS《解讀惡之心的人們》


警界第一次面對無動機殺手:犯罪側寫師的審訊是一種誘惑行為


這一集一開頭具榮春再次被抓回來之後大家討論著誰要進去做審問,這一段也是個很棒的學問,宋河英有說局長不能進去,我想這一段應該是局長的職位比較高,如果之後其他位階比較低的人在進去做訊問,就可能會問不出東西(這種罪犯通常會有莫名的優越感)。 訊問這橋段讓我想到上一集中金峰植的問訊方法就是直接大小聲「逼人招供」,對照到這一集宋河英提前講了要避免兇手閉口不談的窘境,也告訴我們面對這樣沒有動機的兇手,不僅辦案方式要改變,連同訊問方式都應該要改變,過去的言行逼供已經派不上用場


第二次審問真的很讓人沈浸在這個小小偵訊室中,兇手和警方一來一往的招式好精彩,當具榮春開始否認自己有犯案時就是精彩的開始,也是讓觀眾看到宋河英這個犯罪側寫師的功力~ 果然有宋河英提前準備一些道具和叮嚀,讓白俊植這一集的鏡頭蠻不錯的~ 而且他也是蠻有頭腦的啊! 光是宋河英點了幾下就知道怎麼打破具榮春的戒心,這一點就和稍早時間的金峰植、南刑警大後大叫的審問方式完全不同。

當中宋河英說不能誤觸到具榮春的自尊心(例如說他的犯案地點很容易突破,現場留有痕跡),否則會讓具榮春拒絕配合,看到這裡真的覺得犯罪側寫師好厲害,面對那些罪犯的確並不是每個罪犯都會要開口,只要讓對方不高興,很可能什麼話都問不出來。





我還蠻喜歡畫面帶到後山挖到屍體的那一幕,這一幕雖然短暫,但細小的畫面其實挺多,例如南刑警原本是幫具榮春撐傘,找到另一具之後直接把傘丟掉;而國榮秀則是在第二具找到時憤怒地把鏟子摔在地上;之後還帶到宋河英和具榮春對望這些畫面訴說著不同的心情,但大致上都是憤怒的,當然當中也有一些悔恨,對警方而言面對這些骨骸等於是像對不起他們一樣,沒有早到找到兇手而讓這些人受害,因此面對這些骨骸的警察心中難免百感交集,一個受害者就是一個家庭,對於具榮春的憤怒,不是單純的憤怒就能釋懷的。


犯罪側寫師的審訊是一種誘惑行為,為了得到想要的情報,需要徹底了解對方,所以現在起我要成為具榮春」,和具榮春訪談的橋段很有意思,等於是都呼應回一開始宋河英的犯罪側寫,包含:

  • 縱火是有原因的,為了銷毀現場不小心留下的血跡
  • 穿走外套是因為當天天氣變冷或是要掩蓋身上血跡,就算在地鐵上也沒人會注意,因為「人們就是很冷漠」,不會注意
  • 發布通緝停止犯案也是因爲像宋河英說的要小心謹慎不被警方發現







社會只關注聳動的消息,卻沒人省思


針對具榮春這案件,林茂植記者下的標題是「抓獲稀世殺人魔,得到了上天的保佑」,但崔允智下的標題卻是「以社會弱勢群體為對象的極惡犯罪行為,需要根本性的治安對象」,這是個社會大眾如何看待連續殺人犯案件的觀點。


林茂植所針對的都是警察為什麼沒有早一點抓到兇手,在報導中記者所帶動的是民眾對警察的怨恨,然後將過錯放在警察身上,反倒不是檢討兇手與找到杜絕惡魔的方法,這就是一種宋河英所講的:「漠不關心」的心態,這社會都認為沒有自己的責任,對於身邊的人也從不會去認真觀察和感受,僅靠著既有的警察人力來保護民眾當然永遠不及案件發生的速度,我想過去一句「守望相助」的話自然有它的道理存在,民眾喜歡看的卻又是那種「抱怨、衝口味標題」的報導~ 說來是個很諷刺的社會風氣。



甚至連同警察廳長都動歪腦筋想要讓具榮春也承擔彈簧刀事件的案件,這樣的高位階行為的長官竟然要帶頭做出便宜行事搶風頭,卻不把民眾生命放首位的動決定,這也難怪民眾對警方會有對立和不信任的態度,這也讓人反思警察不讓人信任反倒是被批評很多時候都是警方自己搞出來的生態和形象(連具榮春都說那些警察不也是搞不正之風的單位嗎?),這也是為什麼廳長堅持要把莫須有案件加諸在具榮春身上,為的就是挽救一時的「警察形象」,但這也只是一時的。





而透過崔允智的觀點,她下的標題是「以社會弱勢群體為對象的極惡犯罪行為,需要根本性的治安對象」,這是宋河英所想要體現的一種結果,也就是連案件都不要發生是最好,也才是讓民眾可以安心過生活的最佳方法,如果犯罪可以直接先被預防,才是對整體社會最好,除了宋河英的犯罪行為分析組之外,其實還包含了社區的一個安全網,例如國榮秀有說「監視器」太少,以及跨轄區的合作制度(上一集案件被耽誤也是因為發生在不同的地區和轄區)。


具榮春的案件最後面對記者時說「希望女人以後都潔身自愛,也希望有錢人能反省一下」這段話是真的在紀錄片中呈現過的,有興趣的可以看Netflix《韓國雨衣殺手:全面追緝柳永哲》》紀錄片(這部劇真的幾乎把柳永哲過去的案件過程幾乎神還原了,雖然還是有些不同的地方啦)。








惡魔是天生的還是人為因素?


我最喜歡午餐過後宋河英獨自面對具榮春的那一段,這一段有點像是在激怒,又有點像是在引誘具榮春要把過去的原因講出來,我發現具榮春好像如果對方一直說著反話,就會開始想要急著證明自己的厲害,宋河英應該就是踩著這一點,本來是在激怒,應該是說故意讓具榮春著急,所以會一直講出來,到最後反倒是具榮春自己講出有很多事想做,例如畫畫,但這僅限於有錢人去做(所以他的目標對象選了有錢住宅的老人們),之後又因為力量權利金錢想要當警察,發現警察自己也搞不正之風(所以他才會假扮警察身份去行兇),接下來才是這具榮春會行兇的動機:

  • 警察自己搞不正之風(所以有用警察證件偽造身份的手法)
  • 富豪用違法手段賺錢(所以針對那些有錢人老人)
  • 女人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所以第二波犯案針對按摩女郎)
  • 公務員像螞蟻般生活的世道


上面這些具榮春覺得應該要懲罰的事情拉高格局都可以發現這就是這個社會的現象,他就像是在體現社會正義一樣,所以在《韓國雨衣殺手:全面追緝柳永哲》紀錄片中犯罪側寫師有提到,以1990年代中期作為分隔點的話,在過去的犯罪動機很單純,但在1990年代之後開始社會變遷,開始有人將憤怒發洩在不特定人身上的犯罪,改變社會的犯罪型態



總體而言是因為大環境的劇變,不管是經濟、社會氛圍、國家變動、政治變革等等都會讓犯罪有著不一樣的發展,甚至造就出殺人犯,如果一個社會氛圍是令某個人感到絕望,沒有人關心或是伸出援手,那這個人就會對社會感到反感。





一個從小遭受到家暴的孩子,他的個性和心理一定會受到扭曲或是衝擊,對於他長大之後內心對於這社會憎恨就會助長,因此增加了他想要犯罪的慾望,而那種犯罪慾望就是為了要洩恨(柳永哲就是這樣的童年下長大的)。


剝奪感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那種剝奪感逐漸變成一種疏離感,感覺自己被剝奪了某些東西,雖然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卻失去參與機會,人們意識到這點後就產生疏離感」(簡單來說就是與社會脫節,像是被拋棄了一樣,因此覺得攻擊別人也不會覺得抱歉,形成缺乏罪惡感的人格就此產生)。



不過最後宋河英還是回歸到具榮春本身做結論,因為他第一次訪談具榮春時就說,我本以為他會有情感,但他只是自私地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因此在最後宋河英結論是:「具榮春只是為自己的行為賦予某種意義,將自己的無力感換成憤怒,以此攻擊他人的卑鄙混蛋」,我挺喜歡這樣的結論,因為宋河英有說就算社會上的這些人該被懲罰,具榮春也沒有資格,而是該由法律去制裁,我想這應該是在為結局做鋪陳,因爲這社會以及家庭是培養出這種殺人犯的主因沒錯,社會和每個人自己也該檢討如何改進這社會,預防培養出下個痛苦的殺人犯,但同時也是在說這些兇手本身性格的扭曲還是存在,只是社會讓這扭曲更加劇。



總歸一句,只要人的生活可以快樂和滿足備受關心,基本上也是可以預防以人個性扭曲成一個罪犯。 在後記中,國榮秀說了「我們自己能剩下什麼呢?為了解讀惡之心,而碎裂成一塊塊的我們的心,要用什麼來填補呢?所以我在想們可不可以一起思考然後去尋找,現在就先只考慮受害人的痛苦」,我想國榮秀的意思應該是不要去執著為什麼兇手會演變成這樣的性格的概念吧,不然宋河英會讓自己越陷越深。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