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3集劇情與心得評價:犯罪側寫師是像心理學家的警察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3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2000/5 ,統計分析員鄭宇宙要去犯罪行為分析組報到,卻沒想到沒人知道這個分析組辦公室位在哪,最後找到一個地下室才找到,但因為國榮秀和宋河英要急著去監獄面談罪犯沒空招呼他。首先他們先面談的是一個情婦分屍殺人犯的兇手張得豪,當然張得豪並不覺得自己沒什麼好處可拿所以沒有義務告訴他們自己的案件,突然宋河英講出「我們只是在做錯題簿」讓張得豪感到懷念,因為他以前就是小學老師,對錯題簿這個詞很有共鳴和懷念,張得豪的案件是對情婦的分屍成24塊,本來警方記錄中只有23塊,但張得豪卻沾沾自喜說自己不爽情婦的吵雜,所以把她的舌頭嚼碎


✦同時,在另一邊警署,秀賢小朋友失蹤的案件已經過一個禮拜都沒有下文,父母還在焦急地等待消息。國榮秀對張得豪的罪行有點震驚,說到自己自從當警察後就信不過神了,但宋河英覺得總比信人類還好。2000/5彰義洞,一個撿回收的老奶奶(李春英)在回收堆中發現小孩子的一部分屍體,其他則是分成八段分裝三個袋子,現在這案件被機動搜查隊給接收,尹泰九說這孩子就是這個月失蹤的李秀賢小朋友,機搜隊也在附近找到其他頭部和身體部分。國榮秀抓緊機會要讓分析組加入機搜隊調查這案件,卻被許吉表拒絕,因為大家都忙的冒煙,沒空理他們,再加上沒人知道他們的小組,所以不敢亂來,但國榮秀希望至少每日案件日誌可以共享。鄭宇宙說自己加入這分析組是因為自己名字氣派,不過宋河英給宇宙一個概念,想要做這工作就要有種照亮別人道路的心態,不然會很難堅持下去



✦國榮秀特地找到尹泰九想要得到一些案件資料,不過尹泰九被同仁交代不要被搶去功勞,宋河英極力在解釋犯罪行為分析可以預防下次案件發生的重要性仍然沒用,宋河英直接說出警方猜測兇手是精神病人所為根本是錯的,但尹泰九仍然覺得現在嫌疑人毫無特徵可言,所以沒空理宋河英他們,連案件都不共享,所以國榮秀只好回去請鄭宇宙分析找線索。從鑑識科長吳仁卓那裡也得知鑑識出來都沒有線索,但小孩的手指都切斷了,被發現時是冷凍狀態,最後國榮秀偷偷得到鑑識資料。





✦宋河英想著如果是為了避免被人發現而毀屍,為何要丟在附近?宋河英想到這個馬上又跑去問張得豪,一開始問到「你完全沒有愧疚心嗎?」張得豪說人都死了,為過去的事後悔沒用,他也說宋河英可能也會變成一隻怪物,也就是一線之差的意思。 宋河英回到辦公室,看著鄭宇宙和國榮秀整理出來的資料,認為沒有要求贖金,不是為了錢財,最大可能就是和父母有過節,但機搜隊調查後沒有這一點的可疑才會縮小範圍到「精神病病人」,但宋河英會覺得並不是精神病患的原因是這類人在切割屍塊的手法太俐落,所以應該是常用刀的人所為,國榮秀覺得可能是肉鋪的人,因為也常會用兩層塑膠袋,如果是白天可以誘拐到小孩和肢解的話,代表以前做過這行業但現在無業


✦宋河英他們跟許吉表講到這番推論後,機搜隊全面調查肉鋪,但尹泰九仍然不感謝宋河英還刻意說他們是在妨礙調查,因為宋河英一直說兇手不是精神病患者。2000/6/26,案發後28天,機搜隊仍然沒有進展和頭緒,不過解剖報告有重新發現背部有冰櫃隔板的痕跡,這是國榮秀找到的,透過科長和隊長的慫恿才好不容易讓尹泰九願意跟宋河英他們合作找冰櫃的來源和型號,同時也接獲通知說有人報警在旅館發現其他屍塊,因為是肉塊堵住馬桶,所以滲水,國榮秀和晚輩依照現場怪異的跡象發現這個人不是來投宿,而是來滅跡,並在床底下找到孩子的衣服,曾住過這房間的人是約40歲左右的男子。



✦就算兇手這麼近,但現在嫌犯更加模糊,宋河英提議寫犯罪側寫報告給機搜隊,不過機搜隊對這樣的結論難以信服,因為宋河英認為兇手住在附近,不過那一帶和肉鋪都搜過,大家還是不相信,但其實隊長和科長是要他們不要正式調查,但可以非正式偷偷合作調查的意思,這樣至少不會引來關注和撻伐,也能給分析組一個機會,不過並一無所獲,宋河英都不知道哪裡出了錯。
此時,兇手再次犯案。鄭宇宙想到如果反過來找獨居者又有性犯罪前科的人,雖然更耗時,但或許是漏網之魚,果然找到四個不再當初的名單內的人,大家分頭去調查時,宋河英找到的這個嫌疑人非常合乎犯罪側寫的對象,確定他就是犯人








韓劇《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3集心得評價

圖片來源:SBS


建立犯罪側寫之路的艱辛


第三集中「犯行為分析組已經成立」,在一開頭鄭宇宙要找這分析組報到時有一段對話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分析組是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在上一集的時候我就有提到這部劇有些畫面和元素都和《破案神探》很像,例如剛成立的部門是在一個簡陋的地方成立,《破案神探》就是這樣,訪談犯人的時候也是刻意用古董錄音機來紀錄。







不過這些畫面我就不去討論了,有看過《破案神探》才會有感~ 我想要提的是建立犯罪側寫制度過程的艱辛,在已經深根蒂固的辦案方式氛圍中很難帶入這種新領域的辦案手法。 其實犯罪側寫制度對於我們這時代的人們來說是很正常的辦案方式,但對於當時候的韓國來說都是很陌生的方法,再加上要建構這個犯罪側寫制度是要靠著已經發生過的那些重罪犯人中統整分析出研究和行為模式,這樣新穎的方式即是帶來一波衝擊,因此這分析組遇到的會是一連串的挑戰與艱辛。


《讀取惡之心的人們》這部劇主要都是靠著台詞的堆砌來告訴觀眾「案件」,以這部劇的剪輯和運境來說真的會比其他追緝兇手的韓劇來的平淡,不過這部劇的重點就是在看主角們如何建立出一套自己的犯罪側寫制度,我想本劇中會用的元素和手法會和《破案神探》很像是因為當時的約翰道格拉斯和馬克歐夏克就是這樣做的,都是用這樣的方法在建立犯罪側寫制度。



犯罪行為分析就是「研究罪犯們犯罪心理」,就我自己的認知,犯罪行為分析和犯罪心理學有點不大一樣,犯罪心理學是透過了解罪犯的內心去了解到兇手的心裡會這樣做,但犯罪行為分析則是透過他們在犯罪中的「行為」(犯罪前、中、後過程)回推到他們為什麼這樣做的「心理狀態和原因」,因此犯罪行為分析的範疇又更廣。 而犯罪側寫制度則是一種收集許多數據並且歸類統計分析出來的結果,去看某些類型的罪犯到底都是處於什麼樣的心理去犯案和做出這些行為



因此犯罪側寫其實有些殘忍但有卻帶來極大的幫助,因為這些大數據都是有犧牲的受害者存在,但透過這些犧牲者而防止未來新的犧牲者,這概念有點類似我最近聽過的一句話「讓死者的死變得有意義」,這是在科學辦案中一個很大的突破,除了要活躍於案發現場之外,更著重在剖析犯人為何犯罪、如何犯案和怎麼處理屍體,而最大的重點就是在「沒有特徵的嫌疑犯」上找到一個聚焦的對象,才不會讓辦案成為一種毫無頭緒的方法。








我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情婦李金珠分屍殺人案:張得豪)


一開始遇到的就是一種「罪犯的戒心」,訪談張得豪這一段真的很棒也很細膩,我很喜歡編劇導演使用的一些細膩畫面來呈現宋河英內心在想什麼,當張得豪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宋河英說「我們只是為了做『錯題簿』」。


這個「錯題簿」名詞會出現並且讓張得豪有反應開始放下戒心是因為宋河英知道張得豪以前是小學老師,這一段馬上就能看得出來要當一個犯罪側寫師看穿人心的功力,人與人溝通之間最重要的意讓對方願意講,如果不是宋河英這種對別人有共感共情的特質,肯定無法突破心防。



在犯罪側寫制度建構的過程中都是很循序漸進的,一個案件不會一次就討論完,都是要分好幾次的,這挺符合罪犯內心中那種的戒心與心理隔閡(事實上也合乎重罪犯會有的一種主導權特質),我記得以前看過的命案影集中都會特別提到有些殺人犯會喜歡得到關注,想要大家去討論他,那種心態就有點類似「優越感」,就好比在2004年的趙南圭連續殺人犯,他的隨機殺人最後讓他幾宣稱殺得比柳永哲殺人犯還多,這就是優越感、主導權的概念。



張得豪的案件是對情婦的分屍成24塊,本來警方記錄中只有23塊,但張得豪卻沾沾自喜說自己不爽情婦的吵雜,所以把她的舌頭嚼碎,這個舉動應該不只是憤怒可以解釋,在心理上一定有一種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滿足和洩恨,當中張得豪有說自必須要掌握主導權,所以要分次講這些故事,編劇導演已經無形中在呈現這些罪犯的內心狀態。
情婦分屍案的案件還真的是挺令我發毛的(據說本劇都是透過真的發生過的真實案件演出來的,不過因為太過敏感,所以都有所改編),本劇中會有的案件可能會有以下的案件:


一、「2003年柳永哲殺人案」(關於他的詳細案件建議觀看Netflix的《韓國雨衣殺手:全面追緝柳永哲》紀錄片),他這個兇手是仇視女性和有錢人並以錘子犯案,他的目標對象幾乎都是按摩工作女性,分屍後燒掉屍體。

二、「2004年鄭南圭殺人案」,無動機隨機殺人
三、「2009年姜浩順殺人案」反社會人格犯下女性姦殺案件








宋河英「我不是為了我,而是為別人照亮道路」


宋河英面對罪犯的態度相當冷靜,應該是說小時候在水裡看到的那個紅衣女屍讓宋河英有著一點創傷,但這創傷並不是不好,反倒是開啟他對受害者和家屬的更敏銳共感,其實本集中看到宋河英對張得豪第一次面談時的冷靜讓人感覺到他這角色的沈著,尤其是張得豪要掐著宋河英的脖子時,宋河英完全沒有動(我隔著螢幕都有被嚇一跳欸),這也代表著要面對罪犯的這一行心理素質相當高。


宋河英說「我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別人照亮道路」這句話相當有美感,宋河英雖然孤僻不照別人的意思在做事,但我超愛他這樣的個性,在韓國的警界中很在乎熱門的案件被搶走,就像是尹泰九被交代不能情報共享一樣,一般在警界中都是這樣互相有點敵意,這也是為什麼有些案件會被忽略是連續殺人犯,因為轄區的情報不會共享和透露。



而宋河英講那段話就我自己看來有就像是在告誡鄭宇宙不要以自身的利益、名聲為焦點而是要以受害者的未來做貢獻,這一方面其實也是象徵著警界中大家都只在乎往上爬的醜陋生態。再者,我也覺得這是宋河英自己的體悟,因為他遇過太多不願意接受犯罪特寫方式來幫助辦案的人,因為只要成為這種人就會被其他人排擠(尹泰九一開始就是這樣),因此宋河英說這段話其實也是在告誡鄭宇宙不要想著這頭銜多氣派,因為現階段的犯罪行為分析組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如果只在乎氣派,那肯定做不長久。

但這就是犯最行為分析組需要面對被孤立的挑戰,就因為不被重視和看好,所以才更要比別人更努力找到線索,也需要秉持著「為了別人照亮道路」才能讓自己更願意做下去,不然換作是我,我應該就會生氣完全不想幫尹泰九了吧XD 








彰義洞事件(五歲女童分屍案)


這是《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第一次正式開始使用犯罪側寫方式找兇手,我記得宋河英有說過犯罪側寫就是要從案件的前中後段去分析嫌疑人,所以我大致上分為以下前中後部分:



✦犯罪動機

我還蠻喜歡張得豪講的一句話「你也有可能變成一隻怪物啊」(一線之差的意思),愧疚感和殺人是一線之差,道德感和殺人被相提並論這也是很矛盾的內心,但有沒有可能發生,以我自己在想,有可能。 案件的發生不一定都是負向的情緒(例如生氣、恨、厭惡),也可能是因為「扭曲的正向的目的」(例如愛、保護、迷戀等等),所以這對照到彰義洞事件,我自己是覺得兇嫌不一定是討厭小孩的,而小孩是個好控制沒有力氣反抗的人,所以選擇小孩

如果是白天可以誘拐到小孩,並且做切割,代表最近平常不用開店,又或者是說過去從事這行業,現在停止執業成為無業的人。



✦處理屍體過程


沒有要求贖金,不是為了錢財,最大可能就是和父母有過節,但機搜隊調查後沒有這一點的可疑才會縮小範圍到「精神病病人」,但宋河英會覺得並不是精神病患的原因是這類人在切割屍塊的手法太俐落,小孩的手指都切斷了,被發現時是冷凍狀態,切面非常整齊,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切割的。

在這一階段的細節就是看兇手如何對待受害者的屍體去找線索,例如俐落的切割手法,回推到兇手可能是常用刀的人,兇手可能職業、身世背景等等。





✦最後棄屍階段


「兇手特別用兩層塑膠袋,並且還分類」的舉動回推到兇手平常的「習性」(習性是前兩集梁龍哲說到的,)這一點就會令人想到兇手應該會是以他平常比較容易取得的東西或是工具作為行兇和拋棄動作,而會用「兩層塑膠袋」就是兇手平常的習性,在這階段中會呈現出來的比較像是兇手的個性、人格特質的推理。

在張得豪的案件中剛好是跟這彰義洞事件有個一點雷同,所以宋河英才會特別想到『如果為了不讓人發現而毀屍,那為什麼要把屍塊丟在附近?」(失蹤地點和棄屍地點不遠),畢竟這是一種非常矛盾的行為,所以當中肯定會有著某種原因~



✦最後剖繪犯罪側寫報告統整


犯罪側寫師不是警察一樣的心理學家,而是像心理學家的警察,犯罪側寫師必須知道在案發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針對彰義洞案件,犯罪行為分析組第一次寫犯罪側寫報告,這種犯罪側寫報告是專門分析成一個方向和提議:

失蹤地點:2000/5 日間公園失蹤
棄屍地點:2000/5/29 發現、5/30第二次發現
其他部分:2000/6/26 發現其他部分

✦冷凍後切割,用的是家庭用中大型冰櫃
✦根據切割形狀和斷面,估計是切割冷凍食品的人,裝袋的七個黑色塑膠袋都很乾淨,包裝時用了兩層塑膠袋,通常賣冷凍食品時討量個塑膠袋,以此為根據,在精肉店、海鮮店工作可能性很高
✦分屍時間距離,因為需要耗時,所以推斷沒有家人同住獨居或是自己工作,所以可能為獨居者。
✦性格愛乾淨,所以搜查時可能會發現東西擺放整齊錦然有序
✦犯罪地點(或居住地點)可能是從失蹤地點到受害人家附近可徒步的距離
✦以以綁架、性侵、分屍、遺棄等行為可看出其年紀在30歲中後~40出頭,推測學歷可能是初中輟學或初中畢業,曾從事肉店工作、生鮮銷售、冷凍食品銷售經驗,也可能從事切割工作,不會長期在一處工作,而視頻繁更換工作地點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