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Netflix《Ozark黑錢勝第二季》評價與心得+結局關係圖解析:別想脫身的洗錢風暴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如果已經忘記第一季內容的讀者建議透過以下的延伸閱讀複習內容~








Ozark 黑錢勝第二季 關係圖解析

✦《黑錢勝地》第二季全季人物事件關係圖
✦ 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請勿盜圖,但歡迎引用(引用時請記得附上文章網址)





Ozark 黑錢勝第二季 評價與心得



露絲渴望父愛,對父親的恐懼,選擇自己的路


我以前根本不想未來的事,因為有什麼意義?我就發脾氣或惹麻煩,但幾個月前我一直想當更好的人,關心身邊的人,不再自私,我找了個正當的工作,我照顧兩個堂弟,還想到他們的未來,但我知道我要當個有用的人,因為要是走偏就會失去一切,要不是有我爸,我也不會那樣想,我知道小孩需要爸爸的意義」。


這段話雖然是露絲在幫自己父親作證讓他出獄,但我覺得露絲這段話其實也是在講內心話(但這內心話是她希望自己有個可以給她愛的爸爸,可是這好爸爸不是卡德),從第一季中可以明顯感受到她是真的希望得到父愛,我在想這也是為什麼露絲會一直想要達成父親的期望(第一季裡父親在獄中一直在指使露絲應該要怎麼對付馬帝),但露絲自己又下不了手,而露絲對假釋委員會說的這段話,我能感覺到露絲對父親的恐懼,並且自己說出這段話也是為了迎合父親的期待才會這樣說,所以露絲走出監獄時腳步和臉色很凝重,因為當下的露絲肯定內心很複雜。





卡德:「妳只要記住,他不是妳老爸」,感覺得出來卡德對馬帝非常吃醋,大概是因為馬帝的有錢,以及能夠給露絲一個工作,所以以男人的自尊來講,卡德會覺得馬帝削弱他的自尊,再者卡德這個角色就是那種見錢眼開,一定要錢的人,所以他只要能偷到馬帝的錢,對他來講就是一種父親主權宣示,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對露絲講這句話,因為他不希望露絲把對父親的情感投射到馬帝身上,說白一點就是跟馬帝吃醋


所以第二季中露絲就是必須要父親和馬帝之間做抉擇,從第二集開始就可以感受得到露絲對父親死性不改的樣子很憤怒(第一集時也可以感覺得出露絲對假釋庭中說的那段話是被逼著講的),露絲就是在父親身上感受不到父愛,但又想要嘗試改變父親,所以露絲面對自己的父親是很掙扎的,這條故事線的鋪陳極為細膩,我超愛露絲和父親的一段對話:



卡德:「妳想要談房子的事嗎?

露絲:「不了,你說得對,房子不適合我們


這句「房子不適合我們」乍聽之下像是露絲認同父親的話不再執著於要買一個房子
,但其實經歷過前一段卡德對露絲施暴說不准買房子的事,這句話聽起來格外諷刺,因為在露絲心中已經覺得她和父親根本已經不是她想要的家人關係,所以買了房子對露絲來講也不會有家庭的溫暖





我很喜歡露絲用自己的力量來改變自己的人生,想要買房、想要有個家、想要有責任感、想要有份可以賺錢的工作,蘭莫家族就像是和犯罪畫上等號一樣,瓦特第二季裡失去父親之後整個墮落,認為蘭莫的血脈就像是一種詛咒無法擺脫,我在露絲身上找到那股想要反叛的力量,我很喜歡編劇在這個家族裡設下的隱藏風暴,讓露絲極力想要擺脫和蘭莫血脈的轉捩點,蘭莫詛咒是這樣的:「走同樣的路,反正一切都不會改變」,所以在露絲心中她很想要改變。


然而,在第二季又有很大得轉變,因為馬帝招來調查局,讓露絲對馬帝的忠誠度有點動搖,所以露絲反倒是想要表現給父親看,第七集裡的露絲對於讓父親偷船失敗而一直道歉的畫面就能知道她很怕父親對她失望,所以才會情急說出馬帝藏錢的地方,但我想露絲在第八集也感受得出父親對她也是利用,就像是情緒勒索一樣,利用露絲想要得到的父愛來對幫自己做事,因此卡德第八集對露絲講「只要是馬帝柏德的事妳都會搞錯,妳對我來說毫無用處,就像我腳地踩到的一坨屎」。



露絲幾個月努力以來要讓父親的驕傲已經是一種心理上的禁錮,露絲太渴望得到父愛,所以讓自己也陷於困境。 最後卡德會被殺掉我想露絲不想要再去追究,卡德死掉對露絲來說也是好事,因為自己就像是少了內心上的束縛一樣。








瓦特的黯淡谷底人生、夏綠蒂雖叛逆但有點道理?


失去父親(羅斯)的瓦特在這一季的表現相當令人鼻酸,我很喜歡第三集時瓦特寫出蘭莫家族根本就是詛咒的作文時,瓦特行為雖然就像是一個反叛的孩子,可是在他的作文中觀眾能感受出他的心碎和失去父親的衝擊


羅斯是蘭莫家的一員,他過去也沒有正當的工作,靠著偷竊過生活,瓦特一直認為父親就是只能承襲著蘭莫家的人生道路才會死掉,這也是為什麼瓦特會認為自己就也是只能走上父親的路,只能苟且偷生,再加上外面對瓦特的眼光也是如此(尤其是學校的師生都對他有異樣眼光),這使得瓦特對外面的世界和求知慾都完全瓦解,因為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改變。



但就因為這個角色更顯現出金錢就是定義社會階級和選擇的關鍵,我記得第一季的一個很重要的核心概念就是「金錢的本質,是衡量一個人的選擇」(這是第一季第一集中馬帝一開頭說的,也是他會選擇洗錢的關鍵),本來我一直覺得夏綠蒂和雅特兩人在這一季中的組合真的很廢,不過後來才看懂編劇刻意將他們兩個搭配的用意,就是想要呈現出貧富之間的差距,例如想法、行為、被看待的眼光等等,瓦特這一季就是一直覺得學校在針對蘭莫家,才會讓瓦特保護喬納而被退學,我很喜歡瓦特對夏綠蒂講的那段,偷竊這件事就已經是一種階級差異,瓦特偷書就坐牢,夏綠蒂偷書就只是老爸來付錢而已,現在瓦特也終於懂為什麼自己復學是靠有錢人關說來的,而不是自己努力而來





至於夏綠蒂這個角色是我從頭到尾一直覺得很煩的一個角色,一直覺得她常常很鬧事,跟巴迪也不親,一直在對父母親落井下石,總之就是一個很叛逆的小孩。不過在最後我自己站在她的立場來想,其實夏綠蒂做的也沒有錯,她不是受不了被父母的管教,而是她受不了這個家庭充滿謊言和不誠實,再加上父母在洗錢,這對一個還有未還的孩子來說其實會想要切割,畢竟萬一哪一天馬帝和溫蒂兩人真的搞出問題來,會影響到的不僅是他們兩個,還包括喬納、夏綠蒂。


如果夏綠蒂會想要這時候跟原生家庭切割,我自己是覺得蠻合理的叛逆~ 畢竟這時期的小孩應該是要在有正確價值觀的環境下長大才對,就如同馬帝說的「夏綠蒂是對的,我們本來就是不稱職的父母,家不像家的」,因此在夏綠蒂心中她會感受到這個家很不正常真的情有可原。


只是她的作法就是兩個字「衝動」,也欠缺思考,應該是說我覺得夏綠蒂一直很狀況外家裡會有生命危險的立場,溫蒂也有說過夏綠蒂會害全家人被殺掉或坐牢,但夏綠蒂還是不聽,所以就算夏綠蒂的作法有道理,我還是覺得這角色很討厭,
反倒是喬納反倒比夏綠蒂的思想成熟很多,至少他會一直照顧小寶寶啊~~~~~








第二季的溫蒂很帥,但從母愛人性轉變野心失控?


這一季看見溫蒂在政治圈上的大放異彩,她的表現在第一季比較著重在媽媽安撫小孩以及妻子的角色,但第二季的溫蒂讓我看見她找到她一直以來很希望回去的政治圈,因此第二季一直可以看見溫蒂那股自信笑容。


其實我蠻喜歡溫蒂這個角色,她反倒是馬帝的反差,她這角色仍然有著母愛和人性,在許多抉擇中都會認為這是她的責任,就好比對梅森的愧疚和自責,我很喜歡溫蒂和馬帝兩人的反差,馬帝在第二季中歷經到老德被殺掉的那一幕,讓他感覺到這世界就是這樣殘酷,所以別人涉及近來失去無辜的人對他來說都是過眼雲煙,但溫蒂不是,她有著溫暖的人性,儘管現況對她而言也是高壓,但對於別人的生命、人生仍然有著一份責任感和自責感(從第二集中溫蒂看到街角的梅森還不敢正眼對視就知道,溫蒂有著愧疚)。



這一季的溫蒂簡直大爆發,她在各個細節上有著很敏銳的感官,尤其是第四集時她對瑞秋的懷疑,馬帝還在狀況外覺得聯邦探員沒在盯他們,但溫蒂這種小心謹慎卻又非常有張力的質問真的很會!「馬帝打了三十多通電話給妳,為什麼現在才回來?」、「現在因為對塔克愧疚,當初離開時就不會?」,我超愛看溫蒂這一季的氣勢,她對事情的敏銳度救了馬帝很多次,她很多次都不會把事情說破,也不會急著跟對方要答案,果真是查爾斯認證的政治操控能手~





你走進商店不是因為上帝,是因為你要尋死,上帝指示你在過程中碰巧找到的」,第七集中梅森和溫蒂那一段「上帝」對話好寫實,將信仰與內心想要抓的東西牢牢綁在一起討論,梅森像是在信仰中失去自我的人,溫蒂則是因為沒有信仰所以一路上靠著痛苦和掙扎撐到現在,我覺得這一段並不是在爭論上帝存在與否,而是在探討人性在這殘酷的世界中如何靠自己的心活下去、需要主動出擊,而不是等上帝來給你機會


老實說這一段的設計就如同在象徵著現代的社會,《黑錢勝地》裡最重要概念的就是很強烈的資本主義,也是美國人對金錢的精髓,有本事的人可以賺錢,管你是用什麼方法來得到錢,大家都想要發財自己可以過好日子。 而第七集中梅森與溫蒂談論上帝這一段對我來說感受到的是一種「這社會讓我這樣選擇」的意味,整個世界就是要你去殘酷,想要過好日子不是靠上帝,而是要靠自己雙手和信念,溫蒂代表的就是那些很實際的掠食者,而梅森則是屬於比較被動的獵物


可是呢,第二季結局的溫蒂的轉變真的讓我感覺到有點令人不寒而慄,應該是說她變得極度野心,第二季結束的真的很有趣,完全與第二季開頭有著180度的大轉變,一開始是馬帝認為艾許被殺就是唯一的選擇,但」漸漸地馬帝歷經過親手殺掉梅森後認為自己不應該牽扯其他無辜人的人生,所以對瑞秋極力想要拯救。而反觀溫蒂第二季一開始是充滿溫暖與人性,但後續她在這場賭場提案中被政治環境的洗禮,讓她反倒變得更為冷酷,甚至派殺手殺掉卡德。


因此溫蒂最後根本是已經漸漸地在走上達妮的後塵,馬帝也跟雅各一樣體會到那句話「原本讓你怦然心動的新娘變成讓你恐懼無比的新娘」。








越陷越深的泥淖,馬帝越來越無法脫身


第一季的洗錢手法與格局看起來還算簡單,第二季看得出編劇對格局的野心很大,也設計得非常好,不僅是洗錢的手法困難度越來越高,甚至牽扯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第一季遺留下來的雅各和達妮,這兩個人做事相當衝動,扯上他們的事情總會變得複雜與殘忍、野蠻,尤其是這一切都越來越不受馬帝的掌控,越來越多無辜的人喪命,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溫蒂在艾許被殺掉時內心無法平復,並且說著「就這樣?我們要假裝一切沒事然後回家睡覺,親吻孩子道晚安?」


所以第二季的馬帝內心其實越陷越深,又或者是說越來越麻痺,我記得第一季的時候馬帝看到老德被轟掉頭時內心還很崩潰,就算老德是會威脅自己生命的人,但馬帝並不會希望有人因此喪命,即便對象是老德。 因此第二季的馬帝對於人命這件事有點像是漸趨麻痹,這對一個被逼到絕境的男人來說,我可以理解他的內心已經不管別人,只想要管好自己和家人能不能活下去就好,所以當馬帝講出「大家都會做選擇,選擇就會有後果,我們不用活在那些決定的包袱下」這段時,就能知道馬帝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把所有事情都攬下來承擔。



賭場的提案整個格局就很大,所牽涉的人也變很多,當中還包括許多政治人物,在第二季中我發現口味越來越重,因爲牽涉到的人命和威脅也跟著變本加厲,例如莫瑟議員的林業司機被幫派轟掉手掌,我記得在第一季的最後老德被轟掉時馬帝和溫蒂兩人對於一條人命就這樣沒了非常震撼與衝擊,而在第二季中馬帝被迫要對這些無辜受到傷害的人習慣。





第七集時馬帝不小心誤殺梅森,我很喜歡這一個橋段的安排,並不是說我喜歡馬帝殺人而是我愛的是編劇利用誤殺的事件讓馬帝內心迎來第一個強烈的衝擊,在第二季中如果要跟第一季相比,那也就是馬帝和溫蒂兩人對於人命這件事一開始還秉持著良心,第八集中馬帝整個意志消沈地說「我以前常覺得我們跟他們不一樣」,編劇對馬帝的心理刻畫非常小心翼翼,也非常訓序漸進,我還記得第二季一開始馬帝才說「大家都會做選擇,選擇就會有後果,我們不用活在那些決定的包袱下」,但當讓馬帝親身經歷到自己手上沾滿鮮血時,馬帝才知道那內心的衝擊與罪惡。


我很愛編劇設計出《黑錢勝地》這部劇的寫實感是那樣血淋淋與赤裸裸,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每個人如果走火入魔就會讓雙手越來越血腥,馬帝這個角色則代表的是一腳踏進必須要讓自己雙手沾滿鮮血的過程,就拿史奈德夫婦來看就好,他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就是殘酷,不是吃人不然就是被吃,馬帝在這個世界還很資淺,而史奈爾夫婦則是認為正常的食物鏈(搭配到第六集雅各刻意要年紀很小的喬納把那隻鹿給打死就是這個含義)。


不過也因為馬帝人格特質在第二季中被編劇整個扭轉,根本是和以前的溫蒂對調了,就因為馬帝歷經過誤殺梅森這件事,讓馬帝感受到有生命在自己手中不見的衝擊,甚至馬帝也對家庭的破裂有著歉疚,因此我有點喜歡第二季最後馬帝和溫蒂兩人的看法整個對調,因為這在第三季就會變得有趣,以往都是馬帝在主導的洗錢,現在將要換成溫蒂了~








馬帝的家庭搖搖欲墜


這一集裡的馬帝很顯然已經越來越忽略家庭,我可以理解馬帝本身的壓力,因為外面的事情已經快要把他榨乾,有很多事情都要他去處理和周旋,否則搞個不好大家都會看不見明天的太陽,所以溫蒂對馬帝在家坐不到15分鐘就分心的指責,我想馬帝內心也很受傷。


其實我自己覺得溫蒂也蠻有資格對馬帝的指責,因為溫蒂對賭場洗錢這件事並沒少付出心思,而溫蒂的確也比較多和孩子們互動甚至會管理他們的作息,至少溫蒂本身不是什麼事情都不做就只要求馬帝要在家多陪孩子,溫蒂所做的其實挺有資格這樣說馬帝。



不過關於婚姻這件事,這一季又被提出來,我覺得佩帝講得也蠻對的,從第一季一開篇就是溫蒂對馬帝的出軌,在婚姻中早已經有裂痕,不過第一季本來我以為馬帝和溫蒂兩人的感情有因為洗錢的關係而變得比較好,第二季卻好像又變得黯淡,佩帝說到夫妻倆只是在婚姻中扮演著角色,並不是彼此真的愛對方這一點是沒錯,馬帝還留著溫蒂出軌的影片,也代表馬帝對這件事還放不下,甚至留著是在提醒自己溫蒂有背叛自己的一樣~





其實在我心中溫蒂一直還想要讓這個家庭變得像以前一樣幸福,所以她很努力要讓生活進入正軌,尤其是第一季的最後她還是選擇帶著孩子回到馬帝身邊,這舉動已經足以表明溫蒂還想要這個家,也還愛著馬帝,想要對馬帝彌補。所以這樣努力的馬帝如果感受不出來,甚至第六集時怪罪溫蒂還把小孩帶回來,這對溫蒂來說是很受傷的說詞,因為溫蒂已經感受不到馬帝對於家庭有著心思,因此對照到第六集喬納在巴迪的喪禮上說著巴迪最懂得聆聽、和小孩溝通說話, 反倒都是巴迪取代馬帝做到這些事。


馬帝一家人在第二季的最後幾乎就是一個分崩離析,《黑錢勝地》就是這麼寫實但也很諷刺,其實在第二季的結局裡,家庭失和的也不只有柏德家,連同蘭莫家也是、甚至包含著史奈爾夫婦。在最後這幾個家庭的裂痕成為一個很重要的隱喻和諷刺,就我自己看來,他們的共通點就是追求「金錢」,這有點像是身在資本主義社會之下的強烈副作用,金錢支配著每個家庭和人心,但也讓這漩渦中忽略到家的本質,有了錢之後能做什麼?如果連家庭都失去了,對他們這些擁有家財萬貫的人來說也會幸福嗎?



我想這一點在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把尺去衡量,是想要很多錢,還是幸福的家庭? 我總覺得馬帝很後悔當初的選擇,如果當初沒有決定要踏入洗錢的行列,那現在生活應該就有所不同了,我有點喜歡馬帝最後對溫蒂說「她說的是對的,我們是不稱職的服母,家不像家的,只是一群罪犯」。





而且第九集有一幕真的很有趣,當溫蒂整晚都在監視夏綠蒂的車時,清晨接到查爾斯的電話說賭場執照會在48小時內核准,溫蒂臉上帶著笑容,但電話中查爾斯講著「我不知道妳怎麼做到的,但妳想要的東西都可以得到手,不是嗎?」 之後接著畫面是夏綠蒂開車走人,但溫蒂沒有追上去! 這一幕幾種解釋:

  • 賭場執照下來終於讓溫蒂鬆了口氣,女兒就讓她自由吧
  • 另一種就是,搭配查爾斯說「我不知道妳怎麼做到的,但妳想要的東西都可以得到手,不是嗎?」,然後溫蒂沒有去追夏綠蒂,這畫面就是代表著溫蒂讓夏綠蒂從手中溜走了,並不是所有她想要的東西都可以得到,她失去了女兒。


最後馬帝決定要偷偷帶家人離開這裡,我自己感受到馬帝對於這個家不想要再次分裂下去我想是因為夏綠蒂想要搞獨立的時候讓馬帝想通,應該要讓生活步入正軌才對,他哭著對溫蒂說「我們有兩個問題,賭場可能失敗,我們家快散了, 給達妮那個孩子是兩全其美的唯一辦法」,馬帝為了想要讓自己的家庭可以完整,這是他必須要做的心痛抉擇。








《黑錢勝地》第二季洗錢格局


第二季洗錢格局超級大! 而且牽涉的人越來越多,事實上越來越人牽涉進來也是很危險的事,畢竟大家面對利益都會想要分一杯羹,會想要讓局勢變得對自己有利,就好比查爾斯這個角色,他會想要幫忙溫蒂事實上有另一層的原因是他要從中撈利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對布雷克可以做到挖出別人傷疤來攻擊的惡劣行為。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馬帝第二季遇到的困難越來越多,每一集都看他像是陀螺一樣不停打轉,而人都會信任也會有背叛,我很喜歡第二季中被捲進來的人有著信任與背叛的差別,露絲對馬帝沒有背叛,但也不是太信任,而查爾斯對賭場案的涉入則是處於一個商人的態度,所謂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大概就是如此這些被牽涉其中的人都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敵人


如果觀眾還記得第一季的精髓的話,就會發現第二季一樣接續這個精髓,「事情會發生是因為人類做的決定,他們的行為讓事情發生,然後形成滾雪球效應,造成其他四周其他人也得做決定,不斷循環,雪球不停滾,有時人做決定就會發生不幸,我們只好隨機應變,或者你能挖個洞鑽進去死了算了」。 第二季的格局變成這樣完全是第一季的所有選擇而來,因此讓更多人被捲進來,一發不可收拾。


而有趣的是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決定,呼應馬帝本季最後一直在說的「人類個體是無法預測的」,因此在每個人的決定中又會讓事情變得扭曲和阻礙,第二季裡真的覺得史奈爾夫婦很鬧事,尤其是達妮的強勢與失控的憤怒,一直在讓事情變得更嚴重,動不動就想要殺人…。








巴迪為什麼來到Ozark?


我記得第一季的時候這個伏筆就已經存在,巴迪有跟溫蒂說過自己搬到這裡的時候曾經做過什麼壞事才過來的,而我記得在更之前時喬納有問過巴迪有沒有殺過人,那時候的巴迪回答的很保守與含蓄,所以巴迪第二季的時候認識法蘭克這個人,甚至知道法蘭克這個人的瘋狂做事風格,兩人做過生意,不免會讓我覺得巴迪的過去真的很精彩,我記得喬納最後在巴迪的房間中找到『吉米史莫』的榮譽獎牌之類的,但我並不是想要去探討巴迪到底有什麼做過什麼錯事或殺過人,因為本季最後編劇給巴迪的收尾是他是一個活得精彩但後悔讓自己困在Ozark的遺憾


第二集時巴迪說「告訴法蘭克說『吉米史莫』來找他」,當時馬帝傻眼的表情好好笑XD 巴迪一樣淡定說「你不用知道更多」XD巴迪的過去到底有多精彩啦! 好想要知道! 看到他與法蘭克的交涉也真的很有趣,讓我看出巴迪以前應該也是個狠角色欸! 老實說看完二季巴迪為馬帝一家做出的瘋狂事,我都覺得巴迪在這段期間好像很享受他過去的瘋狂時光XD 去燒掉罌粟田這一招真的很有種!



第六集巴迪在與溫蒂在車上的那段對話好催淚,巴迪走完最後的人生,我很喜歡編劇讓巴迪在死掉之時身邊是溫蒂,因為每次他們兩人的對話都讓我覺得好感動,巴迪:「答應我,如果賭場營運之後快點離開這裡」這句話象徵著巴迪是過來人,不希望溫蒂他們一輩子都被困在這裡痛苦,就跟自己一樣一直想要再回去底特律卻做不到,而溫蒂在描繪澳洲小鎮的那段,就如同巴迪想像著自己在那個優美的小鎮裡過活,自己的靈魂也跟著過去了。





巴迪就如同我在第一季講的,他是個很有距離美感的角色,在馬帝的家庭中一直有著一段美麗的距離,不會打擾也不會疏遠,巴迪就這樣淡淡地在這個家庭中佔著重要的地位,而馬帝一家人也把巴迪當成是自己的家人,我很喜歡馬帝幫巴迪刮鬍子的那一幕,這一幕很安靜,但卻透露出巴迪人生最後這段路並不孤單,有馬帝這一家人陪著,而對馬帝來說,巴迪就像是讓自己勇敢面對重要的的人死亡,彌補以前自己對自己父親的缺憾。

「要是你覺得昨天會死,今天就是甜蜜的,撐下去,溫蒂,明天再驚慌失措,今天不能倒下」,好愛這一段巴迪的人生哲理,我想巴迪就像是第三視角一樣觀察馬帝這一家人,巴迪算是沒有什麼忙可以幫的角色,但在心靈的支持上已經為他們帶來溫暖。 而馬帝這一季遇到的心情低潮和心煩意亂時,巴迪要馬帝不要再當好人,要主動出擊攘其他人接招,這就是我所謂巴迪在這個家的第三視角,我想他是最了解馬帝一家人的一個人物。



《Ozark黑錢勝地》有距離美感的配角「巴迪」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