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4集:蘇文被撤銷驅魔人身份?


我的天啊,我好喜歡第四集啊!這一集雖然沒有驅魔任務,全部都是驅魔人的故事!這一集對我來說會很喜歡是因為「情緒好滿」!而且這一集好多好多感人的畫面與故事,將這些驅魔人背後的過去與之間的情感說好說滿!


接續上一集,因為蘇文在學校教訓了白俊圭讓他很丟臉,所以現在他與申赫宇聯手針對雄民與珠妍下手,而因為珠妍求白俊圭放過他們,結果被白俊圭甩了一巴掌整個暈過去。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第4集

因為白俊圭的失控,在旁申赫宇的小弟也嚇到,私下對申赫宇說白俊圭是想要吃牢飯嗎?此時的申赫宇強迫雄民快點打電話給蘇文,可是雄民不想要蘇文被拖下水,於是只好申赫宇自己來。


看到被打成豬頭的雄民與暈過去的珠妍,蘇文馬上飛奔趕到廢工廠。申赫宇囂張地說:「把他們就埋在這裡,這裡以後會蓋大樓」。在旁的雄民則希望蘇文快點跑。因為蘇文的怒氣完全控制不住,所以無意間觸發強大的靈域,在陰間的薇根則是感應到蘇文有危險,感覺到蘇文可能要殺人了!自己也變得虛弱不堪。於是請其他融人聯絡自己的搭擋快去找蘇文。



廢棄工廠這裡,蘇文即將與這些混混痛打一頓,因為蘇文的怒氣完全無法控制住,使他的能力體力更加強大,所以一一將他們打倒,直到最後申赫宇都快被打死了,還好賈莫托及時趕到讓蘇文清醒。


清醒過後的蘇文突然意識過來自己剛剛情緒失控,所以含著眼淚跟賈莫托說:「我明明叫他們住手的,明明叫他們不要再欺負同學的」,而賈莫托並沒有怪蘇文,而是告訴他:「你可以發脾氣、可以打架,但我的意思是你再不收手那傢伙就死了,所以你才需要接受訓練嘛」。







大家都趕到這裡之後,秋女士看到現場慘況簡直快要崩潰,畢竟驅魔人不能這樣濫用能力啊!很快地警車也到了,秋女士提議沒時間治療了,就先消除記憶吧。但被蘇文制止,因為他願意接受懲罰,如果現在不解決的話,會沒完沒了的。


蘇文說:「雄民和珠妍他們是和我爸媽一樣重要的朋友,他們幫我克服失語症讓我重新開口說話,是配合著我的速度陪著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因為我讓他們受傷,我再也無法忍受了,無論事情再大我都會接受懲罰,但必須由我來承擔,事情才能了結」。



而賈莫托則是再次稱讚蘇文:「你憑什麼要接受懲罰?朋友被傷成這樣還能袖手旁觀的話,還需要能力做什麼?你做得很棒!你沒做錯,所以抬頭挺胸」。



但蘇文還是不願意,這讓秋女士說:「這讓我想起養兒子的感覺了!怒火中燒啊!」而蘇文也說:「這也讓我想起當兒子的感覺了,惹媽媽生氣的時候」。



眼看警察就要來了,荷娜自己先離開,而賈莫托也拖著心急如焚的秋女士離開,留下蘇文自己在廢棄工廠裡面對警察們。







在車上,秋女士還是很擔心蘇文一個人沒有父母親照顧,有錢人打架有權有勢就擺脫一切,窮人就被迫承擔一切,這不是承擔,叫冤枉。


而賈莫托則是說:「那我們就扮他的父母嗎」?(指的是賈莫托自己和秋女士XD)後座的荷娜也沒有反對呢,但是他們並沒有丟下蘇文一人解決,而是請求老大來解決,而這個老大當然就是崔長物啦!



不過在蘇文闖禍的同時,爺爺奶奶則是在教堂中祈禱著蘇文腳可以好起來,倒頭來他們最擔心的都是蘇文,怕蘇文被丟下一個人沒有人照顧怎麼辦。



來到警局,所有人被打到鼻青臉腫,老師也被叫到場,但他並沒有關心蘇文,反而告訴校長其中一個是市長的兒子申赫宇,似乎是企圖要幫忙掩蓋。


說著說著,所有這些混混的家長都到場發脾氣,蘇文也承認是自己一個人做的。而這些囂張的家長們也對蘇文大罵是沒有父母教的小孩,乾脆直接把這乞丐丟進監獄。







在他們叫囂的同時,突然背後來了一陣響亮的聲音:「你現在是在叫誰乞丐」?(一進來的崔長物就對這些家長大聲喝斥,想要比誰的財產多,他們還比不上呢)而後面的荷娜也帶著他們在現場回收的棒球棍當證據,老大說這些混混就是殺人未遂,蘇文只是正當防衛。


而老大對著剛剛對蘇文叫囂的那個家長打了一拳,正當大家開始混亂時,有個警察突然想起他老大就是長物物流的社長,這可讓老師嚇一跳並對蘇文態度大轉變說這些混混可以一起和解的。


而後面的雄民與珠妍出現,叫蘇文不要道歉,因為曾經還有同學被打到送醫院、還有退學的,這讓老師在現場簡直嚇到要腿軟想要把他們趕走。 卻被老大給訓斥了一番這算是什麼老師?為人師表不該偏頗應該要保持公正聽雙方的話!好好教他們做人的道理!



老大也連同警察一起訓話,是因為裡面有市長的兒子所以想要包庇是吧?老大要求警方對這些混混一一徹查,一個都別放過。此時的蘇文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偷偷看向荷娜,知道是他們救了自己的。







這個崔長物簡直帥炸!送蘇文回家後還對蘇文說:「你就好好專心做驅魔人就好,收拾善後都由我來處理,知道了嗎?」。進到家門,奶奶已經擔心了好久,知道蘇文跟別人打架了,害怕蘇文受傷,但這個「受傷」是指怕蘇文在學校被笑,所以外公也追問:「連心裡也沒受傷嗎?」


正當外公外婆都放心了,蘇文放下拐杖走了幾步路,就像是他們在教堂祈禱的應驗了一樣,蘇文會走路了!這讓奶奶非常開心!看得出來他們始終擔心的就是蘇文這個孩子啊!



不得不說這一集的內容挺催淚的呢!蘇文與爺爺奶奶的感情,他們對蘇文的擔心。而在較高的街上,其實老大和荷娜都偷偷在看著他們。



荷娜也因為看到這感人的景象,哭了!!!!!!(當然她還是對老大嘴硬才不是這樣)



隔天一早,秋女士已經起床,卻發現已經有人更早起準備好開店的食材,原來是賈莫托特別早起,還特地加強自我訓練。賈莫托對秋女士說:「因為心情很悶,我什麼事都想不起來,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傻子,有個殺了我的傢伙,我卻什麼都記不起來。當時我在調查什麼案件,做了什麼才遭遇這種事,實在太生氣,總覺得有把火在燒,卻不知道這把火該燒往哪裡」。



所以賈莫托告訴秋女士所有七年前昏迷醒來後口袋裡有蘇權名片的事,代表他們其實是認識,但不知道有多熟,但是同一天在中真市他和我都遭遇了不明的意外。就連警方處理的方式也是這樣,或許襲擊我的人以及殺害蘇權父母的傢伙是同一個人。







賈莫托想到昨天去到警局問金正英案子的時候,金正英的反應很奇怪,總覺得她認識自己,但卻又假裝不認識。


昨天金正英還說:「事到如今你還想怎樣?突然從醫院消失現在才現身,到底想怎樣?你都失去記憶了,就繼續這樣過下去吧」說著說著都快哭了。(金正英到底是什麼身份?)



一直找不到自己過去記憶對賈莫托來說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賈莫托告訴金正英自己並不打算繼續喪失記憶下去,賈莫托對金正英說當時現場應該有自己的手機,這是證物,自己明天就要來拿!



在警局這裡,姜韓律手上則是有一大箱這案子當天的證物,並來找金正英,他是接獲命令來當金正英助手的,而基本上這個重案組裡完全沒有其他組員,只有金正英一人,因為她是警局裡的邊緣人。



因為昨天打架案件,現在要進行大規模校園暴力調查,所以學校來很多警察(老大的話真的很有效欸XD),也因為蘇文這幾天在學校打擊惡霸,現在又有傳聞蘇文是崔長物的繼承人,所以蘇文現在變成學校裡被討論的對象,就算蘇文不用拐杖也沒人覺得奇怪。







人還在警局的申赫宇還在開心自拍,還準備發出新貼文,被及時到場的市長助理給搶走手機,警告他現在是市長重點施政的期間,不要亂來。至於現在有什麼重要施政?就是太善集團會長趙太善準備在中真市打造一個完美城市。


警局這裡,姜韓律致電給金正英:「關於酒吧性侵案嫌疑犯林宰哲,上面(表科長)說他沒有嫌疑,要將他釋放」。上頭又要這樣壓案子讓金正英非常不爽,到最後也被林宰哲給逃過一劫,至於為什麼林宰哲會有辦法脫罪?因為他就是盧昌圭認識的人。



氣沖沖地金正英,馬上去找局長理論,但這局長也很明顯地擺爛,依照職級,如果案子沒有經過表科長,案子都不會到局長這裡的,這就是局長任用表科長的原因,且局長讓收賄的刑警給回來上班,所有涉及黑幫案件送達局長手中前他(表科長)就會自動處理掉了。



金正英趁勢問:「賈莫托前輩的事故一起被掩蓋的案件,到底是什麼?」從那時候局長他們就一直被黑幫給擺佈。但是局長並沒有承認以前的所作所為,這讓金正英氣得要自己私下調查賈莫托的案件,所以拿到賈莫托當時的手機,準備要給賈莫托。金正英回想起當時賈莫托被送去醫院時的難過景象,更確定自己要這麼做。







後來,賈莫托與金正英約在咖啡廳,賈莫托想要拿到手機是因為想要去查明自己一直遺忘的過去,和誰通話過、傳訊息過。以及自己所看到、感受到的事物,以及為了什麼而憤怒,甚至是為了什麼去追查案件。


而金正英給了警方追查不到的維修手機中心,這讓賈莫托覺得金正英並不是個會包庇壞蛋的警察。金正英告訴賈莫托:「你和我過去是戀人」。這讓賈莫托嚇一大跳,並且問了金正英:「這七年來妳一直在等我」?



盧昌圭來到太善集團這裏,原來他與趙太善是兄弟關係,趙太善是他的哥哥。而盧昌圭跟趙太善講到今天看到一個跟七年前那刑警很像的人。(所以賈莫托的死與們有關?)



在陰間這裡,秋女士的地府夥伴「權秀浩」聯絡秋女士說蘇文可能被撤銷驅魔人資格,現在正集合所有人開會。於是秋女士要賈莫托緊急回來。



陰間這裡,金基蘭非常生氣蘇文的作為,覺得他太不受控,必須要除掉他。連同宇植也這樣認為,而權秀浩則說還是聽當事人怎麼說比較好。蘇文則說到自己絕對不能被取消驅魔人身份,因為薇根說過要讓自己見爸媽的,這也讓秋女士非常驚訝這個條件!







因為遲遲等不到薇根他們的答案,所以蘇文決定去陰間看看,秋女士與荷娜也跟著去,當然連同賈莫托也不能少。


權秀浩先說話了:「再觀察看看蘇文的狀況比較好,畢竟因為當初薇根情況危急,還沒好好說服他就先進入他身體,我們隨意任命又剝奪也說不過去」(這就是秋女士的地府夥伴)。但這番會卻被金基蘭反對,畢竟要是蘇文再次爆發,薇根的性命也不保。



而原本荷娜也要說話,卻被秋女士搶先一步:「我們的工作就沒堵上性命了嗎?蘇文死了嗎?薇根死了嗎?活著才是最重要的!(這句話蘇文說過呢!)當初鐵中哥死掉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堵上性命拼命工作,就算是蘇文做錯了,薇根至少也要為蘇文挺身而出一次才是,畢竟是蘇文救了薇根」。



秋女士講到,你們都沒看到蘇文為了救人的表現嗎?他那份真誠和善良,適應力超強、勇敢又果斷、還有判斷能力,比起在桌子前面動口的你們還要重要百倍的我的成員



看著這樣義不容辭為蘇文講話的秋女士,賈莫托和荷娜認為秋女士簡直太猛了,是因為她知道背後有大家為她擋著,她才能使出最強火力。


秋女士對薇根說:「妳答應過蘇文如果當驅魔人要讓他見父母的,那更應該守護這個承諾,我們當驅魔人才得以重生,但你們對蘇文做了什麼?就僅只讓他見父母一面!就這樣一個心願,妳就應該好好遵守不是嗎?應該守護他到最後」。



蘇文感動地對大家說:「我會報答你們的,今天所做的一切」。



在網球場這裡,趙太善陪著全會長來這裡散步,說到申明輝的父親以前在這裡的土地餵牛吃草呢,而他的兒子顯然不聰明,想不到現在成功了,他用市政府的預算買了地,買下他父親辛苦掃牛糞的那塊地,現在這塊地被他搞成遊樂園。其實這全會長是故意來這裏找申市長的,也故意講這番話的。(而他們要買這塊地也必須得到全會長同意才行,而且全會長還說那塊地該不會是偷偷埋了什麼,看來全會長是故意要和申明輝對幹)



事後,果然全會長說對了,知道水庫那裡一定有問題,所以才會這樣強出頭,最後則是被交辦給阿臣去打聽消息,並且要阿臣去找全會長簽下土地贈與的合約,並且用方法警告全會長就好。







賈莫托成功讓手機修復檔案,不過發現裡面有個金英林女生的照片,於是打電話叫金正英在警局調查,但在警政系統裡並沒有紀錄,賈莫托覺得應該是被刪了。但是個人資料顯示是「死亡」,日期是2018年9月16,是失蹤五年後被登記為死亡。所以回推是2013年9月16。


但是當中賈莫托則是看到一張鞋印的照片,以及準備查看通話紀錄。



陰間這裡,薇根對權秀浩說自己這樣做不知道對不對,總覺得自己讓蘇文陷入危險。原來薇根是權秀浩的媽媽,當初則是權秀浩讓薇根做這份工作的。但薇根似乎有什麼計畫,不惜破壞規定也要讓權秀浩去找名單中那些人住在哪。(PS:持有世界的物品也是違反規定,例如:權秀浩的結婚照)



薇根交給權秀浩去找資料的那張紙上寫的是:


1983.01.31

2013.10.24


1983.9.8

2013.10.24


看起來薇根打算實現她對蘇文可以見到父母的承諾,當中蘇權是其中一個被找的對象(以此死亡時間推測,大概另一個就是蘇文的母親資料,所以薇根想要把他們找出來),但權秀浩卻發現沒有2013年的紀錄。







賈莫托一直看著手機裡的資料,始終無法理出頭緒,原本賈莫托還希望可以讓荷娜碰觸手機去讀取記憶,但賈莫托現在腦中沒有那個記憶,是讀不出來的,這讓賈莫托非常失望~只不過秋女士不希望賈莫托去調查這個案件,就交給警察就好,畢竟上次蘇文的案件鬧這麼大,驅魔人並不能干擾人間的事。


賈莫托說:「有些人比惡鬼還惡劣,他們殺了一個小女孩,殺了我,也殺了蘇文的父母,毀掉這麼多人的人生,還能安穩得睡,吃著熱騰騰的飯和家人一片和樂,過得逍遙法外的傢伙」。



但問題是干預人間的事就會失去驅魔人的資格,會再次變回植物人,所以賈莫托說自己來就好,秋女士與荷娜不要管。賈莫托看著最後通話紀錄就是打給蘇權,想著打給他大概是想求救,還是有重要話要說?


賈莫托說這號碼看起來很眼熟,於是打了過去,居然是蘇文接的電話。


最後,那個阿臣看起來很像是當初撞蘇文一家人的黑衣人(只是看起來),現在他正綁著全會長,也是當初殺掉鐵中哥的兇手(頭上的疤),他就這樣對全會長開腸剖肚。







下集預告:

  • 看起來蘇文擁有可以召喚領地的能力,
  • 而賈莫托在下一集則會針對自己的案件開始調查,
  • 下個任務中,蘇文遇上惡靈,並且在電梯中被惡靈給打昏。蘇文該不會又有危險了?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第4集心得觀後感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4集:蘇文被撤銷驅魔人身份?



➤蘇文對友情、家人的珍惜


說到蘇文這個孩子,他的人設是個「很善良」的人設,《驅魔麵館》的主角為一個學生,校園霸凌題材當然不會少。其實我看到這一集的蘇文覺得很感動,尤其他對雄民與珠妍的友情更是打動我的心。


當他說出「雄民和珠妍他們是和我爸媽一樣重要的朋友,他們幫我克服失語症讓我重新開口說話,是配合著我的速度陪著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因為我讓他們受傷,我再也無法忍受了,無論事情再大我都會接受懲罰,但必須由我來承擔,事情才能了結」這段話時,再看看地上已經被打暈的兩人,蘇文想要守護的不過是陪他一起長大的愛而已。


而且一開始雄民還對申赫宇說:「不要把蘇文拖下水」!看得出來他們對蘇文也是很守護。而我可以理解蘇文對他們這兩個朋友的珍惜是因為蘇文從小就失去父母親的愛,所以這兩個朋友就是蘇文從小可以感受到的重要情感來源



而且從外公外婆的對話中可以知道,蘇文在學校中是很不受注目、孤單的人,甚至外公還說「心理也沒有受傷嗎?」,因此整個成長環境中,外公外婆無法在學校幫忙什麼,雄民與珠妍對蘇文來說才會如此重要。


說到外公外婆,雖然他們戲份不多,不過蘇文對家人的守護更是謹慎,畢竟以前自己已經失去爸爸媽媽,對蘇文來說外公外婆就是僅存的家人。如果觀眾還記得當初蘇文曾經說過不當驅魔人的原因是「不想讓外公外婆難過」這句話,就能知道蘇文與外公外婆之間的感情有多麼緊密。再者,外婆去到教堂時時刻刻都在為蘇文的腳祈禱,在這一集中外公外婆看見蘇文已經可以走路大家痛哭流涕那一幕真的很感人~


所以這一集編劇導演將蘇文這角色與家人、朋友們的聯繫呈現是很細膩的,在台詞中強烈地流露出這些人對蘇文的重要性,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一集我會這麼喜歡吧!







➤秋女士本集最感人!


以前的集數中我就有說過「秋女士」是我最愛的角色!她這個角色是比較重感情、充滿母愛的人設,這一集中看見秋女士對著薇根為蘇文說話、平反的那一幕簡直快哭了。


秋女士會把蘇文當兒子看待這個梗其實我以前就想過,從
第二集秋女士說了自己以前也有一個兒子的故事時,我就有想過她應該會把蘇文當作兒子看待,而且在這一集的前半段因為蘇文運用能力去對付那些混混,蘇文堅持留下來承擔一切,讓秋女士說:「這讓我想起養兒子的感覺了!怒火中燒啊!」而蘇文也說:「這也讓我想起當兒子的感覺了,惹媽媽生氣的時候」。


這一段完美地呈現一個媽媽為孩子焦急的心,也讓蘇文感受到秋女士的母愛才說出那句話吧。這樣兩個角色我覺得是完美的互補,一個因為自己成為驅魔人而失去兒子的母親,遇上一個從小就失去母愛現在渴望母愛的孩子,是個很棒的組合。


而且當蘇文要被撤銷驅魔人資格的時候,秋女士還生氣地說:「我絕對不會讓他們解僱我的孩子」,這個媽媽好令我感動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秋女士說什麼都要保護蘇文的原因吧!蘇文就是她想要守護的人。







➤賈莫托本集查案引出許多疑點


這一集的另一個看點也就是賈莫托去調查自己當初差點被害死的原因以及蘇文一家人車禍原因,我覺得這將會是一個挺大的案件,畢竟這一集將索多案件疑點給呈現出來給觀眾知道,所以目前我對這些案件還沒有任何眉目,只覺得這兩個案件所牽扯的人應該是很多。

以下是我整理出目前這兩個案件發生的所有疑點:

  • 賈莫托七年前昏迷醒來後口袋裡有蘇權名片

  • 賈莫托認為連警方處理的方式也是這樣,或許襲擊他的人以及殺害蘇權父母的傢伙是同一個人

  • 金正英趁勢問:「賈莫托前輩的事故一起被掩蓋的案件,到底是什麼?」從那時候局長他們就一直被黑幫給擺佈。

  • 盧昌圭跟趙太善講到今天看到一個跟七年前那刑警(賈莫托)很像的人

  • 賈莫托成功讓手機修復檔案,不過發現裡面有個金英林女生的照片,但在警政系統裡並沒有紀錄,賈莫托覺得應該是被刪了,個人資料顯示是「死亡」,日期是2018年9月16,是失蹤五年後被登記為死亡。所以回推是2013年9月16。

  • 賈莫托則是看到一張鞋印的照片,以及準備查看通話紀錄。
  • 賈莫托看著最後通話紀錄就是打給蘇權,想著打給他大概是想求救,還是有重要話要說?賈莫托說這號碼看起來很眼熟,於是打了過去,居然是蘇文接的電話。



我可以懂賈莫托對於自己過去毫無記憶的那種痛苦,而且更想要找出是誰要害死自己的兇手(目前從畫面看起來知道當初找人打賈莫托的是盧昌圭,因為他也在現場,只是目前賈莫托還想不起來)。


至於蘇文一家人的車禍兇手,那畫面我總覺得看起來就像是那個阿臣,也就是
第一集中頭上有傷疤的那個人,也就是殺掉鐵中哥的那個人,不過這是我這樣感覺,因為畫面看起來很像他。


目前我是覺得這個案件跟申明輝堅決要買那塊地有關,以及劇中提及的水庫也有關,或許這個女生的屍體被埋在裡面被全會長知道,所以才會被阿臣給綁走吧?如果依照時間推測,這金英林女生是在2013年9月死亡,那麼應該是當時賈莫托與蘇權有在調查這案件,所以在同年的10月被太善集團、申市長給偷偷幹掉,並且因為太善集團的盧昌圭與警局他們友好,於是案件被掩蓋起來。


不過以上這段是我自己這樣推測,真正的案情與內幕就讓我們看後續的集數才能知道了~







➤都荷娜對蘇文漸漸沒有距離?


從上一集我就覺得都荷娜與蘇文的關係漸漸沒有距離感,或許蘇文是那個可以改變都荷娜冰冷內心的人。一開始的都荷娜對蘇文很有距離感,也沒什麼對話,不過後續荷娜在上一集裡主動幫忙蘇文去跟熙英傳達她父母親最後的話。


當時荷娜對於他們道別的話覺得沒什麼特別的,說什麼要幸福地活下去,我愛你的話,根本沒有什麼意義。不過蘇文告訴荷娜:「沒有什麼比這更有了不起了,難道妳沒有這樣的記憶嗎?


總覺得在都荷娜心中對於「愛」這件事曾經心碎,又或者我猜她曾經失去過很重要的人,因此她才會不想要別人去讀取她的記憶,我在想荷娜應該是有一段悲傷的過去。再加上蘇文跟外公外婆說自己已經會走路而大家感動地抱在一起時,都荷娜還看到哭了!(可見都荷娜漸漸地從蘇文身上感受到「愛」這件事,所以都荷娜也比以往更加與蘇文沒有距離感)。


而且在地府的時候,都荷娜也曾經想要幫蘇文說話呢!(雖然當時被秋女士給搶話)不過這也可以證明荷娜越來越接受蘇文了~(我還偷偷想過他們兩個會不會有愛的火花欸XD → 我這是在自我腦補什麼,哈哈)


而且如果觀眾有注意看,一開始蘇文在警局中老大去解救,都荷娜有給蘇文一個微笑欸!!!(荷娜真的好正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