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1集:姐姐是陰間的使者


最近感覺我好像一直在看抓鬼的題材XD 因為現在也在追台劇的天巡者,兩者同樣在抓鬼,不過方法、手法卻很不同。當初看到大家在討論《驅魔麵館》的時候覺得這題材很不錯,大部分的網友也說這是一部會一直想要追下去的慾望,所以這部劇就加入我的追劇清單了。


目前《驅魔麵館》是從2020年11月28日開始播,台灣每週六日22:00在全球Netflix同步上線,這幾乎是可以銜接最近已經快要結局的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當初我還在煩惱《我的新創時代》追完了要追甚麼,還好就這樣發現《驅魔麵館》啦!


喔對,《驅魔麵館》當初我在查資料時有發現一直看到《驚奇的傳聞》,後來才發現是同一部劇,不過我個人是喜歡《驅魔麵館》的劇名翻譯,看起來生動有趣多了!


《驅魔麵館》改編自同名網路漫畫,本劇講述惡鬼獵人組織「Counter」偽裝成麵店「姐姐的麵館」的店員打擊從死後世界來到地球追求永生的惡鬼的故事(此段敘述來自維基百科)。雖然說是抓鬼題材,但其實第一集看完之後覺得內容豐富不單博,故事線主軸也很明確,有輕鬆、幽默、正經、奇異的元素在,算是挺不錯的一部劇。


依照我追劇的習慣,像這種每周更新的劇,我都會一集寫一篇,並且每一集都會寫下劇情之後再寫觀後感心得,因此文章會很長。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第1集


一開始的畫面是小蘇文與爸爸媽媽在車上聊天的橋段。小蘇文說利用家人做了一本故事書,父親原本很開心地說:「是爸爸媽媽和蘇文嗎」?蘇文卻說:「不是,是爺爺和奶奶,因為你們工作都很忙,所以你們這次旅行也沒去」。


媽媽聽聞馬上對爸爸說:「我們可以去的,不是嗎?」

可以看得出蘇文對父母不守信用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所以說出:「違背約定不是一兩次了」,爸爸為了讓蘇文開心,拜託蘇文也把自己畫進畫本,這次一定會參加的,連同媽媽也是。


另一方面,爸爸(蘇權)接到賈刑警的來電說:「蘇權啊,你要小心啊,你一定要活下來」,事實上賈刑警此時已經是腹部受傷血流不止,沒等蘇權講完,頂樓已經來了一堆人對賈刑警拳打腳踢。


正當蘇權要問出賈刑警在哪裡時,左方突然迎面而來一輛大卡車將他們撞上。此時的賈刑警也從頂樓從天而降,墜落於一台車的車頂。



看來這場車禍中,只有蘇文生還,大卡車司機也進入車內查看蘇文的狀況。







-七年後-


蘇文正要準備讓奶奶洗澡,而奶奶開始發狂似地對蘇文發怒:「你這殺死我女兒的人!為什麼你這小子沒有死?」,蘇文趕緊安撫奶奶,一點也沒生氣。在父母離世這段時間,蘇文一直都是跟奶奶、爺爺相依為命。


蘇文也非常喜歡畫漫畫,房間到處都是他的作品,七年前的那場車禍讓蘇文的腿受了傷,因此走起路來會一跛一跛的,也必須依靠枴杖行走。


今天蘇文要跟同學們去吃午餐,準備出門時,蘇文看見小時候在那場車禍前在車上所畫的全家福出遊圖畫,憂傷與思念也油然而生。



在9/12這天,爺爺突然發現今天可是蘇文的生日呢!



蘇文與同學騎著腳踏車,享受這美麗的風景和快樂時光,也一邊討論著漫畫故事主角的故事,人物被設定得很可憐,窮二代,住在半地下,用髒水洗澡,連英雄服都是貸款來的,蘇文認為可以設定成每打敗一個,就增強一次,總之,這個英雄被設定的越來越歪樓。







在路上,他們經過一個路口看見有人在發傳單,這是失蹤人口的傳單,原來這傳單以前就已經拿過,但蘇文覺得還是要去拿,畢竟如果知道有人關心,那就會比較放心。只是上面的兩個失蹤人口已經失蹤一年了。


在「姐姐的麵館」這裡,外面客人大排長龍,據說原本太申建設想要在這個麵館建大樓,但麵館老闆絕對不賣,這個麵館從不宣傳,也很普通,但客人就是絡繹不絕,這是只有懂得美味的人才知道得店。



更頭疼的是這裡的老闆,看起來像家人,要說是家人感覺很奇怪。裡面的大嬸(秋女士)、小夥子(賈莫托)、姐姐(都荷娜),看起來各自身懷絕技,小夥子可以徒手折斷刀子,大嬸…目前不知道有甚麼厲害的地方,但姐姐也力大無窮,兩隻手就可以拿起裝滿水的桶子,更可以感應到遠方有怪事發生。



突然間,都荷娜像是感應到了甚麼一樣,看見一個人被悶死,緊急跑進廚房說:「抓住了,好像是2階段,也有可能是3階段,如果三階段就是兩個聲音」(依照剛剛聽到說「走好」的聲音,是兩個聲音)。



就這樣,他們三個人緊急出動,都荷娜出門前看見蘇文,只跟他說結束營業了,但蘇文動心的是:「姐姐好漂亮!」,也因為姐姐他們這樣一出動,讓蘇文他們等一小時的午餐也就這樣泡湯了。







鐵中是哥哥,他們出動前已經與鐵中哥聯絡上,都荷娜說看見兇手是一個穿有老虎的黑色外套,就在中真網吧附近,所以聽到他們已經出動,鐵中也緊急前往指定地點集合。


到達現場,他們正在尋找那個兇手,在這兇手走出門外,馬上被姐姐他們給盯上,當然這兇手知道自己被盯上,所以開始奔跑。最後這惡靈居然從頂樓跳過另一棟住宅,並且直接跳下樓,讓都荷娜無法繼續追。這讓都荷娜可以確定的是他肯定是第三階段。



但我以為他們要就此放棄的同時,都荷娜居然也跟著跳過頂樓繼續追。於是連同賈莫托也一同在頂樓上追逐,只不過這惡靈可沒有那麼笨一直被追著,於是用大垃圾桶直接趁賈莫托追逐過來時丟過去,讓賈莫托給重重摔到一樓。



回到地面,都荷娜追丟了,不過這男人(惡靈)卻出現在她的後面,並且問她:「你們是誰?」,都荷娜沒有回答,便想要偷襲這男人,以都荷娜的力氣,完全不是這男人(惡靈)的對手,還好賈莫托及時趕到,把這男人給打趴在地上。並對他說:「我們是地獄使者啊,臭小子



正當賈莫托拉開這男人的帽子時,卻看到他的頭部右邊那大大的疤痕,頓時閃神被男人給突襲,兩人因此打起來,儘管都荷娜加入戰局幫忙,這男人(惡靈)像是有很大的靈力一樣,將這兩人給打趴。


最後是秋女士及時趕到救了兩人,但也被這惡靈給逃跑了。







賈莫托對鐵中說:「他好像特別會使用靈力」。
這句話讓鐵中特別叮嚀秋女士不要去碰他,會出事的。


在靈域這裡,鐵中正在這裡守著。不管賈莫托的勸告,他還是一個人與這惡靈給對幹起來,看起來鐵中哥比較能打,不過這惡靈就像是都不會痛一樣,一直有自我治癒能力,完全毫髮無傷,最後就這樣把鐵中哥給殺死了。



而這男人也順勢把鐵中的靈魂給吃了,看來吃了靈魂的惡靈會更進階。但同時也讓另一個靈魂飄了出來,於是這飄出來的靈魂要去找下一個可以依附的人。就這樣,這飄出來的靈就這樣依附在蘇文身上,只是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蘇文的頭髮就這樣捲了起來?XD。



蘇文回到家,發現爺爺正拿著蛋糕等自己,卻被搗亂的奶奶給砸蛋糕,連媽媽送的隨身聽都弄髒了。



洗完澡的蘇文發現自己的頭髮完全洗不直,連手指上都各有奇怪的黑點,並且搓個肥皂都碎裂,連同牙刷也輕易被自己折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管怎麼用力洗,手上的黑點還是存在,開始想著今天發生奇怪的事。



想著想著,蘇文來到一個夢境,發現自己在一個無人的沙灘上,並且有個女人拍他的肩說:「蘇文,我是薇根」,蘇文就突然被嚇醒了。







在學校這裡,蘇文還是不懂前一天那是夢還是真實的,不過自己倒是有把那女人的樣子給記清楚。想著的同時,蘇文突然看見有同學被欺負威脅,甚麼都不說地就跑過去制止,原來這是蘇文的朋友「雄民」。


但這些霸凌的人更是變本加厲,連同蘇文都要一起欺負,好在老師有聽到吵鬧聲,林珠妍趕緊叫來師過來解圍,但雄民沒有理會蘇文,就這樣默默地走掉。



另一方面,長物流通的會長,崔長物來到一個喪禮,送上許多鮮花與奠儀,而這場喪禮正是鐵中的喪禮,張鐵中就是長物流通的職員之一,而這會長竟然大手筆包了十億韓元的奠儀,簡直讓人嚇歪。



崔長物來到姐姐麵館這裡,交代他們抓到那個怪物之前都不准哭,也沒有資格哭,事實上這個崔長物就是「Counter」的投資者,所以鐵中的死他自己也很難過,比誰都更想要抓住那個害死鐵中的男人。



賈莫托對崔長物說:「是第三階段,還會使用靈力」,但照理說這個怪物應該是要超過第三階段,怎麼會是退回第三階段,那代表之前有遇過甚麼傢伙而造成這情況,而且更怪的是都荷娜就算與他碰觸也讀不到記憶







看起來在蘇文夢境中出現的那個薇根是姐姐麵館他們認識的人,也是過去一同並肩作戰的戰友,崔長物很驚訝薇根並不是附著於植物人身上,而是一個正常人身上,都荷娜不明白就算不是植物人也能接神?


據薇根的描述,蘇文接受了薇根,薇根也接受了他,薇根竟然全身充滿活力,知道憤怒還很有節操,一旦爆發了,後果無法設想,崔長物要賈莫托去好好調教蘇文,不然會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當務之急還要一起抓到那個害死鐵中的傢伙呢!所以我們很需要他(蘇文)。



在警方這裡正在一棟民宅內處理一個自殺案件,這讓女警官對科長非常懷疑,明明是簡單案件,證物還可以搜刮到很多,根本就像是在湮滅證據。但這並不是甚麼自殺案件,而是那個惡靈所動手殺掉的那個被害人。至於這個被惡靈給悶死的人是誰?就是權鎮勝代表,「中真市正在殺死我的女兒」的那個示威者。



所以這些布條、抗議板都被撤除,並且女助理正在銷毀「中真市月花洞放射性數值報告書」的資料,所以在示威者的標題上說殺死女兒就是因為放射性物質。



(這一部的手法蠻厲害的,會用另一個場景帶到前面觀眾有疑惑的場景)







學校這裡,雄民對於剛剛蘇文的挺身相救覺得生氣,當作沒看見就好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不過蘇文不能理解雄民發生這種事情為什麼也不說?其實雄民只是擔心蘇文現在惹上這些人,未來怎麼辦?怕蘇文像自己一樣被他們揍,這是雄民更害怕的事。


蘇文從雄民那裏知道很久之前他們就開始欺負雄民了,但老師要雄民與他們和好,畢竟有申赫宇(市長的兒子)在,他們一定都不會受到懲罰。



放學回家,蘇文果真遇到申赫宇他們開始欺負自己,而其中一個從蘇文書包中拿出隨身聽,開始嘲笑這不是遺物就是骨董,正當申赫宇要把隨身聽砸壞時,卻被都荷娜一手給抓住並揍了一頓,其實都荷娜是來找蘇文回去的,只是順道把這些混混給痛打一頓。



在計程車上,都荷娜告訴蘇文要帶他去天堂,是像夢又不像是夢的地方,並秀出與蘇文一樣手指上的黑點。來到麵館,賈莫托看到蘇文其實不是太歡迎,反倒是秋女士開始說起他們的來歷給蘇文聽。



秋女士說:「我們在做關於陰間的工作,和陰間使者有點關係,你也將與我們一起工作,你現在看起來弱不禁風,之後要訓練」。就是因為蘇文弱不禁風的樣子,才讓賈莫托不想要跟蘇文一同共事,只不過賈莫托看著蘇文總覺得有點眼熟。







蘇文來到這裡只是想要知道手上那些黑點是甚麼,秋女士解釋那標誌是通往陰間的門,於是秋女士要讓蘇文去陰間一趟,想要讓他試試看。看見蘇文不是很願意,所以秋女士就說:「如果加入我們,我就幫你治好你的腿」(那我懂了,秋女士是會幫人治療的人)。


倒數三秒,蘇文又來到那片白茫茫的大海,果然又遇見薇根,薇根解釋大海是陽間與陰間的分界,也是死者與生者能相見的地方。蘇文得知這個薇根已經死亡,不過薇根表示,在這裡其實也是有好人有壞人,好人有獎賞,壞人會為自己作為付出代價。



蘇文同時問了薇根,既然這個大海是生者與死者先會的地方,我能見到我爸媽嗎?不過薇根對這件事很抱歉,也就是說不能這樣做。



在陰間別的地方,薇根帶蘇文去一個看起來就像是在人間一樣的地方,薇根解釋到
惡鬼能到人類世界去生活的方法就是寄居在人的身上,惡鬼通過宿主給的食物延續生命,至於這宿主給的食物就是「殺人」,只要宿主殺人,惡鬼就會把那個靈魂給吃掉,為了有東西吃,得好好挑宿主,寄宿到他的身上,會找已經有殺生經驗的人或者有殺人慾望、衝動比較強烈的。惡鬼會感受到自己相似殺氣


而薇根帶蘇文來的這塊地方,只會記得以前的回憶,所以蘇文眼前看到眼前男人要殺掉女人的景象已經是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惡鬼,會尋找充滿殺氣的身子去附身,煽動他的殺人慾望,宿主殺的人越多,惡鬼就會越強悍,最後,將宿主的身體變成自己的,從那時候開始就會憑藉自己的意志殺人


看了眼前發生的景象,蘇文開始疑惑自己有辦法升任抓鬼這工作嗎?薇根說:「需要努力,雖然擁有比普通人更強大的力量,但在工作過程中也有可能死亡,也常受傷。在周日,就在距離你不遠的地方,我的夥伴死了」。



蘇文回到陽間,對大家說不幹這份工作,薇根說讓蘇文考慮一個禮拜,下周再見一次面。其實蘇文的考量是:「我不能比爺爺奶奶更早死,絕對不行。我不想再讓他們感受到那樣的苦痛」。


所以蘇文就這樣起身離開,都荷娜說:「我們不用清除他的記憶嗎?他也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基地,還知道我們真實身分」。不過也被秋女士給制止,反正蘇文有一周考慮時間。



出了麵館,雄民打電話給蘇文的求救電話,因為雄民又被申赫宇抓住,他們要蘇文把今天現身的都荷娜交出來,於是蘇文馬上前往體育館。蘇文一直在求饒放了雄民,自己可以向大家道歉。不過申赫宇才不領情,準備要揍蘇文,卻沒想到蘇文一把抓住申赫宇的手,蘇文的憤怒漸漸被激發出來,並對申赫宇說:「我說現在的債已經都還完了,你這混帳」。







下集預告

  • 看起來蘇文經打算加入姐姐麵館,並且自己的腿也能走了,甚至還能跑!而蘇文也經過都荷娜的訓練,把自己的體能,反應動作都訓練得非常敏銳,在學校甚至能將申赫宇打趴。

  • 下一集也看起來是蘇文第一次出任務。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第1集心得觀後感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1集:姐姐是陰間的使者



▸劇情編排挺有意思,知道觀眾正在疑惑甚麼馬上解答


其實我挺喜歡本劇中對劇情的編排,甚至把許多故事加入豐富的資訊,讓故事看起來不過於空洞與單薄,更不會讓觀眾看得覺得無聊,甚至有故意將故事稍微打散,給觀眾產生出一些心裡疑惑,但編劇卻不會忘了為觀眾解答。


這也是我喜歡看韓劇的原因,因為編劇喜歡先留下一些伏筆,然後製造出一些懸疑、待解答的伏筆,之後再漸漸為觀眾一個一個解答。在本集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本集中段部分就用了不同場警與人物去解開前一段留下伏筆的手法。以下我就來解釋一下XD:

  • 警方在一棟民宅內處理一個自殺案件,這讓女警官對科長非常懷疑,明明是簡單案件,證物還可以搜刮到很多,根本就像是在湮滅證據。但這並不是甚麼自殺案件,而是那個惡靈所動手殺掉的那個被害人,但那被害人是誰?
  • 至於這個被惡靈給悶死的人是誰?這一段就跳到市長在車上的場景,說到「權鎮勝代表」這個人,助理說他是「中真市正在殺死我的女兒」的那個示威者。(但為什麼要示威?甚麼叫做正在殺死我女兒?」)
  • 至於權鎮勝為什麼示威?正在殺死我女兒?這個疑惑點又運用下一個場景女助理正在銷毀「中真市月花洞放射性數值報告書」的資料畫面可以知道,殺死女兒就是因為放射性物質。


我只能說《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呈現手法真的很不錯,而不是直接平鋪直敘地告訴觀眾,而且透過不同場景的連接,下個場景解釋前一段的疑惑手法,更是可以知道事件的關聯以及人物的牽連。







▸把「姐姐麵館」的故事都交代完畢,好進入主題


通常第一集都是做出人物介紹以及故事主軸的開端,所以《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的第一集也不例外在第一集中將故事線、人物給觀眾知道,不僅把關鍵人物給點出來,也將「抓鬼的故事」、「陰間的使者」、「惡靈在陽間的作怪」、「陰間陽間如何運作」等等都點出來。


雖然內容很豐富,但編劇並沒有把這些故事獻給搞得很混亂,反而是很清晰知道他們到底要幹嘛,也透過「點到為止」的手法讓觀眾去期待更深入的探索,例如我自己就很期待姐姐麵館這三個人的背後故事,我想應該是很精彩也很感人的。


這樣第一集大概都已經劇情開頭交代完畢,接下來觀眾可以期待的就是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就行了!所以都荷娜說:「我們都是在有困難時接下這工作」,所以後續角色們各自的故事應該很強烈。







▸本劇抓鬼/惡靈的規則與設定+角色能力


雖然劇情中都可以知道這些運作方式,不過資訊是比較散亂一些,這裡我統整一些讓我自己以後可以記得的一些細節,像是姐姐麵館這些陰間使者的故事以及規則,還有這些惡靈在陽間到底怎麼生存下去的方法。我是覺得後續應該會更多創意的規則出現,所以這邊先統整一些,後續也會繼續更新在最新集數的文章中。


❶第一集:姐姐麵館成員的能力


姐姐麵館中的成員為以下,他們各自有不同的能力:

秋梅玉

  • 第一集中看起來她是個性比較圓融的角色,對成員也極度關心。

  • 她具有可以幫忙治療的能力。

都荷娜

  • 可以知道惡靈作怪的地點,就像是雷達一樣,也能看見被害者被殺害的整個過程(本集的第一個惡靈案件就是這樣來的)。

  • 具有超強敏銳的聽覺,可以聽到遠方細小的聲音(劇中蘇文最後接到雄民的求救電話也被都荷娜全程聽見內容)

  • 能透過瞬間接觸知道對方的回憶(但就不知道為什麼對本集中的惡靈無法看到過去)。

賈莫托

  • 雖然體型瘦,但具有力大無窮的能力,特別會打架,劇中一開始的賈莫托還能徒手把刀子折斷,就知道他的力氣是所有成員中最大的。

崔長物

  • 「Counter」的投資者,目前這一集知道他不是出力的那個人,不過佔有重要的地位。






❷惡靈在陽間如何生存?如何運作?


從一開始惡靈殺了權鎮勝代表,後續姐姐麵館的所有成員去追逐時,那一段我想應該會讓觀眾看不太懂,營造出許多令觀眾疑惑的問題:

  • 那男人是人還是鬼?→是被惡靈附身的人
  • 為什麼要殺人?→因為要找尋靈魂
  • 為什麼要吃靈魂?→吃了靈魂就能得以生存


所以薇根對蘇文解釋的同時,也正在對觀眾解釋惡靈在陽間作怪的那一段所有問題。惡靈在陽間是這樣運作的:

  • 惡鬼能到人類世界去生活的方法就是寄居在人的身上,惡鬼通過宿主給的食物延續生命,至於這宿主給的食物就是「殺人」,只要宿主殺人,惡鬼就會把那個靈魂給吃掉,為了有東西吃,得好好挑宿主,寄宿到他的身上,會找已經有殺生經驗的人或者有殺人慾望、衝動比較強烈的。惡鬼會感受到自己相似殺氣

  • 惡鬼,會尋找充滿殺氣的身子去附身,煽動他的殺人慾望,宿主殺的人越多,惡鬼就會越強悍,最後,將宿主的身體變成自己的,從那時候開始就會憑藉自己的意志殺人

  • 而且惡靈還有分階級,本集遇到的惡靈是第三階,還可以運用靈力。




目前這一集還有留下一些伏筆:

  • 沒被抓到的惡靈跑去哪裡了?
  • 蘇文會就此加入姐姐麵館的抓鬼大隊嗎?(劇情走向一定會)
  • 賈莫托說覺得蘇文很眼熟,與蘇文又有甚麼樣的淵源?(他應該是七年前與蘇權通話的賈刑警?)
  • 當初車禍發生時去查看蘇文的人真實身分是誰?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