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7集:面對的不只是惡鬼,連人類都來鬧!



在上一集第六集中,我稍微整理一下劇情內容大綱讓大家複習一下:

  • 盧昌圭要去拆遷都荷娜以前的家,卻意外被蘇文、賈莫托、都荷娜撞見,並被打個落花流水,賈莫托看見盧昌圭也想起他就是當時想要殺自己的人。

  • 都荷娜在盧昌圭記憶中讀取到上頭還有一個他叫「哥」的人,叫做盧杭圭。

  • 因為賈莫托與這些混混們打過照面,於是賈莫托被認出還沒死。

  • 賈莫托去調查金英林的案件,發現現場還有個AB型男人的血液。

  • 賈莫托發現金正英在查的全基煥命案兇手是個惡鬼。

  • 蘇文發現自己的爸媽當時死亡不是意外,而是被人謀殺,於是誓死都要找出殺害父母的兇手,於是都荷娜幫蘇文回到車禍當時的回憶流,蘇文發現爸媽的靈魂都被惡鬼吃了,都荷娜卻發現殺死蘇文父母的兇手就是當初殺了鐵中哥的惡鬼,甚至在回憶流中惡鬼不僅能看得見都荷娜,還能認出都荷娜。

  • 因為阿臣殺了全基煥會長,所以阿臣的父親被交代要解決掉阿臣以免後患,卻沒想到阿臣運用惡鬼力量讓父親自己用槍殺死自己。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第7集劇情


盧昌圭為了找到當初把自己手下給打跑的蘇文、賈莫托、都荷娜,於是去找住在都荷娜家的那兩姐妹逼問,從姐姐的口中知道其中一個就是蘇文。


在阿臣這裡,想著之前父親要殺自己的事情,並把父親的屍體連同廢棄車子給壓扁,正想要拿著錢和手機逃跑時,卻想到都荷娜和蘇文在蘇權他們發生車禍現場說到「他就是殺了鐵中哥的傢伙」,並且想到他看到的都荷娜長相,甚至記得都荷娜,並對他說:「我一定會找到妳並將妳碎屍萬段」。



在當時回憶流中,蘇文太生氣這個就是殺死自己父母親的殺人兇手,於是過去揍阿臣,但以蘇文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阿臣的對手,阿臣也認出蘇文是當時在車上的小孩。



當時兩人的搏鬥從回憶流中打到另一個空間,又從那個空間打到回憶流裡面,看來這個三級惡鬼是可以帶人去不同的時空之中,還好都荷娜見情勢不對,緊急把蘇文從回憶流中拉回來。


生氣的蘇文對都荷娜表示為了要抓到他,死了也沒關係,這句話聽在都荷娜耳裡已經覺得不對勁。







盧昌圭這裡,找到蘇文的家,並且跟蹤著蘇文與都荷娜來到麵館。


在麵館這裡,秋女士還在為蘇文這孩子感到憐憫,悲傷地喝著酒。都荷娜回到麵館,告訴大家殺了蘇文父母的就是當初殺死鐵中哥(澈中哥)的傢伙,而且是受僱於別人。



秋女士得知蘇文必須回去親自看著父母親死掉的樣子,讓秋女士感到心疼,自己也難過地落淚,並告訴蘇文:「我們一定要找到他」。而蘇文的心情轉換後,反而覺得至少知道是誰做的了,知道自己要找的目標是誰。



後續賈莫托找蘇文私下聊,給蘇文看死前最後一通通訊紀錄是打電話給蘇權,以這樣推論在死前不是打給媽媽也不是打給女朋友,代表自己跟蘇權的關係並不差,賈莫托回想到當時蘇文第一次到麵館時難怪就覺得蘇文很面熟。



蘇文告訴賈莫托:「我爸爸說,他會調查到最後一刻,在事故發生之前,廣播在播選舉的消息,他聽到申明輝當選市長後,關掉廣播,並說會調查到最後一刻」。


這樣的線索讓賈莫托更為明確調查方向,如果蘇權當時就算申明輝當選市長,還是要繼續調查下去,代表一定是跟申明輝有關







而比對金正英發現的金英林是申明輝競選團隊的一員,可是卻在忙著造勢選舉時金英林失蹤了,所以當時賈莫托與蘇權所調查金英林案件應該就是讓申明輝感到很不安。


並且最近全基煥也被殺,而當時殺這個全基煥(競選會的會長)的兇手就是之前他們所討論的那個惡鬼,那代表有人唆使這個惡鬼。



晚上,蘇文說以後想要跟著賈莫托一起去找金正英調查案件,這次賈莫托並沒有拒絕,反而是對蘇文說:「你不是獨自一人,我們會一起的」。不過在此同時,盧昌圭發現賈莫托真的還活著,覺得不可思議,於是跟著上去。



金正英在基因分析室,接到賈莫托的電話說殺害全基煥的兇手,並且傳送模擬圖給金正英,金正英也傳送監視器畫面給賈莫托,比對之下就是同一個人,於是賈莫托要求與金正英見面。



賈莫托對金正英說,蘇文的爸媽、全基煥、權真勝代表,都是同一個人所殺的,金正英提到這都是局長所掩蓋下來的案子,但對賈莫托當務之急,就是要先抓到阿臣這個傢伙。



晚上,蘇文想著都荷娜所講的自己當中有消失不見一段時間,並且在回來後才有臉上的那道傷口,蘇文想到在另一個空間卻是白天,並且有吵雜的機器聲,在一台車上寫著天鵝汽車的字樣,於是想到那是廢車場。







隔天,蘇文告訴大家是廢車場,賈莫托也馬上告訴金正英。


大家敢去目的地的路上,蘇文很緊張,但大家都知道這次的對手很強,秋女士這一次更是嚴肅地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受傷」。



來到廢車場,大家開始找阿臣的位置,蘇文找到當時被帶過來的地方,但都荷娜說阿臣早就已經離開了,讓大家非常失望。賈莫托也向金正英介紹麵店的成員,並且讓金正英知道蘇文就是當初的小孩。所以如果沒有抓到那兇手,蘇文將會是最失望的人。



蘇文找到阿臣燒掉的制服,上面寫著「池清臣」的名字, 而在秋女士這裡,發現另一個屍體(裴相弼),馬上知道這個阿臣又殺人了,金正英表示接下來是警方的工作,而蘇文看著那枚戒指,似乎想起了點什麼。







晚間,崔修龍來到命案現場,看到現場一堆記者又開始發飆,而金正英會這樣做的原因就是要讓崔局長別無選擇,要讓他立馬對池清臣發布逮補令。


而在申明輝這裏正被黨代表給慫恿出來競選總統,但黨代表希望申明輝要跟太伸集團保持距離,畢竟跟當地的企業合作久了,一定會出問題。



同時,崔修龍馬上通知申明輝關於裴相弼死訊,並且提到自己必須對池清臣發出逮捕令,在阿臣這裡,正在偷車逃離現場,並且殺了突如其來的老先生。



隔天,多庭建設的代表(宋萬豪)因為對韓勝宇有殺人嫌疑被捕而被請到警局,但以無嫌疑被釋放,但宋萬豪這個名字對都荷娜來說好像很熟悉,原來都荷娜在家人過世時曾經來跟宋萬豪借錢,當時宋萬豪搶了爸爸的公司,都荷娜去借錢時還被羞辱了一番。


於是都荷娜對於宋萬豪這個人可以充滿恨意的!







在宋萬豪的公司兩天前,宋萬豪當天因為劉英才接到重要電話卻留紙條給宋萬豪,於是被宋萬豪給打巴掌,韓勝宇當時幫劉英才制止,卻沒想到韓勝宇隨後被打死在廁所裡,所以宋萬豪被警方釋放後回到公司再次找劉英才出氣,並警告他不要再去找警方亂說話。


晚上,宋萬豪在酒店這裡,自己對酒店小姐說自己就是用員工證把韓勝宇給勒死的。



隔天早上,崔修龍局長看著網路新聞說到中真市最近殺人案不少的負面消息,同時間表科長進來給了一份金英林DNA報告給崔局長看,這是表科長前一天發現金正英在國科搜血液分析室出沒時發現的。



而表科長突然問局長誰是金英林,不過崔修龍只叫表科長把全基煥的案子處理好比較重要。


而在盧昌圭這裡,把自己追蹤到賈莫托的事情全告訴盧杭圭,盧杭圭表示不要動到金正英,不然崔局長就不會再協助他們了。至於賈莫托,盧杭圭則是命令盧昌圭去把賈莫托給抓去倉庫,自己非得要親自確認賈莫托斷氣才行。







麵館這裡,崔長物帶來關於盧杭圭的資料,裡面說到就是因為遇到對的主人曹太伸才會這麼順利坐上大位掌權,當初曹太伸本來是藥頭,卻一身洗白還收購建設集團,並且成立盧杭圭那間拆遷公司,所以在去年就掀起市區的建設熱潮,並且與申明輝市長有掛勾。


而曹太伸後續還開了十一家公司,但都是空頭公司,看起來就是用來洗錢用的。在2014年就報導過秘密資金,但當時消息很快就被刪除,也就是說連檢察官都收買了,而且當時處理的檢察官還是今天幫宋萬豪處理的律師,現在則是在太伸集團當法務顧問。



當初都荷娜家的爸爸就是因為他們的手段而失去公司。



說著,盧昌圭就帶著大批人馬來到麵館要抓賈莫托,秋女士看了剛剛知道的那些資料非常不爽,所以打算為賈莫托出口氣,一掌就把盧昌圭給打出去。



而賈莫托則是出面警告盧昌圭要是再來麵店就給他們好看,在此同時賈莫托偷偷讀了盧昌圭的記憶,卻發現申明輝打算參選總統大選以及提及水庫的事情。







趕走盧昌圭之後,大家在討論著剛剛賈莫托讀到的記憶,而賈莫托不明白水庫是什麼意思?因為盧杭圭有說到是因為水庫才殺賈莫托的,都荷娜想到會不會是金英林屍體的地方?而蘇文則是想到之前在爸爸的警察筆記本看過寫著「水庫」和一串號碼的字樣。


在申明輝這裏,崔修龍說阿臣把帳本拿走了。不過崔修龍說現在更重要的是,賈莫托已經發現殺死金英林的嫌犯,目前崔修龍已經請國科搜停止分析血液,也讓他們毀掉樣本。



這些事情讓曹太伸非常生氣,於是動怒地打了盧杭圭,但巧妙得是,申明輝接下來則是打算讓社會輿論越鬧越大,這樣對自己才有利,並且要求崔修龍不用活捉池清臣,直接把他殺掉比較快 。



晚間,金正英正在局裡釐清所有案件的關聯性,認為一定跟某件事有關聯,並且在想著到底是誰唆使阿臣殺害這些人的?







隔天,阿臣去到超商買東西,新聞正在播報廢棄車廠的殺人案新聞,店員馬上認出眼前的正是池清臣,原本池清辰要殺了這個店員,但突然間申赫宇來到店裡而打斷阿臣的計畫,申赫宇與阿臣擦身而過,阿臣馬上感應出申赫宇:「那傢伙跟我們是同類呢」。


而在外面跑步的蘇文,被都荷娜叮嚀長相和名字都被池清臣記住了,就不要戴著耳機在外面,很危險的。



盧昌圭這裡,則是叫人偷偷在賈莫托的車下放了追蹤器。


晚一點的時間,大家出發要去找那個影片中的水庫,但路途中都荷娜感應到自己的叔叔是第二級惡鬼,並且有人要死了,於是大家改往去到都荷娜的叔叔那裡!







在地府這裡。

原本悠閒的氛圍,卻來了大地震,因為在人間這裡,盧昌圭利用大卡車把整車的大家都撞個稀巴爛,陰間的大家則是都也瞬間倒下,然而,這些驅魔人才沒那容易死,他們活著出來的樣子簡直讓盧昌圭給掉下巴。


下集預告:

  • 因為盧昌圭開大卡車撞了賈莫托他們,下一集老大給他們換了更安全的新車子,而至於大家一直調查誰唆使殺人犯殺掉蘇文爸媽的證據還是找不到,但蘇文發誓:「一定會找到的」。

  • 而下一集的申明輝則是發布全遏止犯罪的決心,要讓殺人魔在中真市裡消失。

  • 而宋萬豪則是在下一集中被都荷娜給找到,面對以前的仇人,都荷娜到底又會怎麼做呢?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第7集心得觀後感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br/>



➤❶ 對付惡鬼越來越棘手,又加上惡人搗亂,劇情越來越緊張


感覺驅魔人要面臨的等級越來越高,也讓劇情隨之越來越充實。其實我蠻訝異這部劇是漫畫給編出來的,因為故事線除了很清晰之外,更讓格局越來越大,又讓劇情越來越刺激。


看到目前的集數為止,我還蠻喜歡案件的呈現方式,如果單純只有打怪,那肯定沒有看頭,又會覺得膩,不過透過案件的加入,以及一些人類壞蛋的加入,不僅可以讓劇情越來越縝密與聚焦,又同時把惡鬼給藏入在壞蛋之中(例如阿臣),讓案件不僅集中,還同時讓案件更棘手,讓我越來越期待後續的發展。


再加上賈莫托還活著的消息已經傳遍,本集的最後也因為盧昌圭要用盡各種方法讓賈莫托死,所以在未來驅魔人所面對的不只是惡鬼,連人類都來鬧!







➤❷ 池清臣越來越強大,有沒有可能第四級惡鬼?


阿臣這個角色從一集鋪梗到現在,還是個很厲害的角色呢!他一開始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三級惡鬼,其實我一直在想有沒有可能到其實阿臣已經算是第四級惡鬼?畢竟經過這麼久的時間他也殺掉不少人,吃掉不少靈魂,甚至感覺他擁有的能力都超過第三等級了。


而且印象中之前的集數有談論過,這些驅魔人從來沒有看過第四級惡鬼,那我覺得應該後續的鋪陳應該會讓阿臣成為他們沒看過的第四級惡鬼,這樣下來的話劇情走向應該會更刺激(其實我有偷偷在想會不會到最後有驅魔人會死掉?)。


只是這樣對驅魔人來講,我又會更期待他們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打倒阿臣,畢竟在短時間之內他們不可能增加自我的能力,這樣到最後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拿下阿臣呢?


我自己是有想過可能蘇文的召喚靈域能力將會是一個很大的關鍵,因為秋女士有講過如果可以召喚靈域,那在靈域內打擊惡鬼就不會受傷,而且現在蘇文自己還不知道怎麼任意召喚靈域,因此這個應該會是到最後一個很重要可以救驅魔人性命的關鍵!(←這是我自己猜測的啦~因為我沒有看過漫畫,直覺劇情走向會是如此~)







➤❸ 案件統整


目前的反派人物以及順從關係我大致上整理一下:

  表科長
 
阿臣(池清臣) 崔修龍、盧昌圭
阿臣的父親(裴相弼) 盧杭圭
申明輝市長(也與曹太申有掛勾)


目前看到這一集可以大致上知道目前的關係如上,但這一集中有提到阿臣把「帳本」拿走了,這是個什麼樣的帳本呢?看起來可以確定的是與案件有關的帳本,也有可能是可以扳倒申明輝所有人的重要證據。



目前的案件整理如下,目前感覺金英林是個重要的關鍵案件,因為現在所有的線索都卡在這一個案件:

  • 當初應該是賈莫托與蘇文的爸媽追查這個金英林案件,而陷入殺身之禍,兇手知道可能是盧昌圭(又或是一個AB型血型的另一個人?,但盧昌圭是聽從上面指使的,所以上面的人不是盧杭圭就是申市長,並且賈莫托與蘇文的爸媽案件被表科長和崔修龍局長給掩蓋掉。(目前疑點為什麼要殺掉金英林?
  • 金英林是在住處死亡,而的確是有被帶去棄屍,而棄屍地點是蘇文無意間發現的影片所呈現的那個地方。
  • 至於那個地方應該推測為「水庫」附近的土地(又或者水庫?),那個地方是申市長一定要買下來的地,全會長當初會被殺也因為這塊地本來屬於全會長的,而且全會長還曾經去蒸氣室威脅申市長。
  • 於是申市長透過阿臣的爸,再由阿臣去逼迫全會長簽下土地贈與合約給申市長(只不過阿臣殺了全會長),而市長與盧杭圭透過警局的崔修龍局長與表科長把案子掩蓋掉。
  • 所以最後的大BOSS應該就是申市長。


看到現在我覺得最大的疑點就是為什麼要殺掉金英林這個人?因為劇中提到過金英林曾經是與全基煥一起幫申明輝助選的人,那我自己推測應該是有可能當時的金英林知道申明輝所做的一些不法勾當,所以引來殺身之禍吧!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