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2集:蘇文當了驅魔人


之前第一集看完之後覺得太過癮,也覺得輕鬆搞笑不失正經,第一集看了欲罷不能,於是接著看第二集!我卻沒想到第二集內容更好看啊!其實《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在IMDb評分不是特高,但這種很輕鬆自在的內容反而讓我很喜歡,我自己是蠻推薦這一部影劇,這並不是神劇,但我覺得值得一看。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第2集


接續上一集,雖然蘇文用力地擋了申赫宇一拳,不過說實在要一打三根本不可能,於是蘇文就這樣被申赫宇揍到暈過去,叫也要不醒。在此同時,姐姐他們來到體育館拯救蘇文。


賈莫托對申赫宇說:「那傢伙是我們組織的一員,姐姐幫XD」,姐姐幫對於申赫宇他們的威脅(爸爸是市長、爸爸是議員)才不與理會。都荷娜去看蘇文是否還活著,賈莫托和邱女士則是在教訓這三個忝不知恥的混混。



而都荷娜正打算把蘇文揹回去,就這樣輕輕鬆鬆背著,這舉動也讓申赫宇生氣這樣就想走?都荷娜警告申赫宇:「要是再叫我臭女人,我真的會殺了你」。



賈莫托看在他們還是小孩的份上不對他們動手,卻沒想到申赫宇把蘇文的拐杖丟過來並說:「別忘了這個,有拐杖才能走路啊!」(還同時模仿蘇文跌倒的樣子)



這樣羞辱人的申赫宇簡直把賈莫托給惹惱,不過他們轉頭卻發現這個體育館突然出現「靈域」。而都荷娜先把蘇文背回家,留下賈莫托與秋女士在這裡收拾。







賈莫托嘀咕著:「每個人一拳就好」。


輕輕鬆鬆就把他們的手給打到骨折,秋女士則是說:「下手輕一點,在靈域消失前把他們的記憶給抹去吧」。這秋女士對其中一個混混說了一句:「你應該向蘇文道歉,道歉不是向強者低頭,而是向被你傷害的人賠罪」。


秋女士讓他們一個一個抹去記憶,輪到最後一個申赫宇,他果然還在用老爸(申明輝)是市長威嚇,秋女士說:「你父親優秀,所以贏得大家的掌聲,而你是垃圾只能被賞耳光,你醒來就不記得我們,但希望你能記住這一點痛苦,醒來做個好人。」



這個秋女士賞耳光真的不手軟,他對這三個混混的教訓總覺得比賈莫托還要狠,不是嗎?這一段我好喜歡,有種替觀眾出氣的快感。



不過在走之前,秋女士還是發揮善心,幫他們修復已經斷掉的骨頭。







在蘇文這裡,已經漸漸醒來,醒來後發現自己在麵館,正要走起來時,居然覺得走路有點奇怪,沒想到是秋女士為蘇文給治好腿的!蘇文不可置信地走著路,感受這踏出去的每一步,不過因為太久沒走,所以一直跌倒,就像小孩學走路一樣,每走一步越是開心。


蘇文實在太開心,於是到外面走著走著就跑了起來,瞧蘇文開心的樣子,秋女士也覺得欣慰,對蘇文來說,這種跑步的感覺就像是小時候自己追著爸媽的幸福感啊!



回到麵館,蘇文對大家道謝外,因為內心太多感傷,默默地留下眼淚,並對大家道出自己的父母在車禍中死亡,自己的腿也是當時受傷的。秋女士說:「我們大家都在鬼門關走過一遭,遭受過巨大的傷痛,都有一顆受傷的心」。



比方說賈莫托失去了所有記憶,是因為墜樓而頭骨碎裂,是當時秋女士與都荷娜救了他的,不過賈莫托卻很好奇蘇文到底怎麼接神的?人只有處於昏迷才能和那個世界連接,也就是說他們三個都昏迷過,但蘇文的狀況就很特殊。



蘇文說當時的交通事故後自己也昏迷了一個月,而且是七年前昏迷過的,這和賈莫托同一年陷入昏迷(但這裡的昏迷並不是接神的時機點)。


不過蘇文反倒好奇姐姐當時是發生甚麼事昏迷,卻只見姐姐突然放下筷子說:「找到一個」,等於是說他們要出動,大家看著還在吃麵的蘇文,都荷娜說:「是一級,我一個人可以搞定」。







不過秋女士說要陪都荷娜去,故意綁鞋帶時跟賈莫托示意蘇文這小子就交給你了。當然蘇文對剛剛都荷娜所說的「一級」「找到了」非常有興趣,賈莫托對蘇文解釋那就是惡靈,所以他們抓鬼去了。


只不過賈莫托話鋒一轉問了蘇文:「剛剛在體育館明明可以打得過他們,為什麼不還手?你不知道你的能力?」,蘇文的確是有感覺不對勁,於是賈莫托故意要蘇文出拳,蘇文居然力量強大到可以打壞椅子手還不會痛,讓蘇文自己也嚇一跳。



之後拿出一個東西,曖昧地跟蘇文說:「怎麼樣?想不想看真正的惡靈?」



賈莫托一邊跑一邊對蘇文解釋:

  • 一級是進入肉體不久的惡靈,人類不知道惡靈附體,所以處於第一階段的惡靈尚未殺人,力量與常人無異,抓住他們並不難,所以在這階段抓到他們很重要,一旦他們殺一個人,能力就會驟升。

  • 進入二級,惡靈會沉醉其中,開始瘋狂。


來到這重建區,都荷娜感應到惡靈在澡堂前,不過在找到惡靈之前,蘇文先是看到一個房子裡一個小孩已經一動也不動,甚至有個女人想要悶死男人。使得賈莫托不得意先去和蘇文會和,以免蘇文遇上危險。


在這房子裡,女人已經進入失控狀態,蘇文則是趕緊對已經沒有呼吸的小孩做CPR。賈莫托對這男人去感應剛剛發生的事,發現是這男人先打女人,小孩會死掉也是因為這男人將孩子推向牆壁,所以這個媽媽才會想要悶死這男人,而且這男人居然還沒死。







後續才趕到的秋女士和都荷娜,秋女士運用治癒能力想要救回孩子,不過其實是蘇文救活這孩子的,在一旁的男人也醒過來,都荷娜去看他的後頸有一片胎記,這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所以剛剛這個男人其實基本上差點就要吃掉孩子的靈魂了。後續都荷娜將這惡靈給打散。秋女士對媽媽說:「再這樣下去,無論是你、你丈夫還是孩子,總有一個人會死,我我只想告訴妳,這裡所有人都站在你這邊。不要為了懲罰一個混蛋而髒了自己的手」。



回到麵館,大家突然開始對蘇文誇獎又稱讚,荷娜的一句稱讚「你做得很棒」也讓蘇文笑了出來,其實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讓蘇文加入驅魔團隊,希望蘇文可以回心轉意當個驅魔人,甚至秋女士還先給蘇文一套制服。


秋女士是柔性勸到想要用愛感化蘇文,而賈莫托則是用威脅的方式要蘇文一天內決定好,想當然爾馬上賈莫托對蘇文的威脅被秋女士罵:「他是個孩子,我們要支持鼓勵他,等孩子自己想明白」!



蘇文回到家,剛好遇見外婆說要去找自己的女兒,奶奶甚麼都想不起來,不過看見蘇文可以走路了,則是說自己非常高興。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這些事,運用手中通往陰間的標誌去找薇根。



薇根說:

  • 不要將我們給你的力量用於解決私人恩怨
  • 不要隨便介入人間的事情
  • 不要你是驅魔人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如果違反這些,就會剝奪驅魔人的資格。蘇文想了想,決定答應薇根當個驅魔人,但自己也有個條件,也就是讓自己可以見到死去的父母,因為自己有話想跟他們說。







隔天一大早,姐姐他們正在焦急這蘇文是否真的會決定要加入當驅魔人,所以在天橋下等著蘇文可以出現,果真蘇文出現了!讓這三個人又驚又喜!


而賈莫托說蘇文要先加入入會儀式,也就是要在天橋的牆壁上看你能跳多高,把顏料留在上面,如果蘇文真的能做到,那代表蘇文能夠當鐵中哥的接班人。只是大家都沒想到蘇文不僅超越賈莫托的爆發力,還直接跳上天橋上去了,這讓大家都看傻眼這個蘇文根本就是鐵中哥吧…。



學校這裡,雄民則是非常擔心蘇文的安危,畢竟昨天晚上蘇文還差點死掉了,這根本就是申赫宇殺人未遂,已經不是霸凌了。


說著說著,申赫宇再次出現去找蘇文,要問清楚怎麼昨天打著打著後面就不記得了?蘇文忍受不住屈辱,於是痛快地還手,申赫宇他們則是被打到傻眼,蘇文說:「是不是很丟臉?我們這裡的每一個人一直都在被你們羞辱,所以你們好好記住今天丟臉的感覺,不要再打同學了,也不要再欺負雄民和他的朋友了,不然我絕對加倍奉還」。後續,申赫宇三個人也只能識相地地離開。



在訓練過程中,蘇文才知道原來崔長物也是個驅魔人,而每個驅魔人的體力也會依照訓練有所差異。


所謂的靈域是「天國和人世間的能量相容合時產生的波動,那是只有我們能看見的,屬於我們的靈域,融之靈域。但它不能召換,它會隨機出現在各地然後消失,有時候只持續幾秒鐘,幸運的話可以維持一個多小時」(但這是惡靈看不見的)。



不過如果惡靈進入靈域的區域,這樣就能立馬感應到了,只要在幾公里內,所有驅魔人都能感應得到,但是要鎖定位置只有都荷娜辦得到,荷娜的感應範圍是幾百里。



而荷娜不僅可以鎖定惡靈位置,還很擅長讀取記憶,一般驅魔人只能讀取到一小部分記憶,但荷娜只要幾秒鐘就能讀取一個人很多年的記憶,是個非常敏感的生命體,至於蘇文自己的能力則是要由蘇文自己去找尋。







至於為什麼全國都有惡靈,偏偏選擇在重津市?因為這裡的惡靈特別多。


惡靈很多種:

  • 第三級:殺掉鐵中哥的惡靈是第三級,要吃掉四五個靈魂之後才能達到那種階段。

  • 但是惡靈會有很多種不同狀況,有些惡靈哪怕殺再多人也是只能一直停留第二階,如果惡靈和宿主融合得很好,就能快速進入第三級(所以合適宿主也是關鍵)。

  • 一旦進入第三級,就會發出兩種聲音,而再繼續發展下去,宿主與惡靈就會結合成完全體,就是第四級,目前還沒見過。


說著說著,秋女士拿出一張殺害鐵中哥的兇手模擬畫像,卻顯得搞笑,讓蘇文笑了出來,但馬上被賈莫托的威脅給閉了嘴。蘇文馬上拿出紙筆,開始為大家畫出那個兇手的模擬畫像,當畫像一完成,看見這兇手的臉孔,再次想起鐵中哥,必須要抓到這惡靈,才能讓鐵中哥給安息。







為了化解一陣哀傷,秋女士說不如大家來照合照。

秋女士說:「以前開過一家照相館,我就是靠這個供我兒子吃穿,供他念書的,還送他去念陸軍官校」。照片要拍的同時,秋女士說:「我們不會再失去照張照片中任何一人了,我跟你們保證!」。


而拍著拍著,突然蘇文想要摟著都荷娜的肩膀,顯得像是很好的樣子,卻被都荷娜一掌打飛去撞牆,秋女士說了:「都荷娜不想要讓別人讀取她的記憶,所以不要碰荷娜。」在場的每個人都被她打過XD


在地下室這裡,荷娜要幫蘇文訓練,卻一根寒毛都碰不到都荷娜,頻頻被打趴在地上。荷娜走後,換賈莫托為蘇文第二節課,也就是繼續跟賈莫托打XD



在學校,蘇文正在看雄民與朋友們踢球,突然接到秋女士說快到正門去,要開工了。而正好足球掉到蘇文面前,蘇文一腳遠射進門,讓雄民看傻眼,這個蘇文該不會忘記要假裝自己腳不能走路的事了吧?XD



在車上,都荷娜感應到這次的惡靈很沉,可能至少吃了三個靈魂,希望這是第二級,但有可能已經到了第三級,現在則是打算殺了小女孩,所以得趕在它動手前趕到。







下集預告:

  • 蘇文在學校頻頻被惡霸給纏上申,不過蘇文已經不是以前的蘇文了,已經是會保護自己和同學的蘇文了。

  • 下一集中,看來大家認為蘇文的父母親有可能不是意外車禍,可能是人為製造的車禍,是謀殺。

  • 在下個抓惡靈的任務中,看似蘇文被惡靈給盯上,並且深陷危險。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第2集心得觀後感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2集:蘇文當了驅魔人
《驅魔麵館/驚奇的傳聞》劇情+觀後感|第2集:蘇文當了驅魔人



▸我太喜歡秋女士這個角色♥


從第一集以來,秋女士這角色就一直很吸引我,她總能說出一些更有人性化與母愛的話語,如果她跟其他兩個驅魔人都荷娜、賈莫托相比,其他兩位算是個性比較直一些,不會考慮到情感的感受,所以在這團隊中能有秋女士這個角色,讓整個團隊的互動溫暖了不少


而且從劇中可以感受得出秋女士很受到賈莫托的尊重,從蘇文一直在笑秋女士畫的兇手模擬畫就知道,賈莫托對蘇文的沒禮貌簡直要暴怒,就知道賈莫托對秋女士的尊重有一定的程度,而秋女士也常常是賈莫托脾氣失控的熄火者,可想而知這個秋女士對其他成員平常有多關愛與照顧。


而我覺得賈莫托跟秋女士的感情是非常深的,總覺得他們過去還有一段故事還沒演出來。


因為我覺得他們的情感很像是很要好的朋友,像是一開頭秋女士要為那三個學生修復骨折的手時,邱女士有說年紀越大,修復就要花更多力氣。而賈莫托則是很貼心得說:「怎麼就只有你擁有治癒的能力呢?如果我也有,這樣我就能幫你分擔了!」(有時候覺得這賈莫托雖然脾氣不受控,但也是個很貼心的傢伙呢!)



這一集中有許多秋女士語錄啊,這裡我記錄一下:

  1. 道歉不是向強者低頭,而是向被你傷害的人賠罪
  2. 不要為了懲罰一個混蛋而髒了自己的手
  3. 我們不會再失去照張照片中任何一人了,我跟你們保證!


尤其最後一句:「我們不會再失去照張照片中任何一人了,我跟你們保證!」,看到這一句時我簡直要哭了,看看下面這張合照,秋女士也記得要放上鐵中哥的照片。


在我這樣看來,秋女士很像是大家的媽媽,無時無刻照顧著大家,不想要再失去任何人!(對秋女士來說,在場的每一位,都會是秋女士心目中的『家人』,而且我總覺得秋女士把蘇文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因為她有說過:「我們絕對要好好保護蘇文」。)








▸這一集再透露出一些角色的故事,賈莫托會想起七年前的事嗎?


在這一集中稍微有透露出每個角色的過去,我還沒喜歡那種美個角色講出自己自己過去故事的編排,有一種自己心中有一些傷痛,但也已經勇敢走出來的感覺。


都荷娜

她就先不用說了,因為她的人設最神秘,從不讓其他人碰觸自己的敏感表現,以及蘇文問了荷娜以前是怎麼昏迷的激動反應來看,都荷娜的故事應該會比其他精彩與感傷,想必是對她造成一個很大的傷害,所以我想編劇應該是把她的故事放在比較後面來講。


秋女士

「以前開過一家照相館,我就是靠這個供我兒子吃穿,供他念書的,還送他去念陸軍官校」,這不禁讓我在猜想過去秋女士是否就是曾經失去她兒子,所以現在變成驅魔人?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把蘇文當成自己孩子一樣看待?


賈莫托

他是個失去了所有記憶的人,七年前因為墜樓而頭骨碎裂,是當時秋女士與都荷娜救了他的,所以現在對於自己的過去完全想不起來,但就是唯獨覺得蘇文好面熟!而且蘇文與賈莫托七年前都曾經昏迷過好幾個月,如果再搭配下一集預告中秋女士說的:「蘇文的父母親有可能不是意外車禍,可能是人為製造的車禍,是謀殺」來看,感覺賈莫托可能會因此找回記憶?以及揭開蘇文一家人出車禍的原因?







▸蘇文接受訓練那一段很不錯,為驅魔團隊帶來新氣象,我很期待後續蘇文與惡靈的對決


這一集中蘇文接受訓練那一段看起來還不錯,連配樂都有種激勵振奮的感覺,而且感覺蘇文對於這個團隊就像是注入新氣象與氛圍,尤其蘇文跟賈莫托的相處我總覺得有點搞笑XD,但賈莫托又是那個很擔心蘇文安危的人。


而在真正上戰場之中,蘇文雖然總是讓人擔心的那一個,尤其這一集中蘇文一直想要自己進去對抗惡靈那一段,可以看得出其他成員真的很怕蘇文受傷,而在下一集預告中,看起來蘇文也是被惡靈盯上,不過我自己有預感蘇文應該不會是很弱的表現。


畢竟這一集中賈莫托已經認證過這個蘇文是鐵中哥的接班人了,不是嗎?所以我很期待下一集蘇文遇到等級高的惡靈時的對決表現。







▸姐姐麵館成員的能力(第二集更新版)

姐姐麵館中的成員為以下,他們各自有不同的能力(截至第二集的更新):

秋梅玉

  • 她是個性比較圓融的角色,對成員也極度關心,總是站在媽媽的角度去看待每個人,是個充滿母愛的角色。
  • 她具有可以幫忙治療的能力。
  • 擁有可以消除人類記憶的能力(驅魔人基本能力)。
  • 可以讀取對方些許記憶(驅魔人基本能力)

都荷娜

  • 可以感受出方圓百里惡靈的地方,知道惡靈作怪的地點,就像是雷達一樣,也能看見被害者被殺害的整個過程。
  • 具有超強敏銳的聽覺,可以聽到遠方細小的聲音。
  • 能透過瞬間接觸知道對方的回憶(只要幾秒鐘,就能知道對方幾年的記憶,是個很敏感的生物體)。

賈莫托

  • 雖然體型瘦,但具有力大無窮的能力,特別會打架,劇中一開始的賈莫托還能徒手把刀子折斷,就知道他的力氣是所有成員中最大的。
  • 擁有可以消除人類記憶的能力(驅魔人基本能力)。
  • 可以讀取對方些許記憶(驅魔人基本能力)

崔長物

  • 「Counter」的投資者,目前這一集知道他不是出力的那個人,不過佔有重要的地位。
  • 崔長物也是個驅魔人,目前還不知道他的能力是甚麼?

蘇文

  • 新加入的驅魔人,爆發力非常好,基本上訓練過後他與已經過世的鐵中哥有著相當的體力,甚至可能超越鐵中哥,算是鐵中哥的接班人。
  • 至於現在蘇文擁有的能力得靠蘇文自己去挖掘。






▸惡靈在陽間如何生存?如何運作?(第二集更新)


▸惡鬼能到人類世界去生活的方法就是寄居在人的身上,惡鬼通過宿主給的食物延續生命,至於這宿主給的食物就是「殺人」,只要宿主殺人,惡鬼就會把那個靈魂給吃掉,為了有東西吃,得好好挑宿主,寄宿到他的身上,會找已經有殺生經驗的人或者有殺人慾望、衝動比較強烈的。惡鬼會感受到自己相似殺氣。


▸惡鬼,會尋找充滿殺氣的身子去附身,煽動他的殺人慾望,宿主殺的人越多,惡鬼就會越強悍,最後,將宿主的身體變成自己的,從那時候開始就會憑藉自己的意志殺人。

▸而且惡靈還有分階級:

  • 第一級:一級是進入肉體不久的惡靈,人類不知道惡靈附體,所以處於第一階段的惡靈尚未殺人,力量與常人無異,抓住他們並不難,所以在這階段抓到他們很重要,一旦他們殺一個人,能力就會驟升。

  • 第二級:惡靈會沉醉其中,開始瘋狂。
  • 但是惡靈會有很多種不同狀況,有些惡靈哪怕殺再多人也是只能一直停留第二階,如果惡靈和宿主融合得很好,就能快速進入第三級(所以合適宿主也是關鍵)。

  • 第三級:殺掉鐵中哥的惡靈是第三級,要吃掉四五個靈魂之後才能達到那種階段,一旦進入第三級,就會發出兩種聲音(第一集中都荷娜看到的第三級也是第一次遇到)。

  • 第四級:從第三級的惡靈而再繼續發展下去,宿主與惡靈就會結合成完全體,就是第四級,目前還沒見過。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