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韓劇《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7集劇情分析心得 》我們沒出息的大人沒辦法保護孩子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7集劇情

▲接續第六集,在包廂中是金弼中和光澤見面, 金昱在廁所剛後撞到金弼中,吳一勇坦承自己以前也是同夥殺人犯,而金弼中是殺掉吳一勇的兇手,金昱當然傻眼也很不能接受吳一勇的過去。吳一勇說到小時候窮只和媽媽生活,所以從小開始做任何事情來支付媽媽醫藥費,金弼中拿著一千萬給他並帶他進入組織認真送貨,還真的賺到很多錢,只是貨物就是毒品,當中看到一個父親吸毒還兒子的景象讓他很不捨,結果隔天就發現那個兒子被打死了,在吳一勇想要去警局自首,但被金弼中將他殺掉,而現在死掉愧疚感無法消失,或許這是對自己的懲罰。


金昱後來才發現金弼中竟然就是哥利亞!派人去抓世英、殺掉高相哲,只是要找到金弼中就比較麻煩,因為他會常常換飯店(加上金弼中現在也早逃走),警方根本找不到,但找到了底下的一些重要成員。申俊浩主動找金昱幫忙,去查看金昱看到的那輛黑車子(這是相哲親自提供的線索),後座下找到綁架崔靜華時用過的針筒。辦錫從路河的畫中發現不對勁, 感覺黃色的部分像是木柱。



▲另一邊,炒碼麵突然消失,原來牠不小心跑進了小村裡,還被愛麗絲遇到,辦錫一看就知道是炒碼麵。透過檢驗過後,申俊浩找到的針筒完全能證明是注射過崔靜華的證據,申俊浩告訴緝毒組這是相哲和李光澤做的,然後高相哲幫忙藏證據,這反倒讓李組長發現申俊浩怎麼突然知道李光澤。白組長調查路河的父母,發現精神病院有著不尋常的動作,聽說有中間人介紹患者入住強制入院的情況普遍,當時載走高恩正的救護車公司也不見了。後來在橋下露宿地區找到有看過高恩正母子兩的義工露宿,提到一段時間後有救護車把身體狀況不好的高恩正給拉走,但路河並沒有上車,則跟在救護車後面哭著跑,後來去千重山那裡找(高恩正常帶孩子去那裡散步)



▲辦錫獨自去山區找尋線索,發現路河所有圖畫可以拼成同一幅畫,辦錫認為沒有出息的大人無法保護孩子,但他一心還是想把這件事搞清楚。李鍾雅幫辦錫透過畫找到千重山的路標,剛好也遇到來這裡找路河的白刑警,根據李鍾雅的情報,搜索人員真的找了容易失足的地方。運動會上,相哲得知路河對自己無法跑第一名的執著,因為他認為是自己跑太慢而失去媽媽,於是在運動會中,路河一心想著媽媽一邊跑了第一名,然後在白刑警找到路河失足屍體之後,路河漸漸地消失,去到他該去的地方了。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7集分析心得

本集故事著重在吳一勇的過去,金昱對吳一勇就已經覺得很詭異,現在的金昱更不能接受吳一勇的過去,然而觀眾當然會想要知道吳一勇為什麼會殺了人,姜船長說到「你並不是故意那樣對那個孩子的」。


「看來人就算死了,愧疚感也不會消失」

「這裡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沒有人懲罰誰,也不會讓你經歷的事情消失,就算不知道你的事,來到這裡已經很沈重了,你的事情就埋藏在你的心裡吧,心靈的懲罰也由你自己來承受」


果然編劇沒有對吳一勇的故事太殘忍,因為吳一勇不是真的有殺那個小孩,而是間接不小心害死小朋友, 這讓吳一勇感到很愧疚。現在這個故事其實也和過去編劇在吳一勇這個角色身上所刻畫的故事線,過去我們能看到吳一勇很照顧村裡的小孩,或許因為這份愧疚,吳一勇想要贖罪~ 但這份愧疚永遠都不會消失,這是他應該承擔的懲罰。但我其實蠻高興金昱在得知吳一勇的過去後並沒有太過怪罪吳一勇,編劇反倒讓兩人更像是兄弟一樣,關係其實更加緊密和和諧~



販毒集團組織是這樣的:

  • 哥利亞為面具男:第七集透過吳一勇解釋他是組織整個毒品派送的背後人物,透過社交平台來販毒,本尊就是 金弼中! (李光澤也在這個販毒組織中)~但我覺得組織內的人很可能不一定知道金弼中就是哥利亞,因為在港口的時候哥利亞有出現,金弼中也跟在旁邊。
  • 毒品配送員:高相哲(綁架文世英、崔靜華的綁匪,但第五集內容揭曉,他是臥底警察),至於他會被指派要除掉文世英、崔靜華的目的還不明(相哲只是照著上頭指示執行任務),因為她們沒欠錢也沒有吸毒,當初崔靜華就是死在箱子裡,相哲是故意把崔靜華的屍體給警方發現的。
  • 高相哲是個臥底警察,難怪在之前的集數裡當申俊浩去緝毒組要調查綁架崔靜華嫌疑犯的時候,緝毒組對這些案件完全不理會,申俊浩還以為緝毒組故意吃案,現在這一集揭曉緝毒組是因為為了要抓販毒集團所以不能把高相哲的臥底身份曝露出來。




路河的故事線:

在村裡的孩子為什麼都沒有人報失蹤?不管是路河還是愛麗絲都是,連永林的家人也移民去國外,都沒有人在找這些孩子再加上吳一勇又是如何知道孩子們的住址?小孩應該不一定能背得出地址才對。

  • 路河(沒被報失蹤):吳一勇每次都會來路河家看看,說到路河家已經是住著新住戶陌生人(卞碩夏)。父親服刑九年(2013 / 2 因交通意外被判刑),最後一次見到孩子是八歲,九前期間沒有看過孩子,贖完罪之後打算回去找路河,所以他不知道路河已經死掉的事,至於路河的媽媽則是詭異地因為酒精成癮而入住精神病院。

  • 李進性服刑:2013 / 2 因交通意外被判刑

  • 在李進性去服刑後的一個月, 高恩正和路河露宿在橋下,2013 / 3 配偶高恩正去探監(那時候還跟路河在一起,看起來很可能是因為家被搶走,不然他們也不會露宿街頭在橋洞下露宿)

    義工爺爺當時有看到高恩正右手受傷,路河還有畫下老爺爺的畫像,後來一個月後高恩正身體越來越差,某個隔天再去看就不見他們,說是一大早有救護車把人拉走,路河並沒有上救護車,反倒在後面追著跑。

  • 2014/11/6 入住精神病院,費用甚至已經繳納八年(誰繳的?) 白組長調查到有中間人介紹患者強置入院,連載高恩正的救護車公司也 不見。在這一天的日期,路河也死掉失蹤,來到小村(畫面中路河的擷自有些上日期)路河的鞋子很髒,說是丟了媽媽,去山裡找媽媽迷了路,然後走到這裡來,也不記得發生什麼事。


    我還蠻喜歡路河執著自己永遠跑不到第一名的內心動機,編劇將他這份執著緊緊套牢他的過去,就因為失去媽媽,所以悔恨自己跑太慢沒有追到做救護車的媽媽,因此他將自己失去媽媽怪罪到自己身上。在運動會上路河跑第一的那場戲,編劇最後讓路河在大家的鼓掌和期待中離開,這是個很美的結局,讓一個孩子就像是有自己的夢想,勇往直前,對媽媽的愧疚也終於放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 跨國追劇教學~ 全球跨國Netflix追劇追到飽!NordVPN推薦方案,2分鐘快速設定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