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韓劇《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4集劇情分析心得 》一定要是爸爸才能問這些問題嗎?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4集劇情

接續第三集,金昱突然被葆拉叫爸爸,甚至拿出文世英與金昱的照片證明,所有人都和金昱一樣震驚他有女兒,現在葆拉說文世英好幾天都找不到人,所以才來找金昱,甚至想要借住這裡一陣子,在大家的反對下,只有辦錫堅決收留葆拉。葆拉表示媽媽並不是第一次離家出走,經常一兩天或是更長時間沒回家睡覺,只是這次都沒有聯絡。 隔天辦錫來到小村,夏允給辦錫一個百寶箱的鑰匙,這是她和賢智一起留下珍貴的東西,放進一些拍的照片和書信,只是因為賢智離開所以百寶箱沒了。

▲金昱去到葆拉住處要幫忙付租金,也發現申俊浩也來這裡幫忙繳房租,現在申俊浩才知道金昱是文世英的朋友,甚至還是葆拉的爸爸。辦錫收到夏允給的百寶箱鑰匙決定留在小村,至少可以感受智賢以前在這裡的每一刻,晚上辦錫和姜船長聊到校長,她表示校長並不打算被人找到,因為老婆沒有小孩可以照顧她,還是要讓老婆至少能領著他的退休金活下去。當姜船長看到辦錫手上鑰匙時想起一個箱子,原來她會把這裡的人 最寶貝和珍貴的東西放到「記憶之屋」裡,而智賢的百寶箱就在這裡,辦錫忍不住大哭


▲隔天,校長告訴辦錫,夏允跟賢智根本一模一樣,就像是一對雙胞胎,賢智離開後最難過的就是夏允,她會強忍著淚不把傷心表現出來,而當辦錫想要問校長過去的事情時,校長表現得完全不想談過去的事。李鍾雅找了一個地方要開一間咖啡廳,這地方離賢智曾經住的村很近,所以李鍾雅決定把咖啡廳的收入當作是找村裡人的經費。文世英被監禁在樹林裡逃出後打電話到葆拉的手機被金昱接到,不過馬上又被綁架她的人給逮到,此時申俊浩也找到文世英失蹤當天被某個男人拉走的畫面。





申俊浩帶隊人馬到公用電話亭,從周圍開始搜索線索,最終找到樹林裡的鐵皮屋,還有文世英的綴飾,只是鐵皮屋已經人去樓空,但有文世英曾經待在這裡的痕跡,金昱和申俊浩認為文世英沒有先報警反到是先打電話給葆拉,應該是有不能報警的理由。晚上李鍾雅看到申俊浩掌握到的可疑男人也是帶走崔靜華的男人,同時這男人和夥伴正在販毒

▲隔天,姜船長特地請吳一勇去校長家幫忙確認他的老婆過得好不好,辦錫在小村的學校裡看到夏允就像是看到賢智一樣。申俊浩也馬上去緝毒組抱怨明明有人報案和崔靜華有關的嫌疑人為什麼不予理會,緝毒組才知道這個人綁了文世英、崔靜華,申俊浩認為緝毒組根本知道某些事情但故意不說,尤其是李京善(文世英消失當天的客人)這號人物他們肯定知道,因為表情馬上變了,申俊浩希望組長可以把案件公開調查。


▲金昱看到後馬上去葆的拉學校,因為他知道葆拉一定會受到衝擊,尤其是被同學們大肆討論,於是金昱在學校自稱是葆拉的父親和老師談話並幫葆拉請假一週,不過葆拉其實在早上就有跟申俊浩了解並且答應過公開調查。此時吳一勇則是急著找金昱, 因為那個文世英他也有看過被綁架到一個廢棄工廠裡,但金昱反倒是懷疑起吳一勇,認為他在幾個案件中都在場目擊很奇怪,感覺吳一勇就是有目的。此時掌道里馬上就帶人來這裡包圍金昱想殺掉他。





Missing 他們存在過2 第4集分析心得

圖/tvN

金昱惹上黑道集團這故事線是金昱在吳一勇的幫助之下陰錯陽差防止金明子被騙並且逮到的一個高利貸騙徒,但這個騙子竟然還被綁架崔靜華的兩個兇手給殺掉~ 現在高利貸男安成俊被殺,現在則是引來另外兩個人(掌道里、錘子)鎖定金昱,目前還不知道這些黑道是不是綁架崔靜華、文世英、殺害安成俊的兇手,但因為金弼中、李京善本身和崔靜華、文世英有關聯感覺這幫黑道就很可疑



崔靜華案件【註】綁架文世英的歹徒=綁架崔靜華的歹徒=綁架安來凡的人):吳一勇說她是被綁架,但靜華的同學說是靜華在婚禮時逃跑,還帶著錢離開(也很可能不是被綁架,因為李鍾雅有說崔靜華是從婚紗店出來後上這個人的車子),不過前面的集數有呈現崔靜華是被關在後車廂裡,因此最後是被兩個男子綁架,這兩個男子還殺了騙金明子的那個高利貸男。





文世英突然失蹤案件【註】綁架文世英的歹徒=綁架崔靜華的歹徒=綁架安來凡的人跟蹤葆拉的人似乎也是綁架文世英的綁架犯(因為都戴同個項鍊)


第四集葆拉的出現終於開始著重在文世英的案件內容,這部分著重在金昱還在理解自己怎麼會是葆拉爸爸的混亂中,並且也揭開金昱過去和文世英的關係。 我很喜歡辦錫在金昱身邊扮演的角色,他是站在葆拉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並且在金昱身旁給予提點~ 「你不是她的爸爸覺得很委屈,但是葆拉有 什麼錯?又不是她想被生出來才來到這世界的,沒有爸爸長大,也不是她的錯」。



當然這也不是就在一口咬定金昱是葆拉的父親,但我喜歡辦錫能先選擇相信孩子的言語這種個性,對比出文世英的房東和街坊鄰居對文世英的閒言閒語就能知道,編劇暗示著這個世界有很多人都是沒有證據就亂下定論,因此金昱也在學習如何先學會相信孩子的話語再去理性分析事情。



「因為智賢不在才會這樣,身為爸爸只是給孩子辦了後事,我覺得自己很沒用,起碼我現在知道,我們賢智坐在這裡的某處」透過葆拉的出現,編劇繼續襯托出辦錫想要彌補自己缺席智賢生命的那段回憶,我覺得葆拉的出現就像是在提醒所有人對於沒有完整雙親愛的孩子的關愛,不一定非得要你是生父生母才能愛孩子這世上的每個人都能去愛每一個孩子,讓他們的生命得以完全,就像是金昱講的「一定要爸爸才能問這些問題嗎?社會關懷是大人的義務」。



即便金昱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葆拉的父親,但他願意暫時先當葆拉的父親這一段就是如此,可以看得出來葆拉打從內心渴望有人可以關心她,葆拉這角色很直接地展現出身為一個孩子渴望有人可以愛她的期待。 這一點對照到辦錫對夏允的愛,辦錫也將自己無法來得及付出給賢智的父愛全給了夏允,他的狀況呼應到前面我們所說的,即便不是親生父親,也能去關心和愛別的孩子,因爲有些孩子們會像夏允、葆拉一樣假裝堅強,但其實內心很受傷,身為大人的我們就成為可以發現他們脆弱的關鍵人物





吳一勇的死亡因素是因為金弼中?


第二集中姜船長還有特別交代吳一勇不要告訴金昱、辦錫他們關於他臨死前的狀況。然而在掌道里出現的夜店中,吳一勇在這裡的包廂找到金弼中,這個金弼中成為吳一勇憤怒的對象,因此可想而知這個金弼中應該是和吳一勇死因有關的關鍵人物(而且我目前推測金弼中很可能是吳一勇生前很親近的朋友,因爲他們手上似乎還有相似的戒指)。



吳一勇內心的委屈是在他安慰閔勝載那場戲中表現出來的,「我一開始來的時候也常在這裡發呆,那時候真的是一肚子火,讓人多委屈啊,把我弄成這樣的人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我卻在這裡這樣待著」。



這個金弼中本身也是販毒的小弟,如果姜船長要吳一勇也跟金昱講他臨死前的事情的話,那我想很可能吳一勇過去可能也是和販毒有關,因為他這角色就像是知道某個集團正在犯案一樣~ 呼應到金昱對吳一勇每次在幾個重要案件時都在場的懷疑。 而金弼中這角色所待的組織可能就和綁架文世英、崔靜華的綁架犯有關,因為第四集他一看到文世英案件被公開調查時顯得相當緊張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 跨國追劇教學~ 全球跨國Netflix追劇追到飽!NordVPN推薦方案,2分鐘快速設定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