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邪惡與瘋狂第10集劇情與評價心得》我就是專屬於你的英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邪惡與瘋狂 第十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9集),柳秀悅因為被政勛捅了一刀而在昏迷中進入潛意識世界中,確認是鄭允浩殺掉自己父親,但K突然變得臉上有血手中有刀,這是他記憶中自己剛開始的樣子所以懷疑自己殺了人,柳秀悅才想起以前在保護院時和鄭允浩討論到互相殺掉父親,反正回去都是回到地獄,所以要一起毀掉地獄,現在的柳秀悅不相信,不過K卻很確定當下自己很想要殺掉對方的情緒,K開始自責自己讓柳秀悅成為殺人犯,所以打算要離開,要柳秀悅獨自抓到鄭允浩就好。


柳秀悅去問醫生後得知K想救的是自己而不是世道所以K可能會無計可施之下殺人,柳秀悅很擔心K會就此離開讓他永遠解不開六個月之謎,想到這就是鄭允浩故意要讓柳秀悅不停地懷疑自己的陰謀呢?這就像是情感操控一樣,所以說不定現在的記憶也是被偽造扭曲了。柳秀悅拿著以前鄭允浩寫給盛福俊的信想要重新再審緝拿鄭允浩,但南恩碩說非常有難度。另一方面,龍社長正在找尋新的方式賣出貨,畢竟之前白榮珠嗑藥殺人的事現在警方都在找貨的來源,所以龍社長現在都不能出貨,她想到賣貨給白榮珠的人搞不好是故意耍手段讓eyes candy有問題為目的,搞不好是想要砍價,因此龍社長正在找這個人。



✦差點被政勛給除掉的朴成冠也在懷疑奇素妍和政勛有關係,現在朴成冠打算要等自己被釋放後親自宰了政勛,而柳秀悅一直找不到政勛的下落,現在又特別想念K,不過吳景泰卻接到電話說政勛有打電話去醫院問奇素妍的狀況,這倒給柳秀悅一絲希望,過去附近調查後發現政勛工作的中餐館就在附近,最終終於找到政勛,但柳秀悅不是來找他算帳的,是來找他可以盡快收手,不要像他這個過來人一樣,柳秀悅也承諾自己會幫助奇素妍,在政勛要講出背後指使他們這麼做的人時電話突然響起,這竟然是鄭允浩打來嘲笑柳秀悅,而政勛也突然不見。





✦在善與吳景泰找到朴成冠打算對他作保護,不過朴成冠反倒酸他們快點抓到政勛,不然他自己就會動手了,吳景泰忍無可任直接教訓朴成冠,而柳秀悅也找到朴成冠指使要抓政勛的人來問話,最後確定朴成冠有教唆的罪嫌因而緊急去逮捕,不過朴成冠溜走的同時被政勛綁架走,就在柳秀悅要制止政勛時,政勛說要是這次沒有完成任務,奇素妍就會死,因為「那個人」正在看著他,柳秀悅馬上去追那個監視他們的人,不過柳秀悅被這個人毆打之時讓他想起以前父親被鄭允浩殺掉時自己也在場,當時鄭允浩對自己說自己殺掉了鄭允浩父親,所以才會衍生出他父親也被殺掉的局面


✦就在柳秀悅想著這段可怕回憶時,K突然出現在潛意識世界中教訓鄭允浩,但其實這是柳秀悅腦中那個小在熙想起自己被偽造記憶,並且小在熙在腦中確定自己根本沒有殺人,也知道當時是K這個人格保護了自己。柳秀悅很高興自己想起這段記憶,K也不再躲藏直接出來拯救柳秀悅,只是抓到眼前的男人並不是鄭允浩,因為鄭允浩打電話來說著他早就猜到秀悅體內還有另一個人,並且說之後很快會見面。



✦政勛仍然被送入警局,但政勛什麼話都不說,之後柳秀悅把政勛帶回家吃飯,柳棟悅說眼前著個政勛似曾相似,根本就是把柳秀悅撿回家時的場景一模一樣,柳秀悅跟政勛說自己被家暴的過去,他會這樣跟政勛說自己的秘密是希望政勛要相信世上還有很多好人。另一方面,安德烈已經找到願意用原價買貨的人,但龍社長還想要執著於誰用白榮珠陷害他們沒市場可做的人,只是她這舉動有可能會讓自己逃不掉。李熙謙則是掌握到安德烈和龍社長買了去俄羅斯的船票,這是她第一次知道龍社長這號人物,安德烈則是找到白榮珠手上貨來源的人,據說不只是為了貨,也是為了引誘柳秀悅上鉤,不過安德烈最後則是突然被某人(鄭允浩)施打鎮靜劑,最後被殺死。李熙謙雖然有找到龍社長,但卻被逃跑,李熙謙透過龍社長也推理出她也正在追查那個鄭允浩。



✦柳秀悅去找申醫生做諮詢,說著自己一直在被鄭允浩耍得團團轉,自己很想要戰勝對方,所以要申醫生幫忙治療自己體內的那個人格,不過柳秀悅是故意要引申醫生上鉤,因為他從政勛那裡知道白榮珠當時就是被申醫生給情感控制,所以知道申醫生就是鄭允浩。








邪惡與瘋狂第十集評價心得



K最後會如何?


K是柳秀悅的小時候消失的六個月那段記憶,會有解離出來的人格通常就是為了保護主人格,因此搭配到廉醫生所講的「他想救的是你,並不是世道」這句話,如果那六個月是柳秀悅開始被父親瘋狂家暴的那段時間,那就是他所謂的「地獄」,我記得在柳秀悅被柳棟悅撿回家後,柳秀悅在外面看到警察搬出屍體時暈倒,從此就消失記憶。


這記憶就是那六個月,K為了保護柳秀悅主人格而消失,但我記得當時醫生有說這記憶可能會慢慢回來,可是當記憶回來後有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問題,我想指的就是這個時候,即是K回來的時候。



不過K就是柳秀悅自己,如果劇情走到最後K就是那六個月的記憶,那也代表K到最後真的可能會不見,不過不是說消失,應該是說會融合到柳秀悅的主人格裡,搭配到K之前說自己一直在柳秀悅身邊但柳秀悅一直沒有看到他一樣,因為K本來就是柳秀悅的一部分,若這段記憶回來,K也沒有必要解離出去,可以回到主人格,柳秀悅也自然看不見K了~ 只是結局時K真的會消失嗎?我自己當然希望不要,畢竟現在的K和柳秀悅的合作搭配也挺好的,就算K一直留在柳秀悅主人格裡也沒什麼問題,實在是沒有動機讓K就這樣不見。








K真的有殺掉鄭允浩父親嗎?


總歸一句,K到底有沒有殺人?看完這一集就知道答案是「沒有」,反而是被鄭允浩給搞出來的記憶混亂,因為柳秀悅在尋找「六個月記憶」的時候正好是在鄭允浩出現的時候,而上一集我自己推理鄭允浩就是申醫生,那申醫生在第一次開始接觸柳秀悅時就開始對柳秀悅情感控制,而這樣的情感控制是會讓人記憶混亂因而做出不該做的事情。


因此柳秀悅如果是真的被鄭允浩給情感控制的話,那K本集一開頭會說「我自己一開始的記憶就是這樣(臉上有血、手上有刀)也可能是K自己被情感控制,所以記憶上也開始有混亂,畢竟前面一連看到好幾個案件是互相殺掉家暴的人,自然而然會讓自己有這樣的錯覺(也有可能當時是鄭允浩給就對K那時偽造記憶),再加上K始終不敢進去1002那天看記憶是因為害怕自己會是兇手,光憑這一點就可以確定K自己對自己最初的記憶也不是很確定,是到最後看了一連串的案件才這樣覺得。



至於「記憶會被偽造,但情緒不會」這句話就很像是K真的有動手,不過這搞不好當時的在熙(柳秀悅)是真的很想要殺掉對方但有忍下來,鄭允浩利用這機會偽造在熙的記憶,讓他以為自己有動手,本集中段透過鄭允浩對在熙的那段台詞就能知道K沒有殺人,因為鄭允浩說「我幫你想起來,不是你殺掉我爸的嗎?不是你想要殺了那混蛋,就是想要殺掉你爸才先解決我了我爸,是不是?



所以鄭允浩的父親和柳秀悅的父親都是鄭允浩殺掉的,是為了要製造一場有不在場證明所以對柳秀悅偽造記憶。我太愛柳秀悅被鄭允浩毆打到想起1002那天的記憶,K出現在潛意識世界中來教訓鄭允浩,事實上是自己的小在熙記憶回來了,這一段的剪輯非常棒! K和小在熙兩人畫面的交替,告訴觀眾K就是小在熙,K教訓鄭允浩就是小在熙反抗鄭允浩,而K說自己當時會有想要殺掉對方的情緒,那是因為K保護了自己並同時教訓鄭允浩,但K並沒有殺人,只有那種情緒。








柳秀悅開始有K的英雄人格?


政勛,如果你現在收手,以後你的人生或許會截然不同」,這句話是柳秀悅也有相同經歷而走過來的,因為現在的政勛還在一直找朴成冠,朴成冠是奇素妍的男朋友,常常對奇素妍暴力相向,因此殺掉朴成冠是對奇素妍的承諾,但只要殺了人,整個人生都會變調,就算沒人知道,也可能會像柳秀悅一樣在內心中產程極大的陰影和自我懷疑。


這種內心的痛苦比起坐牢更強烈,所以柳秀悅對政勛的勸說除了是要他不要做錯事讓自己坐牢浪費人生,其實也是希望政勛可以在內心中放過自己,不要讓自己未來的痛苦,否則政勛就會跟自己一樣被這疑惑給困住。



然後我發現柳秀悅說會幫助奇素妍的承諾,這瞬間的柳秀悅讓我覺得他真的越來越融合K的人格,即便柳秀悅不是那種英雄風格的個性,但至少在對正義的感知已經和K一樣了,「我是真的很想保護你,我是認真的」,柳秀悅對政勛的保護就如同K保護柳秀悅一樣。








命案與eyes candy的關聯性


在前兩集中火力全開在命案上,幾乎沒有太多關於毒品的下落,唯一就是白榮珠本身殺了父親時服用了eyes candy,依照龍社長說白榮珠殺人時偏偏是吃了eyes candy,有可能就是有人要故意讓eyes candy,然後趁機用低價買到貨。


如果一連串的命案要和eyes candy有關聯性,那我想有可能鄭允浩這個角色和毒品有關,而如果上一集我自己推理鄭允浩就是申醫生的話,那申醫生就可能是給白榮珠eyes candy的人(安德烈有查到給貨的人不只是為了貨,也是要引誘柳秀悅上鉤),只是我自己是覺得這樣連結有點牽強啦,畢竟因為鄭允浩最大目標就是柳秀悅,在毒品案上的追查就很像變成只是順帶而已,要這麼剛好破了毒品案,那也是太過巧合。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