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Netflix《 風騷律師 / 絕命律師 》第一季第6集劇情:被愧疚感籠罩的麥克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 風騷律師 / 絕命律師 》第一季第6集劇情


開頭閃回:麥克搭火車抵達阿布奎基,背著一個行李袋,他在車站內等著他的媳婦史黛西來接他,當史黛西抵達時,麥克藉故說要去廁所,但他進入是女洗手間,從投幣式自動販賣機買了一個衛生棉,之後鑽進男廁,解開襯衫,露出肩膀上沾滿鮮血繃帶下的新槍傷,將衛生棉緊緊貼在槍傷上,忍著疼痛和史黛西回去家裡


在史黛西的家裡,麥克跟他的小孫女凱莉玩鞦韆,在他休息時與史黛西閒聊,史黛西似乎與麥克之間有點距離,當她問麥克計劃在城裡待多久時,麥克告訴史黛西他將會一直住下來,同時也承諾只要史黛西有需要幫忙帶小孩的話都會幫忙,然而,史黛西對這個消息並不感到開心或欣慰。


因為有件事還是一直在史黛欣內心中有著疙瘩,她對麥克提出了困擾她的事情,那就是馬特在死掉前幾天,她無意中聽到麥特(麥提)在某天深夜跟麥克在電話中憤怒地爭執,雖然是低語,但她可以感受出麥特的憤怒,當史黛西問麥克他是否是當天晚上電話另一端的人時,麥克否認記得有這樣的電話,並建議史黛西不要糾結於此。之後麥克搭車離開史黛西家,找到了獸醫替他處理槍傷,畢竟這醫生可以收到錢又不會問槍傷的來源,但這醫生提議向麥克推薦一些「工作」時,他拒絕了,並說他不是在尋找那種類型的工作





被愧疚感籠罩的麥克


時序回到現在,麥克在警察局的審訊室裡,對面坐著費城警察局偵探桑德斯和阿巴西,儘管麥克沒有被捕,但麥克還是一直要求要律師,要求將吉米帶進來這裡當他的律師。

吉米接到通知後,帶著一杯咖啡來到警局,在麥克回答他的問題後,麥克指示吉米把咖啡灑在阿巴西身上,因為麥克的目標是他身上的筆記本,不過吉米當然知道這是做壞事,即便麥克提醒吉米欠他一個人情,因為他上次還幫助吉米找到了凱特曼一家人,但吉米還是先拒絕了幫麥克演戲做壞事。


當警探們開始審問邁克時,吉米堅持要他們從頭開始解釋將他們帶到新墨西哥州的事件,被激怒的阿巴西回應邁克在費城當了將近 30 年的警察,而他的兒子麥特,一個菜鳥警察,在九個月前因公殉職。麥特和他的搭檔霍夫曼和芬斯基,被發現在一個社區遭到埋伏槍擊,那一次霍夫曼和芬斯基逃脫了襲擊,但六個月後在一次類似的伏擊中喪生


現在警探推測霍夫曼和芬斯基參與了可能導致他們和馬特被殺的貪腐活動,警探們希望麥克能夠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麥克承認在霍夫曼和芬斯基遇害那天晚上在警察酒吧見過他們,但沒有更多線索可以提供。吉米靜靜地聽著麥克的故事,對這個男人和他的失去產生了同情。所以
當這群人準備離開審訊室時,吉米下定了決心把咖啡灑在阿巴西身上,麥克立即掏出手帕輕輕拍了拍被激怒的偵探的夾克,成功地偷走了他的記事本。





在研究了 Abbasi 關於此案的筆記後,Mike 去 Stacey 的家質問她關於打電話給費城警察的事——他現在知道她是他們來鎮上的真正原因。她心煩意亂地解釋說,她是在發現藏在手提箱內襯裡的大量神秘現金後打來電話的。認為馬特一定參與了犯罪活動,她懇求邁克告訴她關於她丈夫的真相。邁克對這個建議很生氣,在衝出房子之前咆哮說馬特“不髒”。

三個月前,在費城,邁克偷偷闖進一輛停在酒吧後面的警車。後來,在酒吧里,邁克喝了幾杯,然後注意到房間對面的霍夫曼和芬斯基。他醉醺醺地走到他們的桌子旁,雙臂摟住他們的肩膀。他把他們拉近,低聲說:“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殺了他。”





我是唯一一個讓他這樣貶低自己的人


在過去,麥克要前往阿布奎基的前一天,警察酒吧關門時,麥克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客人,當他跌跌撞撞地回家時,芬斯基和霍夫曼開著他們的巡邏車經過,並提議載他一程,當麥克拒絕時,他們還是極力堅持將麥克帶到巡邏車後座,並把麥克的手槍給拿走。芬斯基故意套話向麥克追問他剛剛在酒吧說「你們殺了他」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麥克整個人醉醺醺含糊地說著他的意思,他確信霍夫曼和芬斯基對他兒子(麥特)謀殺,他將證明這一點,這兩個警察聽到後緊張地對眼


霍夫曼和芬斯基把麥克帶到遠離城市的廢棄地。當他們下車時,麥克從後座墊之間滑出一把槍,把它藏在他的夾克下面,其實是因為他早些時候已經有闖入他們的巡邏車,並在裡面事先藏那把槍。這兩個警察把麥克從車上拉下來,然後偷偷討論用麥克自己的槍偽造成麥克自殺的樣子,此時一直裝醉的麥克冷冷地稱讚芬斯基的聰明計劃。


這兩個警察轉身面對他,卻發現麥克已經瞄準他們準備開槍。芬斯基試圖向麥克開火,但發現他從麥克那裡拿走的槍沒有子彈,麥克迅速向芬斯基和霍夫曼開槍,先解決掉霍夫曼,之後芬斯基掏出他自己的槍要跟麥克對幹,一顆
子彈擊中了麥克的左肩,最後麥克還擊並擊中了芬斯基的脖子,最後再殘忍地結束他的生命,麥克收起芬斯基的槍,便離開了。





時序回到現在,麥克再次拜訪史黛西,並告訴她一切。


他解釋說,他的整個轄區,包括麥克本人,都是骯髒貪污的警察,但馬特不是其中之一。當時霍夫曼給麥特一小筆髒錢時,麥特最初拒絕了,甚至還打電話給麥克問他什麼是正確的做法。這通電話就是史黛西無意中聽到的那通電話,麥克告訴麥特,不拿錢會在他和轄區之間造成不和,並可能導致他被殺


麥克向麥特承認他也收了髒錢,這讓他的兒子麥特很傷心,麥特最終接受了他父親的建議,但由於他早先的猶豫,霍夫曼和芬斯基擔心麥特會把他們的貪污供出來,於是上演了對麥特的殺戮。「我是唯一一個讓他這樣貶低自己的人」,一個沮喪的麥克哭泣著,史黛西對這種坦誠的表現感到震驚,並詢問是誰殺死了霍夫曼和芬斯基,麥克冷冷地說著:「妳知道發生了什麼,問題是,妳能忍受嗎?」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