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邪惡與瘋狂第11集劇情與評價心得》我只是把你送回原位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邪惡與瘋狂 第11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10集),柳秀悅故意找申醫生諮詢作為引誘,因為他知道申醫生就是鄭允浩,所以打算要聯合K來證明申醫生是鄭允浩,也是教唆殺人的人。龍社長把安德烈的屍體偷走,並且火化。K重新回去找申醫生做諮詢,很明擺地說鄭允浩殺掉父親那天是K救了自己,申醫生當然知道柳秀悅會刻意制止K,所以想要單獨和K說話,但K對申醫生實在太憤怒,畢竟他就是讓K有痛苦回憶的人,只是沒想到申醫生直接對K說自己就是鄭允浩,甚至開始對K的人格洗腦說K也很想要殺掉在熙的父親,原來剛剛那一段是申醫生故意要測試K對鄭允浩的態度,但事實上這也是申醫生在試探柳秀悅到底知道了多少,目的就是要對K做情感操控,讓K認為當時柳秀悅逃走後是K殺了父親


✦晚上,柳秀悅突然想到剛剛被諮詢過程都被錄下來,所以如果找到其他學生的諮詢紀錄也能證明申醫生就是教唆學生殺人的兇手,陰錯陽差下找到那些錄影帶,只是用這些影片很難隊申醫生起訴,李熙謙反倒覺得把申醫生將毒品綁在一起會更有利,順便查明他殺害安德烈的嫌疑,而柳秀悅認為那就應該要先找到那個龍社長。隔日,申醫生果然知道柳秀悅認出自己,因而又寫信給盛福俊,這讓成福俊放棄對鄭允浩的重審,柳秀悅知道後去家裡找他,發現成福俊試圖自殺,所幸及時送醫後已經無大礙。柳秀悅坦白對盛福俊說自己也是鄭允浩的受害者,他可以懂一輩子都不安心也不敢去找答案的那種內心束縛,但死掉絕對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所以儘管現在追訴期過了,但這是最後一次可以定鄭允浩罪的方式。



✦柳秀悅把盛福俊收到的信給申醫生看,說到鄭允浩應該也是要用同樣方式引導自己去背負殺人罪責,申醫生刻意對柳秀悅說昨天有人故意動了他的東西,但依那些東西不能證明什麼,柳秀悅一聽 到申醫生刻意說給自己聽,所以反問申醫生「鄭允浩為什麼一定要確認K的存在?」,申醫生說這遊戲或許根本就不會結束。柳秀悅回到家被龍社長找到逼問殺掉安德烈的人到底是誰,柳秀悅趁勢要龍社長知道光憑她一個人找不到那男人,而自己比龍社長更想要抓到那男人,所以要龍社長給他手機的錄音檔,這就能當成鄭允浩是兇手的證據,隔日龍社長去到警局配合調查,當申醫生教唆殺人的證人,所以逮捕令也把上核發下來。





✦柳秀悅接到盛福俊電話說自己終於都明白誰是鄭允浩,所以現在打算跟鄭允浩一起死,但他腦中的鄭允浩被申醫生洗腦成柳秀悅,因此約到廢墟這裡要殺掉柳秀悅,而申醫生也出現來殺掉盛福俊,K生氣地想要對申醫生復仇,但被柳秀悅制止,而隔天申醫生接受偵訊,不過申醫生利用第三人視角覺得鄭允浩的做法沒有什麼不對,而且除了柳秀悅沒人看過鄭允浩,漸漸地引導鄭允浩就是K,甚至說昨天殺掉盛福俊的人就是柳秀悅。 李熙謙整個聽到都懵了,後來柳秀悅才坦承K就是自己另一個人格,李熙謙甚至都快要真的相信K就是鄭允浩。


✦本來柳秀悅想要找廉醫生幫忙,但他也被舉報非法賭博而被抓走。 至於柳秀悅的母親整個人自從昨天與申醫生諮詢過就很不對勁,當時申醫生不僅轉交一個東西給媽媽(一把刀),還讓媽媽相信在熙剛來家裡的時候手上拿著刀殺掉父親才逃到家裡,警局也即將要搜索柳秀悅的家,警方把秀悅當作是嫌疑犯,在柳秀悅家找到申醫生轉交給柳秀悅母親的刀,這下柳秀悅真的完全被栽贓無法躲。柳秀悅馬上知道這是申醫生的把戲,氣得失控打傷他,但也馬上被逮捕,在柳秀悅無法證明自己清白時,內心只有一種想要殺掉鄭允浩的憎恨感,也覺得K說的是對的「你住種人渣就應該去死」,於是拿起槍朝鄭允浩開槍



✦四個月後,柳秀悅一直待在精神病院,但整個人都魂不守舍,而柳秀悅也記不得K是誰了,但這段時間他都是假裝K已經被治療好,而K根本沒有離開,反倒是在等時機出去了結申醫生。








邪惡與瘋狂第11集評價心得



鄭允浩(申醫生)對K的情感控制才是目的


這一集好緊張,柳秀悅開始用自己去找鄭允浩(申醫生)做治療,不過這申醫生也不是省油的燈,雙方的諜對諜非常精彩,鄭允浩和柳秀悅兩人一直在演戲,比較令我意外的是申醫生對柳秀悅是的情感控制對象是K而不是柳秀悅,老實講我覺得編劇下這一招非常高招!


而這一集的鄭允浩讓我感覺他對柳秀悅的情感控制就是「混亂感」,既然柳秀悅已經知道K是當時要保護自己而出現人格,所以也知道柳秀悅已經想起是鄭允浩殺掉在熙的父親,所以現在鄭允浩可以出的招就是讓柳秀悅和K有「罪惡感」,所以才講出「有沒有想過父親還活著?你那天逃跑只剩下K和鄭允浩,而K又是這樣衝動,殺死你父親的真的是鄭允浩嗎?」,為的就是讓柳秀悅再次相信K還是有親手殺掉父親。



為什麼鄭允浩要確認K的存在?目的又是什麼?」我在想會不會是想要故意讓K殺掉鄭允浩自己? 這集的中段有點特別,因為K生氣地在打申醫生時,申醫生竟然一點都沒有反抗,好像就是要和K來對峙一樣。





看到中後段申醫生真的是個蠻厲害的反派角色,尤其在身醫生接受柳秀悅偵訊的時候講的那段話他把鄭允浩當第三人稱一樣,「22年前的鄭允浩為什麼時隔22年,也就是K重新出現的現在才又回來?柳秀悅,除了你,沒有人見過鄭允浩真面目」,後來發現這一段才是申醫生一定要K出來的目的,因為用K的存在讓柳秀悅有攻擊行為,所以K會被激怒對申醫生攻擊就是申醫生的目的,柳秀悅無法被控制,所以申醫生直接對K情感控制,只要讓K有攻擊行為就能證明柳秀悅有攻擊行為,也就能強詞奪理說K就是鄭允浩。


申醫生也就可以順理成章把殺人罪嫁禍到柳秀悅身上,申醫生也能說自己有不在場證明,也能因此說殺掉盛福俊是柳秀悅(因為K有撿起刀子,上面也已經有指紋),再加上柳秀悅口口聲聲說申醫生就是鄭允浩,但沒人知道他是鄭允浩,其他人也不知道鄭允浩這個人的存在,因此申醫生要透過柳秀悅有人格分裂,並且把所有這些命案的罪都加諸到柳秀悅身上就很容易(再加上郭奉必有說這個申醫生是警界指定用的醫生,證詞或是鑑定都是透過他,所以他要證明柳秀悅內的K是鄭允浩殺人兇手也會很容易)。



很愛編劇這一招啊!前面的一連串的命案就是一直在強調著利用別人來替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然後洗腦別人是兇手,最後運用到鄭允浩在柳秀悅身上做的這個設局,真的強!最後這場設局就是鄭允浩「把柳秀悅送回原位」(頂下鄭允浩的殺人罪,就跟以前一樣)。








唯有不停找到真相才能讓停止自我懷疑


明明感覺自己不可能這麼做,卻感覺自己犯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不停地懷疑自己,那種快要將自己逼瘋的心情」~ 盛福俊這一集又收到鄭允浩的來信繼續情感操控。 對一個人來說,「未知」這種感覺是最會令人不安的感覺,我自己覺得對盛福俊來講就有點像是以前不敢開1002記憶之門的K,會害怕知道真相答案,但不打開門又是一輩子的自我懷疑,一輩子的不安全感像是一種內心的地獄,而這種人又特別容易被情感操控(例如盛福俊就是),換句話說就是一輩子不能坦然安心過活的概念。


我還蠻喜歡《邪惡與瘋狂》這部劇在針對「人類心理學」的題材用很淺白的方式呈現出來,沒有過多的專有名詞來堆砌,單純論述人類內心面對陰影的掙扎過程和解決方法,這對觀眾來講想要吸收這些關於精神心理的內容是很好消化,也會有著一些共鳴的。



盛福俊試圖了結自我解脫的這件事我想是編劇要用來讓柳秀悅與K可以勇敢面對陰影的契機,最近這幾集以來圍繞在柳秀悅身邊的那些人讓柳秀悅漸漸地面對過去的陰影,身邊的這些人也讓柳秀悅知道自己不能逃避,因為身邊還有同樣的那些受害者出現,自己不是唯一的一個,我想這某種程度上也是編劇在鼓勵那些內心在地獄的人們可以勇敢去面對陰影恐懼,做到放下才是比結束生命更好的方法,過程中雖然痛苦(像柳秀悅一樣自我懷疑到罪惡感極深),但要擺脫這些痛苦就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地釐清。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