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邪惡與瘋狂第7集劇情與評價心得》如今秀悅可以獨當一面了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邪惡與瘋狂 第七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六集),柳秀悅和李熙謙被抓走關在貨車裡,在K的鼓勵下不放棄踹開後門,果真被他們成功,並且從司機那裡得知要去水庫,他們直接瘋狂地開著卡車帶著警察去現場逮那些要準備傷害他們的人。金計植從龍社長這裡知道過去的那些殺掉自己這邊偷貨的耗子們都是被龍社長帶去水庫殺掉的。 隔日,在善實在太生氣柳秀悅太亂來,一個人做這麼危險的事,讓在善大發雷霆,不過卻不被柳秀月放在心上,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緝毒,李熙謙有線報說那個眼球毒品是俄羅斯來的,要拿到那些貨只能進入俄羅斯同胞區,現在反倒在文陽傳遍了。


▲ 李熙謙有查到資料都有坤以前成立某個獎學金的時候,照片裡就有龍社長的跟班安德烈,李熙謙推測可能是透過他來拿貨,並且成為金計植的新搭擋,為了確定此事,所以去找鄭日秀確認,柳秀悅挑撥離間金計植只是利用他,所以要他趁機對金計植報復,果然馬上就引誘鄭日秀指認安德烈,柳秀悅負責去調查都有坤賣掉的一間快遞公司,在路上就馬上幸運遇到一個和安德烈一起出現過的手下在當司機,也同時追查到安德烈出現在這裡,但卻因為差點被發現,柳秀月和K又躲進送貨車中被載走,但過程中也發現當中的貨有「眼球毒品」,而且還不少



▲晚上柳秀悅馬上帶隊去抄快遞公司,但安德烈馬上把電腦主機給摔壞,趁著小弟們對付警察時,他馬上逃走,在善馬上跟過去要抓他,卻沒想到他耍狠招用刀攻擊在善,最後也很詭異地哪裡都不逃,甘願被逮捕(應該是龍社長電話中交代),來到警局中完全不講話,甚至想要自殘,最後這案件卻被金計植說要移送到毒品調查科,甚至還是廳長下達命令的,最後金計植對柳秀悅下馬威還很囂張,說柳秀悅以後絕對沒有辦法抓到他。





▲後續金計植回到辦公室收到眼睛的包裹,晚上則是要龍社長最近不要出貨不然會被盯上,但龍社長都是因為金計植兒損失重大,所以要金計植把他扣押的那些貨都拿回來給她,鄭贊企有點後悔走這條路,但金計植仍然說要把路繼續走下去。在醫院的在善被吳景泰細心的照顧著,都被在善的正牌老婆說吳景泰才是在善的老婆,而在善因為很吃醋最近被柳秀悅打入冷宮所以一直裝弱讓柳秀悅對他有愧疚感。李熙謙獨自跟蹤金計植和鄭贊企,發現他們要去把扣押的毒品偷走,但等柳秀悅他們到達就來不及了,所以李熙謙直好自己硬上,卻沒想到金計植用鄭贊企的生命做威脅李熙謙,最後柳秀悅趕到場追上金計植,金計植要龍社長幫他準備錢和護照還換貨,之後龍社長派人去取貨,並說要對金計植滅口,但金計植還是趁機把貨都燒了,拿了錢就跑給警察追。


▲來到之前卓旻水被殺的地方,柳秀悅與金計植一番扭打之下,靠著李熙謙一槍制止金計植,差點讓他不小心失足墜樓,是柳秀悅和李熙謙緊緊抓住他,但金計植過程中仍然貪心得在關心他飛走的錢。後續柳秀悅錯怪K怎麼剛剛沒出現,但K剛剛早就在那裡,可見柳秀悅已經可以讀當一面了,最後李熙謙哭倒在柳秀悅懷裡,柳秀悅就這樣被邀請進李熙謙家擦藥,沒想到兩人舊情復燃。



鄭贊企接受吳景泰的審問,不僅指認金計植的罪行,也坦承自己是共犯,但吳景泰從鄭贊企的臉上表情可以感受得到他已經釋然了。另一方面,柳秀悅告訴金計植過程中有很多可以踩煞車的機會但金計植一直忽略。整個案件過後大家要慶功,但柳秀悅卻因為自己之前被威脅而作偽證請辭當作是懲罰,但卻因為媽媽最近老犯健忘,搞得披薩店需要一筆錢來整修,所以柳秀悅又回去當警察了,但系長要他去做一下心理諮詢確認心理狀態可不可以繼續工作。



▲龍社長不高興貨丟了,錢也丟了,因此把當初去見金計植的小弟解決掉,連同安德烈在被押送的過程中自行逃脫回來。柳秀悅去找心理醫師,看起來這心理醫師很不簡單,因為他想要談談柳秀悅小時候的事,讓他想到自己小時候名字叫做「印在熙」,常被父親家暴,在生父死亡後就被領養,對於父親死掉那天和過去六個月完全沒記憶,柳秀悅不懂為什麼偏偏是那六個月。








邪惡與瘋狂第七集評價心得



是不是柳秀悅被K的方狂給感染了,一開篇來個瘋癲式開卡車法,連李熙謙也一起跟著狂歡這一段,連隔著螢幕的我都想要跟著一起舉手狂歡尖叫了XD


關於金計植這件事,本來我自己還不太懂為什麼柳秀悅已經知道他就是裡應外合在販毒,但還是不直接抓金計植,還能讓金計植有機會這麼囂張,但後來仔細想想,應該是因為緝毒組的辦案手法,通常緝毒組要抓都是要抓到老大,而這老大也就是最上頭提供貨的人,因此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金計植還可以一直逍遙,讓柳秀悅這麼受皮肉痛,再加上沒有直接的證據可以證明金計植有涉案,所以儘管柳秀悅他們知道真相,金計植一定都有辦法栽贓給別人,光是上一次金計植就可以威脅鄭日秀把許宗具給犧牲掉了。



因為抓了金計植就會驚動上頭,提供貨的老大自然會斷尾求生,而他們要再找其他底下的藥頭賣貨也很容易,隨時都能捲土重來,因此上頭沒有斷,其他中盤商都是一直能隨時被替換。只是我比較沒料到的是鄭日秀指認與金計植搭擋的是安德烈! 我以為他會指認龍社長,不過回頭想好像他不會認識龍社長,畢竟龍社長所有的事情都是交辦安德烈去辦,這也難怪鄭日秀指認的是安德烈,連同警方的目標也都是安德烈而已。





在糖果店這裡李熙謙被龍社長發現在調查安德烈,我想這一幕應該是讓龍社長發現警察已經在查「眼球」的事情,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在柳秀悅包抄快遞公司時安德烈會接到電話後沒有再逃跑,甚至直接讓柳秀悅上銬,而且安德烈在警局還很淡定的樣子,代表龍社長這裡早就已經有所提前準備,不怕警方查緝。


本來以為這後盾就是金計植負責的毒品調查科,因為他將案件移送到他自己的科裡,怎樣都可以輕輕鬆鬆放走安德烈假裝什麼都沒有查到,不過我記得龍社長有說過她從來不相信金計植,這也難怪龍社長到最後會刻意搞金計植了。而且金計植在警局裡直接收到眼球的貨,還叫龍社長先暫停賣或以免被盯上,這個舉動就已經證明金計植打算自己在市場上獲利了,所以金計植壓根兒並不會幫龍社長處理安德烈的事。



托你的福,我打算就此放下心中的貪念,往後安心度日了,本來看你出盡風頭讓我有點煩躁,但以後你可沒法抓到我了」,金計植這一段下馬威真的好猛,不過他這一段對柳秀悅的嗆聲,總讓我感覺到他是想要弄手段來把最都栽贓到安德烈身上,雖然安德烈是龍社長刻意安排進去給金計植釋放,但依我看來金計植並不會這麼聽龍社長的話,因為他最後反倒是選擇要逃去國外了。





金計植的下場不是被柳秀悅給收拾掉雖然不夠解氣,但他會面臨到龍社長這角色反過來收拾他反倒讓我更意外的滿意,這就有點像是現世報的感覺,柳秀悅沒辦法收拾金計植,但卻透過龍社長這角色來讓金計植走上絕境,這樣套反倒讓金計植走投無路,也讓柳秀悅可以見縫插針有證據逮捕金計植。


而最後金計植墜樓的那個地方也很巧妙,這是他殺掉卓旻水、沈相護的地方,現在卻變成是自己也一樣的套路差點墜樓,這一瞬間真的是把一個人內心的貪婪表現的一覽無遺,金計植就已經只剩下一條包包的線可以支撐他的重量,他在乎的不是自己的生命,反倒要用另一手去抓那些飛走的錢。



這一段有著很寫實的人性表現,金計植明明只要兩手抓著包包就能救自己一命,但他仍然放一隻手去抓那些錢,很顯然地象徵著要命也要錢的貪心,而最後他仍然是栽在李熙謙的手裡,呼應到一開始金計植嘲笑李熙謙無膽對他開槍,而最後他反倒是栽在李熙謙的手裡,我想對金計植來說很諷刺吧。





而柳秀悅這次面對金計植並沒有靠K的幫忙,K有說「我早就在那裡了,如今秀悅可以獨當一面了」,我想K人格似乎漸漸地與柳秀悅的人格相融合,怎麼感覺和我之前猜的有點像,我當初有猜想K可能到結局會漸漸地淡掉,因為柳秀悅已經不需要K這個人格來保護因為人格分裂會出現通常是因為內心中有著想要逃避的創傷


而K的人格也跟我想的一樣,他代表的就是柳秀悅小時候的那段記憶,之前廉醫師要柳秀悅去探索小時後失憶的那段時,K還很排斥,代表這段記憶對他來說很痛苦、很黑暗,這也難怪K的人格是正義和很會打架,因為會解離出人格是要對自己的保護,可能是害怕過去的那段黑暗記憶,所以才出現K。



「可能現在才覺得睏吧」,鄭贊企這角色的存在真的是個內心煎熬的反派,我記得之前他有說過自己會走上這條路是因為家裡需要錢,所以逼得他不得不這麼做,而且他以前曾經一度想要回心轉意(卓旻水以前也幫過他很多),這也是為什麼鄭贊企這一集中會對金計植講到隧道出口那一段,因為他這樣的人生已經累了,而且還是內心的累,所以坐在警局的鄭贊企可以睡得著,代表他的心已經終於可以放鬆、釋然。


我很喜歡柳秀悅第二次面對金計植的樣子,那段對話看得出來柳秀悅已經成熟很多,他說過金計植也有好幾次可以踩煞車的機會,但都是金計植自己錯過,這道理很簡單卻非常深入,一開始做錯事時都還有挽救的機會,但卻無法克制貪念而一直必須要繼續做下去,也呼應到金計植講的隧道那段,「唯有走下去才能到達出口」,可是很諷刺的是金計植沒有想到他自己的下場真的是如同鄭贊企講的「有時候都很怕自己在中間就卡住」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