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邪惡與瘋狂第6集劇情與評價心得》天天後悔的日子太累了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邪惡與瘋狂 第六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五集),柳秀悅本來當初是為了把金計植陷害進卓旻水案件隨口說的話竟然可能是真的,因為他發現金計植真的說謊,於是他想要重新調查這案件,說不定可以抓到金計植,但因為不想把在善與熙謙牽扯進來,所以打算跟K一起追查。不過K突然想到為什麼兩個月前柳秀悅當時要廳別人的話栽贓金計植,而且明明還有人打電話刻意打電話告知柳秀悅說沈相護沒有殺卓旻水現在柳秀悅也很後悔忽略那通電話才搞成自己現在被金計植搞,所以現在要找的是當初打電話給柳秀悅的人,於是兩人偷偷去沈相護的家想找些線索看他有沒有和誰有來往。


▲吳景泰想到許宗具離開葬禮的時間和李熙謙家裏遭竊的時間一致,推測可能就是偷藏毒並偽裝成竊盜。柳秀悅在沈相護家中發現一個康復院的傳單,問了之後知道沈相護常常把禹赫振抓來,但禹赫振常常逃走,因此推測他跟沈相護的關係挺親近,柳秀悅為了要去廢車場那裡找禹赫振,所以自己也喬裝成遊民混進去,發現這裡有eyes candy交易,被其他遊民看見,發現柳秀悅是條子,不過不久後真的找到禹赫振,也引來其他遊民追逐



▲最後禹赫振被柳秀悅帶回心理醫師那裏,一問之下竟然有驚人轉折,因為禹赫振說是自己殺掉沈相護,是因為沈相護要去跟卓旻水提供情報,因此實在太害怕而殺掉沈相護,這讓柳秀悅覺得繼續挖下去肯定會更多線索。另一方面,吳景泰認為許宗具應該製造完竊盜案之後把李熙謙家裡的東西在半路處理掉,但又不像是特別去某個地方處理,後來想到可能在許宗具的車裏。


▲鄭日秀跟在警局中跟金計植他們套好證詞,一切都想要栽贓熙謙,而金計植也得知昨天柳秀悅去找禹赫振的事,於是要鄭日秀派他的人脈在女子拘留所教訓熙謙。隔日柳秀悅馬上去找金計植問怎麼回事,這是金計植給柳秀悅的警告,要讓他知道他手上還有對付柳秀悅的武器,不過柳秀悅這次可不會讓步,反倒是用自己手上握有的情報來反威脅金計植。在善與吳景泰在廢車廠這裡果然找到許宗具車上有熙謙的金牌,這就能證明許宗具去過熙謙家,果然熙謙被放了出來~ 不過熙謙也發現柳秀悅知道案件的內容但都沒說,柳秀悅才直接告訴熙謙金計植就是許宗具案、卓旻水案的幕後黑手,但這對熙謙打擊很大。





▲禹赫振醒來後逃跑偷偷打電話給柳秀悅,說到想要幫沈相護洗清殺害卓旻水的冤屈,這樣至少欠沈相護的罪就能減輕一些,禹赫振覺得那通電話是鄭贊企打的,於是一個人去赴約,不過鄭贊企沒有殺掉禹赫振,反倒是後腳跟上的龍社長跟班要問禹赫振情報卻問不出什麼,所以解決掉禹赫振。柳秀悅知道打電話給自己的人就是鄭贊企,他感覺到鄭贊企像是還有點良心才對打那電話,被鄭贊企逼問為什麼突然反悔要調查這案子時,柳秀悅說「因為天天後悔的日子太累了」,這下讓鄭贊企也感受到自己內心中有無限的後悔。


▲隔日,熙謙去找金計植質問這一切,卻沒想到金計植一點都不避諱,甚至還告訴熙謙做警察拿少薪水還有生命危險的工作,還不如走歪路。鄭贊企一個人喝著卓旻水買給自己的酒,想起以前卓旻水幫助自己家度過難關的回憶,於是打算和柳秀悅合作,不過龍社長的跟班掌握到鄭贊企的行蹤,金計植也得知鄭贊企握有沈相護是清白的證據,於是馬上去找鄭贊企要拿那些證據,最後柳秀悅與K到場解救鄭贊企,卻沒想到金計植卻說他已經派人要取李熙謙性命,於是引誘柳秀悅去廢車場,他就這樣與熙謙被關在有燒炭的貨車中


▲K要柳秀悅不要放棄打開貨車的車門,此時熙謙也醒過來,一起把門踹開,果然他們真的沒有等死的打算,還真的把門踹開。








邪惡與瘋狂第六集評價心得




本集中分成兩部份來追查案件,因為這部劇是一些案外案所集結而成,所以在追查案件上比較不是那麼集中在一個案件~ 會稍微有點亂亂的,但釐清之後就會比較清楚。


現在柳秀悅和反貪組要追查並不是毒品案,但因為毒品案牽涉到李熙謙,而李熙謙被栽贓毒品案件要交由反貪組去處理,因此本集裡的吳景泰就在追查「李熙謙被栽贓的案件」,這這案件就會往上牽涉到金計植與龍社長。



而柳秀悅則是因為上一集也被金計植栽贓,所以他對金計植當然就是要抓出把柄和找到證明他有罪的線索與證據,因此他會著重在卓旻水的命案上


柳秀悅+K 找到金計植在卓旻水命案的謊言證據 →找到可以證明沈相護清白的證據
吳景泰+在善 李熙謙被栽贓案 →找到許宗具為兇手
李熙謙 毒品來源 →要追查握有eyes candy的龍社長

 





吳景泰從上一集開始就有越來越多的鏡頭,他這一集和在善的合作真的太可愛! 編劇在這部劇的設計完全就是滿滿的bromance啊! 柳秀悅和K的CP線,現在又來個吳景泰和在善的CP線XD 把這種打擊犯罪嚴肅的議題搞得非常有情義~


編劇真的把搞笑元素越開越大,不僅在柳秀悅與K的故事線上,連在善跟吳景泰兩個角色的互動之間也添加許多幽默搞笑的橋段~ 在善讓出自己的三明治那一段太可愛!吳景泰看明明就很老實,竟然還能用自己的演技騙到在善的三明治(哪有人從小的願望就是吃一口三明治的啦XD 又不是長大沒吃過一樣)








殺掉沈相護的是禹赫振!?


關於卓旻水案件的內容有點讓我意外還有案外案,本來我還真的以為沈相護是被金計植給殺掉,卻沒想到是禹赫振動手的!編劇實在太會,想必編劇應該知道觀眾在上一集觀看完之後就會覺得金計植是殺掉沈相護後再殺掉卓旻水,卻沒想到並不是這樣!


禹赫振才是讓沈相護墜樓的人!也就代表金計植有說謊沒錯,但他說謊是為了要袒護禹赫振並且幫自己脫罪,因為看畫面可以知道禹赫振就是因為擔心沈相護提供線報給卓旻水,當時禹赫振第一個找的就是鄭日秀,而鄭日秀又是金計植的手下,所以這樣套起來,金計植當初會說謊是因為不能抖出禹赫振施殺掉沈相護的事情(不然會被發現自己與他們有關聯,毒品交易事情也會被發現),最後金計植選擇說謊,說是自己對沈相護開槍讓他墜樓。



不過就算金計植不是殺掉沈相護的人,金計植也是殺掉卓旻水的人,我自己是從順序來看~ 從上一集的照片中可以知道先死掉的是沈相護,沈相護是被禹赫振殺掉的話,那卓旻水肯定會想要把禹赫振抓起來制裁(因為沈相護是卓旻水的線人,關係還很好),禹赫振若被卓旻水給抓回去,這樣毒品交易就會曝光,對金計植來講絕對不是好事,再加上禹赫振說沈相護當初是要去跟卓旻水說他們是跟警察一夥的, 因此金計植當然必須動手對卓旻水滅口,於是把卓旻水推下樓,自己再回警局說自己的另一套說詞就好,並且把禹赫振的存在排除在外。


現在也因為柳秀悅在重新調查卓旻水的案件,這對柳秀悅來講不是好事,畢竟上一集時柳秀悅被金計植威脅和注射毒品,這也是為什麼金計植要對拘留所中的熙謙動手,因為這樣就可以給柳秀悅警告不要亂來,如此的劇情安排很厲害,因為現在柳秀悅的處境即是他動一步,金計植就會跟著動一步來約制,回歸到原點,就是要看柳秀悅怎麼去破解這樣的僵局。





不過問題是「兩個月前不是禹赫振打電話給柳秀悅的話,那會是誰打電話給柳秀悅?」,雖然禹赫振懷疑是鄭贊企偷打電話告訴柳秀悅「沈相護不是兇手」,但這一點我又有點懷疑,因為如果鄭贊企是要背叛金計植,那現在何必要把禹赫振滅口?這樣前後的作為就有矛盾了啊~ 後來看到鄭贊企其實沒有殺掉禹赫振,反倒是龍社長的跟班對禹赫振滅口,這樣代表兩個月店打電話給柳秀悅的是鄭贊企沒錯

不過為什麼鄭贊企會選擇背叛金計植呢?我在想有兩種原因:

  • 內心良心不安:他放走禹赫振之後看金計植的眼神有點心虛,好像很怕給金計植知道,而龍社長的跟班說鄭贊企背後好像有在執行什麼,如果他不能曝光自己又想要告訴柳秀悅關於卓旻水案件的真相,只好打電話給柳秀悅,而原因有可能就是良心不安,畢竟是同一組的卓旻水前輩死掉。

    而在本集最後果然也是說出鄭贊企以前也接受過卓旻水的幫助,因此卓旻水對鄭贊企來說也是重要的人,這也難怪禹赫振說沈相護要去跟卓旻水告密時,鄭贊企會直接衝出去,除了怕事件曝光,也怕卓旻水被金計植或是集團盯上。

  • 反威脅金計植:因為禹赫振有說打電話的那個人手中有可以證明沈相護清白的證據,這可以用來威脅沈相護,也能用來保護自己。

但是!!!這一集的翻轉太好看!本來前面一直在鋪陳鄭贊企將會和柳秀悅合作逮捕金計植,但金計植這反派再次倒戈回金計植這邊,這邊我自己看得有點混亂,因為本來我以為從頭到尾是鄭贊企和金計植的合作要引出柳秀悅,不過並不是這樣,鄭贊企是真的一度要和柳秀悅合作,但卻因為柳秀悅又被金計植給打趴,金計植還設計了李熙謙,最後鄭贊企再次倒戈回金計植這邊,所以把手機裡的證據都給踩壞,因此前面真的不是鄭贊企和金計植在演戲,否則鄭贊企就不會真的有手機的證據影片了


這也證明鄭贊企是個風往哪吹就往哪倒的人~ 也符合他本身本身是往利益跑的人,只是後續他會不會是下一個領便當的人還不知道,畢竟金計植會對他出手的機會很大。








K真的是個小孩人格?牽動柳秀悅一起成長成熟


這一集看到K在沈相護的家裏可愛的樣子讓我聯想到編劇導演想要讓觀眾更清晰了解K的人格個性,我之前看到K的小孩子行為都沒有想到這一點,但現在看到之後反倒讓我感覺到編劇導演在默默之中都在透露K的個性。我記得之前在柳秀悅生日那天,K還特別傳簡訊給柳棟悅說要機器人玩具,這就像是小孩子一樣~ 而本集看到K在沈相護家裏找到一個黃色玩偶露出滿足的表情、只顧著跟貓玩而沒在找線索。


這些可愛的畫面其實都是編劇導演在默默地呈現K的人格個性,在前面幾集看完之後我直覺K是在柳秀悅小時候的記憶演變而來的人格,是他小時候失憶的那一段演變而來的人格,所以他的人格應該就是柳秀悅的小時候,這也難怪K的行為都會像是小孩子一樣
而且K還自稱是「英雄」,這種天真和不怕死,沒有世俗包袱的特質,著實都是小孩子會有的天真無邪和偉大夢想。這樣想想也突然覺得編劇在設計K真的好用心~





我太愛這一集柳秀悅的成長和成熟,這一集的K竟然對柳秀悅露出崇拜的眼神,還說「太霸氣了」這樣的話,呼應到柳秀悅去找金計植的那一段說到「等等,話說現在害怕的人是我,還是你?」那眼神是在前面幾集中沒有看過的犀利! 柳秀悅一路以來的轉變讓人看得好感動,「因為天天後悔的日子太累了」這句話既是悲傷又非常錐心,我好愛這劇在柳秀悅的轉變上有著一點一滴的堆砌,他的轉變是潛移默化的感動,連觀眾都很難察覺到他的轉變,但當這一集出來時卻有可以回想過去柳秀悅一舉一動在漸漸地成長和自省。


通常人格分裂都是互不相干以及不會互相溝通的,這部劇刻意把K與柳秀悅的人格漸漸地越靠越攏,雖然目前還猜不到結局時K人格還會不會存在,但現在我看柳秀悅與K兩個人格之間越來越融合,或許,我是說「或許」在結局時編劇是會讓柳秀悅想起小時候失憶的片段,並且讓K漸漸地融合進柳秀悅的主人格中,K可能不會消失,而是與柳秀悅和在一起,變成一個完整的柳秀悅。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