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Hometown返鄉結局第12集劇情推理、事件關係圖:千萬不要忘記放棄活著的痛苦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Hometown返鄉第12集事件關係圖

註: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Hometown返鄉第12集推理





誰給京淑錄影帶?


上一集中,靜賢的媽媽收到一份錄影帶,這份錄影帶應該就是林仁寬派人去送的,就跟要除掉李老師一樣,當初林仁寬叫人刻意送錄影帶給李老師是為了要對靜賢施行「救出在英」的承諾,而上一集京淑所收到的錄影帶會被我推理是林仁寬刻意送的是因為京淑是林仁寬也必需要除掉的一個,畢竟京淑也是知道當初福利院事溺水件真相的人,如果她還活著,林仁寬的秘密就可能會曝光。


再加上本集在京淑的喪禮中只有林仁寬出現,在英沒有通知任何人來參加喪禮,林仁寬就這像是知道京淑已經早晚會死掉一樣馬上過來悼念
,因此可以確定林仁寬就是送錄影帶的真兇。


而且林仁寬很聰明,他送錄影帶給京淑,但看過錄影帶的人一定會死,而且還會先殺掉他最心愛的人,因此我在猜想林仁寬大概內心本來盤算著要用京淑的手殺掉趙京浩,只是趙京浩並沒有被殺掉,反倒是趙京浩要動手讓京淑死掉,這就呼應到趙京浩對炯仁說過「沒有人可以殺得了我,除非我自己殺死我自己」,因此趙京浩沒有死於京淑的手裡就是這個原因。
林仁寬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就是要把永真教全部根除,並且一定要等到趙京浩出來一起被除掉,但我沒想到原來在英和靜賢都是林仁寬眼中的阻礙,因為他是個不能讓永真教再次助長的人,所以有關咕嚕的血脈都要除掉。








林世允離開炯仁的原因


我自己站在世允的角度去想,如果我自己會離開到底會因為什麼原因?對我來說大致上是兩個原因:

  • 一個是因為林仁寬在福利院事件做的事,還栽贓趙京浩父親。
  • 另一個是炯仁在處理福利院事件中對趙京浩父親所做的事。


因為世允身旁兩個人對趙京浩都做出了不好的事情,也是無法挽回的事情,更是不能被掩蓋的事情,林仁寬透過警方將趙京浩的父親栽贓成福利院溺水事件的兇手,並且炯仁讓趙京浩的父親死掉,等於是說世允身邊兩人愛的人都是讓趙京浩這般痛苦的兇手,這也難怪之前的集數中世允有對炯仁說「你在首爾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原來指的就是福利院這件事)。



呼應到世允在信中所講「好像有些事是無法挽回的,那些事情是無法辯解掩飾,必須有人出面才能解決的」,所以世允離開炯仁就是因為福利院溺水事件的內心壓力~也為了要逃離趙京浩的糾纏,只是一直無法擺脫趙京浩的糾纏就是了,所以在英會落入趙京浩的手中是因為這是世允可以確保在英能活下去的方法~



現在想想,趙京浩之前搭上一台陌生人的車子,裡面的小孩問趙京浩他的家在哪裡,但趙京浩說「我沒有家」,因為他的內心認為㴲州並不是他的家,也不承認這是他的家鄉,就是因為趙京浩童年中這件事讓他有著極大的痛苦,他想要破壞掉炯仁一家人的幸福,讓他以及他身邊的人都陷入痛苦中,所以趙京浩的確是帶著報復的心態,也帶著要懲罰炯仁的意味,但最大的目的應該就是要讓炯仁強大的後悔之心再次湧現,讓他陷於以前趙京浩以前所經歷的痛苦裡。








拷問的元素延伸


在結局這一集終於解惑我上一集看到的兩個拷問元素用意:

  • 用水壺灌嘴巴:這是父親趙京浩在1985年被警方拷打時,炯仁用水壺餵他喝水的畫面,我記得這畫面在靜賢以前被鄭英燮綁架走也是用水壺灌靜賢的嘴巴。而且在金煥圭以前也有說到「被水灌嘴巴」的畫面。

  • 繩索倒吊:說是為了瞭解咕嚕大人的旨意,1985年趙京浩被警方拷問時也是倒吊的方式來折磨他,對照到這一集靜賢看到繩索時說「根本只是拷問,沒有其他意義」。


    這裡很感謝有讀者有告訴我炯仁在1985年給趙京浩父親喝的水是「毒水」,因此趙京浩的父親死於炯仁之手,林仁寬的福利院溺水案件就這樣落幕,趙京浩的父親就這樣帶著污名死去,所以上一集我還想不到宗教儀式為什麼還要用繩索和水壺的拷問元素? 這一集看完之後得到一個結論是,在永真教上加入拷問的元素,象徵著要讓這些信徒們「帶著痛苦走向死亡」的動作(因為趙京浩的父親就是在這樣的兩個元素下死亡)。



    這也難怪在最後淨化日時會發那些「毒水」給信徒,這就是早向死亡的最後一個步驟。







靜賢VS趙京浩面對痛苦的處理方式


為活下去而掙扎,這並不軟弱,活著很痛苦吧,時而讓人覺得悲慘,但放棄活著,對我們已離世的深愛之人是極其不公平的,就算因為太過辛苦孤獨,覺得已沒有解決辦法,我們也該銘記他們並繼續活下去,就算我們人生比那瞬間還要痛苦悲慘,也必須堅持,千萬不要忘記放棄活著的痛苦


有些人面對痛苦會選擇遺忘,有些人面對痛苦會選擇記住這份痛苦
,人在面對痛苦的時候總會有不同選擇,靜賢之前知道自己是趙京浩的毒氣事件幫手的時候也是選擇讓趙京浩消除那段記憶,就我而言,我覺得這樣的「舉動、決定」很像是在「逃避」的意味,而一直到現在淨化日這天,靜賢反倒是選擇擁抱傷痛,面對傷痛以及以前自己的過錯,我認為靜賢這角色就是讓觀眾看到「與其逃避不如面對」,就像一開始完全都和趙京浩這個名字切割,並且都稱他為「那傢伙」,村裡的人對在英是趙京浩的女兒這件事指指點點,並且在英失蹤協尋單上寫下對在英唾棄的話,靜賢去到教會也對信徒說要怪罪就怪罪於她就好,不要遷怒於在英,靜賢這樣的轉變就是變成開始面對。



所以現在的靜賢面對痛苦,內心即使很難受,但還是永遠記得這樣的痛苦掙扎你活下去,我很喜歡靜賢說「為活下去而掙扎,這並不軟弱」,就我看來,痛苦可以當作是提醒自己的來源,這也是本劇中結局給的結論
。至於趙京浩比較不一樣的是又把這份痛苦放大,並且牽扯到其他所有人(類似讓所有人都嚐到他內心痛苦的概念,所以有毒氣事件的產生)。



不久前有讀者跟我提到炯仁之前說到一個少女因為長期處於父親對她的家暴痛苦中,所以選擇燒掉父親,而且在父親在火中痛苦掙扎的過程中還特地拍下來,這女孩說為的就是永遠記得父親生前帶給她的痛苦,絕對不能忘記,我想這就是在形容趙京浩的行為,除了要帶給他們痛苦之外,還要把他們的痛苦給記錄下來(或許這也就是為什麼趙京浩結局和炯仁面對面時會要用錄影機拍攝下來),利用這錄影來讓自己永遠記得這個人帶給我的痛苦(但錄影機被炯仁打掉了XD)!



所以趙京浩面對痛苦是很極端的表現,他所設計一連串的實驗和蝴蝶效應計畫就是為了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他過去內心痛苦,並且想要讓這些家鄉帶給自己痛苦的人一起痛苦而赴死,而趙京浩這個人的痛苦說實在的就是變到最後成為憎恨,這份憎恨會因為時間久了而越來越放大,就我看來趙京浩最後目標是炯仁就是因為累積已久的憎恨無法消除,唯有看著炯仁在自己眼前陷入痛苦才是可以消除自己內心怨恨的方法。








趙京浩真的有超能力?


當然,我也覺得好奇,趙京浩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特殊能力?我想先討論一下我對這部分的看法:

  • 預知能力:在劇中趙京浩說自己可以看見「未來」,就好像是「預知能力」
  • 催眠能力:還有可以消除別人記憶和讓別人陷入幻覺的能力


對於催眠能力我是認可的,這在現今的社會中也是我們比較能夠接受並且可能發生的方法
,一開始的錄音帶引發的連續殺人命案類似催眠的方式,讓人腦中受到催眠,所以要說是催眠是可行的。


而在炯仁調查這些錄音帶連續殺人案之後,炯仁為了要破案所以去找趙京浩,當中趙京浩有說到一句話「你們會來找我也是有意義的」,我想此時趙京浩就是為了要計畫後續的「淨化日」所準備的錄影帶,我有注意看過那個錄影帶的內容,那錄影帶的內容是「福利院虐童的畫面」+「世允在湖邊哭泣的畫面」+「趙京浩在獄中受訪的畫面」,在前期出現的錄影帶畫面沒有「趙京浩在獄中受訪的畫面」,但在受訪後期讓一個女教授也被催眠後就多了趙京浩獄中受訪的影像,還有手下一直派發「錄影帶」,我想這就是趙京浩的目的,要讓錄影帶中的他對看錄影帶的人都被催眠,因此淨水廠那一次的集體自殺就是這樣,都被「趙京浩在獄中受訪的畫面」催眠死去。 因此關於催眠能力我覺得趙京浩是有的,而在1978年的福利院發生的溺水事件,我想也是趙京浩的催眠能力所為


至於「預知能力」,看到結局時可能觀眾會覺得奇怪,趙京浩一直說自己可以「看見未來」,那他就沒算到林仁寬把錄影帶偷偷給京淑這一步?也沒算到炯仁不是舉槍自盡,而是殺掉自己嗎?


我想趙京浩本身應該不是個有什麼特殊能力的人,我在前面的集數中有推理到趙京浩這一連串的計畫就像是設計一場很大型的蝴蝶效應,很多細節都是他靠著信徒幫他做的,例如鄭敏實去接近炯仁、趙京浩對世允的運用、盿在幫趙京浩找來在英去監獄會面,叫在英搬去㴲州就可以找關於媽媽的答案等等,事實上看到這些就可以知道趙京浩擁有的不是預知能力,而是預測人類的心理罷了,趙京浩利用許多人來影響他想要的「選擇」發生,一直往他要的結果去走罷了。





但可能有些觀眾會覺得趙京浩明明有說看到「炯仁舉槍自盡」,這不就是預測未來的能力嗎?不~這是一連串的推理而得到的結果,這部分我在第十集時已經有推理過:

  • 1985年時炯仁和世允本來有小孩,但流掉(事實上沒有),炯仁也一直酗酒、自我墮落,但他內心其實也有憤怒與自責,直到世允離開,更讓炯仁內心多一份「後悔」的心。
  • 世允和趙京浩生下在英,雖然炯仁還不知道自己被戴綠帽,但這是趙京浩埋下的一個炯仁內心引爆點。
  • 1987在毒氣事件發生後趙京浩跑去炯仁家,在炯仁身上看到「結束」,所以決定留炯仁一命,作為未來的更大的計畫一環。
  • 炯仁知道世允和趙京浩兩人私通生下在英,內心具有憤怒和一定要追查到底、要一路追尋趙京浩的決心(這樣就可以落入趙京浩一起死亡的圈套)。


所以從頭到尾趙京浩就是利用炯仁這個角色的內心憤怒、後悔、自責來操縱炯仁,讓炯仁越來越失控,也越陷越深,開始漸漸地被催眠,我想當初趙京浩看到炯仁會有「未來的盡頭」的畫面,大概是因為趙京浩一開始看到這樣糜爛的炯仁,覺得可以利用炯仁在知道他和世允生下小孩這件事讓炯仁踏入陷阱,完成趙京浩最後的計畫。因此用比較理性和科學的方式來解釋趙京浩所看到的「未來的盡頭」,就是趙京浩知道未來會有一連串的因果進行和蝴蝶效應


所以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炯仁對趙京浩開槍還真的可以殺掉趙京浩,我想是因為趙京浩本身應該是很篤定炯仁面對痛苦只會想要擺脫痛苦,而不是選擇與痛苦一起活下去,這是趙京浩萬萬沒想到的,所以最後趙京浩的確有死掉,也不是真的有神力說只有他自己殺得了自己,本身趙京浩就是沒有預測能力,因此有些變數是他沒預料到的。


然而,當然也可以換另一個說法,或許趙京浩本來就已經算到炯仁可能會殺掉他,因為淨化日這一天本來趙京浩就打算很信徒們一起赴死,我想在趙京浩的心中也覺得如果可以就此死掉,也算是一種痛苦解脫,所以不管炯仁怎麼抉擇,對趙京浩來說都是趙京浩想要的結果。





趙京浩蝴蝶效應計畫統整


以下只是大概紀錄前因後果,不是詳細紀錄喔:

  • 福利院事件發生,林仁寬以前是福利院的院長,趙京浩的父親被林仁寬栽贓為兇手,並且炯仁是當中對趙京浩父親拷問以及讓他死掉的人。趙京浩內心對於父親長期對他虐待的痛苦忘不了,而他被虐待之事被漠視,連同福利院的事件也被漠視。所以炯仁是趙京浩口中所說的起始,開始想要把內心的痛苦讓別人也同樣經歷,於是要先計畫毒氣事件。

  • 趙京浩再次接近林世允,林世允懷著炯仁的孩子離開炯仁,過一陣子才對炯仁說孩子流掉,並且去日本和趙京浩產下在英,直到在英被生下後帶回國(在英是炯仁得孩子)。

  • 趙京浩利用校刊部的孩子子們(當中包括靜賢)催眠、指使這些孩子們幫他辦一些事情,以及催眠幫助趙京浩完成毒氣事件。

  • 林世允對父親讓趙京浩父親被污名這件事很痛恨,這件事在她心中也很痛苦,因此內心想擺脫這痛苦,甚至想要用死來期望改變趙京浩內心中的殺人大計畫,不過趙京浩仍然執意要執行計畫,因此威脅林仁寬把世允在湖邊掐死,不然就要把福利院的事情說出去。而趙京浩也依照林仁寬要求來消除林仁寬對女兒之死的記憶~讓林仁寬以為女兒死於毒氣事件中,也讓林仁寬以為他是在毒氣事件後才接觸永真教(這也難怪林仁寬的手下每次拿著毒氣包出現,和1987的毒氣事件公事包一樣,推理可知林仁寬早就在毒氣事件前被趙京浩利用)。

  • 毒氣事件發生,趙京浩馬上來到炯仁家,本來趙京浩是要殺掉炯仁沒錯,因為面前的炯仁是讓趙京浩父親死亡的人,也是隱蓋掉真相的人,後來決定不殺掉炯仁,現在最終一集揭曉為什麼,原來是因為世允的一封信,裡面讓趙京浩看見炯仁的未來結局。




  • 鄭英燮為永真教代理人,盿在也偷偷幫趙京浩帶來在英,靜賢得知自己幫忙毒氣事件的真相後要求趙京浩幫她消除這段記憶。趙京浩也自己去自首~ 毒氣事件的目的就是要讓這個㴲州(他的家鄉)的人都感受到痛苦,果然也因為這些人失去心愛的人,所以內心經歷著比死還要痛的痛苦,漸漸地被永真教給拉進去,被永真教洗腦。

  • 㴲州連續殺人案開始,只要聽了錄音帶的人會死掉,也會先殺掉最愛的人。鄭英燮承諾在英可以不讓靜賢有危險,因此自願進去當所謂的永真教傳人,在英因而失蹤,這目的是要引誘靜賢涉入,而靜賢涉入就會漸漸地讓炯仁也會涉入這個計畫中,這是趙京浩最後目的,靜賢和炯仁身邊也被安排了許多永真教的人來引誘他們兩個可以照著趙京浩的計畫走。

  • 直到炯仁與靜賢完全踏入趙京浩設計好的計畫之後,靜賢代替在英成為傳人,讓在英可以被救出,炯仁也想起自己以前對趙京浩父親拷問、甚至讓趙京浩父親死亡的人,「淨化日」漸漸要準備開始,淨化日是咕嚕要帶著那些被他創造出來痛苦的信徒們一起用死亡走向新的世界。

  • 趙京浩因為炯仁以前早就看過催眠影片,所以利用炯仁受催眠的狀態,讓他選擇。結局這樣繞回炯仁身上也太悲催,一切都照著趙京浩的計畫在走,尤其是炯仁已經被催眠控制之時,那種怎麼選擇都沒辦法的餘地!已經讓我浮現趙京浩在前面集數早就說過他看到的炯仁未來是會「拿手槍朝自己的頭開槍」這句話,終於懂趙京浩當時在監容所對監護說的這句話。

    因為炯仁已經看過影片,那影片就是會讓人殺掉心愛的人,然後自己再自殺,炯仁這一段是滿滿的內心痛苦:
    1自己現在自殺,不會牽連在英
    2選擇讓趙京浩消除記憶,但會讓在英傷心並且沒有父親,也違背世允要炯仁照顧在英的承諾
    3趙京浩叫人把在英帶過來,炯仁就會因為催眠而殺掉心愛的人在英,然後自己再死掉

    最後炯仁選擇獨自一個人被困在幻覺中,因為他永遠無法接近在英,否則就會殺掉在英。







炯仁面對痛苦的處理方式


最後這結局好感人,我覺得炯仁的決定和靜賢很像,都把傷痛放在心中當作是無時無刻的提醒,事實上我本來以為炯仁會選擇自殺,不過他最後選擇殺掉趙京浩,也讓自己活在生不如死的未來裡。


聽到炯仁說「在英是我女兒的事,在英還活著的事實,我一點都不想忘記」,儘管這記憶很痛苦(因為也包括自己讓世允選擇離開的自責),但是炯仁想要靠著這一點點的的瞬間讓自己有動力可以活下去我相信炯仁知道在英是自己骨肉時應該內心有點開心,畢竟自己的孩子沒有流掉,還健康地活著,而憑藉著這一點點喜悅,儘管未來痛苦大於喜悅,炯仁還是選擇一個人承受痛苦,在監獄中度過餘生是對在英可以活下去的最好方法。



好喜歡這樣的收尾啊!「有些人面對痛苦會選擇忘記,但有些人則是會選擇把傷痛留在心中牢牢記著,儘管會痛」,這整部劇大概就是利用這樣的一句話來貫穿整句的所有故事線,結局炯仁的決定也呼應到靜賢說的那段「為活下去而掙扎,這並不軟弱,活著很痛苦吧,時而讓人覺得悲慘,但放棄活著,對我們已離世的深愛之人是極其不公平的,就算因為太過辛苦孤獨,覺得已沒有解決辦法,我們也該銘記他們並繼續活下去,就算我們人生比那瞬間還要痛苦悲慘,也必須堅持,千萬不要忘記放棄活著的痛苦



選擇消除記憶就像是在逃避,如同林仁寬一樣,在林仁寬看到靜賢的身影時終於想起自己才是殺掉世允的兇手,這樣的痛苦回馬槍才是比原先的痛苦更痛上好幾百倍。





而雖然錄影帶像是催眠般會讓人陷入幻覺,不過對於腦中意念控制我想最後還是帶到自己能成為控制的人就像是京淑對靠著自己的意念要讓京浩活下去一樣所以呼應到那些篤信邪教的信徒們在最後一刻被靜賢說的那番話給打動內心一樣,只有自己的想法和意念轉換,就能讓痛苦用不一樣的方式存在下去。


最後靜賢對炯仁說「這個傷痕會跟著我一輩子,它是不會消失的,但就算如此,我們也無法一生都看著傷痕」,我想這句話是要炯仁堅強地活下去,不要去執著在傷痕帶給你的痛苦,讓傷痛變成一種提醒自己的動力才對。



我覺得炯仁最後做出殺掉趙京浩的決定,讓自己活在生不如死的幻覺中,也等同於自己在贖罪,就因為當初自己的罪引發後續的因果,「只有遭遇痛苦的人才會記得,就像我一樣」,這句話非常寫實,我自己也認同這世界上沒有所謂感同身受這件事,因為別人沒有經歷過你的痛,所以根本不能理解,儘管再大的事情發生,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還是不知道那種痛有多深,所以炯仁最後這番話等同於在體現趙京浩會做出這些計劃的原因,就是因為沒人懂趙京浩的痛苦,又或者是說沒人可以理解趙京浩的痛苦,所以趙京浩才要讓這些人都深陷於痛苦中,才會知道當初趙京浩內心在痛什麼。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