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Hometown返鄉第9集劇情推理、時間軸整理:你們腦袋全塞滿趙京浩的鬼話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Hometown返鄉第9集推理、時間軸整理



PS:關於時間軸的事件是從第一集累積到現在的紀錄,因此會一直堆疊上去,如果是本集新增的或是更新事件會用粉色標記來標示。



●1978年●


  • 在趙京浩與靜賢所待的孤兒院發生許多人陳屍於泳池裡(從畫面看起來像是靜賢與趙京浩所為,而當時的闔家福利院院長就是林仁寬,林世允是醫生,特別照顧靜賢)。靜賢的媽媽在這工作一段時間,但之後就沒在看過林世允,直到1987年恐攻案前幾天她又去店裡。


●1985年●


  • 炯仁離開海外治安本部,回家路上發生車禍,炯仁的老婆故意對炯仁說等炯仁痊癒後想要回到家鄉,一直到1987年才回去家鄉。
  • 炯仁和老婆回到家鄉,但趙京浩馬上找世允,還說知道世允內心很怨恨林仁寬以前所做的事情,世允詢問炯仁在車禍之後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在首爾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




●1987年●


1987年以下依照時間軸紀錄:

  • 營運福利院事件獲判無罪,林仁寬是炯仁的岳父。
  • 1987/8/13 靜賢與同學在秘密基地發現奇怪符號,趙京浩回韓國當天。
  • 1987/9/30 靜賢的校編社收到一個混音帶,大家播放後都被裡面詭異的內容吸引並恍神。在這一天看過這個帶子的人中有靜賢、盿在、龍卓、慶珠,慶珠還記得當天看過的影像,甚至看完之後重病一週,而且慶珠看完那影帶之後還一直做同樣女人的夢,就像是陰影一樣一直糾纏著自己,並且像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龍卓也有做夢,並不只有慶珠。
  • 1987/x/x(日期未提及,只知道發生順序) 靜賢被趙京浩帶到一個廢棄之地,靜賢理解出這些圖案似乎都是趙京浩畫的,之後趙京浩也一直無時無刻跟著靜賢,像是在給她一些指示
  • 1987/10/X 趙京浩給靜賢一個錄音帶,要她播放給同學們聽,靜賢完全不解為什麼自己要去廣播室放那錄音帶,不而龍卓也說自己聽完之後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整天昏沉沉的,很多事情想不起來,盿在和鄭英燮說幾年前遇到一個厲害的人,說這一天來河邊會看到厲害的東西,沒想到他們真的看到一個女人從河裡冒出,但只有靜賢什麼都沒看到。盿在逃跑過程中跌倒,女人想要掐她,最後趙京浩出現說「妳看得到那女人啊,那就算是準備好了」。
  • 1987/10/X 林仁寬女兒突然出現在靜賢媽媽的店裡,這是在1978年之後再次看到林世允,當時在英還是很小,林世允來店裡吃飯結帳時還特地看著在英。
  • 1987/10/6 毒氣恐攻案件發生。那天趙京浩在事情發生後馬上跑去炯仁家,心想著如果馬上殺掉他,心中的怒火可能就能被消息,當趙京浩抵達炯仁的家,感覺炯仁的家很像是巨大的棺材,氣氛非常冷清,所以趙京浩防毒面具、鞋子都沒脫就慢慢進去,看到炯仁在臥房裡全身酒味睡著,本來繩索已經套在他的脖子上,不過趙京浩突然看見炯仁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所以打消念頭。趙京浩隨後回到家裡給靜賢一捲錄音帶,要靜賢把這個拿給那些朋友聽。
  • 1987/10/X 趙京浩對靜賢說毒氣案是他犯下的,而靜賢和同學們是他的幫手,在河邊時趙京浩讓靜賢自己選擇是否要消除這一段記憶。
  • 1987/10/x (日期未提及,只知道發生順序)林仁寬失去女兒本來行屍走肉,有恩人帶他信永真教。




●1999年●


以下依照時間軸紀錄:

  • 1999/7/2 鄭英燮自焚案件,鄭英燮從1987年就一直保有這個錄影帶,只是這錄影帶竟然和他們這幾個學生看過的都不記得是這樣的影片,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忘記自己有看過這種內容,唯有慶珠現在還記得,而且看完之後做同個噩夢(那個女人),還有重病一個禮拜。(龍卓在1987年看之後也有做惡夢,不過現在不記得影片內容
  • 1999/7/12 卿真有來學校,當晚卿真媽媽命案,卿真失蹤
  • 1999/7/14 在英給文淑那卷錄音帶
  • 1999/7/15 在英失蹤。
  • 1999/7/16 卿真屍體被發現
  • 1999/7/17李英德被林仁寬派人用毒氣殺死
  • 1999/7/19 李時正和炯仁跟著特攻隊去攻堅骷髏幫,兩人在地下室有發現被監禁的一些男女,這房間中也有著靜賢看過的那個邪教圖騰。這一天在英有上限即時通,在英回覆文淑說「在1987年的校刊裡有寫」。
  • 1999/9/8 金煥圭自己自首在英失蹤案。
  • 1999/9/11 慶珠與李時正夫妻倆聽了錄音帶,慶珠錄音帶中有口哨聲,並且那個女人惡夢再次回來,這次甚至是顯像,隔天就慶洙上吊自盡、李時正被殺死的狀態。
  • 1999/9/12 靜賢被抓並且被進行洗淨達摩儀式來洗淨她被外界雜亂事物充斥的心靈,鄭英燮竟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炯仁知道那個符號是「永真教」、錄音帶像是下達殺人指令,但有些人卻沒反應。
  • 1999/9/13炯仁開始調查新興宗教資料,林仁寬說到失去女兒那時行屍走肉,遇到一個恩人帶他信教。靜賢被施予催眠看見1987年趙京浩帶自己去看的那個廢棄小屋,理解出那些圖案是趙京浩畫的。
  • 1999/9/x 靜賢被丟回家裡來,請龍卓帶了以前的校刊要循線找有那個邪教符號的地方,發現以前養鹿場的地主是闔家福利院的院長,而闔家福利院就是靜賢和趙京浩待過的孤兒院。 典獄長收到mix tape0713錄音帶,聽了一小段之後,把自己關進衣櫥裡像是在害怕什麼,最後也把老婆殺死,自己也死於浴缸中。
  • 1999/9/x 鄭敏實偷走炯仁收到的那捲錄影帶,炯仁推理出毒氣事件和現在殺人案件有關係,於是打算找心理教授具秉旻去採訪趙京浩,趙京浩說到林世允的事情(林仁寬女兒、炯仁老婆)。龍卓與靜賢去到骷髏幫以前的基地被攻擊,林仁寬出現說要靜賢參加他的計畫。
  • 1999/10/4具秉旻的攝影助理剪接完採訪趙京浩的影片後發現詭異片段,因為當中有一段趙京浩竟然不在位置上,而他回到家晚上在家外面以及浴室看到那長髮女人。炯仁在家外面看見一群詭異的人站在家門外。
  • 1999/10/5 早上龍卓和靜賢去世允以前讀讀過學校,龍卓被催眠,做後選擇保護靜賢,自己跳進火海中。炯仁得知隔天教會為舉辦毒氣事件追思會,炯仁晚上被引誘到鄭英燮那些人的指定地點,準備要做他們所謂的「淨化儀式」
  • 1999/10/6 盿在指揮趙京浩的所有計畫,炯仁被抓到淨水廠,靜賢則是在這裡才了解盿在的計畫,讓那些看過廳過路飲帶與錄影帶的人都被催眠班來到這淨水廠準備一一自殺,林仁寬則是帶隊來這裡施放毒氣,但也把炯仁和靜賢救出去,說是需要他們。




校刊部的成員和邪教的關係


一開始趙京浩戴防毒面具給靜賢那卷錄音帶,我還以為是在1987/10/6那天毒氣事件後的事情,但看起來不是,這導演也太會讓觀眾搞混,觀眾一不小心就在時間軸上迷失方向。 趙京浩在犯案當天是穿著淺色的褲子,但本集一開始的趙京浩是穿深色的褲子,所以這是不同天,本集一開始的趙京浩是在毒氣事件的前幾天。


所以順序是這樣的,趙京浩先給靜賢那捲錄音帶,靜賢也去學校播放,的確開始造成一些人被催眠和奇怪的現象發生,再搭配之前的集數中有說到校刊部的那些成員都是毒氣事件的幫凶,因此是先聽了錄音帶之後才有毒氣事件,所以一開始趙京浩戴防毒面去的樣子是騙觀眾的。



再來就是盿在和鄭英燮,上一集裡我看到盿在原來一直和鄭英燮私下合作計畫才有點驚訝,原來她本身也是邪教的一部分!這搭配到本集一開頭說到盿在與鄭英燮在毒氣事件的幾天前有遇到厲害的人,我想他們早已經被趙京浩給納入計劃中,並且一直篤信著永真教。





這一集也把1987年那時候校刊部會成為事件開端的細節補出來,順序是這樣的:

  • 收到錄影帶,校刊部的大家都看了,慶珠不舒服,龍卓有做惡夢
  • 趙京浩給靜賢一捲錄音帶去學校播放
  • 盿在和鄭英燮前幾天遇到鄭京浩說來河邊,當下盿在、鄭英燮、龍卓都看到那女人,但只有靜賢沒有看到,趙京浩對盿在說「妳也看得到那女人啊,那就算是準備好了」這句話。


至於校刊部到底和趙京浩有什麼關係?看到這一集全部之後才發現其實校刊部的每個成員都和趙京浩有關係,幾乎是所有人都有被影響,就是被影響的多寡:

  • 鄭英燮:在毒氣事件前幾天有遇過趙京浩,在湖邊也有看到那女人,毒氣事件幫手,之後變成永真教代理人。
  • 鄭盿在:在毒氣事件前幾天有遇過趙京浩,在湖邊也有看到那女人,遇到趙京浩幫他辦事,毒氣事件幫手,一直監督靜賢和炯仁到現在。
  • 龍卓:看到錄影帶之後有做過惡夢,但開始忘記事情,毒氣事件幫手。
  • 靜賢:就是被趙京浩給催眠去播放錄音帶,毒氣事件幫手(但在毒氣事件後選擇消除記憶)
  • 慶珠:看到錄影帶之後開始做惡夢,身體不舒服,毒氣事件幫手。




你們腦袋全塞滿趙京浩的鬼話


「你們就是腦袋什麼都沒有,全塞滿趙京浩的鬼話,還一副看透人世、、痛徹頓悟的樣子」
「看來你就是接受不了啊」


說到趙京浩的動機,我的推理比較像是炯仁的推理,上一集中我有想到趙京浩所說的實驗動機好像就是「報復心理」,似乎是要讓所有都跟他一樣歷經像是地獄的生活(想要讓這些人死掉),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毒氣事件的舉動是想要象徵市民對福利院事件漠視,因此才會有這毒氣事件的復仇。


只要我媽能活著,車站裡的人都死掉沒關係」,這句話讓我想到似乎「如果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呢」?如果大家都是照這樣的想法,去犧牲別人的性命來讓自己愛的人活著,這樣對這些被催眠的人就有內心的動機去取別人的性命、照著咕嚕的話去做以得到他們想要的,這樣好像也就有點說得通為什麼趙京浩要讓這些人內心中有痛苦(還特地有毒氣事件發生),為的就是讓這些人去思念想要挽回的人。


但是盿在本身又不是車站的受害者遺屬,為什麼她也會被受影響?因為她內心中還有個媽媽讓她罣礙著,有這個想要讓媽媽活著或是救贖的動機,她自然會想要跟著趙京浩的只是與計畫去做,這也就是為什麼趙京浩需要製造出毒氣車站事件,就是要讓市民在內心中有著掛念但無法挽回的人,換句話說,趙京浩的毒氣殺人事件是要讓人心中產生「動機」。


但這些人想要擺脫這些痛苦就唯有死,去到另一個新世界,就可以重新開始,果然跟我上一集所推理的一樣,這些人想要擺脫痛苦只有靠著死掉來做到,因此我在想那些看過錄影帶的人會去淨水廠,是否是為了想要讓那些人都去那裡自殺解脫,前往他們所說的「新世界」?(但就是被催眠)


林仁寬為什麼要阻礙事件發生?我總覺得林仁寬會這樣做很大的用意就是呼應他在前一集說得「我要毀掉這一切」,但是我覺得他要毀掉的不是人而是「永真教」,而林仁寬像是將計就計一樣趁勢把永真教這些阻礙的人給解決(他在上一集有說永真教的人很礙眼),但老實說這樣的劇情發展也有可能是趙京浩早就已經算到要故意讓林仁寬這樣做,故意讓靜賢和炯仁在這案件中給活下來。


畢竟趙京浩到最後也在照護監所失蹤,他一定是要和炯仁、靜賢做最後的結束。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