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Hometown返鄉第5集劇情推理、時間軸整理:我的老朋友,妳就是故事的開端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Hometown返鄉第5集時間軸整理


目前看到第五集,時間軸上大致上已經可以習慣,但還是要記錄才不會混亂,畢竟這部劇的時間軸的跳來跳去有點難以消化,所以我往後的紀錄都會一直把時間軸做堆疊上去。



●1985年●


1985年:

  • 炯仁離開海外治安本部,回家路上發生車禍,也被診斷出創傷壓力症候群(受損部分為短期記憶),最近幾個月的事情都不記得,在這一年,炯仁的老婆有對炯仁說等炯仁痊癒後想要回到家鄉,事實上第五集看完之後發現炯仁的老婆是故意要回到故鄉的(因為她就坐在趙京浩的車上,說著那個計畫)。




●1987年●


1987年以下依照時間軸紀錄:

  • 營運福利院事件獲判無罪,林仁寬是炯仁的岳父。
  • 1987/8/13 靜賢與同學在秘密基地發現奇怪符號,趙京浩回韓國當天。
  • 1987/x/x(日期未提及,只知道發生順序) 靜賢想要找這圖案來源,結果被趙京浩帶到其他廢棄之地,靜賢理解出這些圖案似乎都是趙京浩畫的,之後趙京浩也一直無時無刻跟著靜賢,像是在給她一些指示,最後靜賢在上課之時看到外面的趙京浩還在盯著她,跑去廣播室播放那詭異的錄音帶
  • 1987/9/30 靜賢的校編社收到一個混音帶,大家播放後都被裡面詭異的內容吸引並恍神。在這一天看過這個帶子的人中有靜賢、盿在、龍卓、慶珠,慶珠還記得當天看過的影像,甚至看完之後重病一週,而且慶珠看完那影帶之後還一直做同樣女人的夢,就像是陰影一樣一直糾纏著自己,並且像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龍卓也有做夢,並不只有慶珠。
  • 1987/10/6 毒氣恐攻案件發生。
  • 1987/x/x (日期未提及,只知道發生順序)林仁寬失去女兒本來行屍走肉,有恩人帶他信永真教。




●1999年●

以下依照時間軸紀錄:

  • 1999/7/2  鄭英燮自焚案件,鄭英燮從1987年就一直保有這個錄影帶,只是這錄影帶竟然和他們這幾個學生看過的都不記得是這樣的影片,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忘記自己有看過這種內容,就像是第一次看過一樣,唯有慶珠現在還記得,而且看完之後做同個噩夢(那個女人),還有重病一個禮拜。(龍卓在1987年看之後也有做惡夢,不過現在不記得影片內容)

  • 1999/7/12 卿真媽媽命案,卿真失蹤。
  • 1999/7/14 在英給文淑那卷錄音帶
  • 1999/7/15 在英失蹤。
  • 1999/7/16 卿真屍體被發現
  • 1999/7/17李英德被林仁寬派人用毒氣殺死
  • 1999/7/19 李時正和炯仁跟著特攻隊去攻堅骷髏幫,兩人在地下室有發現被監禁的一些男女,這房間中也有著靜賢看過的那個邪教圖騰。這一天在英有上限即時通,在英回覆文淑說「在1987年的校刊裡有寫」。
  • 1999/9/8 金煥圭自己自首在英失蹤案。
  • 1999/9/11 慶珠與李時正夫妻倆聽了錄音帶,慶珠錄音帶中有口哨聲,並且那個女人惡夢再次回來,這次甚至是顯像,隔天就慶洙上吊自盡、李時正被殺死的狀態。
  • 1999/9/12 靜賢被抓並且被進行洗淨達摩儀式來洗淨她被外界雜亂事物充斥的心靈,而鄭英燮竟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說靜賢就是故事的開端。金煥圭被帶到不知名地方,原來是炯仁要對他私下審問,炯仁知道那個符號是「永真教」、錄音帶像是下達殺人指令,但有些人卻沒反應
  • 1999/9/13炯仁開始調查新興宗教資料,找到一個信永真教的人,跟他去林仁寬的造勢會場,林仁寬說到失去女兒那時行屍走肉,遇到一個恩人帶他信教。靜賢被施予催眠看見1987年趙京浩帶自己去看的那個廢棄小屋,理解出那些圖案是趙京浩畫的。




●永真教邪教●


永真教終於被帶出來,關於這邪教的元素我大致上整理一下:

  • 錄音帶、錄影帶:李英德、卿真、慶珠、李時正
  • 蠟燭:金煥圭的房間也有、1987年地下室、製毒工廠地下室也有
  • 毒品糖果:李英德、卿真、第五集中被炯仁找到的男人
  • 催眠:有些人聽錄音帶、錄影帶、鐘聲、奇怪的頻率
  • 實驗:趙京浩的實驗
  •  ⊛ 特殊符號:製毒工廠地下室有、金煥圭房間也有、1987年秘密地下室也有

    錄音帶是否就像是在催眠或是下達某種命令讓特定的人做出殺人動作,只是從上一集以來我就覺得很詭異,因為似乎只有某些人會被催眠,就像是慶珠一樣,她有聽到口哨聲,但李時正沒有聽到。就連同在1987年靜賢和朋友們的看過錄影帶,也是有人記得有人不記得,有人有做惡夢,有人卻無感。




●咕嚕找上的人?


金煥圭對炯仁說:「不虧是我尊敬的咕嚕大人,咕嚕說『你不是真正活著的人』,他說你和其他人完全不同,是已死之人,咕嚕說能拯救你的人就只有我了」。我在想為什麼咕嚕說炯仁是「已死之人」?這一點我還不是太懂,如果是搭配目前為止劇情給我的一些線索,我覺得應該是因為炯仁的內心對人生已經沒有什麼眷戀和內心絕望。


我在上一集(第四集)中有提到金煥圭說自己要把在英帶走「咕嚕大人應該會愛我吧?」這句話,讓我想到那些對「咕嚕大人很崇拜的人」是不是都是因為內心有著痛苦或絕望,如果可能因為將生命奉獻給咕嚕大人,這樣就能讓得到他想要的神蹟之類的,那是否真的這樣就說得通為什麼有人會奉獻或是犧牲生命去完成指示,這過程中就像是被咕嚕給催眠了一樣~



所以我在想這或許也是為什麼金煥圭會對炯仁說「咕嚕說能拯救你的人就只有我了」,這句話就很像是要讓炯仁也相信咕嚕一樣,想要讓炯仁一起得到咕嚕的救贖,所以反推回金煥圭的身上,金煥圭大概也是內心很絕望或是痛苦,才會願意幫咕嚕大人做事,為的就是走出心裡的黑暗。



包括這一集裡林仁寬有說自己在1987年失去女兒行屍走肉狀態時有恩人帶他信教,這樣或許就真的可以確定永真教所找的人都是那種曾經痛苦悲傷絕望的人,利用心靈的弱點來讓讓他們對咕嚕崇拜,林仁寬有說「現在有著遇到什麼艱難來襲都打不倒的力量」,可見永真教給他的力量與迷幻非同小可。





趙京浩在1987年帶靜賢去某個廢棄地方看那個永真教圖案時也有說「妳問題還真多,我們本來就是這樣,要是不這麼做,妳會撐不下去的,妳永遠不會知道那毫無出路的黑暗房間裡,沒有光沒有聲音,或許一輩子都要待在裡面會是什麼心情」。


所以可能我之前的推理可能是對的,永真教所找的人就是那些絕望痛苦之人,如果照著咕嚕的指示去做就能走出心裡那黑暗的房間,或許這也是趙京浩會說「結果才是真實」的話,因為過程中怎樣都不重要,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管,結果才是重點。



我不曉得大家看到這一集有什麼感覺,邪教對一個人的洗腦真的會很深很深,先不講這個永真教是不是真的有什麼神力或神蹟好了,光是人類對於一個宗教會到走火入魔並且失去自我判斷只遵從他信任的真神去行事這件事來說就已經讓我覺得很恐怖,而且一些恐怖的行為都會被他們自己合理化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炯仁聽到金煥圭那種很奇怪的回答,並且開口閉口都是咕嚕大人的話會開始揍他,因為連我都想要揍他XD  尤其是這種宗教如果是慫恿別人結束生命或是去殺人,就是已經走火入魔,不是所謂的宗教,而是殺人組織,就如同炯仁說的「我看到的是人,看到這些人的家還有學校,以及等待他們的家人,還有夫妻倆沒能誕生的孩子」





●邪教與迷幻毒品糖果


這一點似乎可以確定那些信奉反真教的人似乎有些是被用毒品糖果給迷幻內心,上一集中我本來還不是太確定骷髏幫和邪教有什麼關係,這個製毒工廠和邪教被綁在一起,如果這個糖果是這工廠刻意改裝出來的糖果,那等於是想要利用這些糖果讓被挑選中的人被迷幻一樣產生幻覺,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李英德和卿真都會有這糖果的原因。這一集炯仁去找的那個男人身上也是有這糖果。


那這一集似乎就可以確定糖果也是邪教中的重要元素,我在想應該是用來迷惑那些信教的人,可能會讓人失去自我判斷能力,邪教用這方法來操縱人也不無可能,另外,我也想到毒品不一定是讓人被迷惑,也有可能是上頭的人要用毒品來牽制這些信徒,畢竟毒品糖果會上癮,如果這些信徒不照做,就會失去可以解癮的來源,因此這些信徒逃也逃不掉



另外還要再提的一點是那個林仁寬議員和毒氣有關,毒氣和毒品糖果有關,那也能合理懷疑這邪教是一直在用「毒」這個東西來操縱人,或是做他們所說的「實驗」,目前當然不曉得為什麼林仁寬和這邪教會有接觸,但政治和邪教都一樣,都是要底下的人可以聽自己的話和支持自己,因此之前的集數中林仁寬利用公事包毒氣來殺掉李英德,這毒氣公事包和1987年的趙京浩拿來犯案的工具一樣。



我在上一集還覺得這林仁寬應該就是想要用邪教和毒品糖果來幫自己打造政治勢力與權力,可能先把㴲州給搞爛然後好推他上他的政治之路呢?不過這一集用時間軸來判斷,我的推理是錯的,因為林仁寬是在毒氣事件之後才開始信教,但不可否認現在林仁寬對永真教很虔誠,也可能是因為林仁寬用毒品糖果來牽制那些信徒,如果他們不支持自己就會斷了他們可以解癮的東西,因此使得這些人不得不被林仁寬綁住





●真實與真相? 實驗到底是什麼實驗?


這一集我還是不太懂所謂的實驗是什麼樣的目的,但會用「實驗」這兩個字肯定是基於某些條件來抓目標對象和想要得到某些目的,透過趙京浩所說的話,感覺他們不在乎過程,反倒只要「結果」


就像是趙京浩所說的「去談論什麼真實和真相真的很奇怪,那些說真實是存在的人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存在的只有結果,我們是為了什麼目的聚集在此,其實根本沒有意義,那只是你們這種人自我為的說法和處事方法,我無法從過去得到領悟,我所知道的只是未來的存在」這也難怪咕嚕好像都知道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一樣,因為過程中他們已經一步一步設定好,等著結果出現,所以結果是他們唯一確定的「真實」。



我記得在前面的集數裡,在製毒工廠的地下室那個拿槍的男人有說到「咕嚕大人說得沒錯…」,然後這一集金煥圭又說「不虧是我尊敬的咕嚕大人」,再搭配到趙京浩對採訪記者說的上面這段話,總覺得咕嚕似乎是可以「預測未來」一樣,好像有些事可以被他給預測,也如同1987年毒氣事件到現在10年後命案的開始,像是在執行某些結果一樣。



這讓我想到趙京浩對靜賢說過:「妳為什麼回來?在英為什麼當初會想要回來這裏?難道妳都沒有想過嗎?」這樣好像有一種模式會讓一些關鍵的人回來這個「故鄉」,例如炯仁的妻子在2015年時有提過要回來,靜賢一家再回來是因為在英想回來,這都真實中看不到的景象,但卻是真實,也是看不見的過程,因此這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我相信就跟邪教有關。





在地下室的男人對靜賢說「妳認為妳是靠自己意志來到這裡嗎?我們所有人會走到這一步並非偶然」、林仁寬也對炯仁說「你以為你是靠自己的意志來到這裡的?」,所以那些關鍵人物會回來故鄉如同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牽引,看起來不像巧合,但也不像是什麼詭異的邪術,但我就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這些人都會在這時候回來,除非一開始就已經有背後什麼人在刻意引導這些人回到這裡。


例如三劍客找到那本校刊一樣,還有三劍客得知在英在那本校刊裡的地點,都像是有人故意引導),而我在想在英會失蹤也是因為有人引導她。 還有永真教故意在炯仁家中放了郵件,這都像是每個信徒都在引導一些關鍵的人做某些行為,這也能呼應與解釋這一集常常出現的一句話「你以為你是靠自己的意志來到這裡的?」,這些關鍵的角色不是自願來的,而是被刻意引導咕嚕要的劇本,這也能解釋為什麼咕嚕好像都能先知一樣,那是因為底下有很多人都在默默執行一些引導動作來引導這些人,例如:

  • 炯仁的老婆1987要求回到家鄉(這是故意的),1999鄭敏實狗狗保姆偷偷在監視炯仁,會偷看炯仁的反應,讓炯仁感受到一定要去見咕嚕才能調查到真相
  • 1987趙京浩一直要靜賢照著他的話去做,靜賢長大成人後在英要求再次回到家鄉(我在想應該是有人也在刻意讓影響在英)
  • PS: 1987年,炯仁的老婆和趙京浩是刻意在這時回到家鄉的,因為在本集的最後一幕他們兩個在車上,並且說到「已經沒有時間了,我要全照計畫來」,難怪靜賢會是故事的開端,因為是她在學校播放那個鐘聲


那男人(鄭英燮)說「我的老朋友,妳就是故事的開端」,我比較意外的是炯仁去找的那個信奉反真教的男人所崇拜的照片是「鄭英燮」? 不過他並不是咕嚕,應該是一個極為崇信咕嚕的人,目前推估咕嚕應該是那個穿著全身白的女生。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