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Hometown返鄉第11集劇情推理:我們的痛苦已經被世人遺忘了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Hometown返鄉第11集推理





炯仁忘記的事情


1985年

  • 趙京浩的父親以前被警方嚴刑逼供,炯仁當時是名菜鳥警察,被交代要收尾,父親趙京浩說要水喝,並且還問了炯仁名字,晚些時間炯仁出乎意料說自己不幹了,要離職。
  • 炯仁離開海外治安本部,回家路上發生車禍,世允對炯仁說等炯仁痊癒後想要回到家鄉。
  • 炯仁和老婆回到家鄉,但趙京浩馬上找世允,還說知道世允內心很怨恨林仁寬以前所做的事情,世允詢問炯仁在車禍之後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在首爾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


關於這一段,我記得之前林世允在1985年炯仁出車禍時有說要回家鄉,而在他們回去到家鄉的時候,林世允在某天遇到趙京浩出現來找她,那時候林世允有問炯仁一句「在首爾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本來我以為趙京浩的父親會什麼催眠,但看來並不是,他只是被警方嫁禍福利院事件的罪名,而這個事件也就此被壓下來,所以他也不會什麼催眠。



而那時候炯仁跟著警局的同仁處理福利院的事情可能就是起始,看來當時的福利院殺人事件像是刻意被壓下來,炯仁也是其中一員,但炯仁是有因為受不了而離開,但他還是的確有幫忙把這事件給一起壓下來,所以趙京浩所認定的起始應該就是這件事。



上一集中我有推理到趙京浩似乎是用炯仁內心中的後悔、自責來操縱這件事到現在才想起來,或許炯仁沒有被催眠忘記這件事,可能比較像是這件事對炯仁的內心衝擊太大,也內疚感太深而被壓在心底最深處鎖起來而沒有記起來過,這有點像是人類的自我保護意識。至於世允問的那句「車禍後發生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嗎?」我想就是本集中那七大不可思議地點是炯仁與世允以前去過的地方,那些都和世允有關係。



有些事情因為過度在意或是不在意而變得沒有清晰記憶,從趙京浩在上一集中還有這一集對他的生父講的話也大概可以知道,小時候趙京浩的父親對趙京浩的拋棄是最不可原諒的決定,因為當初趙京浩的父親是有虐待他跟靜賢沒錯,但最後又把兩個孩子丟去給福利院,讓趙京浩與靜賢兩人活在地獄中,這也是為什麼趙京浩上一集對父親說「你怎麼不選擇殺掉我呢?怎麼把我們賣掉呢?」
因此分析起來,趙京浩除了是怨恨父親之外,也怨恨當初利用權勢栽贓給趙京浩父親的林仁寬、炯仁、警察們。








林仁寬要毀掉永真教的意圖?


上一集中已經有推理到林仁寬明明就是永真教的一員,為什麼他要毀掉永真教,比較詳細的推理可以往回看上一集的推理,看完這一集之後我還想要多加2個原因(反紅色底的部分):

  • 林仁寬一併抓到趙京浩,就可以根除趙京浩,也可以根除永真教,永真教的存在對林仁寬來說是個阻礙,大概是因為怕毒品糖果的事事跡敗露,所以必須要除掉他們。
  • 原本上一集不是很確定林仁寬和永真教的關係位置,但這一集看完之後覺得應該還多加一個原因,因為林仁寬就是骷髏幫的張教授,這個張教授的身份在永真教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如果永真教真的有人抖出他,那他的骷髏幫身份就會被發現,因此這也是林仁寬要毀掉永真教的原因
  • 本來我還在想林仁寬會想要毀掉永真教是因為怕趙京浩會揭開他的福利院殺人的事件,或許這是其中一個他想要毀掉永真教的動機?(我是看到趙京浩在本集最後威脅林仁寬時想到的,而以前林仁寬親手殺掉林世允也是因為要掩蓋自己在育幼院的所作所為才殺掉女兒)


    而本集也確定我上一集的推理,林仁寬和永真教就是商業夥伴,不過我想這也是林仁寬順道要這麼做,因為這部劇有太多片段都是要把靜賢給牽扯進去,趙京浩也有說靜賢是這個實驗中很關鍵的人,所以林仁寬會去找靜賢一起合作說要毀掉永真教,應該也是趙京浩已經算好的。







「沒有人會毫無理由拋棄家人,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


沒有人會毫無理由拋棄家人,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這句話說明了,世允拋棄了炯仁以及在英。炯仁說到當初世允離開自己一句話都沒有說,連同流產的事情也是過一陣子才講的,所以炯仁認為是自己讓世允有著痛苦而迫使她離開,當然觀眾應該都知道世允的離開是因為趙京浩有先找過她,趙京浩和世允以前本來就在福利院認識,所以他們會有交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然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世允會願意配合趙京浩?她內心中的起心動念到底是什麼而讓她配合趙京浩扭曲的邪教思想? 我在想應該有以下原因:

  • 小孩流掉的痛苦讓世允想要擺脫內心中的自責感
  • 還有林仁寬讓趙京浩父親背上福利院事件的愧疚感


所以願意跟著趙京浩的腳步和指示來讓自己內心可以得到贖罪,在林世允死前還一直對永真教很信仰,認為死亡可以帶來救贖和贖罪,毒氣事件被暗喻成「淨化日」,林仁寬之前有說到這句話「未來的終結,那天正在來臨,會像87年的事情一樣,最後被淨化的人才能迎接那一天」,就可以推理毒氣事件也是淨化日的儀式,因此林世允會有想著要迎接「死亡」我想就是想要得到內心中的救贖,擺脫痛苦。





我記得上一集中那個監容所的監護有說「就算你代表死亡本身,但我還是不會改變我的態度,我會以對待其他囚犯的方式對待你,這就是我站在這裡的原因」,這讓趙京浩想到過去一個死去女人說過同樣的話,我在想趙京浩講的那個女人指的大概是「林世允」(果然本集的最後在湖邊就有揭曉,林世允說「我不害怕」),林世允會願意聽從趙京浩的指示,我想當時林世允的內心中對於死亡並不害怕,因為她失去孩子的內心已經痛苦,林仁寬幹過的壞事也讓她感到羞恥與對趙京浩抱歉,她想要用死來改變趙京浩放棄計畫的決心,我在想世允當時大概也是懷有著讓她一個人承擔痛苦就好,並且由衷希望趙京浩可以因為她的死而放棄計畫


所以我在想林世允會離開炯仁一定不是炯仁說的「世允很討厭我」,而是背後有著原因,那原因可能就是林世允想要對於流掉炯仁的小孩有很大的愧疚,世允想要彌補或贖罪,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趙京浩在被炯仁受訪的時候有說世允的離開不是炯仁想的那麼簡單,而世允的行為也符合咕嚕邪教的宗旨,想要擺脫痛苦。



在看到趙京浩在牆上寫下「回到屬於我們的家」時,再想到炯仁對福利院虐童與殺人案件的掩蓋時,我終於可以懂趙京浩當初第一次在監獄會面採訪時見到炯仁說的「你還真以為世允離開你是因為討厭你。」,原來世允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和丈夫都是讓趙京浩活得生不如死的元兇啊!所以世允是帶著對趙京浩的歉意離開的!(當然也包括希望用自己的死來賠罪讓趙京浩可以改變心意)








拷問的元素


話說這一集突然看到幾個關鍵的幾個畫面:

  • 用水壺灌嘴巴這是父親趙京浩在1985年被警方拷打時,炯仁用水壺餵他喝水的畫面,我記得這畫面在靜賢以前被鄭英燮綁架走也是用水壺灌靜賢的嘴巴。而且在金煥圭以前也有說到「被水灌嘴巴」的畫面。

  • 繩索倒吊:說是為了瞭解咕嚕大人的旨意,1985年趙京浩被警方拷問時也是倒吊的方式來折磨他,對照到這一集靜賢看到繩索時說「根本只是拷問,沒有其他意義」。


    然而,我自己有個疑惑,當初受到拷問的人是父親趙京浩,為什麼咕嚕趙京浩會想要利用父親趙京浩的名字?上述這兩個元素都是和父親趙京浩有著關聯性,和小時候的趙京浩並沒有關係,小時候的趙京浩是被父親趙京浩給虐待沒錯,但長大後卻改名沿用父親趙京浩的名字。



    我自己猜想會不會是因為想要讓世人知道父親趙京浩拋棄自己的作為,還有林仁寬福利院多人溺水的真相栽贓父親趙京浩,所以利用趙京浩的名字來搞壞世人以前對趙京浩完全沒有被記得的真面目,也順道用趙京浩這名字來對跟福利院事件有關的人、以及漠視的人做報復!我想這就像是趙京浩利用父親趙京浩的名字來讓世人記得咕嚕趙京浩以前經歷的事情與痛苦,所以才會改名父親趙京浩的名字來做這一連串的事情。這一點也證明趙京浩說「我是我這個個體,但也可以是任何人」,同時呼應到上一集炯仁說「如果那個人不是咕嚕,咕嚕這名字說不定只是空殼而已,因為人類即使沒有名字,也能存在於這世上,當然也可以稱其為超越人類的存在」這段話 ➤ 此段解析可以參考上一集內容 



    至於宗教儀式還用繩索和水壺的拷問元素,這目前我還想不到動機,對信徒做這些動作到底是為什麼?是想要對信徒拷問?如果先從父親趙京浩被拷問的畫面來想,這畫面會讓我想到趙京浩被栽贓無法反抗的心情,並且該有的真相被隱瞞,而信徒說這繩索倒吊是要讓得到咕嚕大人的旨意,那信徒倒吊的畫面反倒讓我覺得有某種含義是咕嚕趙京浩像以前的警察隱瞞真相(隱瞞自己是咕嚕以及計謀的真相),並且讓他們處於痛苦無法反抗,最後漸漸地往「我要全家人一起死」的方向走(這是京淑的老公以前死前所講的話)。







靜賢內心的堅定,就不會被影響


我不是在等繩子自己斷掉,而是想證明這條繩子並非永遠不會斷」,靜賢選擇會用自己來代替在英,除了靜賢想要救在英之外,我總覺得靜賢在這一集中展現了無比的堅定內心。本來我以為靜賢就是消極地想要取代在英,但她在這一集中於永真教基地中所做的一切,就像是站在一個具有影響力的位置上來撼動這些盲目的信徒們,一一將他們所信的東西都打碎,例如燒掉繩索、扯斷繩索、鄭英燮要白白去送死被靜賢臭罵一頓等等,一直在顛覆著信徒內心中被建立起來的扭曲信念。


所以靜賢說那句「我不是在等繩子自己斷掉,而是想證明這條繩子並非永遠不會斷」,就像是在象徵著靜賢內心中唯有主動去讓繩子斷掉才不會讓自己死掉的想法,那些綁住你內心痛苦的事情不是等自己斷,而是只要有心就可以親手將這繩子扯斷讓自己自由,一切都在於自己內心間不堅定罷了








毒氣事件目的是創造人的內心痛苦,就像趙京浩要世人記得他的痛苦


毒氣事件的目的是要為人們心中帶來痛苦」這是我在第五集的時候開始推理出來的「實驗動機目的」,我有提到好幾個角色因為毒氣事件被留下來的那些遺屬都有著傷痛,通常人類內心如果有傷痛走不出來就很容易尋求宗教的慰藉,更容易會走火入魔,宗教會更容易走進人心。


如果在人最低潮和黑暗時期的時候走不出來,永真教就可以趁虛而入,成為那些傷痛者的依靠與浮木,不管是林仁寬、金煥圭、還是鄭敏實,都是因為毒氣事件而和永真教有著牽連,透過這三個案例來推斷,毒氣事件是想要製造人類心中的陰暗與痛苦,所以毒氣事件會被稱為實驗好像也就說得通,大概是想要透過人類走不出去的點來宣揚和讓人加入永真教



所以這一集靜賢聽著那些信徒的故事,都可以發現他們背後的故事和痛苦都是因為在毒氣事件後失去心愛的人而經歷比死還要痛苦的痛,因此他們會想要擺脫這些痛,這就是趙京浩要讓這些人感到痛苦的目的,並且讓永真教壯大,在永真教壯大之後進行報復,至於為什麼要報復,這就要再往回追朔到趙京浩的父親對他和靜賢的虐待,甚至賣給孤兒院,而孤兒院又對他們虐待和其他人的漠視(趙京浩應該並非福利院殺人案的兇手,因為本集有說到林仁寬被趙京浩逼迫要去自首



因為當初這件事被壓下來,根本沒有人知道這件事,趙京浩在1987的毒氣事件、以及現在所設計的淨化日,都像是在怒吼一樣,怒吼著為什麼當初沒有認真看待他與靜賢被虐待的事情?把這些人都帶著一起走向死亡,呼應到京淑的老公所說「我要全家人一起死」這句話,我記得上一集的時候咕嚕趙京浩跑去質問拋棄自己的父親說「你怎麼不直接殺了我?為什麼把我賣掉?」,這也就代表比起這些痛苦,咕嚕趙京浩寧願死掉,這也難怪咕嚕趙京浩要帶著這些被他創造出來擁有痛苦的信眾一起死去,等於是要所有人都跟他一樣內心痛苦到想死得到解脫的概念。





所以這一集鄭敏實那段話已經證實趙京浩真的有達到目的,達到想要拉這些人去死的目的,鄭敏實說「妳為什麼要擁抱我們的痛苦?我們已經下定決心了,這裡所有人在毒氣事件中失去所愛的人後就經歷比死還要痛的痛苦,現在我們只想要贖罪,隨著時間流逝我們已經被遺忘了,我們的痛苦已經被世人遺忘了


因此這對照到趙京浩以前所經歷的被虐待痛苦被世人給忘了一樣,因此透過這方法,讓世人自己去經歷這樣的痛苦過程(這是我的推測啦)。後面我會覺得很諷刺,這些人都因為毒氣事件而產生極大痛苦,但如果到最後發現自己信奉的永真教咕嚕是趙京浩,應該會吐血!



但我對最後趙京浩所講的「等到炯仁回到家,就會知道在英是誰,以及他自己是誰」。 這一點我覺得很奇怪,當初林仁寬有說泳池那些人會溺斃是受詛咒的孩子在英造成的,當時在英也只是小嬰兒,跟在英又是什麼關係呢?我以前的確是有懷疑過在英是不是其實是炯仁當初和世允兩人的寶寶,但之前在懷疑的時候我已經有用時間軸來確認,在英肯定不會是炯仁的孩子啊,因為在英和趙京浩是1987年月回來,扣掉懷孕10個月,就算炯仁和世允是那距離1985的12月分開,但1985年的12月之前世允已經懷孕了,所以如果就算是1985/12懷孕離開炯仁(炯仁車禍時世允已經懷孕),那生下來的在英至少也要看起來一歲多,也不可能是本劇畫面中還需要人家抱的小嬰兒,所以在英不會是炯仁的孩子,除非是劇組出現的bug,不然就真的是我算錯XD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