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台劇|觀後感

Netflix 大結局《華燈初上第3部評價與心得》案件統整、圖示案件,兇手揭曉!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華燈初上結局第3季評價與心得



華燈初上和一般犯罪推理劇不一樣


看完《華燈初上》第三部之後馬上去看網友的們的反應,老實說我覺得《華燈初上》第三部顛覆我過去兩季的感想,原本以為這部劇會想是《誰殺了莎拉》一樣會一直故弄玄虛下去,然後在許多人之中都懷讓觀眾一直懷疑下去的梗,但其實第三部一開頭劇情馬上給了清晰的故事線說明兇手就是花子和阿達時,就完全讓我放心《華燈初上》的故事走向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前面故弄玄虛,最後一秒才出現沒意義的兇手


網路上比較多人對
《華燈初上》的評價是「拖戲」,覺得幹嘛找個兇手要撲這麼多的故事線和梗? 我在猜可能有些觀眾是把《華燈初上》給定調成「找兇手」的劇,可能會覺得劇中內容應該要放很多線索、證據來讓觀眾推敲才對,所以會覺得《華燈初上》拖戲。 但這裡我想觀眾需要先知道《華燈初上》並不是單純犯罪推理,還有很重要的「驚悚」、「劇情」元素就我自己感受,《華燈初上》之所以會用了24集的篇幅其實很有必要,因為《華燈初上》不像是韓劇那種命案推理一樣透過警方的追查帶觀眾一起推理


《華燈初上》當中很重要的是「劇情元素」,通常劇情片對於人物的刻畫和故事的編排會很細膩,《華燈初上》就是如此,為什麼第一季需要用這麼多篇幅來懷疑這麼多人?還必要呈現出每個小姐都和蘇都有過節的橋段? 這就是要對「每個角色人設」的刻畫,《華燈初上》有一個手法是我很喜歡的就是「A的台詞會刻畫B的人設 → B的台詞會刻畫C的人設 →C的台詞會刻畫D的 人設等等」(以此類推)。
每個角色口中所描繪的其他角色人設都不一樣,這就是真正有「相處過」的痕跡,也才是寫實的呈現,即便他們口中對別人的描繪都不一定是好話,但這就是故事的呈現,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前兩季要花這麼多篇幅來刻畫每個人對蘇的看法以及小姐之間彼此的愛恨情仇。 








第3部蘇案件統整


第二季的最後就留下蘇命案的伏筆,在第三部蘇的命案並不是直接透過蘇命案本身的一些線索去找到兇手,而是透過「江瀚車禍命案」和「毒品案」的方式而懷疑回「蘇的命案」內容(也就是成哥懷疑阿達開車撞江瀚並不是因為毒品案被發現的動機,而是有別的),以下是關於蘇命案的一些統整,

❶ 蘇靜儀驗屍:頭部遭到鈍器重擊,造成顱內出血、顱骨破裂,致命傷在頭部,不過右前額有敲擊痕跡, 頂骨部有多處破裂,代表兇手是往死裡打,物質檢測上有土壤和石塊,並且還有玻璃(不過到第二季時煙灰缸才是重點兇器)。

❷ 命案現場:山上叢林小路上有被拖行的痕跡,兇手必須要是可以負重蘇慶儀的重量搬運才行(潘文成確定兇手不只一人,一定有共犯)。

1988/10/6 凌晨00:23 案發日

  • 颱風天有一個計程車司機凌晨兩點來吃東西,載一個客人從石牌出發,天母到北投,又改到新店(蘇慶儀的家),下車後又回來,然後又跑回來說要去條通,這個人就是江瀚

  • 寶寶證詞:有看到一個男人穿咖啡色風衣(江瀚),抽著菸,然後就進去光,但後面還有個女生跟進去(花子)。江翰從石牌搭著計程車一路找蘇慶儀,到光店門口下車,這一幕就是寶寶看到的咖啡色風衣江翰。而江翰也不會是兇手,因為目擊證人有說有聽到一聲玻璃破掉很大的聲音,才看到江翰攻擊蘇慶儀,之後江瀚跑掉(這裡畫面有bug,第二季時那玻璃聲是在江瀚跟蘇慶儀爭執的當下就出現的,如果那玻璃聲是阿達為了偽造現場而打破窗戶,這時蘇和江瀚爭執時應該不會有玻璃聲才對)。




在《華燈初上》裡總共有三個案件,這三個案件雖然內容彼此沒有牽涉,但因為阿達與花子之間的關係而將這三個案件聯繫起來,當然本季一開始好在沒有繼續故弄玄虛,在懸疑程度上放了一個清晰的故事線給觀眾,不再是去推敲誰是兇手、誰最有動機~

  • 蘇案件是花子和阿達為兇手和幫兇,阿達為了保護花子而有了「江瀚車禍案件」。

  • 江瀚車禍案件讓成哥覺得阿達奇怪,好像是故意在隱瞞並且刻意製成意外~而成哥從蘿絲那裡知道江瀚當天是有約她要講蘇案件的兇手,因此這一點讓成哥開始懷疑阿達,甚至之後在廢棄車廠也真的抓到阿達就是當時開那台贓車的人。

  • 同時葛檢和阿達心急之下刻意想要把成哥拉近販毒團之中,並且也因為成哥發現自己過去一直被阿達陰(例如成哥只跟阿達說過羅雨儂家中被蘇放了毒品這件事,葛檢就馬上帶隊去羅雨儂家中搜,很明顯就是阿達要把毒品案嫁禍給別人一樣),因此成哥也開始起疑,直到葛檢和阿達又去成哥家中找毒品(這也是阿達才知道的事)栽贓給成哥,因此成哥可以確信阿達在幫人做事~ 從馬天華那裡也確認那兩包白粉就是LH的貨,於是可以確認局裡的那些人跟毒品案有關。
  • 成哥靠著一些人幫忙(包含百合提供的證據)破了毒品案,阿達也承認自己開車撞江瀚,但動機是因為江瀚發現阿達販毒,這讓成哥覺得動機太小,一定還有其他原因,想到蘿絲有講江瀚當天有說要講蘇命案的兇手,因此懷疑阿達與命案有關。最後靠著何予恩講錄音機的事和與阿達、花子之間的套話,水落石出。







花子的動機


「錄音機」是貫穿第三季案件很重要的證物和內容線索,好在第三部沒有再繼續故弄玄虛,反倒是真的將兇手集中在阿達和花子身上,我想第三季是蠻成功的一季首尾~ 第二季的結尾當我們都聽到錄音帶中花子講:我不是故意的」,代表應該是一時氣憤之下動手,至於花子到底會有什麼動機?以下我統整出來:

  • 在花子被彪哥給污辱之後,蘇慶儀刻意要花子離開光的事情儼然成為花子內心中對蘇的疙瘩,一開始第二季時我還在想事情都過這麼久了,要突然因為這件事讓花子又動怒,好像動機也不足,所以我自己在猜有可能是因為她發現蘇慶儀刻意要搞羅雨儂之類的,畢竟花子第二部裡常常為了幫羅雨儂講話而大聲,如果花子想要捍衛羅雨儂什麼,那是真的有可能一氣之下攻擊蘇慶儀(而且寶寶也有說江翰進去之後,還有個女生進去,那個女生就是花子進去的時機點)。


老實說真要去細細探討花子在那順間會什麼會突然暴怒的動機,整部劇讓我覺得這案件的發生和花子的動機是很充足以及淒美的,在花子對蘇動手的那一刻,我感受到花子內心中充滿複雜的保護蘿絲的決心與反抗憤怒,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劇中特別多的劇情在於刻畫花子這個角色對過去的卑微和重視幸福的追求,就因為蘇那句「妳只不過是羅雨儂身邊的一條狗」這句話是重新拉回花子內心中傷痛與憤怒的點,但花子失控的點不只是自己的過去,更是花子要保護羅雨儂的決心,一句話中就傷了兩個人得概念


要說花子會後悔殺掉蘇嗎? 我覺得花子內心中「有後悔」但「也有不後悔」,因為她保護了給她幸福的羅雨儂,就跟花子企圖殺掉她那可惡的男朋友一樣,如果可以讓自己擺脫黑暗,她根本不後悔自己攻擊男朋友。所以結局中花子願意自己去自首的舉動,我想也是想要表現出花子對這件事的不後悔,雖然對蘇懷有歉意,但出自於只要羅雨儂能幸福的初衷,對她來說,她自己一個人承擔痛苦就好了。








羅雨儂與阿季關係軟化成為精神支柱,光再次光鮮亮麗起來


很喜歡《華燈初上》第三季光不像是過去兩季一樣的劍拔弩張,至少阿季這個角色成為一個成熟的角色,她這段時間也自我成長,雖然會嘴硬說都是為了光,但其實對於羅羽儂的支持與友誼安慰很不錯~ 徹底將過去羅雨儂「完美主義」以及什麼事情都會扛下來的個性翻轉


羅雨儂也是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知道自己喜歡把事情扛下來的個性會讓人感到嫉妒與窒息,在蘇慶儀死掉後的光只剩羅雨儂一個人,羅雨儂的個性是不喜歡求助於別人的人,所以所有人都會圍繞在她身邊,但現在不一樣了,透過第二季的軟化,羅雨儂知道自己身邊有人可以求助和給予依靠,即便現在比較和諧的光是第二季中劍拔弩張下而來的,但阿季現在的轉變反倒成為羅雨儂的精神支柱,至少她能分攤光的事,以及不怪罪她的人。



人生就是這樣,一直在受苦受難,什麼生老病死的,妳只會越來越習慣,而且每個人都一樣,不是嗎? 如果你不振作一點、堅強一點,那跟死了有什麼兩樣?」,阿季肯定是所有小姐中最有資格跟羅雨儂說這話的人,過去兩季的阿季在人生上是個很悲苦的角色,不管是情感還是工作,她幾乎是沒有一項成功的人,但她卻走了過來,她能對羅雨儂這樣安慰完全是最有資格的人。





光在第三季中有了不一樣的氛圍,雖然裡面還是會鬥嘴,但大家似乎都因為經過這番風霜而更珍惜現在的光,以及身邊的同事們。 我特別喜歡這一季中光小姐們之間的情感越來越緊密,許多情感交錯中,恩恩怨怨裡各自會做出選擇,也會發現他們思想更為柔軟,不再適用報復的方式,反倒是用陪伴彼此的方式面對事情


妳根本把店當家了,只有在家能這麼自在」,我想這是所有貫穿光酒店的重要一句話,光酒店對這些小姐來說不只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心裡的依靠(對愛子來說也是這樣),即便羅雨儂幫阿季還錢時,阿季當下也是覺得羅雨儂在「施捨」,但會這樣覺得的人通常是因為對自己沒有自信,會覺得自己比不上羅雨儂,就跟蘇一樣,會羨慕和嫉妒羅雨儂,所以才會覺得羅雨儂的幫忙是種施捨。


然而,我很喜歡第三部中的羅雨儂願意踏出去對每個小姐深入瞭解和談心,這和過去的羅雨儂不一樣,也因為蘇的提點才讓她知道自己需要讓別人感受到自己的付出是因為把大家當成家人一樣,因此第三部中觀眾一定會發現羅雨儂和光酒店小姐走得更親近,也會各別談心,一切就像是花子講的「妳的人生不只是蘇慶儀,還有我啊」,我想過去的羅雨儂都只和蘇黏在一起,而忽略了其他人,所以在第三部中我特別喜歡這樣的編排,羅雨儂一樣秉持著自己對大家的關懷與幫助,但是踏進人家心坎裡的那種幫助,而不只有表面上裝闊的幫助








事情都一點一點地連成線


愛子:「我只是疑惑這世界的每個人都好像有一個方向,朝著某個目標前進,但到底去到哪裡,好像沒有目的地不是嗎?

何予恩:「我得覺得是,你遇到一件事情,心裡面就會產生一種感覺,那些感覺會把你帶去某個地方,你當下可能還不清楚,但當你有一天回頭看時,你會發現所有事情都一點一點地連成線在通往某一個地方,我想那應該就是所謂的目的地吧」,我覺得何予恩這些段話就如同是在告訴觀眾,發生這些令人難過的事情並不是全然都壞事,這也呼應到蘇所講的以下這段話: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錯誤,根本沒有對過好嗎?」在最後一集中,有一種令人反思的點,蘇和羅雨儂說著如果羅雨儂高中時沒有救蘇,那兩人就不會變成好朋友,也不會有這些壞事發生了,「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人生有比較好嗎?」,她們兩的表情是開心的,並不是難過的,為什麼我會覺得是反思,因為劇情並沒有將這些發生的事情定論事壞事,在第三季裡,許多角色心中都冥冥得到一些反思和領悟最後劇情將這些混亂和命案的發生定調為一種填充在每個人人生中的拼圖,如果要跟別人發生這些壞事情,寧願對象是自己的好朋友



我無法想像沒有你的人生,那些好的壞的、喜歡的討厭的,到最後都是妳,都是蘇慶儀,都是我們一起活過的」所以羅雨儂並不討厭蘇帶來一堆麻煩,反倒是珍惜這些愛恨情仇的發生,因為這些事情的發生都是在人生中有意義的。



看完這部劇其實讓我們去反思「什麼叫做正常的人生?」的定義,正常人生的定義不是那種永遠充滿幸福快樂,或是假裝自己很光鮮亮麗的樣子,對我來說,看到光這些小姐們在命案這段期間的風風雨雨體悟,把所有事情都攤出來說與釐清後,在這過後的人生能讓自己釋懷、幸福、放下、有酸甜苦辣,有種種痛和快樂才是最「真實」的人生,我很喜歡愛子說的那樣「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病,我們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能做一個被嫌棄的小姐但很快樂,人生也沒有什麼不好,畢竟內心可以快樂自由就好了。








華燈初上第三季氛圍變成溫馨與內斂~


第三季整個氛圍在羅雨儂的故事線上其實有些感動,羅雨儂的個性仍然沒有變,她一樣是喜歡幫忙所有人,不管對方是自己的敵人還是朋友,她並不會計較過去的恩怨,反倒是一點一滴在融化身邊的每個人,即便第二季的時候劇情上用了一整季的時間在刻畫羅雨儂本身的大愛是因為羅雨儂想要成就她自己,但第三季中,羅雨儂用原本的自己去面對每個人,這也對比出從頭到尾是蘇自己對羅雨儂的嫉妒

當我看到愛子和寶寶被欺負,但羅雨儂仍然不顧危險和計較,都盡全力在幫忙她們,羅雨儂的幫忙與付出就像是引導她們方向的燈塔,而每個角色在這一季中都有自己的故事線收尾,但所有這些角色們就像是羅雨儂所講的,兜了一大圈會在某個點停下來,似乎就是在讓他們思考和面對

  • 1. 就例如是阿季突然發現自己一直在追求的愛情以為停了,但現在卻出現一個小孩闖進人生中在次考驗著自己,對中村先生的愛可以用這小孩來延續還是被阿季當成是命運的懲罰?最後阿季選擇生下小孩,我想這也是阿季可以繼續思念與中村先生感情的橋樑。

  • 2. 愛子繞了一大圈還是發現羅雨儂和光的好,所以當愛子又回到光時,愛子就像是叛逆後變成熟的孩子回到家裡一樣,愛著自己的家人。我特別喜歡愛子回來光之後的那份柔和,和過去尖銳的她完全不同了~

  • 3. 又或者像是羅雨儂一輩子都隱藏的子維身世秘密終究會曝光,也要面對一樣~對於江瀚當初拋棄羅雨儂的真相也因為錄音機最後送到自己手上才得知,繞了一大圈才知道江瀚對自己還是很愛。

  • 4. 百合好不容易踏出的愛情卻又被騙後,決定要反咬亨利一口,這呼應到第一季中羅雨儂早要百合眼睛對亨利放亮一點不要被騙的橋段,現在的百合終於感受到羅雨儂當初的提點,但很感動的是百合也從羅雨儂身上得到一些關心和安慰,成為她的無依靠時的避風港。而百合對於自己的愛情仍然相信,所以結局中百合仍然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愛亨利~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