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華燈初上第二季評價與心得

圖片來源:華燈初上 Facebook


華燈初上第二季:羅雨儂、蘇慶儀的過去


第二季再看羅雨儂與蘇慶儀以前的生活與情感,再回想第一季所發生的事情,有許多畫面和劇情都扣合的很美,力道也變得強大有後勁,在第一季的時候我們知道羅雨儂與家裡的狀況本來就很不合,除了哥哥和姐姐的乖巧得父母疼,第一季時觀眾只知道羅雨儂在這個家不是太能融入,但並不知道為什麼,尤其第一季在過年過節的餐桌上,羅雨儂也很不想要回去團聚。


現在看了第二季總算知道羅雨儂和父親、家人的疙瘩從小就開始,在羅雨儂的家庭中可以感受到羅雨儂個性叛逆,但也感受到她內心中的那份執著與堅強在羅雨儂身上其實我看見的是一份守護,而且在命案後我自己觀察到的羅雨儂自己舔舐著自己內心中的傷口,並沒有想要趁機把蘇慶儀這個人搞壞



在蘇慶儀命案過後,我自己發現羅雨儂面對外界,仍還一直在保護外界對蘇慶儀的傷害,這一點完全合乎羅雨儂以期對潘文成說的:「你有沒有過一種恨一個人,恨到想往死裡打,但又控制不住想要同情他,幫他的這種心情?」,明明很恨蘇慶儀,但在現在又想要繼續幫蘇慶儀不受傷害。



第十一集的時候蘇美玉問了「吳子維是你的孩子,還是慶儀的?」這句話,當時羅雨儂回答「我不知道慶儀有孩子,吳子維是我的孩子」,但這回歸到以前蘇慶去投靠羅雨儂的時候,羅雨儂早就知道蘇慶儀有孩子,所以羅雨儂這舉動除了是羅雨儂在保護子維之外,就我自己看來也像是保護蘇慶儀的孩子不再受蘇美玉的傷害。








華燈初上第二季:羅雨儂與蘇慶儀姐妺情


我太愛第二季把人設補強得更為豐富和強烈,看第一季的時候會知道角色間的關係,不過在角色間的緊密與情感牽絆留到第二季來刻畫,這種手法讓角色之間的連結更濃郁和餘韻,看第二季的時候滿滿都是與第一季的連結,我超愛這樣的手法,比起看案件的進展,我更喜歡看角色的內心世界,因為走進他們的心境中,能夠了解到內心的想法與動機,在愛恨情仇上的起因走向顯得非常有力道。


話說,情感越深,心碎就越痛,第一季中手帕是蘇慶儀與羅雨儂兩人友情情感的象徵物,有許多幕中可以發現手帕在畫面中成為兩人在想著彼此的代表物。我記得第一季裡的手帕在許多幕、台詞都有出現,甚至有漸層式地隱喻兩人友誼變質的過程:

  • 這次是什麼顏色?每年都是不一樣的顏色,每一年的手帕我都有好好收著」,羅雨儂曾經對蘇慶宜這樣說過,代表每年羅雨儂生日蘇慶宜從沒有忘記,也呼應到蘇慶宜在火車月台上對羅雨儂說的「我會寫信,還會寄禮物給妳」,這也象徵著即便兩人不在彼此身邊,手帕都是牽起和緊繫兩人情誼的媒介

  • 例如蘇慶宜和江翰兩人在親熱的時候,那條紅色的手帕就在蘇慶宜的床上,我記得當時手帕還被丟在一邊,這一幕的「背叛感」非常強烈因為蘇慶儀連手帕都沒有收起來就和江翰親熱,也代表著者象徵羅雨儂的手帕的存在感漸漸地被蘇慶儀忽略。

  • 羅雨儂得知蘇慶儀與江翰兩人的事情時,把煙蒂往手帕上壓來作息菸的動作,這一幕也就象徵著過去的情誼已經不再存在,以前兩人說的「一輩子的朋友」不再存在



為什麼手帕會成為羅雨農和蘇慶宜兩人間的友情象徵
為什麼不是別的東西?從第二集的第一集看來,本來一開始我以為就是手作課上的那條手帕,但是那時候我發現這是蘇慶儀「第一次」主動拯救羅雨儂,蘇慶儀過去幾乎都是被動地讓羅雨儂照顧,但蘇慶宜把自己做好的手帕偷偷給羅雨儂那一幕,則是蘇慶宜第一次「主動」幫羅雨儂解圍,所以這條手帕對羅雨儂來講是很深的牽絆和義氣、意義





在第13集的那喪禮中,這一段我很喜歡又扣回羅雨儂對蘇慶儀的姐妹情,羅雨儂講的那段話,一字一句扣回她這陣子以來無法消化的悲傷情緒,羅雨儂當中有說到自己把蘇的存在和溫柔當作是理所當然,也代表著蘇對羅雨儂而言是一種生活上的無微不至照顧,但羅雨儂沒有仔細深入了解過蘇的內心。


我看有些網友覺得羅雨儂和蘇慶儀讀書時期的橋段不是很必要,在我看來是很必要的橋段,就因為兩人在過去的彼此付出,還有蘇慶儀人生的悲慘,才能漸漸地醞釀蘇慶儀的人格養成,也對比到二十年後的她們,在二十年後蘇慶儀的復仇轉變和羅雨儂對友情的無知,形成一種很強大的後勁! 讓觀眾們看出人心的可怕與脆弱~



但我覺得在越後期的羅雨儂對蘇慶儀的恨越來越釋然,甚至有些時候我還覺得羅雨儂仍然在守護她的蘇慶儀,就好比第15集裡的羅雨儂對於電視主持人說到搶男人這件事,在第一季中的羅雨儂的確是認定蘇慶儀搶了江翰,不過一連串的事情越來越明朗之後,羅雨儂也才發現蘇慶儀沒有搶,而是撿,因此羅雨儂對主持人說到「那根本不算是搶,那男人甩了我,再甩了她,我們都是愛情裡的受害者」,這一段羅雨儂給我的感覺她還是對於這份姐妹情繼續在守護,也像是悔不當初的恍然大悟,我自己感覺到第二季的羅雨儂走了這一遭,很像是現在才漸漸地了解蘇慶儀這個人的內心



如果是這樣,那也就能合乎蘇慶儀自己所講的「死的那個才是永遠,變成回憶被人回味」,也能呼應到第15集裡羅雨儂在電台裡講的「我到她死前一天才知道她的脆弱,慶儀因為家庭因素活得沒有安全感,我以為只要一直保護好她,就能讓她擺脫過去的陰影,我自以為是的保護在她眼裡成了一種炫耀」,這一段就是即是編劇導演想要呈現羅雨儂與慶儀做了二十年的朋友現在才了解慶儀內心想的感受。



這一切又回歸到第九集一開篇慶儀說「我從來就不覺得妳懂我」這句話,我不得說第二季的細膩度比第一季更來得有質感,在許多橋段和台詞上有著很美的呼應,在人物的刻畫上也加以深入立體,本來覺得第一季只能看得出羅雨儂和慶儀之間的尷尬姐妹關係,但第二季帶出兩人之間友誼的細節~ 總算讓觀眾在她們的感情中看出悲慘扭曲人性的端倪。








華燈初上第二季:蘇慶儀詭異和難以理解的內心,處處放雷


第二季滿滿是以蘇慶儀為圓心軸出發點來回憶蘇慶儀生前與每個人發生過的事情。「死的那個就是永遠了,變成回憶被人回味」,蘇慶儀這句話在第一季等於是在幫自己預言,第二季也著重在這句話展開我們對蘇慶儀這角色的過去所深入探索。


老實說,蘇慶儀在第二季的人物刻畫大大翻轉我對她的印象與看法,第一季時我總會認為蘇慶儀就像是一直在羅雨儂身邊的「義氣配合者」,有很多時候我甚至會覺得她這角色就是一直在羅雨儂身邊義氣相挺,呵護、守護友情的那個,不過到第二季的翻轉我實在太愛,因為第二季的蘇慶儀讓我看見她內心中的那股「反叛、受不了」的氣息悄悄爆發



蘇慶儀:「我從不覺得妳懂我,如果妳懂我的話,就不會老是高高在上,一副施捨的樣子,從我以前認識妳以來就是這個樣子,搶著照顧別人、搶著出風頭,好像全世界只有妳羅雨儂最厲害,別人都是弱者」,光是案發前一天蘇慶儀說出這段話,我就感覺到蘇慶儀沒有我們第一季想像中的那樣溫和、依賴被照顧。



甚至第二集蘇美玉口中的蘇慶儀是「狠心自私」,潘文成也說「這不像是我們認識的蘇媽媽」,因此第二季的蘇慶儀充滿神秘感,是我很喜歡的鋪陳,這就像是在帶領觀眾看一件事很難從表面去分析可能性,我想編劇會這樣設計就是想要讓觀眾漸漸地去挖掘蘇慶儀本身帶來的風暴,一點一滴給觀眾帶來震撼(是真的很震撼,因為蘇慶儀根本就是處處埋雷炸死身旁的每個人啊!
)。





第一季的蘇慶儀給我的感覺是一種她管的面向很多而讓自己得罪太多人,例如百合的感情、百合的白粉、花子被騷擾要花子離開的事等等,她對事情的處理方式都很謹慎,所以第一季的蘇慶儀總會讓我感覺她太把所有的事情懶下來承擔和管轄,不過,越仔細深入蘇慶儀的個性,越能感覺得到蘇慶儀內心一直以來的空虛,所以她一直想要把日子過得好,對於光的經營會是想要完美(合乎瓊芳講的「不要太完美,不然最後受傷的會是妳」,所以蘇慶儀就真的受傷了),在第十集時蘇慶儀對光的用心和愛戴並不比羅雨儂少,甚至許多她第一季扮黑臉的樣子都像是她用自己的方式來愛光。


至於蘇慶儀當初被媽媽趕出家門的原因,原來是因為蘇慶儀被媽媽的男朋友文雄叔叔給性侵,第二季蘇美玉的出現著實讓我覺得好討厭,這個媽媽非常情緒化和不理性,而且情緒勒索開外掛到最高點,對不懂的外人可能會覺得是蘇慶儀氣媽媽於不顧,但可以懂蘇慶儀的人會知道蘇慶儀過去受過多少委屈和痛苦,我自己是覺得現在發生的事情和過去蘇慶儀的過去做交疊呈現,就會發現蘇慶儀的人格養成很大部分是來自於她媽媽對她的不諒解、不理解、不關愛,或許是因為如此,所以和人好像都有一種距離感,沒有人能真正了解蘇慶儀



而且蘇慶儀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這世界好像故意把她搞得很悲慘,非得要她接受上天安排的一切,就好比那個被性侵而來的子維出現,突然要她去獨自接受與承擔,換作是我,在這樣充滿悲慘又失去家的經歷中,我會有一種無形的自卑或是保護色,不想給別人知道我的內心世界然後將自己變得光鮮亮麗當作偽裝,所以我一直在想蘇慶儀對羅雨儂說的那段話「我從不覺得妳懂我,如果妳懂我的話,就不會老是高高在上,一副施捨的樣子,從我以前認識妳以來就是這個樣子,搶著照顧別人、搶著出風頭,好像全世界只有妳羅雨儂最厲害,別人都是弱者」,羅雨儂照顧蘇慶儀並沒有錯,她也是出於好意在幫忙蘇慶儀,但我自己是覺得在心理學角度去看,蘇慶儀接受羅雨儂的幫忙時,蘇慶儀就會時不時地感覺得自己很悲慘,需要被照顧,這同時也像是在時時提醒蘇慶儀「我很弱」,這與蘇慶儀「倔強」的個性就會有衝突



因此蘇慶儀覺得羅雨儂沒懂過她大概是這原因,因為羅雨儂無時無刻在幫她,但不知道蘇慶儀內心中對於這些「幫忙」是一種心靈的傷害,這種感覺就像是阿季講的「同情就像一把刀,一刀刺死我」。至於蘇慶儀對羅雨儂的復仇,這是我相當意想不到的第二季劇情,蘇慶儀對羅雨儂的恨應該是基於「蘇慶儀把羅雨儂的幫助當成是可憐的施捨」,羅雨儂講過「恨到想殺她,但又同情她」,會用「同情」這個字眼就代表羅雨儂認為蘇慶儀是個「可憐人」,所以每當羅雨儂同情與幫助,對蘇慶儀就是一種傷害~(但為什麼是現在要報復?因為所有人都拋棄蘇,包括江翰與羅雨儂,這在蘇的內心中是非常崩裂的感覺,就好比過去被自己媽媽拋棄一樣)





而羅雨儂這角色走到第二季讓我感到非常黯淡(但又高興她到第16集時最終的釋然),直到劇情走到第14集的時候我整個起雞皮疙瘩,因為當馬天華出現在告別式上對羅雨儂說「我會幫妳辦更高規格的喪禮」這句話時,觀眾應該有發現下一秒的畫帶到羅雨儂看向蘇慶儀的遺照,這畫面什麼台詞都沒有也很短暫,但是羅雨儂的內心很好解讀,那就是「妳做了什麼?」 這個畫面為什麼讓我雞皮疙瘩?因為這畫面又帶回了第九集一開篇時蘇慶儀對羅雨儂說的「妳從來就沒有懂過我」,這下子羅雨儂才發現到自己真的沒有了解過蘇慶儀內心在想什麼。


然而,蘇慶儀就真的這麼可惡嗎?我自己感受起來她的手段的確讓我感到震驚,尤其她要在要去日本之前還想栽贓羅雨儂販毒這件事。然而,就如同我前面所說的,就因為蘇慶儀內心中有太多的自卑(兩度失去所有,現在就連她最愛的羅雨儂與江翰都離她而去,她才會想要毀掉所有),所以她才會覺得羅雨儂的照顧很像是在可憐她,又更加深蘇慶儀內心的自卑感,我在想,蘇慶儀渴望的也是別人可以理解她,回過頭來,原來蘇慶儀才是故事裡主角中的主角,因為她的黑暗面真的太多層次與翻轉,與第一季的她完全不一樣(果然,第九集那句「我從不覺得妳懂我」這句的後勁貫穿第二季阿!)。








華燈初上第二季:光的劍拔弩張,多角戀的愛恨交疊


果然蘇慶儀最後對羅雨儂的復仇真的效應很大,這幾乎是要讓羅雨儂失去「光」,這也難怪羅雨儂看到這轉讓書時會說「妳就這麼恨我嗎?」 因為這代表大家都有經營權,而且股份還都一樣是20%,以後大家講話的份量就都會是一樣,因此第二季羅雨儂所遇到的不僅是競爭對手的出現,還是光自己內部的爾虞我詐。


在第二季裡角色就沒有這麼多支線的呈現,最主要就是圍繞在其中幾個角色上的多角愛戀,最主要就是兩個「戀愛線」,那就是「羅雨儂 VS 蘇慶儀 VS 江翰三角戀殺機」、「蘇慶儀 VS 阿季 VS 中村先生 VS 何予恩四角關係」,這幾個人等於是因為愛的關係,產生悲劇、愛生恨、彼此憎恨等等,形成複雜交錯的動機。


羅雨儂 VS 蘇慶儀 VS 江翰三角戀殺機

這一段我並不是想要討論兇手是誰,而是想要討論第二季中的他們如何轉變,在羅雨儂、蘇慶儀、江翰之間的三角戀在第一季時幾乎就已經劃下句點,但仍留下強大的後勁,也就是羅雨儂和蘇慶儀之間的關係生變,江翰這男人在這兩個女人之間的一場風暴來了就走,其實也讓我感覺到蘇慶儀也很可憐,她等了這麼久才等到自己有機會得到江翰,但卻被江翰拋棄,羅雨儂也離她而去,為了這一場揪心的愛失去所有她愛的人,愛她的人,我自己覺得蘇慶儀跟著中村先生去日本的決定即便是在逃避,但以我自己的感受,我是覺得很大的原因是因為蘇慶儀要去尋找另一個「家」,「家」對蘇慶儀來說是很重要的心靈歸屬(從她小時候因為媽媽而之去家的橋段就可以發現蘇慶儀對於失去一切時是很崩潰的),所以本該是一輩子的心靈歸屬「羅雨儂」,現在也拋棄了自己,所以蘇慶儀選擇去日本,就像是呼應到她在青少年時被媽媽趕出門,需要重新找到一個家一樣~


所以蘇慶儀的確不愛中村,但在我心中覺得蘇慶儀可以在中村先生身上得到滿滿的愛與呵護(第14集中村先生自己也有提到蘇不愛自己,但會用真心感動蘇),這也像蘇慶儀利用中村先生這角色替代羅雨儂一樣,有個人繼續照顧自己、呵護自己(再加上中村先生的愛並不是可憐蘇)~ 因此蘇慶儀要去日本的設定去對照蘇慶儀的內心個性,編劇下了一個很完美的呼應,也貫徹蘇慶儀角色的人設!



至於蘇慶儀對江翰最後的復仇大概就是讓他沒工作,本來我還想說蘇慶儀完全沒有對江翰做任何事,照理來說蘇慶儀最恨的是羅雨儂和江翰,結果那封江翰給婉柔的信是蘇慶儀寄出公開出去的,但這一段真的好悲情,蘇慶儀對於愛情的執著已經變成扭曲,她利用這方法才能再見到江翰,蘇慶儀說「殺了我吧江翰,這樣你是不是就可以永遠記得我?」 蘇慶儀給我的感覺是利用自己的死掉來讓別人記得她。





中村、阿季、何予恩、蘇慶儀四角關係


說到這個四角關係我想要著重的是蘇慶儀和阿季,阿季這角色從第一季到第二季其實是我覺得最值得得到愛情的人,不過阿季這角色被編劇用來代表著人生並非努力就有回報的悲慘結局,即便她的手段很極端,不過這也是一種強烈想要得到愛的表現,相較愛子要對蘇慶儀的報復(第一季拼命要揭發蘇和江翰的地下情),我還覺得阿季這角色在愛情中看得最清楚,不管是知道自己不被愛,又或者是蘇根本沒有愛過何予恩、中村先生,第二季的她都能看得出來。



阿季在第二季的轉變讓我感覺到長大成熟
,尤其是第14集出來的時候,她對中村先生講的那一段有點觸動到我,我看見阿季在這段感情中試圖要放下卻又放不下,但她很努力要把自己抽離這戀情。當然她這角色會讓人生厭也是應該的,畢竟她太多小動作,漸漸地讓身邊的人對她失去信任,不過也因為這些寫實得小動作,才能跟這殘酷的社會做連結啊!(現實生活中不就是這樣為了自己想要的而鬥心機嗎?)



蘇這個角色的存在,有點像是讓所有人都針對她,然後在蘇離開後,一個個角色開始得到自己的報應,尤其是阿季,就因為她先前太多針對蘇的攻擊,不好的事情卻又一件件地又反彈到她身上,在中村先生最後說「很抱歉,妳說的每一個字,我再也不會相信了」呼應到蘇慶儀說「贏的人就是對的,輸了,怪誰?」,阿季走這一大圈完全是驗證蘇這句話,自己得到的報應都是自己當初所做的一切而來的,輸掉中村先生確實也是阿季自己








競爭對手Sugar來勢洶洶


第二季我超級期待吳慷仁看啊!太喜歡他在新角色上有不一樣的跳戰! 他能把女生的那種撫媚演得傳神,真的好厲害,怎麼可以演的這麼三八又可愛!他這角色對光來講無非是火上加油~ 我挺喜歡第二季會有新的酒店出現,這算是給觀眾另一種視覺上的吸睛,不可否認Sugar的出現確實是比光還要新穎,甚至還有男生的媽媽桑這一點就已經在當年帶有創新的元素,也是對當代的傳統思想增添一些豐富感。


我在想作者編劇會刻意安排新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光在營業上愁雲慘霧,因此利用Sugar來讓觀眾還可欣賞到酒店裡的一些形形色色橋段與人物~ 而且觀眾應該也可以發現Sugar的畫面在配色上比較跳,也有吸睛的霓虹燈色彩,調性上也有活潑的氛圍、甚至會有表演,與光完全不同風格的Sugar的確能讓觀眾從畫面中感受出兩者的差異。


不過其實我到最後還是比較喜歡「光」的氛圍,光給人的是一種「歸屬感」、「朦朧的曖昧」,光是在顧客上的品質就能看出不同,「光」不會把女人給物化,而Sugar是可以直接被人帶出場的那種重口味,所謂碰觸不到的最美最有味,我想就是在講「光」。








華燈初上第二季結局、華燈初上第三季伏筆

⓵蘇慶儀命案兇手揭曉?


第二季劇情一直刻意把兇手帶向兇手是羅雨儂,不過其實羅雨儂動機沒有強烈到真的殺掉蘇慶儀,畢竟在最後的談話中,羅雨儂雖然是被蘇慶儀給徹底激怒,江翰被搶的時候,羅雨儂都能夠面對蘇慶儀以及釋然了,所以要說的話反倒是蘇慶儀做錯事才對,懷有恨意的也應該是蘇慶儀而不是羅雨儂,因此蘇慶儀對羅雨儂的恨反倒是更大,我也才在想會不會根本蘇慶儀在自導自演想要害羅雨儂。


在江翰拿錯「錄音機」之後發現裡面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花子的聲音)講著「我不是故意的,她死了嗎?」,似乎就是在告訴觀眾兇手是花子? 兇手會是最沒有動機的花子肯定讓觀眾掉下吧!畢竟她應該是從來沒有被人想過是兇手吧! 但聽起來她又不像是兇手,因為她有說「我不是故意的」,代表應該是一時氣憤之下動手,至於花子到底會有什麼動機?會是因為當初蘇慶儀刻意要花子離開光的事情嗎?雖然第二部中花子有提到這一段,但事情都過這麼久了,要突然因為這件事花子又動怒,好像動機也不足,所以我自己在猜有可能是因為她發現蘇慶儀刻意要搞羅雨儂之類的,畢竟花子第二部裡常常為了幫羅雨儂講話而大聲,如果花子想要捍衛羅雨儂什麼,那是真的有可能一氣之下攻擊蘇慶儀(而且寶寶也有說江翰進去之後,還有個女生進去,那個女生有可能就是花子進去的時機點)。


然而,我在想後面應該還有另一個兇手,可能花子造成的傷害是蘇慶儀右前額的那個煙灰缸傷口,潘文成有說過蘇慶儀式頭部遭到鈍器重擊,造成顱內出血、顱骨破裂,致命傷在頭部,不過右前額有敲擊痕跡, 頂骨部有多處破裂,代表兇手是往死裡打,物質檢測上有土壤和石塊,並且還有玻璃。所以代表後續應該還有一段真的讓蘇慶儀死掉的片段,可能花子找阿達要把蘇慶儀棄屍,但蘇慶儀當下可能沒死,後續又有人把她毆打致死,畢竟現在才第二部,就已經知道真兇的話,那第三部好像就沒有這麼有趣,所以我自己才在想花子造成的傷應該是右前額的傷,至於其他往死裡打的致命傷,有可能就是「阿達」(?)可能蘇慶儀當中醒來,阿達情急下就拿起石頭把蘇慶儀打死吧(這一段是我自己目前猜測)。





⓶阿達開車撞江翰!


第二部最後真的很意外!因為開車撞江翰的是阿達!這可想而知是因為那個錄音機拿錯了,在第16集江翰去警局回家前拿走自己的東西,可能沒有注意就拿到阿達的錄音機,而阿達在警局中發現江翰拿錯,這樣才有動機要開車撞江翰,而這舉動有兩種可能:

  • (兇手是花子)阿達為了幫花子脫罪

    畢竟花子的聲音出現在錄音帶中,所以如果阿達應該是有參與幫棄屍(潘文成有說兇手不只一人,一定有共犯,不然不可能可以搬動屍體)。
  • (花子阿達都是兇手)阿達幫花子,也幫自己脫罪

    上面那一大段我自己有猜測花子造成的傷是右前額的傷,而蘇慶儀大概是暈過去以為死掉,後來棄屍過程有可能發現蘇慶儀醒來,於是又在山區的時候將蘇慶儀打死,造成後續「往死裡打」的那些致命傷,因此阿達撞江翰可能就是要幫自己和花子脫罪。




⓷緝毒案警局內鬼、警察線人?


話說亨利會不會其實是警方的臥底,但反方向來看,也可能是葛檢吃裏扒外,葛檢跟亨利見面之後,葛檢有拿一包白粉進去車子放著,因此這白粉是亨利給葛檢的,這樣的畫面還不能直接斷定亨利是臥底又或是葛檢背叛警局,但說實在的,如果亨利是臥底跟葛檢合作,那何必要拿白粉給葛檢?直接交換情報就可以了,所以我自己推測應該是反方向,葛檢是潘文成口中刻意忽略掉潘文成去羅雨儂家搜索的那個警局內鬼(目前不曉得和馬天華有沒有合作,但最後一集應該是,因為舉報到可以開搜索票,代表事證已經很確定,檢察官才能開搜索票)


這樣亨利就不會是什麼警察臥底(畢竟如果是警察臥底,也不會一直逼百合去賣毒),而葛檢就會是警局內鬼,這樣的話在第三季時案件格局就會變得更大!








案發過程紀錄


❶ 蘇靜儀驗屍:頭部遭到鈍器重擊,造成顱內出血、顱骨破裂,致命傷在頭部,不過右前額有敲擊痕跡, 頂骨部有多處破裂,代表兇手是往死裡打,物質檢測上有土壤和石塊,並且還有玻璃。

❷ 命案現場:山上叢林小路上有被拖行的痕跡,兇手必須要是可以負重蘇慶儀的重量搬運才行(潘文成確定兇手不只一人,一定有共犯)。

1988/10/5 21:38(案發前晚)

  • 大家知道蘇媽媽將會去日本,這天是蘇媽媽最後一夜,所以拍了大合照,在大家都離開後,羅雨儂和蘇慶儀最後離開,蘇慶儀把自己所有股份分給其他小姐,讓羅雨儂很生氣拿起煙灰缸,是何予恩想要救蘇慶儀才突然喊聲,後來羅雨儂就離開。
  • 何予恩是來這裡跟蘇慶儀道別,蘇慶儀才說自己根本沒懷孕,是要用來測試何予恩,並說兩人這輩子不會再見面。

1988/10/6 凌晨00:23 案發日

  • 颱風天有一個計程車司機凌晨兩點來吃東西,載一個客人從石牌出發,天母到北投,又改到新店(蘇慶儀的家),下車後又回來,然後又跑回來說要去條通。

  • 寶寶有看到一個男人穿咖啡色風衣,抽著菸,然後就進去光,但後面還有個女生跟進去江翰從石牌搭著計程車一路找蘇慶儀,到光店門口下車,這一幕就是寶寶看到的咖啡色風衣江翰。而江翰也不會是兇手,因為目擊證人有說有聽到一聲玻璃破掉很大的聲音,才看到江翰攻擊蘇慶儀(那玻璃聲可能是後續進去的人造成的,我的推測是花子)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

▵ 你一定也有觀後感想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