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逆局結局第23-24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統整:正義是沒有捷徑的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追兇者/逆局結局第23-24集事件關係統整

➤請勿盜圖,要引用請表明出處
➤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追兇者/逆局結局第23-24集評價心得解析



林啟辰為何會這麼聽穆雪松的話?


前面幾集林啟辰出現的時候我就有一直在疑惑為什麼林啟辰是特勤隊出身,還會這麼聽穆雪松的話,還能一路上幫穆雪松幹盡滅證的事,原以為只是單純收留,但這樣的原因在忠誠度上不會這麼強烈才對,但這一集穆雪松講到「另外半條命是我給他的」,才讓我想到之前林啟辰的死亡證明上寫肝癌死掉是真的,也就是說穆雪松以前利用非法器官來幫林啟辰撿回一命。


這也難怪林啟辰本身會對穆雪松這麼忠心,小說作者對這角色的動機和鋪陳果然細膩,畢竟林啟辰是被踢出特勤隊,本該是滿心正義的內心在被踢出去之後自然會很容易往對立的一方靠攏,更何況穆雪松還能讓林啟辰感受到自己被認同。








聖美槍擊案背後的動機與原因


聖美槍擊案的背後動機和我以前集數推理的一樣,是因為陸振聲醫院的黑暗內幕被潘晉瑞發現,畢竟只要扯到議員這個關鍵詞,就會讓人容易想到「利益」這件事,當然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潘晉瑞是威脅要把非法器官買賣做更大的那個人~不過本集中筱清拿潘晉瑞的那些資料反倒是拿給穆雪松,這一段我覺得交代得有點潦草,需要觀眾自己內心去解釋。


以我自己的解釋是在那時間點已經做過許多非法器官移植,而且筱清如果為了利益就願意成為提供非法器官來源的人,所以筱清當然不會聽潘晉瑞的話乖乖去搞垮穆雪松,不然這等於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也斷自己的財路。



槍擊案中會有無差別槍殺是因為製造「混亂」,就我來看是為了模糊焦點,畢竟只有幹掉潘晉瑞一個人,警方就會知道潘晉瑞是槍手的目標,因此其他的犧牲者都是被拿來當煙霧彈,看到穆雪松說那一段「想盡辦法讓在乎的人活下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態度就讓我覺得傻眼,這是一種心理的扭曲,儘管出發點是為了讓心慈可以活下來,不過道德已經徹底消失。








穆雪松為起源的案件,製造混亂是他逃避的方式


我太愛梁炎東在拘留所和穆雪松那段談話,我不曉得觀眾有沒有看出什麼,雖然這段就是單純的談話,但一來一往中所站的角度是對立之外,事實上也把穆雪松這角色的內心悲哀給挖出來!(梁炎東果然特別會剖繪啊!


為什麼我會覺得小說作者在最後這一段偏排得特別好,甚至覺得作者在穆雪松這個始作俑者身上下足了功夫!我自己常看關於犯罪案件推理的影劇,我特別會著重觀察與理解兇手做這些案件的背後動機,因為這些動機是很重要的,動機始於人的內心,也是所有案件的開始,所以如果動機不強烈,那兇手的存在就會變得很單薄,帶動後面的案件發生也會讓人覺得弱掉~ 但《逆局》在兇手人設包裝實在太強!格局還很大!



原本我一直以為穆雪松會開始非法器官買賣就是單純為了「利益賺錢」,但在梁炎東一連串的內心剖析時,我才發現小說作者在穆雪松的內心世界下足了功夫,在以前看到穆雪松為心慈、陸齊所做的一切還沒有覺得什麼,只覺得是穆雪松對他們的愛罷了,現在一切都說通了,因為這兩個人對穆雪松來說是一切,是他的命,穆雪松用盡一切就是要把這兩個人綁在他的身邊,所以拋棄了道德,這也難怪上一集的時候楊羽璐對陸齊說「你要好好活著,活在穆雪松為你打造的牢籠裡」,這個牢籠即是穆雪松把他綁在身邊的意思!





你以為你自己掌握了一切,但其實是你最在乎的人都不願接受你」,這也難怪陸齊上兩集在病床上一直表示不願接受治療,甚至嘗試自戕,最大原因就是「穆雪松」。所以這整個格局看起來非常強大,穆雪松不僅是為了利益,事實上做的任何決定、製造的混亂都是自己不願意面對這樣的事實,因而用強烈、偏激的手段將這兩人留在身邊,因為穆雪松的內心扭曲,造就了身旁的人也跟著一起犧牲。


所以說不管是陸齊的案件還是非法器官移植,都是出自於穆雪松無法對他愛的兩個人放手與而強烈保護。所以一開始聽到穆雪松說「想盡辦法讓在乎的人活下來是天經地義的事」這句話本來讓我覺得這個人很病態,但往犯罪心理的範疇去理解,穆雪松這個人的確是有強烈的動機。


然而,這也不是要讓我們去同情穆雪松,譚隊說了「沒有人擁有剝奪別人生命的權力」,儘管穆雪松像是賦予別人新生命,但卻也用了不對的方法濫殺許多無辜。我想編劇給穆雪松最後的懲罰不僅是判刑,更是心理上的懲罰,「心理上的懲罰,比肉體上的懲罰會更強烈,因此最後梁炎東對穆雪松說:「你做了這麼多,卻還是得不到你愛的人的心、跟你想要的結果」,就是對穆雪松最大的懲罰。








楊羽璐追兇過程卻也被黑暗吞噬


之前我都被畫面給騙了,以為楊羽璐有家人也死於槍擊案中,不過其實只是楊羽璐中槍,但在這個槍擊案中楊羽璐對於世界抱持著憤怒與不甘心,這也並不會造就楊羽璐成為反派,反倒是讓我感覺到她對起始這一切的人感到憤怒。這一切都說得通楊羽璐真的如同我以前認為的那樣,她並不是反派,而是為了找到真相才故意接近穆雪松,因為聖美槍擊案讓楊羽璐也必須要接受移植,但這也讓楊羽璐發現這移植手術被有錢人更改規則,所以才有動機接近穆雪松要找到證據,這也解答我以前一直有但又解不了的疑問:

  • 以前在我想著楊羽璐是反間諜的時候就有疑問,楊羽璐勢必應該要先知道穆雪松有在做骯髒事才會要故意接近,當時我還想不通楊羽璐到底有什麼契機去懷疑穆雪松,第23集揭曉是楊羽璐有趣陸振聲醫院接受移植,這就是很大的契機點了。


因此這過程中楊羽璐追查的目標就是穆雪松在陸振聲醫院的非法器官移植罪行
當中只是無意間抓到聖美槍擊案的真兇,難怪楊羽璐在一開始知道林啟辰是真兇並且還活得好好的時候會這麼憤怒,所以當時楊羽璐是真的為了要引出林啟辰,所以才會配合林啟辰說要幹掉梁炎東,這也是為什麼楊羽璐在知道林啟辰是槍擊案兇手時會傳簡訊給穆雪松說「我已經知道林啟辰和聖美案的真相」,而引出林啟辰也才能抓到背後更大的boss穆雪松。



在楊羽璐內心中,作者編劇其實也設計得非常滿,我很喜歡這樣反間諜的角色設計,本來我是預期到楊羽璐就是單純的反間諜,把自己搞得像是反派,但卻沒想到楊羽璐真的為了追求真相讓自己越陷越黑暗,利用了跟兇手相同的方式來得到自己的目的(找到真相),我很喜歡楊羽璐說得這段話「在對抗這些不公義的同時,才發現原來罪惡也正侵蝕著自己」。





我太愛這樣的設計,作者、編劇這樣設計的楊羽璐,是一個很殘忍但卻是無比寫實的設計,從楊羽璐身上我們能發現所謂的正義只用一般程序不一定能做到,呼應到本劇有在強調的司法制度不一定是可以得到正義,楊羽璐是個正義的角色,但用了黑暗和違背良心的手段來追查真相,讓這角色在觀眾內心中遊走在是與非的灰色地帶中。


季慶國:「兩條路給你,一條是背叛自尊的捷徑,另一條是充滿正義的但是很困難的道路」,楊羽璐選擇「絕對正義」,即使弄髒自己的雙手,也要剷除那些法律無法制裁的壞人,《逆局》在格局上設計得很完美,透過楊羽璐和梁炎東兩人都是季慶國的學生,但卻選擇不一樣的方式來追兇,完美呼應到人類面對憤怒做出的抉擇會不一樣的結果。我覺得楊羽璐是個很勇敢但卻又淒涼的角色,她有點讓我感覺到是個要跟壞人同歸於盡、以暴制暴的概念



那些「法律無法制裁的壞人」在本劇中是很重要的元素,在很早之前的集數中我有提到「法律在權力面前很脆弱」,本劇中不管是穆雪松還是陸齊,又或者是和穆雪松有交易的那些有錢有勢的人,都是靠著權勢來躲過法律的制裁,但要用正常的司法體系來制裁他們根本不可能,所以楊羽璐這個角色的出現加更強化這體制的脆弱和被利用這也是為什麼楊羽璐說過「我也是個想要改變體制的人」



你沒有過被剝奪活下去的機會」,楊羽璐說這句話時眼神充滿著憤怒和不甘,最後一集我才知道楊羽璐的內心動機,起初我認為楊羽璐就是因為「正義」而要找到穆雪松非法器官移植的證據,但結局編劇作者又再次加強楊羽璐會和穆雪松的交易的動機,為的就是要剷除穆雪松建立的不公平規則,因為她曾經被別人搶走過生存的機會(而且還是高官的千金),因此在楊羽璐內心中才會唾棄那些有錢人剝奪了別人合法等待合法器官的機會



只是最後楊羽璐走偏了,但她也知道來不及了,畢竟她這樣的作法也和那些罪犯一樣,剝奪了別人的生命,不管楊羽璐內心的出發點是為追求正義,但她還是犯了「沒有人被賦予剝奪別人生命的權利」這個原則。








追兇者/逆局結局


《逆局》結局真的太好看,當楊羽璐被小隊給逮捕之時,那種無法把自己內心苦衷所說出口的壓抑,全寫在楊羽璐的臉上,我太愛楊羽璐情緒鋪陳堆砌超級到位,尤其是楊羽璐明明就是做了不對的事但我卻對她感到同情與支持,這角色創造的太成功!我著實沒有想到編劇作者最後利用這角色來對司法制度的收尾。


我認識一個好警察,最後在追求正義的道路上,徹底犧牲自己」,楊羽璐這段話雖然是對任非說,但那好警察很顯然就是指楊羽璐自己,老實說,雖然楊羽璐是悲劇收尾,但回頭想想,如果沒有楊羽璐的犧牲,這警界生態也不會有所改變和警示,結局中有喜有悲,在一個大改變之前都需要有無數多人的犧牲,楊羽璐所用的方法就是走捷徑,但也犧牲了無辜的人,編劇還是下了一個「這樣的正義方式不可取」的結論,季慶國才會說「正義是沒有捷徑的」。



最後案件的關係圖如下,大致上都和我之前所推理的一樣,就是中間多安插了楊羽璐幫穆雪松處理watchman要栽贓給梁炎東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穆雪松不認識廖正雄,因為是交代楊羽璐去處理的。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