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台劇|觀後感

台劇《逆局》劇情(1~24集)結局+心得推理:燒腦殺人格局《追兇者》改編,推薦給推理迷!



▼我的文章都很長,歡迎用目錄找重點▼

台劇《逆局》前言、預告


台劇《逆局》改編自自千羽之城作品《追凶者》,本劇領銜主演為周渝民、李銘順、朱軒洋、曾敬驊,這部台劇的卡司真的很不錯,整體看起來每個演員的演技都相當到位,不會有尷尬感,連同配角都厲害!


在我一口氣看了四集之後有被本劇的質感驚艷到!不僅在節奏的鋪陳以及案件的推進都有著很不錯的步調,並且格局雖然放得大,可是不會失焦,也不會讓觀眾看不懂,在台詞上也會用許多話語來把案件和細節都講清楚,說實在的,這部劇真的可以媲美韓劇的犯罪推理劇!超棒!


厲害的是這部劇竟然可以有24集!每一集都有50分鐘!光是這種篇幅長度我就已經佩服,這也讓我期待本劇的格局到底可以放得多大以及交錯!還沒入坑的可以快去開始追!(註:本劇為愛奇藝原創影集,目前開播由愛奇藝國際版播出,於2021年9月3日起每週五晚間8點上架,一次上架兩集,緯來電影台於9月4日起每週六晚間9點首播。


本劇劇情大綱為東林市發生令人匪夷所思的分屍案,警方遲遲找不到兇手,更沒有嫌疑犯,而在獄中的某個囚犯竟然比警方還能夠掌握真兇,甚至說自己可以幫警方破案,然而這囚犯自己本身也有著性侵殺人的官司,他必須要想辦法幫自己翻案,但他遇到不僅是案件,更要面對案件背後錯綜復雜的腐敗體制和真兇的操控,囚犯究竟是否能找到真相脫罪,並且破連續殺人案?










《追兇者/逆局》第1集

《逆局》第1集劇情

◉囚車2585正載著一群囚犯前往監獄,獄警們在賭當中一名大律師5710要二審,到底會不會無罪,在此同時,監獄出狀況,發生罪犯在打架霸凌狀況(編號7222田永強被集體霸凌),本來田永強要被刺傷,梁炎東做了緊急反應救了田永強一命,也引來獄警。


◉晚間,東林市在橋的河道發現一個黑色塑膠袋,疑似與最近接二連三的分屍案有關,可能是第四名受害者,任非偵查隊隊員也緊急跑到現場,只是遲遲等不到搜救隊,因此任非選擇直接跳下河去追那黑色袋子,果然,這真的是裝有屍體的袋子。


◉法醫驗屍結果,第四位受害者雖然在體型身形膚色上和前三位受害者不同,但身上有第一位受害者陳芳芸的血跡,不過法醫研判兩人受害時間相近,其他共通性都是沒有頭、沒有下腹部。於監獄裡,梁炎東與監獄的老大下棋得到一張電話卡。


◉警方則是在對連續殺人案做簡報,知道第四位受害者身份是泰國人Malee,譚隊長認為可以從東林河可能棄屍地開始找兇手,任非說中游地區有個高爾夫球場,最近又因大雨土石崩落,可能屍體就是從那裡流到河中。然而,就在警方摸不著頭緒同時,竟然接到來自監獄的電話,梁炎東對老喬說這不是典型連續殺人案,兇手不該是男人。同時,高爾夫球場這裏的任非又不小心誤會老闆,再次惹禍造成局裡麻煩。





◉梁炎東被移監去做二審審判,梁炎東幫自己提出其他證據與陳述,但並不被庭上採信,梁炎東說多次要求檢警吳玉馨可以證明自己清白,但被檢方給認為被告與吳玉馨會串供,因此拒絕傳喚證人,檢方甚至提出在咖啡廳的兩人不愉快畫面證明動機導火線,但這並不能證明梁炎東就有殺方可茜,因此最後梁炎東還是要求傳喚吳玉馨。


◉隊長和任非去港口漁船找阿古,想要去問Malee男朋友Wodomsak的下落,在被威脅之下才說出Wodomsak賣毒,在泰國已經是通緝犯,Malee吵著要分手,後續他們去到哪拉OK,老闆娘說Wodomsak很暴力,會打女人,甚至還會開趴賣毒給年輕人,老闆娘說每月第二個週末的市集,是東南亞人喜歡去的,說不定可以逮到Wodomsak。



《逆局》第1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1-2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








《追兇者/逆局》第2集

《逆局》第2集劇情

◉譚隊與幾個警察去到市集要找Wodomsak,任非看到一個可疑人物,果然他看到任非就逃跑,只是這個Wodomsak受過軍事訓練,當然不會這麼輕易被抓到,任非也打不過他,後來任非差點被Wodomsak開槍,兩人最後雙雙墜樓,在其他刑警也來支援時,才順利抓到Wodomsak。


◉此時梁炎東正在被穆亞彥一群人毆打,幾乎要置梁炎東於死地,所幸獄警及時趕到現場,結束這鬥毆。警局這裡,Wodomsak根本不知道女朋友已經死掉,他說幾個月前Malee說要分手就沒見面,Wodomsak知道女朋友失蹤也很崩潰,同時,法醫說Malee體內有麻醉劑與葛柯鹼反應, 只是Malee體內有男性染色體,搞不好有懷孕,Wodomsak看到戒指證物後崩潰,因為他就是孩子的父親,只是這樣訊問下來,Wodomsak供出錢志陽這個人名,Wodomsak替他賣毒,Malee陪Wodomsak去找過錢志陽。


◉關銘洋非常想知道這次獄中的鬥毆事件會怎麼處理,尤其是梁炎東,關銘洋可是非常怕梁炎東會出差錯,這樣他的賭盤就會毀了。在警局這裏,Wodomsak突然搶了警察的槍想自殺,說自己害死Malee,很自責沒有幫到Malee,好在之後被譚隊給勸退。


◉時間回到梁炎東與方可茜在咖啡廳見面時,當時梁炎東在處理吳玉馨的案件,希望方可茜可以幫忙聯絡玉馨,本來一開始方可茜不想要透露,不過後來梁炎東不放棄,所以方可茜說玉馨已經賺夠手術錢所以不作私約,並且背有受傷,似乎在害怕什麼,卻什麼也不說。警方查到那個錢志揚人正在羈押所一個多月,犯的罪是性侵殺人,因此覺得這個人很有嫌疑是兇手,猜測也有可能事先殺掉Malee才被送進去羈押所。





◉鋒週刊記者帶風向說梁炎東的案件讓東林市處於不安全的氛圍,並指責是警方辦案有問題,老喬說已經抓到Wodomsak,但任非很不爽老喬沒證據就只認為Wodomsak是兇手,甚至還想激怒Wodomsak。


◉曹萬年(看守所管理主任)依照上級的交代竟然不管醫生沒有同意就要把梁炎東給送去犯責房,隔天方可茜生命垂危,如果方可茜真的死掉,殺人案就真的成立,檢察官甚至想要求處被告死刑,然而,梁炎東卻是一直對連續殺人案非常在意,甚至想要找到線索。


◉至於為什麼梁炎東會成為方可茜的兇手?在咖啡廳中店員看到留在桌上的名片而聯絡他把方可茜的錢包還她,卻沒想到方可茜在家裡就已經被殺奄奄一息,梁炎東就這樣被先趕到場的警方誤會是兇手,這一連串就像是被設局



《逆局》第2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1-2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








《追兇者/逆局》第3集

《逆局》第3集劇情

◉三年前,聖美廣場,任非在這裏悼念媽媽,告訴媽媽自己將要當警察,同時,梁炎東也來同樣地方,但他悼念的是杜巧恩。接續上一集,在方可茜死掉後,梁炎東要求獄警要見任非,同時任非跟著隊長也到拘留所要找錢志揚。錢志揚否認自己有販毒給Malee,錢志揚不配合的態度也讓譚隊威脅要拿販毒這條罪來加重刑期,這才讓錢志揚乖乖配合訊問。


◉錢志揚知道Malee懷孕,因為她有問錢志揚哪裡可以去拿小孩,小孩也確定是Wodomsak的孩子,過程中錢志揚竟然還演戲說連續殺人案是自己做的,直接讓任非他們走人,也問不出所以然,但可以確定的是Wodomsak真的沒有說謊真的不知道Malee懷孕。在任非要離開時,被關銘洋偷偷留下,帶他去見梁炎東,梁炎東說到兇手經過種種線索的研析應該是女性,是能降低被害者戒心的女性,而且還要思考兇手動機是想當懲罰者或是救贖者。


◉鋒週刊再次利用案件無法偵破把偵查小組寫得一文不值,小組裡的人覺得有人在出賣或是透露消息給記者,但是當任非提出兇手可能是女性時,都被現場所有組員打槍,至於為什麼梁炎東會這樣幫警察?梁炎東說自己會幫警方破案,但昌榕分局必須幫梁炎東的案子翻案。任非當下沒有答應,但去跟法醫確認過後,還真的是四個受害者都懷孕,連同Wodomsak都確定不是兇手。


◉獄中,梁炎東解除懲戒,但曹萬年還很刻意告訴梁炎東關於方可茜媽媽傷心而病倒的事,然而,穆亞彥看到梁炎東再次使用暴力,梁炎東從中發現這個曹萬年竟然和穆亞彥似乎有交情。分局長知道任非去找梁炎東的事很生氣,連同譚隊也氣炸,所以根本也不聽任非從梁炎東那裡聽到的推論。


◉拘留所所長要曹萬年把作亂的小團體都打散,畢竟他還想升官,另外,任非也特別交代關銘洋在獄中好好照顧Wodomsak,所以關銘洋偷偷塞了他與Malee的照片給他。晚間,曹萬年把梁炎東叫出去商量,要他不要再惹事,以後警察外找都拒絕,免得阻礙沈副的升官,只是梁炎東並不答應,反倒引來曹萬年的威脅,同時,外面傾盆大雨,一位孕婦受到攻擊,隔天中央廣場水池被發現屍體,同樣是被肢解







《逆局》第3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3-4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

台劇《逆局第3-4集》評價心得推理:第五被害者,真兇真面目?







《追兇者/逆局》第4集

《逆局》第4集劇情

◉十二年前,在聖誕節前夕,廣場發生連續槍擊案,任非的媽媽就是當時被槍擊的人,而梁炎東就是救了任非的人。時序回到現在,新的孕婦被殺害,梁炎東卻說兇手不是同一人,是個模仿犯,果然在警方這裡看解剖時,還真的犯案手法完全改變,同時,小宇說找到嫌疑犯的蹤影。現在梁炎東怕警方要用釣魚的方式釣出兇手,因此他要關銘洋去傳達,作誘餌的警察會有生命危險,只是關銘洋的轉達卻被任非不予理會。


◉梁炎東發現錢志揚持續又在吸毒的事,開始懷疑有人持續給他毒品。同時,警方這裏發現張涵茵手機裡有個神秘聊天社團,不僅放胎兒超音波照,還取名自己為寡婦,其中跟一個叫蛾男的帳號頻繁交流,因此譚隊打算鎖定這男的。


◉梁炎東聽室友說錢志揚一樣式性侵殺人,但這種犯人多半家人不會來,錢志揚的妻小卻三天兩頭就來,錢志揚以前是在夜店女開房不小心把人弄死,據說他喜歡女人的背,這讓梁炎東想到方可茜講到吳玉馨的背都被弄傷,甚至在害怕,而且梁炎東發現方可茜時,她的背也都是傷。梁炎東推理出錢志揚應該是替人頂罪,錢志揚聽到這番話被激怒,但本來沒有要攻擊梁炎東,突然在角落有個獄警正在盯著錢志揚,反倒讓錢志揚開始對梁炎東威脅,代表錢志揚有被收買來對付梁炎東,或是刻意不讓他與梁炎東接觸。


◉偵查小組真的與蛾男主動聯絡,派出馬穎怡來當誘餌,不過任非一直對關銘洋的轉達訊息很在意,想要取消這次誘餌任務,不過大家都想要抓到犯人,因此不會取消任務,任非內心還是很擔心會被梁炎東說中。同時,錢志揚正在打電話給某個人說自己什麼都沒說,似乎對方想要反悔當初的約定。





◉梁炎東想要突破錢志揚的心房,他也看出錢志揚非常驚恐想要反抗,同時,任非又來找梁炎東,只是昌榕沒有接受梁炎東的條件,梁炎東只說這次第五被害者的兇手是模仿犯,兇手大概就是獨居沒朋友,透過模仿而讓自己像是可以幹些大事,所以去當誘餌的警察肯定會被兇手當作下個目標,甚至很危險。


◉穎怡與小隊準備與蛾男見面,只是過程中蛾男用了出乎意料的方式讓警察失去訊號跟丟,穎怡一步一步接近危險中,最後穎怡被電暈帶走,同時,監獄這裡也發生詭異的事,
大家發現錢志揚竟然上吊身亡



《逆局》第4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3-4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

台劇《逆局第3-4集》評價心得推理:第五被害者,真兇真面目?







《追兇者/逆局》第5集

《逆局》第5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穎怡被蛾男電暈帶走,這兇手開了直播,準備要肢解穎怡,警方一直找不到穎怡的下落,小宇透過網站看到蛾男的直播,無法駭入,因此找附近路由器要把網路搞掉,任非此時想到梁炎東講的分屍需要時間,並且要空間來執行,並且兇手與被害者是網路認識,代表兇手在現實生活中人際關係障礙,因此依賴網路,可能作案地點和他過去職業有關,會選擇感到熟悉又安全的地方,任非依照梁炎東這些推理出作案地點在冷凍貨櫃區


◉卻沒想到網路被切斷反倒引來兇手更早動手,穎怡雖然掙脫,但在與兇手扭打下還是被撞頭與毆打最後暈過去,任非對兇手開那一槍,也讓他想起小時候媽媽被槍手開槍的回憶。



◉同時,監獄這裡也發生詭異的事,大家發現錢志揚竟然上吊身亡。副座找來梁炎東談話,因為他是唯一在錢志揚自殺前有過衝突的人,但梁炎東推理錢志揚沒有自殺動機,反倒像是他殺,副座警告梁炎東走出這辦公室就當啞巴不要亂講。



◉張涵茵的老公對媒體說之前收到恐嚇信有去報警,但警方沒有理會,隊長查出來就是老喬的錯,因此任非非常不爽而大吵一架。譚隊開始審問程思漢,利用心理戰讓他說話,於是程思漢開始講自己的過去救過一隻快死掉的蛾,並且會吃昆蟲的手腳肚子但就是不吃頭,因此自己跟蛾很像,只喜歡頭。這樣詭異的行為,譚隊非常憤怒,任非去雪麗那裡看屍檢報告時有疑問兇手到底在想什麼,雪麗看得出來任非內心很自責讓犯罪還是發生甚至晚一步阻止穎怡被傷害,因此安慰他。





◉錢志揚被送去解剖,雪麗發現錢志揚的狀況和一般的上吊自殺並不常見,然而,副座急著要以自殺結案讓任非、老喬感覺很怪,像是副座想要隱瞞什麼。小宇正在偷進入暗網,發現蛾男有肢解張涵茵的影片,卻沒想到突然被wantchman這管理員踢出這暗網。


◉分局長去質問譚隊的為什麼程思漢不是連續分屍案的兇手,譚隊因為不能確定前四個受害者是否是程思漢所為,此時分局長又給壓力,任非講到梁炎東時,譚隊想到穎怡今天講任非的執著是刑警該有的態度,因此支持梁炎東協助警方破案



◉隔日,譚隊與任非去監獄了解錢志揚的死因,知道錢志揚生前與梁炎東有過節,梁炎東一開頭就說中譚隊抓到程思漢時,程思漢一定承認全都是他動手並要求記者會的事,譚隊一直想要問關於錢志揚的事情,但梁炎東一直在講連續殺人魔的事,並說出會有更多模仿犯,梁炎東直接對譚隊提出幫自己洗冤,自己就可以破案的交易,最後譚隊並沒有答應,但梁炎東說自己可以先研究連續殺人案的線索,不過梁炎東也說自己沒有殺錢志揚,並且獄中有兩個人以上才能有辦法讓錢志揚「被自殺」



◉穆亞彥又來找梁炎東,梁炎東反倒是問他錢志揚替誰頂罪,但穆亞彥死都不說,現在連關銘洋都被調單位,梁炎東突然被帶到某個地方,竟然有人要勒死梁炎東。





《逆局》第5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5-6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內附梁炎東案件關係圖

台劇《逆局第5-6集評價心得推理》內附梁炎東案件關係圖







《追兇者/逆局》第6集

《逆局》第6集劇情

◉一年前,梁炎東因為被誣陷為殺害方可茜而帶回警局時,說到一連串的兇手特徵,還說到背後的傷是一對血翅膀,是獨特的犯罪特徵。梁炎東推理到方可茜一開始以為是有特殊性癖好的客人,所以相當配合,兇手用刮鬍刀割她的背,最後方可茜掙扎,用煙灰缸給打頭部致死,並且在背後割出血翅膀,滿足自我的空虛感,是一種優越支配感的展現,手法純熟代表非第一次犯案。


◉接續上一集,梁炎東被勒脖子,任非去調查梁炎東這個案件,關銘洋說到犯人是對這裡熟悉的人,因為還知道要避開監視器,關銘洋被調走是因為和梁炎東走太近,所以關銘洋要任非一定要幫梁炎東翻案,並給他一個梁炎東分析的連續殺人案整理出來的線索。



◉根據梁炎東偷偷給的犯案地點剖繪圖,被害者棄屍地點、工作地點、居住地點,交叉比對之後最有可能的活動範圍,但因為任非說這是自己分析的,因此團隊的老鳥都是太想相信他,在穎怡的幫忙下,至少讓其他人願意跟著這線索進行。



◉兇手能滿足受害者的墮胎需求,代表他有醫學專業能力,行兇現場肯定也有專業的醫療設備,當然地點也必須是兇手熟悉和固定的犯案地點,才有機會下手,因此譚隊的小組分頭去各個有醫療器材的可疑地點,最後找到一間一年前停業的婦產科,之後就沒什麼看到人。



◉任非和學長直接偷溜進去這婦產科診所,卻被一個女人要攻擊,卻沒想到是孕婦,送醫檢查後發現被施打麻醉劑。這孕婦秦佳馨說自己早上接到醫院電話說要送檢查資料去合作的診所,就被一個女醫生攻擊,最後只記得自己暈在一個檯子上,不過警方查了這診所資料,屋主全家移民國外,房客資料也則是假的,在醫院方面也沒有人聯繫過秦佳馨,不過任非推理嫌犯清楚這家醫院的業務工作,譚隊甚至發現員工資料裡面有孫敏惠(第二被害者)





◉監獄這裡,梁炎東對副座說到兇手是預謀犯案,而且跟殺掉錢志揚的人是同一批人,這次兇手失手,但應該很快會有新的受害人出現。鋒週刊記者季思琪突然出現在任非面前,想要探口風知道秦佳馨是不是兇手,不過被譚隊給罵走。


◉隔天,任非又去找梁炎東,但這次任非反倒有先關心梁炎東被勒脖子的事情,只知道兇手是用2.5釐米的電線行兇,更不知道為什麼兇手會失手。秦佳馨當初好在是因為任非及時趕到現場讓兇手沒有機會得逞,透過秦佳馨的與她老公(蘇中恆)背景推理,秦佳馨的確沒對警方說謊,然而任非覺得奇怪,前四個被害者都是要墮胎的人,但秦佳馨又沒有,甚至不能墮胎,為什麼兇手挑到她?因此梁炎東認為秦佳馨對兇手來說有某種特殊原因的存在,特殊到兇手要破例在大白天行兇,代表兇手極度要秦佳馨死,因此梁炎東認為這次要針對秦佳馨夫婦來找出兇手會這麼做的原因,甚至梁炎東想要參與這次的偵訊。



◉審問過程中,秦佳馨在聽到蘇中恆被訊問的表情有明顯變化,因此梁炎東認為秦佳馨有所隱瞞,蘇中恆也肯定認識兇手(有可能就是他前妻張逸帆),果然秦佳馨被突破心防,因為兇手有說「那個男人根本沒有資格當爸爸」,蘇中恆才說與前妻以前有卵巢早衰症,因此小孩保不住墮胎,結果打針打到情緒不穩定,離婚後情緒更糟糕,還在手術台上弄死過病人。



◉結束審問後,監獄警鈴又大作,這次梁炎東又怕兇手再次來針對他,但這次卻是換穆亞彥被殺死,頭上還插著梁炎東從任非那裡拿來的筆此時曹萬年把梁炎東帶去室外,竟是任非來接見,說他涉及殺害穆亞彥








《逆局》第6集推理解析

建議配合《逆局》第5-6集案件解析和心得文章(內附梁炎東案件關係圖

台劇《逆局第5-6集評價心得推理》內附梁炎東案件關係圖







《追兇者/逆局》第7集

《逆局》第7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六集),張逸帆被警方視為連續殺人案的嫌疑犯,因此帶隊去她家逮人,卻被張逸帆搶先一步逃走,但在屋內也看到一個在保溫箱的嬰兒,同時,東林看守所又發生穆亞彥被殺的案件,兇器還是梁炎東從任非那裏拿去的鋼筆,但鋼筆上僅有梁炎東與任非的指紋。

◉此時的梁炎東和0089正在測試誰有可能是想要勒斃他的對象,得出兇手身高為一米七,慣用手為右手,左手力道卻比右手強,0098說錢志揚出事那天一個人在工廠角落跪著並且在那段時間可以自由進出的除了管理員,就剩雜役,譚隊與任非應檢座的要求親自把梁炎東帶回警局訊問。

◉警局剩下的人說到張逸帆的目標都是孕婦,那小孩很有可能是某個受害者的小孩。梁炎東說到鋼筆早上還在,在聽完蘇中恆夫妻的訊問後就不見,然而,光是梁炎東與錢志揚、穆亞彥有過節就有足夠動機殺害他們,穆亞彥被殺時剛好停電,梁炎東還獨自在特見室外的走廊,梁炎東說不下去而要求要給任非偵訊,雖然任非認為如果梁炎東就是兇手,梁炎東也不會笨到把兇器留在現場,然而,任非在偵訊過程中情緒失控,梁炎東只好提出自己無罪的證明。





◉錢志揚、梁炎東、穆亞彥三人最大共通點都是傷害女性,兇手身邊應該是曾經遭受相同的遭遇,但沒有得到公平的結果,所以兇手決定動用私刑,來處罰所有相似的加害者,殺害穆亞彥的兇手與殺害錢志揚、梁炎東的兇手同一批人,沒有把穆亞彥屍體處理好是因為剛好停電,所有人都要在短時間內去到指定地點,所以他們必須快點離開,而梁炎東就算是兇手,要從特見室到工廠要四分鐘,來回八分鐘,想要完成所有殺害再回來給其他獄警帶走,根本不可能。

◉五年前,梁炎東幫田永強做殺人的辯護,田永強從不會後悔自己對女兒的家教殺害,因為他就是要為女兒得不到司法正義而報復。「弱者沒有伸張正義的權利」田永強的女兒周美旭在判決之後對梁炎東說的,因為性侵她的人有錢,得到輕判,但兇手帶給田永強一家人的傷害卻是一輩子的,所以田永強五年前拿起榔頭對受害者的頭真的是用盡力氣去槌,甚至右手骨折,這也是為什麼想要勒梁炎東的人是右撇子但右手力氣卻比較弱

◉梁炎東可以確定一件事,光憑田永強一個人的力量絕對無法做到連續殺人,並且現場鞋印中管理員的鞋印其中一角比較淺,代表腳有受傷,這人沒有選擇動手也代表身份關係,也只有管理員拿走梁炎東的筆

◉梁炎東回到看守所之後,刻意去找田永強,田永強不承認自己是兇手,但梁炎東說小旭會自殺是因為唯一可以讓她活下去的動力「父親」都犯下罪行丟下她而自殺,梁炎東並不怪田永強下手,但他只是不希望田永強再繼續昧著良心去殺人,以為自己在替天行道,但良心卻一直在譴責,到最後田永強偷襲梁炎東。

◉晚間,張逸帆在路上看到新聞畫面說到警方找到屋內的新生兒,並被送往陸振聲醫院,讓她的心情非常憤怒。








《逆局》第7集推理解析





《追兇者/逆局》第8集

《逆局》第8集劇情

◉田永強攻擊梁炎東後被關到犯責房。譚隊像穆亞彥的父親(穆雪松)做案件說明,很冷靜地說這都是穆亞彥自己自作自受,畢竟穆雪松是陸振聲醫院的執行長,穆亞彥卻是性侵犯,父子倆的感情肯定也不會好到哪裡去。警方這邊開始鎖定田永強這號人物來進行監獄連續殺人案的調查,任非也想起梁炎東說過「兇手是有能力讓我死在監獄利的人」、「去查錢志揚的犯罪記錄,至少你可以相信我一點」。

◉任非請關銘洋偷拿來錢志揚的探監錄音,還有管理員紀錄,任非也從錄音檔中發現錢志揚真的是替人頂罪,和梁炎東所講的一樣。而梁炎東也從老大口中那邊得知在特見室那天早上有人去抽查寢室,所以梁炎東的推論正確,真的只有管理員拿走他的筆。

◉任非拿來管理員的名單,被篩選過後梁炎東認為這管理員要說服個性剛強的田永強,必須是人生有歷練並且有相同遭遇才能說服,剛好曹萬年之前家裡有事請長假,地上的鞋印會有深淺不同不是因為腳痛而是腰痛,曹萬年就有這狀況,果然,曹萬年像副座請了長假要陪女兒,也和田永強道別,田永強也表示自己沒有後顧之憂了。

◉曹萬年兩個月前妻子自殺,是女兒曹晴報案,曹萬年的妻子以前一直有在看精神科。任非在接到小宇這通電話後本來要找曹萬年,但他已經請假離開,任非發現沒收清單上沒有那隻鋼筆的紀錄,但在曹萬年的名牌背後卻發現有著鋼筆的墨水,任非似乎發現真正下手的是曹萬年。曹萬年在家裡急著收行李,要帶女兒離開,任非到曹萬年家時已經來不及。

◉季思琪去到陸振聲醫院詢問關於張逸帆的資訊,在網路上搜尋到梁炎東幫一個器官移植排斥暴斃的病患家屬打過官司,和陸振聲醫院談判過,而那個死者家屬就是吳玉馨。隔日,譚隊帶著曉明和穎怡去醫院保護秦佳馨一家人,此時張逸帆也到醫院裡來。

◉任非循線找到曹萬年窩藏的地方,本來要等支援到達,卻沒想到曹萬年墜樓,但在這之前,有人去試圖開啟曹萬年房間的門。同時,穆雪松執行長收到簡訊告知養在籠裡的那條狗不會再叫了。








《逆局》第8集推理解析



《追兇者/逆局》第9集

《逆局》第9集劇情

◉兩年前,張逸帆被檢測出胎死腹中消息,內心大受打擊,也讓張逸帆產生醫療糾紛案件,院方願意支付一千萬給吳玉馨,當時梁炎東就是在幫吳玉馨打這官司當時癥結點為器官排斥還是器官本身來源有問題,這才是吳玉馨想要的答案,因為他們本來等先生心臟移植之後可以生小孩的,張逸帆知道後內心有點受到衝擊,所之後梁炎東打算要法院見,而張逸帆也在這件事發生後被調到婦產科。

◉時序回到現在,接續上一集,曹萬年墜樓身亡,報告也是這樣,沒有外傷,曹晴希望警方給他一點時間,因為曹萬年隱瞞妻子因被性侵產生憂鬱症自殺事情被指點,所以曹萬年一直隱瞞老婆死訊。任非與譚隊想要從田永強這裡突破,利用田永強對曹萬年的兄弟之情講出背後誰指使,田永強說到他們只是在做法律早該做的事,一開始只是用毒品牽制錢志揚去殺掉一樣是性侵犯的梁炎東,但錢志揚太失控,所以只好他們先處理掉錢志揚,之後在製造停電對梁炎東下手,但當下被穆亞彥看到,所以停手,梁炎東也才倖存下來(因為穆亞彥本來就不爽田永強,第一集還曾經對他霸凌,因此馬上想到穆亞彥可能會用此威脅,因此停手)。

◉穆亞彥利用目睹他們殺人的事情威脅,要他們幫他找幾女人進來,這樣的性侵犯被田永強聽到就是一種不知悔改的心態,惹怒田永強,一氣之下原本用自己自備的兇器殺掉穆亞彥,之後再把兇器換成梁炎東那隻鋼筆,任非認為曹萬年有可能就是利用田永強來除掉他「需要」除的人





◉在醫院這裡,張逸帆要找她那被帶走的嬰兒,西雅分局的小林刑警在追捕張逸帆時被攻擊,但張逸帆也被開了一槍,蘇中恆聽到聲音也因為怕小孩被張逸帆搶走,於是出病房要去找小孩。張逸帆也狹持人質要進嬰兒房,譚隊為了救人質,願意自己去當人質,進入嬰兒室後,譚隊告訴張逸帆她跟外面的殺人犯沒有兩樣,因為現在這孩子只是靠儀器才能活下來,如果硬是把小孩帶走,等於是讓心愛的孩子死掉,這樣的話語讓張逸帆很崩潰自己做錯了。


◉半年前,孔敏惠是醫院的清潔人員,她偷偷去找張逸帆處理掉小孩,因為她上一胎也是骨骼發育不全,先生還因此想要跟她離婚,本來張逸帆拒絕做流產手術,她的狀況讓張逸帆想到自己和蘇中恆的婚姻狀況,於是還是決定去那個舊的婦產科診所幫她做手術,卻沒想到是孫敏惠騙她拿掉小孩,張逸帆認為自己珍惜的生命在別人眼中卻是不堪的東西,所以這些想要拿掉小孩的孕婦根本生命也不該被尊重,於是後續私接了越來越多案例,但她所做的都是救出那些小生命,直到某次救出一個還存活的寶寶。然而,她在嬰兒用品店看到蘇中恆和妻子,才發現自己心裡很多恨,嫉妒她們輕易擁有幸福,於是對秦佳馨下手,所以自己也變成不尊重生命的人,警方透過張逸帆口中得知嬰兒被丟棄的屍體,以及剩下四名被害者的屍體



◉季思琪跑去採訪穆雪松,說到要談張逸帆以前是婦產科、外科醫師,但也是器官勸募與移植中心的專任醫師,只是穆雪松並沒多談,對梁炎東的評價也只是本該是弱扶貧的好律師,但走上歪路。任非再去找梁炎東,梁炎東已經替警方破獲監獄殺人案和分屍案的兇手,現在梁炎東要求警方要替他做事了吧。



◉任非第一個疑惑的點就是吳玉馨為什麼一年來都沒有出庭幫梁炎東作證?因此任非去方可茜以前的家家想要找被警方忽略的證據,梁炎東說到方可茜可能會因為知道傷害吳玉馨的人可能會找上她,因此在家中有所準備,因此要任非站在死者的角度去想方可茜會怎麼做,如果你發現你有可能會死,有沒有可能會企圖在最後留下一點有關兇手的線索?果然,任非在一個櫃子底下發現關於兇手的胸針。





《逆局》第9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9-10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我們阻止不了驅逐他們犯罪的推手


《追兇者/逆局》第10集

《逆局》第10集劇情

◉梁炎東正在拿著兇手徽章照片研究,當中一個受刑人說到那是某個夜店的徽章,進去夜店喝酒都免錢,這間夜店也是穆亞彥家族開的,錢志揚也是常客,很愛去,然而,錢志揚所傷害的那女生是這間夜店DJ。這個錢志揚專門搞蛇頭事業,專門偷渡一些非法移工進來,有一次幫一個神秘人偷渡到菲律賓,就賺幾百萬,事情就發生在聖美槍擊案那一年,錢志揚有說那個神秘男人殺了很多人,必須要逃走


◉晚上,昌榕分局在慶功破案,石頭講到老喬以前和廖正雄碰過十二年前的聖美槍擊案,當初還是廖正雄破案的。任非回到家想著當天的回憶,他很期待聖誕節,但當天爸爸突然接到工作,變成媽媽帶他去聖美廣場買禮物,當時潘晉瑞議員在廣場致詞,之後就出現狙擊手對民眾開槍。



◉任非去找梁炎東,因為吳玉馨完全就像是人間蒸發,沒被報失蹤人口,方可茜家裡也沒有吳玉馨的相關線索,因此梁炎東要任非帶著胸針去夜店釣出兇手,找出被錢志揚傷害的女DJ跟方可茜的相似之處,這樣如此冒險就是因為梁炎東已經收到開庭通知,如果宣判結束一切都沒機會翻盤。



◉局長來到昌榕祝賀,但任非不以為意,其實他的父親就是局長,任非其實不能諒解父親對媽媽的放下,而且他還有另外的伴侶,任非只把以前小時候的家當作是家,不願意承認父親的新家庭,而且任非也覺得當初那個槍擊案兇手根本不是真兇,但父親卻都不去抓





◉任非回家後,看著那夜店徽章,突然發現這個標誌在之前追查蛾男時的一個暗網管理員watchman一樣,救回來的影片中有吳玉馨和方可茜被傷害的影片,果真兇手一樣,也是錢志揚之前殺害夜店DJ(黃汶欣)的手法一樣,但錢志揚是替人頂罪,因此殺掉黃汶欣、方可茜、傷害吳玉馨的兇手為同一人,所以只要能證明拍攝影片的不是梁炎東或錢志揚,這樣就可以證明他們不是兇手,也能替梁炎東翻案。


◉梁炎東分析這是組織性虐型,父母親可能曾經對他有過於嚴格管制甚至體罰過他,他可能沒有向一般人一樣透過母親來學習與女性正向相處的經驗,經濟能力中上,有中高位階社會階級,這比較像是非典型性侵犯罪案,現在任非打算去夜店一趟。



◉任非去夜店馬上被發現這兇手並非他本人的,於是沒收胸針,還把任非趕出去,任非也因此把證物弄丟被停職,任非並持著正義,明知道梁炎東不是兇手,因此打算自己繼續私下調查,然而,也有個男人正在注意任非梁炎東知道任非被停職之後,主動聯絡季思琪,說要給她感興趣的東西,要她幫忙「點火」,而梁炎東竟然以前也認識季思琪的父親



《逆局》第10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9-10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我們阻止不了驅逐他們犯罪的推手




《追兇者/逆局》第11集

《逆局》第11集劇情


◉梁炎東知道任非被停職之後,主動聯絡季思琪,說要給她感興趣的東西(真兇殺方可茜被性侵的影片),要她幫忙「點火」,而梁炎東以前也認識季思琪的父親(梁炎東是季思琪父親以前在刑事局行為分析小組的同事),本來季思琪認為是梁炎東是想利用她來洗白,而且梁炎東有這證據為什麼在法庭不拿出來?所以梁炎東要季思琪看完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認定他為兇手。


◉任非還是繼續偷偷調查,譚隊也偷偷要任非自己小心點找證據。不過任非隊季思琪並不那麼信任,季思琪很坦白地說梁炎東的目的就是要公開影片,在開庭前就能測真兇的風向,任非雖然內心不能完全信任季思琪,不過既然是梁炎東的計畫,那自然有背後的原因,於是任非也同時請穎怡幫忙去找吳玉馨,因為只有她能證明梁炎東的清白



◉透過穎怡和小宇、季思琪的偷偷幫忙,真的找到吳玉馨的住址,季思琪也用這住址換得方可茜被殺的影片,影片公開後,檢、警以及穆雪松也似乎開始想要動作。隨後,季思琪與任非去找吳玉馨,吳玉馨就算看了餘悸猶存的影片,她還是不承認,但一聽到方可茜沒有幸運躲過而死亡內心很崩潰,畢竟以前方可茜很幫忙她度過難關。只是當聽到要幫梁炎東證明清白而必須出庭作證時,她卻卻步,因為在醫療訴訟案時梁炎東一直希望吳玉馨可以不要理會賠償金繼續鬥爭到底,但吳玉馨要的只是一個公道,想知道先生怎麼死的,吳玉馨也希望不要把訴訟鬧大變成大家不敢就醫,所以吳玉馨私下和醫院接觸想要拿賠償金。



◉然而,任非認為吳玉馨很自私,因為她只在乎自己的人生,不想要管梁炎東的事,任非也說到重點,吳玉馨就是在逃避自己做過的錯誤,季思琪最後跟吳玉馨講到梁炎東是因為要找她而在過程中接觸到方可茜而被設局,所以希望吳玉馨可以用她的力量來救未來可能出現的被害者,不過吳玉馨還是堅決不幫忙





◉老大在獄中偷偷帶酒給梁炎東,因為老大知道梁炎東在下棋中會給面子的人一定不會殺人,梁炎東就是其中一個,所以他也希望梁炎東可以官司順利。梁炎東都已經要開庭,現在沒有吳玉馨的幫忙,季思琪和任非都很著急,吳玉馨則還是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幫梁炎東,最後她主動聯絡法庭說自己會出庭,卻沒想到幾個黑衣人來到這裏,任非帶季思琪回去拿手機時,任非發現事情不大對勁,想去救吳玉馨,可是自己卻被拿槍制伏,連季思琪也被帶走



《逆局》第11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1-12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沒人被賦予剝奪他人生命權力







《追兇者/逆局》第12集

《逆局》第12集劇情


◉梁炎東案件已經正在開庭,任非他們還在吳玉馨的店裡,黑衣人捎來一通電話,要吳玉馨去法院指認梁炎東就是兇手,還會讓吳玉馨切斷一切過去開始新生活,不然馬上就會跟任發他們一起死掉,吳玉馨為了確保任非他們生命安全,所以答應去指認梁炎東,梁炎東從律師那裏得知吳玉馨親自打電話給他說會出庭,這讓梁炎東感到當中感覺不太妙。


◉任非與季思琪兩人被綁在一個廢棄地方,任非知道等吳玉馨作證完,他們也會死,季思琪說到自己早知道會這樣就多陪爸爸,任非則是很遺憾自己沒有抓到殺掉母親的真兇(槍擊案真兇),不過季思琪也說剛剛那通報案雖然沒講到話,但有播出去,或許真的有人會來。



◉梁炎東在法庭上說到方可茜是昏迷十月後死亡,和性侵致死死因關聯性還沒釐清就被檢方給忽視並定罪,採證也違背法定原則,然而,檢方擁有方可茜的遇害影像梁炎東實在躲不掉,梁炎東要法官要求檢察官去針對影片好好看清楚,那影片的兇手是極為冷血,如果梁炎東和方可茜是因為在咖啡廳吵架帶有恨意攻擊,那影片應該是要呈現出憤怒的畫面才對,不會像影片中男子那樣冷靜與從容。此時,吳玉馨抵達庭上,上頭就馬上下令要處理掉季思琪和任非,所幸剛剛季思琪和任非配合想了一些妙招偷到對方的手機報警,任非他們也順利脫逃,衝到法院,讓吳玉馨看了終於放下心,也明確說出影片中男人不在法庭中,但吳玉馨必須要面對的還有自己做過高級援交的黑歷史,也很確定這傷害過她的變態不會認錯,吳玉馨背上的傷就是兇手留下的證據。



◉至於剛剛為什麼譚隊會帶人去救任非,因為小宇和穎怡有發現兩通電話都沒出聲,最後聽到任非說「我局長兒子啦」確認任非出事。然而,這些被警察抓到的地痞都是拿錢辦事,也不知道付錢的人是誰,所以仍毫無頭緒,但譚隊也打算從梁炎東的案件著手,認為背後有幕後主使者。



◉吳玉馨結束開庭,她表示自己講出真相後覺得內心輕鬆很多,而任非也要把吳玉馨帶去梁炎東事先準備好的地方開始新生活,因為梁炎東怕吳玉馨出庭後一定會有人要繼續關注和對她下手,然而,梁炎東要被送回拘留所時竟然被人故意安排車禍





《逆局》第12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1-12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沒人被賦予剝奪他人生命權力







《追兇者/逆局》第13集

《逆局》第13集劇情


◉梁炎東獲判無罪後回去拘留所的路上被大卡車撞了囚車,梁炎東只能救到獄警,之後就來不及回去救其他人,譚隊認為這和梁炎東應該有關,除了這車禍看起來不尋常外,也有人肯定會針對他,穎怡帶來資料得知大卡車是高速撞擊,而行車記錄器有拍到肇事駕駛騎拼裝車逃跑,任非直覺這應該和抓他的人是同一夥,在季思琪這裡有通路可以知道警方不知道的非法改裝車行。


◉同時,季思琪的總編接到匿名者寄來陸振聲新院工地發生工安意外的照片,一個月來卻沒有人報導這新聞,總編要季思琪把重心放在新案件而非梁炎東案件上。警局這裡大家已經排除貨車駕駛犯案的嫌疑,反倒是小宇找到發現那拼裝車出現在港口地方,剛好附近有一家艾斯車業,任非偷偷去查,從監視器畫面中發現那輛拼裝車已經被火燒銷毀,也抓到銷毀車輛的人,但卻沒想到這個人是新來的昌榕分局副分局長楊羽璐,她點到譚隊的團隊被兇手抓到太容易依賴監視器畫面辦案,所以剛剛被兇手給耍得團團轉,本來楊羽璐就是去追兇手,只是被任非給打斷。



◉譚隊覺得把重點放在梁炎東案件往外調查watchman,不過楊羽璐倒是希望把重點放在照片中那個男人(攻擊綁架任非那個男的)。隔日,季思琪假扮大學生要調查外籍移工的生活狀態去採訪工頭,不過被轟出來,所以找到旁邊小吃攤。老闆娘說這裏勞工常被送醫院,但後續不便多說,要季思琪去問對面的卡拉oK店會更清楚。





◉警局這裡任非得知梁炎東二審判決無罪很開心,老喬搬來近十年未破的案件資料,因為楊羽璐有說這些黑衣人犯案專業,所以過去一定犯過案件,或許可以從中得到一些線索,而譚隊因為一直找不到watchman的線索,因此要小宇如果這兩天再找不到線索,就把重心都放在黑衣人身上。梁炎東在醫院已經醒來,他在獄中最後一天時,獄中老大在幫他踐行時說梁炎東出去如果幫他打官司,或許他還可以幫忙找出誰害梁炎坐牢。之後,梁炎東出獄那天季思琪去接他,季思琪說到自己被擄的那天有看到黑衣人手上的一個刺青記號很眼熟,才想到是之前報搞追查過的幫派,叫做小李,但有整形過,所以通緝照也沒用


◉梁炎東回到事務所,看到死去妻子的照片,想到過去聖美槍擊案巧恩為了救任非而被兇手給槍殺,而且都是專殺要害梁炎東出獄後一直想要做是找到聖美槍擊案的兇手



《逆局》第13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3-14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法律是公平與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追兇者/逆局》第14集

《逆局》第14集劇情


◉梁炎東過去和季思琪的父親(季慶國)曾經一起調查過以前發生的那場槍擊案,知道警察抓到的人並不是真兇,然而,因為梁炎東的妻子也因為這場槍擊案罹難,所以季慶國要梁炎東收起自己的情緒才不會影響自己的判斷,也才能夠進入兇手的世界,梁炎東很清楚警方抓到的不是槍擊案真兇,而是被抓來頂罪,畢竟這兇手犯的前科都是竊盜圍毆那一類的,跟槍械無關。然而,季慶國說專案小組只是想要給社會大眾交代,兇手在案發不遠處也自殺,還有犯案工具,所以宣告破案很合理,所以季慶國要梁炎東不要被情緒拉去對這案件一直鑽牛角尖。


楊羽璐找梁炎東合作,梁炎東從楊羽璐手上的照片發現那男人跟季思琪所提供的那個小李黑衣人是一樣的人,李家耀的背景,父母雙亡,從小和外婆相依為命,輟學後成職業打手,三年前離開幫派,沒人知道原因,之後整形應該是和之前幫派做切割,現在應該是轉為收錢辦事的殺手,透過梁炎東的線索,楊羽璐分派所有職責,並且請小宇幫忙梁炎東查暗網。此時,watchman也在找下一個目標。



◉季思琪跑去樂蘭卡拉ok店想要找是否可以跟工安意外的傷者談話,不過老闆娘似乎對這話題很敏感。羽璐去探望季慶國,季慶國雖然不認識眼前的羽璐,但他還記得羽璐這個學生,還叫她不要衝太快。梁炎東跑到夜店想觀察跟watchman有關的線索,他想到任非以前對他說「你一直要我走到兇手的內心世界,那如果有一天兇手站在你面前你能認出他嗎?」


◉隔日,季思琪偷偷混進工地想要知道為什麼BEN會有工安意外,但這些外勞想是被封口一樣連講都不敢講,之後領班來到這裡又把季思琪給趕出去。晚上,李委員緊急找穆雪松想要他的醫院幫忙治療孩子,因為穆雪松的醫院有秘密管道。而任非與小宇兩人一個在等watchman可以動作,另一個人正在等李家耀跟他外婆聯絡,小宇隨口說出面具下會有刀疤的樣子,讓任非想起十一年前在聖美廣場看到一個臉有刀疤,口袋還有一個面具的男人。李家耀則是被這刀疤男帶到秘密地方暫時待著,還叮嚀不要跟任何人聯絡,不過李家耀卻還是聯絡外婆,警方根據定位,終於得到位置,不過楊羽璐接到通知後卻在穆雪松面前講出來。


◉楊羽璐要譚隊讓她進去跟李家耀談判,因為李家耀本身換過很多幫派,代表忠誠度很低,所以如果用減刑的方式或許可以知道背後主使者,但沒想到李家耀早已經死亡,另一方石頭發現外面有鞋印,被從後方偷襲中彈。





《逆局》第14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3-14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法律是公平與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追兇者/逆局》第15集

《逆局》第15集劇情


◉11年前東林警局,聖美槍擊案已經經過一個多月,梁炎東對這案件一直在剖繪,他說到大屠殺式的兇手都是有事先規劃才能有系統的屠殺,可能是想要被關注、報復,梁炎東極盡所能要告訴檢警他們抓錯人,不過檢警卻不接受自己抓錯人,就因為這行為被革職警察身份(行為分析小組)。


◉在夜店這裡,梁炎東想要找的watchman不見人影,但在這裡卻也遇到廖正雄來這裏抓鬧事的人,廖正雄威脅會再把梁炎東抓回監獄,但梁炎東也知道廖正雄本來就不乾淨,所以故意講誰陷害他就會揪出來。警局這裡,石頭中槍來沒脫離險期,大家氛圍都很凝重,尤其是譚隊非常難過,但楊羽璐要大家打起精神一起找出誰傷害夥伴,小宇說到他有關於watchman的線索,因為梁炎東有說watchman肯定不會忍著不犯案,所以把重點放在海外IP的調查,果然找到線索一個新的帳號Chastener,兩個大頭貼的設計概念幾乎一樣,因此很可疑。因此現在楊羽璐分派工作要找黑市拼裝手槍、這可疑帳號監視、找李家耀身邊的關係人。


梁炎東找來胡雪麗說方可茜案件在第一次檢驗時並沒有提及梁炎東的體毛DNA,但在家屬重新要求檢驗時又突然出現,當初採檢應該是重傷期間在醫院做的,因此梁炎東現在想找方雪麗來就是因為只相信她,要她幫忙。季思琪利用她的人脈去問那些外勞們,其中一個外勞說阿Ben受傷後被送去醫院到現在都沒回來,並且前幾天有一群人來把Ben的東西都收走,還要這些外勞不要亂講話,並有一張移工基金會唐筱清的明片,季思琪從其中一個外勞身上發現身上有許多開刀疤,推理出這些外勞大概是去賣自己的器官賺錢





◉果然,現在唐筱清知道季思琪調查到移工那裡去開始緊張,去找穆雪松幫忙處理,畢竟這是移工和醫院的交易,對穆雪松來講就有問題了,不過穆雪松反過來威脅唐筱清自己只要開除作非法行為的醫生就好,反倒是唐筱清自己擔心她的名聲才是重點,唐筱清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但她還是要穆雪松幫忙處理季思琪。梁炎東和季思琪、任非約吃飯,任非查過夜店Diablo的資料,負責人看來是掛人頭、和watchman有關的人不是出境就是死掉,很明顯就是有問題。


◉Watchman約到一個新目標,但因為他的詭異舉動讓這女生覺得奇怪想要逃跑,卻被watchman用球棒毆打,watchman腦中浮現小時候自己對媽媽動手腳的回憶。張貝婷醒來後被綁在一個房間,她緊急用手機報警,講到對方是Chastener,這下警方終於掌握到watchman的行動於是馬上出動,小宇發現這地方是登記在穆亞宴名下,穆亞宴是Diablo老闆,夜店標誌又是watchman的標誌,代表兩人之間有不尋常的關係



◉任非接到隊上通知先趕到現場,梁炎東與季思琪也一起跟去,梁炎東看到這住商混合大樓的格局很混亂,並且發現watchman改變以前把女生帶回他們家的犯罪手法,反倒是帶來這裡,其中有原因,並且代表他很熟悉這裡地形,一旦出事就會以最快速度逃走。梁炎東看大樓平面圖推理watchman可能會逃走路線,於是要季思琪留在現場用手機拍任何線索以防萬一。



《逆局》第15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5-16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警方不只破案就算了,應該追求是真相吧?




《追兇者/逆局》第16集

《逆局》第16集劇情


◉楊羽璐在現場最先找到watchman,隨後梁炎東也趕到,楊羽璐知道watchman應該會趁機跳樓,所以楊羽璐要樓下的同仁做準備,並且開始跟watchman攀談他的面具背後的那雙眼睛,watchman說到「只有混沌才能創造出一個跳舞的星球」,梁炎東趁勢說自己可以幫他打開自己的結,這樣就不用永遠躲在面具底下,不過在楊羽璐說到父母的時候,watchman突然像是轉換到恐怖人格一樣,對他們說「你們都是螞蟻」,接著就跳樓。


◉然而,季思琪有拍到一段任非追一個黑衣男子的影片,但也沒有拍到臉,現在楊羽璐也很難判斷這個男人是不是自己追的watchman,watchman又是不是剛剛跳樓的男人,搞不好真兇另有其人也說不定。目前的證據和張貝婷的指認。確定攻擊他的人是watchman,watchman本名叫做陸齊,是陸振聲和太太鞏心慈的獨生子,鞏心慈於2005年自殺身亡,陸振聲同一年病死,現在的穆雪松就是當時陸振聲的左右手收養陸齊,也接管醫院,穆雪松也有一段婚姻,但在生下穆亞彥之後就離婚。



◉在警方開會時,穆雪松突然來電說要讓陸齊轉院。隔日,警方去到陸齊家搜索,發現剃刀以及一本塗鴉本,裡面還有watchman的Logo,不過穆雪松在媒體面前放話要檢視警察是否有執法過當。另一方面雪麗問到在西雅的朋友關於方可茜案件要求重新檢驗的事情,說到廖正雄在第一次檢驗後知道家屬不滿意結果,因此建議他們去陸振聲醫院重新檢驗,雪麗馬上知道問題就出在廖正雄身上





◉目前透過張貝婷的指認,確定陸齊是攻擊她的人,而李家耀則是開車撞警備車的人,也是挾持吳玉馨到法院通緝犯,不過梁炎東透過這些線索早已經可以推理出幫watchman善後的人大概就是穆雪松不過另一個當天把警方引到其他地方的黑衣人就是每次在幫watchman善後的人,而watchman母親的死也大概不像媒體說的那樣簡單


◉梁炎東知道廖正雄偽造證據之事時,馬上正視提告廖正雄,而譚隊認為如果廖正雄有這嫌疑,或許把關於以前陸齊的案件都重新檢閱會有線索。而梁炎東去探視季慶國,卻沒想到季慶國的癡呆,雖然記得梁炎東一直在調查聖美廣場案件,但給的資料卻是一堆廣告紙,並且還不認得季思琪就是女兒,但季慶國的確很保護聖美廣場案件資料。



◉季思琪打算要去追查東林移工基金會的負責人,請梁炎東一起去,但卻也偷聽到Ayu(之前季思琪訪問過的移工)失蹤不見,而且最近還發生兩次,唐筱清對季思琪的器官買賣事件直接不接受採訪,快速地把季思琪他們請回。穆雪松對警方的說法是自己以前有治療陸齊的精神疾病,還帶他去美國治療過,以為現在陸齊可以控制自己的人格分裂的狀況,所以穆雪松很確定陸齊肯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在警方走後,穆雪松馬上下令李委員和唐會長把陸齊轉院,並且馬上利用違法器官替陸齊動手術





《逆局》第16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5-16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警方不只破案就算了,應該追求是真相吧?





《追兇者/逆局》第17集

《逆局》第17集劇情


◉陸齊因為選擇跳樓,於是變成重傷,穆雪松說什麼都要救活陸齊,於是利用人脈替陸齊移植違法器官,在外面的穆雪松想到過去陸齊回來後幫他準備了一棟修養的別墅,並且給陸齊一瓶醫生開的藥。另一方面,昌榕分局這裏,譚隊看著任非寫的報告,突然問任非為什麼那天沒人陪楊羽璐去天台,這才讓任非想到那天好像楊羽璐的指揮都可以料事如神一樣


◉譚隊找到梁炎東來說明吳玉馨指認陸齊就是攻擊她的人,而梁炎東也說自己懷疑陸齊背後替他善後的人就是穆雪松,楊羽璐想到局長有說不要讓整個組靠著梁炎東辦案,因此楊羽璐提出不一樣的看法,說自己不會輕易出動對穆雪松打草驚蛇。而梁炎東說至少要去找陸齊搜集的受害者戰利品,本來楊羽璐要自己去搜查陸齊的家,但譚隊馬上說自己也一起,甚至還要帶上梁炎東


◉梁炎東根據陸齊本身需要延續興奮的內心,開始想著除了外套還會有延續他回味的東西,果然找到一個密室中藏了刀片,檢驗過後的確是有方可茜、吳玉馨、黃汶欣的DNA相符,這是罪證確鑿的鐵證,然而,譚隊還是在懷疑著楊羽璐,而梁炎東今天在陸齊的家時楊羽璐有承諾自己會證明自己和那些與穆雪松有交情的人不一樣。季思琪說到今天去拜訪陸齊以前老師,老師很驚訝以前陸齊是乖寶寶,還覺得警方抓錯人,這讓梁炎東想到當時陸齊聽到楊羽璐講父母的時候像是人格有分裂一樣,直覺陸齊成長過程中有問題。


◉季思琪說到今天找到兩移工失蹤的廢棄回收廠,這和陸振聲醫院有簽約,專門處理醫療廢棄物,介紹這移工進去的就是東林移工基金會,也常受到陸振聲醫院的金援,所以懷疑之間有非法器官買賣,梁炎東和季思琪不想靠警方進去蒐證,因為梁炎東也還不相信警察,因此找來任非幫忙,不過任非當然是不爽警方被污辱。任非才知道十二年前梁炎東也在聖美槍擊案中失去老婆,所以梁炎東以前比誰都相信體制,最後任非選擇以朋友的方式幫梁炎東,因為在他內心裡還是覺得有值得他信任的人,就像是十二年前槍擊案當天有人給了他那件外套。


◉梁炎東跟任非去會面張逸帆,想確認吳玉馨老公心臟移植的心臟來源是否為非法器官,梁炎東利用可以拯救家庭和小孩的心理層面讓張逸帆開口,果然知道陸振聲醫院有秘密N4的地下研究室,所以三人開始分開行動找感應卡和密室入口,只是計畫並沒有那麼順利,畢竟徐秘書和穆雪松警覺性很強,一直沒辦法複寫磁卡,而且季思琪個性也很衝,馬上被請走,不過季思琪倒是有逮到機會,因為她看到徐秘書身上有那種磁卡。





《逆局》第17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7-18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追兇者/逆局》第18集

《逆局》第18集劇情


◉季思琪從徐秘書身上看到那感應卡,所以用了妙計copy到感應卡,而梁炎東開車帶著任非闖入那B3的通道,引來大批的黑衣人追逐,但任非早就找機會下車去找入口,只是本來要和季思琪會合,卻沒想到先被警衛發現,不過梁炎東早就已經想好,如果被院方發現,就寧願報警被警察抓,也不能落入穆雪松手中,這樣梁炎東還可以用律師身份來保季思琪。


◉最後季思琪果然有順利進去N4,還真的有看到一些不明大體,最後昌榕分局的警察到場,任非直接說季思琪擅闖醫院,也讓徐秘書無法抓到季思琪。在警局中,譚隊馬上就知道季思琪和任非在私下搞事情,所以譚隊要季思琪不要利用任非,這搞得季思琪本身也有點不太相信其他警察,不過現在連楊羽璐也知道這件事,反倒聽到任非說器官買賣的事情有點驚訝,還很想知道到底查到什麼,所以後續又去找季思琪聊,當然季思琪不會透露什麼,只想要等梁炎東來當辯護律師,所以楊羽璐並沒有繼續多問,只告訴季思琪不要再做危險的事,不然剩下季慶國一個人怎麼辦,這倒是有動搖季思琪的內心。


◉然而,有個簡訊問楊羽璐關於季思琪看到的東西,不過楊羽璐說沒有看到什麼,然而穆雪松則是已經派人要去抓季思琪,於是在週刊公司那裡被追殺,梁炎東和任非完全找不到她,最後季思琪被綁架走,連同她家裡電腦也被拿走。他們只好求助楊羽璐,而從通聯紀錄中調查到最後簡訊是0943291032,大家覺這號碼很眼熟,任非才想到這是譚隊的手機號碼,但譚隊什麼也不肯說,讓任非反倒很難過自己好像被背叛。


◉時序回到季思琪還在警局的時候,季思琪希望譚隊可以保護任非、梁炎東,因此把所有看到的事情全告訴譚隊。



《逆局》第18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7-18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追兇者/逆局》第19集

《逆局》第19集劇情


◉陸齊已經換好了心臟,穆雪松跟昏迷中的陸齊媽媽(心慈)報告,並且承諾她不會讓別人傷害他們。接續上一集,季思琪因為手中握有在陸振聲醫院N4的證據而被綁架,於是梁炎東和任非去週刊公司季思琪的辦公桌找線索,總編給他們看雲端硬碟資料,只是一查就發現季思琪的資料夾中完全是空的,任非想要直接去找穆雪松質問,但問題是手上完全沒有證據可以證明穆雪松有罪,亂動作只會打草驚蛇,梁炎東認為只能先找到現在的影片才是重點。晚上,梁炎東去找季慶國,發現在這之前楊羽璐前腳剛離開,而季慶國今天終於記得他有個女兒,想要找女兒,這讓梁炎東也不敢講現在季思琪的遭遇。

◉季慶國突然想起季思琪會把秘密寫進日記裡,梁炎東想到季思琪真的有說過這件事,於是問了季慶國關於日記可能會放置位置,果然梁炎東在某本日記本裡的照片發現背後寫了雲端網址。同時,穆雪松從手下那裡拿到原檔,確認裡面不只拍到N4,還拍到心慈還活著的真相,於是要手下去把梁炎東、季思琪、任非給處理掉。

◉譚隊也從小宇那裡要查監視器找尋可能綁架季思琪的監視器,只是其他隊員隊譚隊不信任,畢竟季思琪失蹤前傳了簡訊給,大家都想知道真相,然而譚隊藉著此時刻來告訴大家團隊的彼此信任到底有多不堪一擊,之後氣得走掉,自己去調查當晚可能有拍到季思琪的計程車,這是季思琪信任的司機,而譚隊看了行車記錄器找到一台美食工坊的外燴車,在季思琪失蹤當晚,也有五台,譚隊自己出動的事被楊羽璐知道後,楊羽璐覺得反倒神情有點擔心和緊張。

◉任非直接去找穆雪松,想要問出季思琪下落,當然問不出所以然,所以任非只是去對穆雪松叫囂,同時譚隊打電話給任非,要他相信自己,並且約去梁炎東的辦公室。譚隊帶著外燴車血跡報告找梁炎東,車上的血跡是一名叫林啟辰的人,但這個人卻是當過警察,還是影片中在N4的男人,譚隊認為這是一樁惹不起的案件,畢竟會買器官的人肯定來頭也不小,在譚隊要把影片傳給梁炎東時,卻沒想到殺手已經拿槍瞄準梁炎東,譚隊為了救梁炎東,替梁炎東擋了一槍,任非到場後看到一動也不動的譚隊,抱著他痛哭





《逆局》第19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9-20集劇情解析、心得:譚隊在這兩集騙走我的眼淚啊!


《追兇者/逆局》第20集

《逆局》第20集劇情


◉譚隊中槍死亡後,局裡的大家再次陷入低潮,任非想起以前與譚隊的對話,譚隊說自己知道任非是局長的兒子,但在他眼中任非一點都不特別,只知道自己要把任非給教好,任非想要知道怎樣當一個好警察,譚隊說以前碰過一個女孩家人車禍需要驗屍,當時沒人可以幫這女孩,這女孩就一直盯著譚隊,而譚隊只在口袋中掏出兩個朋友結婚的薄荷喜糖,卻沒想到這女孩說薄荷的花語是永不消失的愛,隨後這女孩說譚隊是她見過最棒的警察,也變成譚隊的太太。

譚妻來到警局,告訴大家譚隊一路以來都很盡力在照顧這些隊員們,大家才發現譚隊一直以來的用心,梁炎東內心也非常難過和憤怒,但他想到老師季慶國對他說過的話「要關閉自己的腦袋進入兇手世界才能看清楚真相」所以不能太意氣用事。楊羽璐找任非談,要任非不要讓隊長失望。陸齊雖然已經恢復,但他卻完全拒絕配合治療,表示自己不想要活,就是因為穆雪松的關係。

◉梁炎東偷偷把譚隊的手機給任非,說一定要知道季思琪到底傳了什麼訊息給他,因為昨天來不及傳就發生狙擊事件。任非提及這影片已經可以成為證據拿搜索票,想要找楊羽璐幫忙,但梁炎東內心一驚,畢竟楊羽璐很可疑,但想到譚隊死前說的要多想想任非,要信任任非,所以梁炎東也決定配合任非的想法,但前提是要自己在場。

◉楊羽璐暫代譚隊的位置,並且開始追查殺害譚隊的兇手,發現這個林啟辰居然在2008年9/10就已經死亡,還有死亡證明(死亡地點為西雅區),死因為多重器官衰竭、肝癌。同時任非帶著梁炎東把季思琪拍到的證據影片給楊羽璐,不過楊羽璐說還需要人證,否則發搜索票的機率很低,梁炎東表示可以完全配和楊羽璐要抓到兇手,梁炎東一直在觀察楊羽璐的表情和反應,覺得有點奇怪

◉穆雪松要林啟辰當餌來一次除掉梁炎東和任非,並保證事成之後林啟辰就可以好好過生活。同時,楊羽璐正在研究林啟辰這個嫌犯,越想越不對,因為十三年前聖美槍擊案楊羽璐也是在現場的警員,她目睹過槍擊現場的慘忍,而這個兇手很顯然就是詐死,並且還是擁有狙擊技能的人,也是要殺掉梁炎東的那個狙擊手,於是在憤情緒怒之下,傳出了一封訊息。而穆雪松也收到一封訊息「該動手了」,撥出一通電話交辦事情,林啟辰打算出動計畫,所以拍了季思琪的照片要引出梁炎東,任非認為現在要調查案件也不需要走正常程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幹,於是梁炎東和任非合作,梁炎東當誘餌,利用任非去趁機攻擊狙擊手,梁炎東就可以救出季思琪,而任非在和林啟辰對打之時,看到林啟辰的眼睛,發現這個人就是聖美槍擊案當天自己看到面具下的眼睛





《逆局》第20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19-20集劇情解析、心得:譚隊在這兩集騙走我的眼淚啊!







《追兇者/逆局》第21集

《逆局》第21集劇情


◉梁炎東當誘餌,利用任非去趁機攻擊狙擊手,梁炎東驚險救走季思琪,任非則是用著自己想要幫譚隊復仇的怒氣抓到林啟辰,但也差點因為怒氣而失手殺掉林啟辰,然而,林啟辰看楊羽璐的眼神甚怪,最後被逮捕去警局。


◉林啟辰被抓進警局的事已經被穆雪松知道,他只說林啟辰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在警局這,楊羽璐和穎怡則是對林啟辰偵訊,但林啟辰始終不發一語,甚至還對著楊羽璐發出污蔑的笑,讓楊羽璐感到緊張,同時梁炎東發現警方出發之前楊羽璐已經先提早三十分鐘離開,同時任非偷偷跟梁炎東說自己很確定林啟辰就是聖美案的槍手,但梁炎東要任非先不要跟楊羽璐提這件事,而是要先釐清林啟辰綁架季思琪的目的以及他和陸振聲醫院、穆雪松的關係


◉槍殺譚隊的子彈已經確定是林啟辰的槍,楊羽璐逼問林啟辰背後黑手是誰,因為這很顯然一切都是針對梁炎東,但林啟辰始終不開口。梁炎東想到之前錢志揚在聖美槍擊案候有幫一個人偷渡,那個人可能就是林啟辰,只是梁炎東不理解人走就走了幹嘛還要回來幫陸齊還有穆雪松幹這些事?任非最在乎的還是為什麼要殺掉譚隊,林啟辰只說這是命運的安排,是譚隊自己自找的。沒多久,林啟辰用手上的髮夾解開手銬,用任非當人質,但最後楊羽璐一槍搶下先機就把林啟辰殺掉,連梁炎東都覺得意外,更加懷疑楊羽璐,但現在更糟糕的是林啟辰死掉,後面找幕後黑手的線索全斷掉。


◉同時,徐秘書正在交代N4的人在一天之內把所有證據和東西全撤走。梁炎東認為局裡有人內應林啟辰,因此現在最重要的是解開季思琪拍到的影片內容真相,於是梁炎東找到剛出獄的老大幫忙,原來老大有排小弟混進去要動手術,所以進去N4,在裡面有看到一個叫「阿順」的人,他是幫忙送冰櫃的人,並不知道詳細內容,但可以知道的是陸振聲醫院已經開始動作要滅證。





《逆局》第21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21-22集劇情解析、心得:再不堪的事情,最後都會攤在陽光下


《追兇者/逆局》第22集

《逆局》第22集劇情


◉在林啟辰要狙擊梁炎東之前,楊羽璐提早去和林啟辰見面,林啟辰要楊羽璐掩護他。林啟辰死掉的事情讓穆雪松想到過去對林啟辰的疼愛,於是看著林啟辰帶回來的那隻手錶,也敬了一杯酒,讓林啟辰一路好走。媒體則是圍著分局長要問林啟辰被警方擊斃的案件過程,楊羽璐和分局長紛紛對媒體喊話該檢討的是林啟辰的罪行而不是警方。


◉楊羽璐出現在陸齊的病房,說了一大段讓陸齊感到害怕的話語,說到陸齊躲在面具背後是怕別人看到他的弱點,明明是人生勝利組卻做了最錯的最錯的決定,所以現在給陸齊的懲罰,就是讓他活在穆雪松幫他打造的牢房。另一方面,季思琪已經好很多,但她也疑惑楊羽璐看了影片卻都沒有任何動作,任非說楊羽璐就是要把影片存下好當以後的證據。同時,梁炎東跟人約好準備要去闖地下室,這讓季思琪很擔心,怕梁炎東會出事,畢竟光是自己給譚隊影片就已經害死譚隊了,在季思琪內心中,她其實很自責自己把譚隊牽扯進來,所以她也跟任非道歉自己當初做錯。


◉穆雪松派劉醫師把陸齊偷偷換地方,阿順也說這次對方只要冰櫃和車子,梁炎東打算照計畫進行。劉醫師偷偷對陸齊施打麻醉劑,讓陸齊想到小時候,媽媽時常被陸振聲毆打,所以陸齊也只能畫著他的面具,把自己隱藏起來,心慈以前也對陸齊說「你要知道這世界上沒人可以欺負你、控制你,你要活的自由自在,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要做一個獨特的自己」。同時穆雪松已經派人要來把心慈和陸齊接走,穆雪松也把所有電腦的證據資料全清除。


警局的小隊都在疑惑林啟辰哪來的髮夾,楊羽璐要大家把整個警局的人都徹查過。梁炎東和任非偷偷隨著冰櫃進入地下室,他們分頭進行找證據,但此時陸齊卻也偷偷醒來,殺掉徐秘書之後想要逃跑,但在地下室陸齊才發現自己的媽媽也在這裡,這讓他想到自己小時候傷害媽媽的記憶,因為媽媽想要留下陸齊自己一個人逃走,所以當時陸齊選擇用父親的「暴力」方式要讓媽媽留下來,結果用刀傷害媽媽,最後媽媽再也醒不過來現在的陸齊完全不想要離開媽媽,穆雪松想要怎麼勸陸齊都沒用,梁炎東突然出現,穆雪松本來還想要開槍,但陸齊突然拿一把手術刀往自己身上刺,為的就是要擺脫穆雪松的控制與牢籠,同時,楊羽璐也帶隊到達,將穆雪松依照藏匿嫌疑犯的罪名逮捕。





《逆局》第22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第21-22集劇情解析、心得:再不堪的事情,最後都會攤在陽光下





《追兇者/逆局》第23集

《逆局》第23集劇情


◉陸齊在地下室中自戕,穆雪松則是被警方逮捕,這消息馬上傳遍各大媒體新聞,然而,對梁炎東而言,他在懷疑聖美槍擊案背後還有內幕,所以梁炎東和任非去拘留所會面穆雪松,想要知道聖美槍擊案的背後真相,畢竟警方認定槍手是目標潘晉瑞議員,但無法釐清動機,最後排除對潘晉瑞的深入背景調查,現在梁炎東不解的是林啟辰為什麼出現在現場?在2008年9月的時候林啟辰因為之前被踢出特勤隊所以酗酒,最終肝癌快死掉是穆雪松利用非法器官讓他活下來,還讓林啟辰感到自己有立足之地,才一路忠心地幫穆雪松


◉十二年前,潘晉瑞的太太也接受過器官移植,潘晉瑞拿到陸振聲醫院非法器官買賣的證據想要威脅穆雪松一起合作賺更大的,穆雪松並不答應,最後穆雪松透過筱清拿到這些證據,但穆雪松說這資料曝光,自己也無法倖存。至於聖美槍擊案變成無差別攻擊也是為了混亂,不讓警方只針對潘晉瑞調查,時間久了就沒人知道潘晉瑞是被謀殺,會有非法器官買賣也是因為心慈昏迷半年器官衰竭而需要器官,所以就開始了,針對這樣偏激的作法,梁炎東認為穆雪松只是在逃避自己愛的人不愛他罷了,因此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梁炎東認為事情還沒結束,因為穆雪松否認認識廖正雄也沒指使過他來陷害梁炎東,再加上楊羽璐去拜訪過穆雪松,穆雪松也對梁炎東說和廖正雄合作的人應該是警察,所以梁炎東去對廖正雄求證,果然他以前認識楊羽璐,並且在聖美槍擊案時腹部中槍,楊羽璐在陸振聲醫院接受過移植手術,因此她是中間人的可能性很高。楊羽璐急著要穆雪松手機和電腦中的資料,她為的就是要那些器官移植的名單,這也是為什麼她之前會去拘留所會面穆雪松。同時,廖正雄在晚間竟然被發現中槍倒臥車內,這讓梁炎東更加懷疑楊羽璐,因為廖正雄有說到楊羽璐在去昌榕之前有刻意問過方可茜的案子。梁炎東刻意去警局找楊羽璐想套出點什麼線索,不過楊羽璐說「當一名警察除了要救人,還有要有使命感」。



《逆局》第23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結局第23-24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統整:正義是沒有捷徑的







《追兇者/逆局》第24集

《逆局》第24集劇情


◉「在對抗這些不公義的同時,才發現原來罪惡也正侵蝕著自己」,廖正雄被梁炎東給問到楊羽璐的時候,楊羽璐早就已經知道,並且設計將廖正雄滅口,這是她為了要保全自己的方式,她所選擇追尋真相方法是即使弄髒自己的雙手也要把那些法律無法制裁的壞人抓起來。

◉廖正雄彈道比對出來後,梁炎東推理是楊羽璐下得手,並且目的是要滅口,所以梁炎東找來小宇破解的穆雪松資料,發現當中穆雪松是把楊羽璐調來昌榕,以及穆雪松另一個雲端中有許多心慈昏迷中的照片和陸齊的合照,小宇發現這是偽裝資料的照片,轉換之後變成是器官移植的名單,然而,小隊其他人對於楊羽璐幫助穆雪松的事情不是很相信,在石頭一席話中大家都認同當警察就是要心安理得,所以如果楊羽璐如果是真的壞人,那也代表昌榕不乾淨,所以查清楚楊羽璐是不是叛徒這件事也是大家的責任。

楊羽璐與警界高層開會同時也揚言要把和穆雪松交易過的人都抓出來,讓在場某些高官們臉都綠了,同時梁炎東約楊羽璐在頂樓,楊羽璐對自己的行為不後悔,因為她曾經被剝奪活下去的機會,以前等肝臟一直的時候被一個高官的千金給捷足先登,所以她要移除穆雪松這個不公平的規則,楊羽璐堅持自己沒有辜負老師期望,自己做的也是對的,因爲唯有這樣的手段才能剷除那些高高在上欺壓下層人民的壞人。同時,任非與小隊們逮捕楊羽璐,任非在梁炎東的信任下獨自偵訊楊羽璐,人證物證和錄音檔都有的情況下,楊羽璐不知道要說什麼,她內心也很崩潰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的委屈與追求正義的犧牲,最後季慶國對楊羽璐說「妳原本可以是個好警察的,但妳忘了正義是沒有捷徑的」,讓楊羽璐徹底崩潰,但她的確也用了自己的方式得到正義與真相。

◉楊分局長決定為楊羽璐的事件負責,連同任非的父親也是,至於那份名單也都上呈給中央檢查單位,任重回到家告訴任非他是個好警察,也一直都不要變,任非與父親兩人的關係也終於破冰,小隊也去譚隊的墳前報告最近的近況,梁炎東也到這裏遇到任非,本來任非想要繼追問聖美案的真相,但梁炎東告訴任非過去沒有辦法改變,但可以改變未來。兩年後,任非和季思琪變成男女朋友,季思琪也因此多了許多故事可以報導,老喬則是當上隊長,但沒有以前的銳氣,反倒很會指揮,這次接到的案件是毒品案,中央還特地派了助手,也就是梁炎東來幫忙。



《逆局》第24集推理解析

台劇逆局結局第23-24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統整:正義是沒有捷徑的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