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逆局第15-16集劇情解析、心得,事件關係圖:警方不只破案就算了,應該追求是真相吧?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追兇者/逆局第15-16集案件關係圖


以下這張圖是從第一集到現在的案件關係圖,大致上就是案中案的概念,最主要就是穆雪松為起始點在掌握著每一個案件的掩蓋~而他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非法器官交易,這器官交易我在想大概從十一年前的聖美廣場槍擊案也有關,因為當時被針對的是議員,肯定和所謂的「權力」有關係、有掛勾。

《逆局》第15-16集案件關係圖
➤ 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目前看到第16集,我自己推理大概這是案中案,watchman的案件比較像是剛好是穆雪松的義子發生的事,而穆雪松為了要掩蓋,所以也趁機嫁禍惹到他的梁炎東。(本文後面有更詳細的解釋與推理

《逆局》第15-16集案件關係圖,案中案圖示
➤ 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追兇者/逆局第15-16集評價心得解析



所謂的「體制」問題


警方不只是破案就算了,應該追求的是真相吧?」所以當時梁炎東被革職,不再當警察,後來才當律師。但這句話呼應到季慶國在上一集所講的「專案小組只想要給社會一個交代」,所以只要交代出一個兇手,不管這個人是不是真凶,專案小組都接受,也覺得沒關係。


然而,這當然也呼應到梁炎東說「我相信關在監獄裡的人不全然是罪有應得的人」,以及楊羽璐在上兩集說的「體制」,這是他們想要改變的體制,一個會被有權有勢的人拿來利用的體制。這就是梁炎東親身在方可茜的案件中走一遭一樣的過程,所以他在「體制」中完全體會到被弄的感覺。



這就和11年前的聖美槍擊案一樣,專案小組有物證證據、有兇手、有兇器,就直接用自己的解釋冠上兇手之名,梁炎東本身在方可茜的案件上也是如此,廖正雄在警局中對梁炎東說「人證物證都在,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只要在證據上動手腳,然後一個無辜的人當替死鬼,案子就被操作掉,這就是所謂的「體制」出問題,在第16集的內容中也可以發現watchman陸齊的嫌疑就是一直被掩蓋。





案件關係推理統整

➤ 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果然跟我上一篇文章推理的一樣,這些移工真的有器官買賣,而且還是跟陸振聲醫院有關,上一集我的推理是這樣的,把所有案件都套在一起就會是如下:

  • 十一年前聖美槍擊案目標是議員,如果我想得沒錯穆雪松買通槍手去狙擊議員,可能是議員在陸振聲醫院的盈利有衝突或是阻礙到穆雪松賺錢機會(我在猜一定是醫院中有在進行什麼秘密的業務,例如器官買賣或是器官移植來賺有錢人的錢→已確定)。

  • 吳玉馨老公心臟移植糾紛案發生,梁炎東勢必要追查到醫療是否疏失和手術過程中的內容、器官來源,陸振聲運用一堆手法就是要讓這案件平息,甚至用天價賠償給吳玉馨,還威脅吳玉馨快點消失(因為這案件的背後真相如果曝光,過去陸振聲醫院的秘密醫療行為就會被發現,還會無法賺錢)。

  • 但因為梁炎東對吳玉馨窮追不捨,所以幕後黑手穆雪松在方可茜案件發生時,改變讓梁炎東被嫁禍,目前猜測這個穆雪松和watchman應該有什麼親密或是親屬關係,所以穆雪松將計就計嫁禍給梁炎東,順便用這案件來除掉梁炎東,這樣梁炎東就不會一直追查槍擊案和吳玉馨老公醫療糾紛案、方可茜案的兇手。

  • 現在陸振聲醫院新院的工地又頻傳外勞常常受傷,但消息又壓下來沒人知道,我在想應該是和陸振聲醫院本身在進行的一些秘密醫療行為有關,大概醫院的器官來源就是利用這些勞工受傷之時取器官(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第14集李委員對穆雪松說她孩子身體有狀況,知道穆雪松有秘密管道,甚至不管多少錢都會付),因此這樣就回扣到吳玉馨老公心臟移植時存在著詭異的疑點「梁炎東和吳玉馨都懷疑器官來源有問題,不然不會排斥這麼嚴重」。







Watchman與穆雪松的關係?


果然這個watchman和穆雪松有關係! 從第15集的內容中可以知道這個watchman叫陸齊,並且真的像梁炎東所分析的,他在小時候有過極度嚴格的管教甚至是體罰,因為畫面中的他在練琴,他的媽媽躺在旁邊全身是血(看起來比較像是陸齊殺掉他媽媽)。


之前我有分析到這個watchman的年紀和穆亞彥應該屬於同一輩,所以如果穆雪松和watchman真的有什麼關係的話,那代表著輩份上watchman就是屬於穆雪松的兒子,為什麼我會覺得是兒子?在任何的感情上永遠只有「親情」是最會讓人失去理智的關係,所以才會覺得watchman就是穆雪松的孩子。



而穆雪松針對梁炎東的故事線和watchman的故事線應該可以說是「案中案」最主要的主軸在於「槍擊案+醫療糾紛案+針對梁炎東案件+現在的外勞買賣器官案」,而另一個支線「變態面具人連續殺人案」其中方可茜案件會被栽贓給梁炎東就是因為梁炎東惹到穆雪松,因此我才會說這是「案中案」。


這兩集用了蠻多的篇幅著重在watchman上,當然追查到他就可以知道他和穆雪松真正關係,還有他犯下的方可茜案件誰替他栽贓給梁炎東?但我在想這個watchman應該不會知道誰替他掩蓋案件,反倒比較像是穆雪松趁機想要搞梁炎東,畢竟從黃汶欣的案件到現在,也就是剛好在吳玉馨老公的醫療案之後發生方可茜的案件被栽贓,如果真的要栽贓,那應該就要在黃汶欣一開始時就栽贓才對,因此我的推理才會是直覺背後watchman可能本來就不在乎誰操縱方可欣栽贓給梁炎東,雖然他知道梁炎東被栽贓,但他根本不在乎





就如同梁炎東所講「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在玩遊戲,還有誰?」,代表背後有著watchman的遊戲組織一直在犯這些變態的案件,但為什麼他可以這麼不怕?我在想有幾種原因:

  • watchman本身就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疾病,他在犯案時會戴上面具像是為了躲在背後不敢承擔,但又要享受那暴力的快感,所以我覺得他那恐怖的人格就會出來保護脆弱的watchman人格,watchman才會看起來這麼掙扎的樣子(這一點和梁炎東所推理的一樣,我在想大概是以前練琴的時候被嚴格管教,所以他對女性有著不一樣的仇恨方式,引導出他內心的邪惡,因為鞏心慈死掉時,陸齊還有邪笑)。

  • watchman和穆雪松有家庭關係(陸齊是穆雪松的義子),所以穆雪松為了不要讓watchman被公開,因此一直在掩蓋著他的罪行,這也等於是穆雪松生存在這世界的手段,用權力解決一切,我想他會這麼做是因為對陸齊本身有虧欠,是一種想要保護的心?

    可是這又讓我想到該不會穆雪松和鞏心慈兩人有什麼關係? 或許是兩人有一腿,而陸齊可能其實是穆許松的種?不然依照穆雪松現在的個性,怎麼可能會一直這麼保護陸齊呢,穆亞彥死掉的時候他還很冷靜,現在陸齊重傷昏迷不醒卻要醫生一定要讓他活下來


而我在想那個Ayu會突然不見原因大概有兩種:

  • 除了因為他被季思琪採訪過,穆雪松也知道這件事,所以要把他給解決掉封口也是有可能。
  • 如果他很剛好可以符合陸齊的心臟捐贈者,那他會順道被帶去取出心臟滅口也是很合情合理,這樣對穆雪松來說是一舉兩得,因為最後唐筱清有被穆雪松聯絡說一定要把陸齊給救活,所以不見的外勞有很大機會被抓去取出心臟來救陸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