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逆局第9-10集劇情、解析、心得,內附事件關係圖:我們阻止不了驅逐他們犯罪的推手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追兇者/逆局第9-10集評價心得解析





●我們阻止不了驅逐他們犯罪的推手


我只是在做法律早就應該做的事,我挺喜歡從第八集帶出的法律不公,事實上這部劇除了是在帶觀眾破解案件之外,從上圖中觀眾應該也會發現「法律在權力面前很脆弱」。


因此上一集(第七、八集)中利用曹萬年和田永強的背後心酸而做傻事故事告訴觀眾,法律並不是會保護受害者,而是保護有錢人,儘管田永強和曹萬年殺掉穆亞彥、錢志揚兩個性侵犯是不可取的事,但反觀來看,他們也是被情勢所逼到絕境,想要為自己和社會討回公道處理掉廢渣。



因此上兩集的時候梁炎東有說「他們兩個都不是天生無罪惡感的壞人」,如果一個人已經絕望到拋棄內心未來要承受的罪惡與痛苦,可見他們他們已經寧願放棄一切,也要做最後的掙扎,
這就跟張逸帆的案件動機很像,他們不是因為天生冷血,而是被執念沖昏頭扭曲成恨。


第九集在醫院這一段非常精彩,張逸帆這個演員好厲害,她完全把一個當媽媽會為孩子做任何事的心境表現出來,她把內心的要成為媽媽的遺憾轉化成一個執著和執念,就因為這樣的執念讓自己走火入魔,尤其看到張逸帆最後看到小孩後軟化,譚隊說著張逸帆把小孩帶走等於是殺了小孩(因為小孩沒有儀器就會死掉),老實說原本我以前對譚隊這個角色很沒用,本來還不是很喜歡,但這一集顛覆我對他的印象。



反倒覺得譚隊在這種危機處理上的手法非常有智商,並且對張逸帆講的那段話不是用逼的,而是站在一個母親的角度去跟張逸帆談話,這對一個犯罪者來說,才是真正想要聽的,也是有人要點醒他的話語。





本集對張逸帆對失去孩子的心境鋪陳很足,我在想,編劇作者是想要利用這案例來讓大家知道,有些犯人的內心都是因為內心中的遺憾扭曲而成,因為歷經過的傷痛,而轉化成扭曲的悲觀和傷痛,僅而去傷害別人。張逸帆這角色雖然挺值得讓人同情,我覺得這也不是我能感同身受的痛,因為失去小孩這種事我沒有經歷過,但我可以理解悲痛是真的會化成仇恨的,當然,看到最後我還是覺得張逸帆還是要受到懲罰。


而那個孫敏惠案例會讓張逸帆生氣是因為她自己被孫敏惠利用,本來是對孫敏惠做好事,但孫敏惠本來就要把小孩拿掉,還吃一堆墮胎藥,最後才是讓孩子發育不全的原因,這對一個醫生和媽媽來說是種很大的衝擊,因為看到別的媽媽這麼不珍惜生命,自己想要小生命卻如此難。



因此對照到曹萬年、田永強的犯罪動機,在他們身旁的環境與經歷,都是助長他們犯罪意念的開始,這也是為什麼譚隊會說「我們可以追查兇手、找出兇器,但我們阻止不了驅逐他們犯罪的推手」,或許我們都會認為兇手很可惡,但從沒想過自己也有可能是塑造出一個兇手的幫凶,然而,罪犯還是罪犯,沒有人有權利去奪取別人的生命。








●方可茜、黃汶欣、吳玉馨案件兇手是watchman?


兩年前,張逸帆被檢測出胎死腹中消息,內心大受打擊,也讓張逸帆產生醫療糾紛案件,院方願意支付一千萬給吳玉馨,當時梁炎東就是在幫吳玉馨打這官司,當時癥結點為器官排斥還是器官本身來源有問題,這才是吳玉馨想要的答案。


這案件對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梁炎東」是所有事情的交集,我自己感覺得梁炎東在獄中會被這樣搞,肯定是和過去的事件或是惹到什麼人、有過節,
方可茜的案件除了栽贓設局給梁炎東,甚至田永強和吳玉馨的案件都是梁炎東負責的案件。



所以上面的人是「故意搞梁炎東」,早就故意針對梁炎東來設局,而並非順道設局。接續上一集,曹萬年因為墜樓身亡,報告檢驗結果為顱內多處出血,身上有多處骨折,沒有其他外傷,確定是生前墜樓死亡。雖然是這樣講,但不可能因此畏罪自殺,畢竟曹萬年不會拋棄最愛的女兒,而且上一集中穆雪松的手下還傳了那封簡訊「執行長,養在籠裡的那條狗不會再叫了」,這就能解釋曹萬年是被推下樓,而不是自己跳樓。





方可茜為什麼會被殺死?


這個案件有著疑點,這一集聽到梁炎東講到方可茜的死讓我有點讓我醒了,以前我一直以為方可茜的死是因為變態客人不小心殺死(當初兇手拿刀割出血翅膀),可是後來想想就算是玩粗暴的,也不至於會殺死人,因此讓我突然想到會不會方可茜的死其實是故意被殺死?並且本來就想要設計梁炎東,而不是只有剛好找梁炎東當替死鬼。如果方可茜是故意被殺掉,那就代表兇手必須要除掉方可茜,也有可能她知道什麼內幕,例如知道吳玉馨的下落。



關於殺害方可茜的真兇在第十集有新的進度和線索,這個真兇與穆亞彥的夜店有關係,但有可能是穆亞彥嗎?我覺得不可能,穆亞彥也只不過是好色,但他應該不會是殺人的料,只是令我更為懷疑的是,這個真兇的角色到底有什麼能耐可以設計這麼大的格局來脫罪,會不會可能是因為認識穆雪松?



之前我以為錢志揚案件的受害者可能是吳玉馨,因為她的背上有傷,但現在必須更正受害者為「黃汶欣」,並且被殺死,也就是說殺掉方可茜、黃汶欣,以及傷害吳玉馨的人是同一人,目前watchman管理員是最可疑。目前案件的架構圖如下圖~










●聖美槍擊案其實有內幕?


這個槍擊案透過錢志揚以前偷渡的人疑似是兇手作為開端,這是存在於梁炎東和任非心裡最痛的往事,這個案件有破案,也就是有抓到兇手,但為什麼錢志揚會偷渡一個同年殺了很多人的人呢?現在可以很確定的是錢志揚所幫忙偷渡的那個神秘人的確就是槍擊案的真兇,而被抓到的那個兇手肯定就是頂罪的人。


先整理一下這案件的細節:

  • 事件發生在十二年前。
  • 一個狙擊手拿著槍對人群掃射,當時任非的媽媽和梁炎東的老婆都是罹難者。
  • 這案件老喬也有參與到,最後是由廖正雄所破案的。
  • 任非有對父親說他自己很清楚當時被抓到的兇手根本不是真兇。



如果錢志揚事實上真的是幫聖美槍擊案的兇手偷渡,那代表當初有人替這個人「頂罪」,那如果要弄到頂罪,也就代表內幕是背後有人又在操作權力只是目前還不知道真正兇手的動機是什麼?為什麼要對人群無差別傷害?


有個點我還在疑惑,因為廖正雄是這起槍擊案破案的警察,如果是剛好十二年前槍擊案有人頂罪,那就跟現在很像,找替死鬼頂罪或是設局栽贓別人的手法,廖正雄這次又剛好是逮捕梁炎東的人,這個廖正雄應該是有跟那個所謂「有權有勢」的人做合作吧!(這次我目前覺得有交集點的部分,也是很可疑的部分)








●任非的故事


現在才知道任非的童年和父親的關係很不好,是因為十二年前聖誕節前夕,他很期待聖誕節,但當天爸爸突然接到工作,變成媽媽帶他去聖美廣場買禮物,當時潘晉瑞議員在廣場致詞,之後就出現狙擊手對民眾開槍。


原本我以為任非會當警察是因為父親的職業,但看完這一集才知道其實他對父親很不諒解,起因就在於在聖誕夜前夕父親原本是要帶他去買禮物,但卻因為工作關係,換成媽媽帶他去,再加上現在父親對於母親似乎一點懷念都沒有,也有另外的伴侶,才會讓任非這麼生氣,甚至覺得任非當時的回憶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引起,因此沒有把任非所講真兇還逍遙法外的是放在心上。



我覺得在任非心中,應該是將媽媽的死歸咎於父親,因為如果任非的父親當初沒有選擇去工作的話,那事情可能會不一樣,媽媽會在家裡做蛋糕,在案發現場至少爸爸也可以保護自己,或是抓到壞人,而且任非心中早就已經覺得以前抓到的兇手根本不是真兇,他氣父親為什麼已經是局長,卻不會對找真兇而執著,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局長說「你到底要氣我到什麼時候?」任非才會說「等到那件事情結束之後」,也等於是等到抓到真兇之後。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