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德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影集] 1899解析、心得7討論:柏拉圖《地穴寓言》和《1899》想法概念密切關係?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1899世界觀解析


1899 》這部劇是相當有哲學性的,搭配著「人腦的研究」、「創傷」議題,巧妙呈現出人腦的複雜,人的想法差異性、以及群體之間的差別,《 1899 》裡面的台詞說到:「大腦的構造是很複雜的」,因此看完《 1899 》之後,我覺得用我複雜的大腦還拆解一些《 1899 》裡面複雜的大腦~ 因為是個人理解,所以可能會有小錯的地方,畢竟《 1899 》的核心概念就是「大腦不一定為正確解讀眼前事物是現實還是虛構」了XD


本來《 1899 》給人的開頭就像是古老的神秘傳統謎團,但在第三集「霧」的結尾給了觀眾一個大轉折,完全顛覆觀眾前兩集的「以為」,最後一個畫面是在某個辦公室中有九個電視螢幕分別在觀察塞柏洛斯號上的角色人物,從那裡開始,不合時宜的「技術」不斷出現在畫面中,從丹尼爾的遙控設備到手電筒~再到大副的三角訊號系統、艾略特櫃子裡重生、凍結時間,還有就像被遠端遙控一樣,船上的大多數乘客開始被控制意識而跳船、茉拉和船長床下發現的井道、金龜子甲蟲被用來開門,以及無所不在倒三角形符號(船公司的符號)等等。





1899人物關係圖

⭐ 建議使用電腦、平板觀看


時空背景為何設定1899年?


關於這一點我覺得《 1899 》還沒有特別真正為觀眾解答,1899是虛構模擬器裡的時空背景,而我自己覺得,一開始這個虛構模擬器是丹尼爾和茉拉兩人為了兒子而設立的,以表面的解讀來看是茉拉為了要和死去兒子在一起,或者是為了忘掉失去兒子的傷痛而製造這個模擬構造,然後逼自己進入模擬去當別人,這樣就不會去想起兒子。這也是為什麼茉拉會故意設定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也想不起來解開這模擬醒過來的「金鑰」。


而在某一集中有可以發現茉拉在虛構世界的艙房地上有一本凱特蕭邦的 《覺醒》這本書,「1899 年」是這本書出版的時間,本書劇情以「埃德娜」為中心,敘述她在19世紀末充滿傳統女性與母性價值觀的社會環境下,努力應對自身反傳統的掙扎。


在模擬構造中的茉拉,我們知道她創造了模擬構造是為了忘記自己的生活、痛苦,因此一開始茉拉在建造這個構造時,很可能就是選用《覺醒》中埃德娜這角色來取代自己。再加上茉拉的「反傳統」個性實在太像《覺醒》裡的埃德娜,虛擬構造中茉拉還是個獨自走遍世界的遊人,以及她本身是位只能學醫但不能行醫的女醫師,因此劇中確實有些橋段在呈現茉拉這個人的反傳統思想。就和《覺醒》中的埃德娜一樣,因此《 1899 》模擬構造中時空背景被設定為1899年很可能就是這原因。





柏拉圖《地穴寓言/洞穴寓言》和《1899》意義?


1899 》中丹尼爾一直講到柏拉圖《 地穴寓言 》,亨利也有提到過,基本上如果觀眾有去了解到《 地穴寓言 》故事的話,會發現《 1899 》的整個想法概念架構真的很多地方很相像。 


以下我邊用柏拉圖《地穴寓言》背後故事,邊把《 1899 》裡的一些細節做結合
:在這個山洞裡居住著被終身囚禁於此的囚犯,他們的腿和脖子被鏈子固定,以致只能朝前看到洞穴的牆壁,而不能轉身回頭顧望。因此,他們永遠看不到背後其實有洞穴出口,他們也不能看到自己和其他囚犯,他們唯一能看到的是他們所面對的牆壁。在他們身後遠處是燃燒的篝火,囚犯面對的是被火光照亮的牆壁,卻看不見光源,所以只能看到牆上閃動的光影。(部分就呼應到《 1899 》裡在模擬構造中所有人,他們眼前所看見的都是被「創造者」所設置出來的景像,因此他們會覺得自己親眼看到的絕不會錯,也不知道其實有出口


囚犯同火炬之間,有一堵不會遮擋光線的矮牆。順著這堵牆壁,有人來回穿梭,搬運著不同的物品,包括一些用石頭和木頭做的人體和其他生物造型的道具,這些物體的影子反射在囚犯看的那面牆上。
由於囚犯面對洞穴牆壁,那些來回移動的物體在牆上投射的陰影,被囚犯當作是會移動的影子。當有人說話時,洞壁上的回聲讓囚犯以為是那些影子在說話。他們把這些影像當作「生物」(現實),把所有發生的事情理解為這些生物的行為,所以牆上演繹的故事,對他們來說都是真相,絕對真實。(所以在《 1899 》中,許多角色看到的都是「創造者」所設計出來的景像,但卻都深深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也會覺得所處的世界就是這樣


而在洞穴中,將一名囚犯鬆綁,讓他站起來,轉身向出口望去,這自由的囚犯在外面的世界看到可以呼應在牆上看到的影子「真實物體」時,他可能會認為外面時間所看到的東西都不是現實。因此,囚犯可能希望重新返回自己習慣的位置,因為他相信只有在洞穴牆壁上才能看見真相(這呼應到劇中所有角色聽到茉拉講大家都是實驗對象時,大家還不相信,然後開始懷疑茉拉是壞人,並且紛紛開始不信任茉拉,反倒是自己去想辦法),他不會去相信一個善意解救者的說教(這呼應劇中茉拉一開始不能理解也不信任丹尼爾的對她的用意)。





模擬構造是什麼?


模擬構造是茉拉和丹尼爾兩人建造出來的構造,它的原理有點像是讓人的意識在程式裡面生活和經歷所有事情,這概念就是人的意識在虛擬的世界中過生活,會讓你覺得自己真的就是活在那個虛擬世界裡,但實際上你的身體是在現實世界中。 


因此1899 》裡的模擬構造事實上是在2099年的普羅米修斯號太空船上,最後一幕也顯示這艘太空船上有1,423 人,因此代表在太空船上的這些機器都是在買這些人,然後這些人的「大腦意識」被放進去虛擬世界中。


塞柏洛斯模擬構造每八天就會做一次循環,《 1899 》中丹尼爾有提到這種循環已經歷經過數十次,每次乘客都會做出相同的決定,最終結果都是他們會死、船會在風暴中被摧毀(但他們也不是真的肉體死掉,而是在模擬中這個角色死掉而已),然後被吸入另一個模擬維度裡,之前所有被摧毀的船隻都存放在那裡暫存著資料(很像電腦裡的資料夾一樣),然後一切又會重新開始,在這計畫中,沒有一艘船是可以成功抵達目的地的,儘管這個版本比其他任何一個都走得更遠。


「虛擬構造」這東西觀眾可以想像成一個「程式」的概念,因此茉拉本身也是什麼
19世紀的醫生,也不是精神病院老闆/船公司大亨的女兒,而是一位程式工程師,她與丈夫丹尼爾一起創建塞波洛斯號上的模擬構造,在2099年的茉拉是自願進入模擬構造中,因為她為的就是試圖忘記失去兒子艾略特的煎熬因而在模擬構造中強迫自己忘記艾略特的存在,忘掉可以醒過來的「金鑰」(項鍊)





船艙下的井道是真還是假?


在模擬構造中,船上每個乘客的床底下都有一個的秘密艙口井道,這些是每個人的創傷記憶,依照劇情推理起來,很像是大腦中的記憶神經,或者可以被解釋成傳輸線,而這個記憶神經、傳輸線就是每個人創傷的故事,這也是為什麼每個人每次都會一直先有惡夢,然後再醒來,這就是每個角色從太空船模擬進入塞柏洛斯號模擬的方式,並利用這種創傷故事才能讓角色深深知曉自己內心必須要做的事,創造者即是用這種方式來操控每個角色的選擇。


這也能合乎劇中亨利講到的:「這就是他們懦弱的原因,人做出抉擇不該基於愛、怒、恨,因為那些愚蠢的情感只會蒙蔽大腦」,因此一開始建構這個模擬程式時,即是用每個人的創傷故事來預測眼算每個角色可能會做的決定,就因為創傷對一個人的影響極大,所以通常這種人在決定上都會依照自己的創傷情感去做決定。


因此就劇情推理起來,這些人基本上在原訂的計畫中就是不會去翻床下的那個井道,除了船長自己有先發現,不然茉拉事實上也是艾略特刻意帶領才知道這個地方,而也因為有丹尼爾這角色成為模擬的變數,開始讓模擬構造被發現~





誰是「創造者」?


1899 》劇中,艾略特很有趣的是都幾乎不講話,後來他告訴茉拉他不能在模擬中說話,因為「他們在聽」並且要茉拉去像「創造者」尋找答案,這個創造者,以下我整理出幾層關係:

亨利:他不是創造者,他也只是被困在這個模擬中的一個角色,但他這角色確實一直想要找到方法醒過來,不想要在被困在這裡,因而一開始我們會以為亨利是掌控一切監視計畫的大魔王,因為亨利是茉拉心中受創的來源,不管是精神病院管理者、還是船公司的身份,以及和大副的密謀,都幾乎讓人肯定他似乎是整個實驗背後的邪惡天才,但他在模擬中只是一個一直要找金字塔和鑰匙讓自己醒來的人而已。

茉拉:她是創造這個模擬結構的創始人沒錯,她是塞柏洛斯實驗的設計者,並且只有她擁有可以將她從實驗中醒來的權限。一開始茉拉創建這個模擬出發點在於想要讓自己忘卻喪失而在的痛苦,因而讓自己在遊戲中躲避這種現實,是之後茉拉進入模擬後,奇雲接管並掌控這個模擬構造。

奇雲當茉拉進入模擬構造中,她失蹤的哥哥奇雲(最初被懷疑是普羅米修斯輪船上的乘客)就成為最後的大魔王。丹尼爾告訴茉拉:「妳在這裡的時候,妳的哥哥他接管了整個模擬,他一直在控制一切」。所以丹尼爾才會出現在模擬中一直在干擾(劇情其實也可以推理出丹尼爾是在奇雲接管後才進入模擬要將茉拉就出來阻止哥哥的,因此丹尼爾加入模擬之前,循環一直很穩定,但丹尼爾加入後搭配艾略特的合作,他們開始試驗許多版本與方法,這也是為什麼劇丹尼爾和艾略特有說我們以前沒試過走這麼遠),試圖喚醒茉拉,他告訴茉拉:「這比妳想像的要大得多,妳必須醒來,妳必須阻止他,否則一切都會被困住」,這儼然就成為第二季要回答的問題。

 





金龜子甲蟲、黑色結晶體、三角符號意義?


金龜子:一開始我以為《 1899 》中的金龜子甲蟲是關於什麼神秘的神話,因為《 1899 》一直出現埃及金字塔、甲蟲(金龜子),所以我會以為這是某種「神話的謎團」,雖然後來看完整個劇情可以發現這是茉拉和兒子之間的共同回憶,茉拉在程式中將金龜子設定成是用來解鎖解鎖門的密碼,但事實上古埃及人將金龜子視為生命永恆的象徵,因為其推動糞球有如太陽東昇西落運轉一般,象徵埃及太陽神「拉」,對照到《 1899 》劇情中,正好可以與埃及金字塔元素呼應。


黑色結晶體
:這黑色的結晶體代表的是程式中的「病毒」,可以想像成是電腦病毒的概念,一開始這黑色病毒開始擴散是因為創造者想要結束這回合,為的就是利用病毒來消滅模擬,以便它可以重新啟動。因此後續丹尼爾想到辦法防止這回合結束,於是駭入模擬系統阻止它重新啟動,等於是奪回普羅米修斯太空船的主控權,這也是為什麼亨利第七集有說到很欽佩丹尼爾可以想到這方法的原因。而當中威爾森夫人摸到黑色病毒時也整隻手變黑色,這就是她「感染」程式病毒的概念。


三角形符號
:在艾略特的耳後、在玲兒偷來的和服上,在法國度蜜月的凱蕾莫絲的耳環和髮夾上,在精神病院的壁紙,刻在床下井道木板上,在船上的地毯上、信封上,到處都有三角形符號, 象徵著這一切就像是來自同一個人之手,大家的出現不是巧合,也隱喻塞柏洛斯是一種被設計的模擬。





普羅米修斯、塞柏洛斯命名含義?


1899 》裡有關兩個名字「塞柏洛斯」「普羅米修斯」,船隻和太空船命名的意涵搭配著希臘神話也是挺有趣。


塞柏洛斯
:在希臘神話中,塞柏洛斯(Cerberus/Kerberos)是一隻三頭犬,專門守衛冥府的大門,阻止任何死者離開冥界,這對照到《 1899 》中塞柏洛斯這艘船的命名,儼然是象徵著在普羅米修斯太空船上乘客意識困住並且不允許他們離開,而塞柏洛斯就是阻止讓這些乘客離開的守門犬。

普羅米修斯:在各種版本的故事中,普羅米修斯既創造了人類,又從眾神那裡偷取火種(導致科學和技術)以促進他們的發展,普羅米修斯因此受到了慘絕人寰的懲罰,陷入被綁在石頭上每天被老鷹啄肝的「無限循環」,這類似於乘客的悲慘懲罰。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