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德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影集《 1899第5集劇情 》我不能告訴妳;妳要問創造者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1899第5集劇情

茉拉的過去,絕望的茉拉被拖到看起來像瘋人院的走廊上,一樣是喊著知道爸爸對普羅米修斯號做的事情,哥哥也知道一切,然後她在這一瞬間醒來。發現男孩被鎖在櫃子裡(這櫃子和普羅米修斯號上的位置一樣),歷史似乎正在重演。 是因為大家覺得男孩重新出現在這裡太詭異,因此把小男孩關起來。艾克要求茉拉解釋她的名字出現在普羅米修斯乘客名單上


在下層甲板下,叛變的船員必須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因為一旦他們到達陸地,他們很可能會被捕,叛變的懲罰是死刑,伊繽挺身而出對大家說「正義總是站在倖存者一邊」(這意味著她很樂意在必要時殺死所有反對他們的人)。翠芙開始厭倦她母親的蠻橫行為。





她告訴卡仕達,他們母親所說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來自上帝,翠芙認為媽媽聽到的不是上帝的旨意,是媽媽為了創造自己的世界、她的真相,其他人都是在盲目追隨她,因為萃芙和卡仕達都知道媽媽有病,卡仕達明明承諾過抵達美國就要帶愛達離開這些人和媽媽的,翠芙想知道卡仕達是否對幫助媽媽殺死男孩感到內疚,卡仕達厲聲地說:「翠芙以前又不是沒殺過人」來反駁,所以在卡仕達內心中覺得媽媽說不定是對的。她聲稱情況不同無法比擬(也許卡仕達所指的事件是翠芙出於自衛而不得不做的事情),然後萃芙抓起一把獵槍離開房間,告訴卡仕達她要去做一些她早就應該做的事情。


凱蕾莫絲和路西恩試圖在路西恩和傑朗姆的對抗之後解決他們婚姻的殘骸,凱蕾莫絲意識到路西恩到目前為止告訴她的一切都是謊言,但路西恩辯稱她不會明白他的感受,因為她在特權中長大,可以坐擁一切,而路西恩每天在凱蕾莫絲身上看到的都是自己得不到的一切,那就是「人生」,所以凱蕾莫絲的存在對路西恩來說很痛苦,都在提醒他無法擁有。



翠芙和其他人一起出現在主餐廳,看來她要跳槽團隊,茉拉打算打開櫥櫃解救男孩,幾個人試圖阻止她,甚至用槍威脅她,但茉拉還是衝了過去,當其中一名男子向她開槍時,丹尼爾跳上前試圖為茉拉擋子彈,時間突然凝固了,茉拉簡單地從空中拿出子彈並救出男孩。





茉拉認為是這個男孩凍結時間,或者也許他用他隨身攜帶的金字塔來做到這一點,他們離開主餐廳,當時間解除時,所有人都對茉拉和男孩的突然失蹤感到困惑,不過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之前,他們聽到船上其他地方傳來警報聲。艾克轉向丹尼爾,詢問他和茉拉前一天晚上討論了什麼,因為他感覺丹尼爾好像跟茉拉認識,丹尼爾不明白這有什麼關係。不過現在他們有更大的問題,按照法蘭斯他們燒煤的速度,他們將在接下來的兩天內用完,他們需要開始配給它,直到他們找到陸地,艾克需要重新控制這艘船,否則他們都會死。


突然警笛聲突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一種類似於時鐘的微弱滴答聲,不管滴答聲是什麼,這似乎是這一集的「呼喚」,因為數十名乘客陷入了一種奇怪的恍惚狀態。艾克、茉拉、翠芙和傑朗姆等主要人物沒有受到影響,無助地看著身邊的人爬上甲板跳下船(基本上是自殺的舉動),重要的死亡事件包括玲兒的母親和卡仕達。



當一堆人爬過欄杆自殺的瘋狂事件正在發生時,茉拉和男孩躲在她的房間裡,他最終透過一條書面訊息與她溝通,上面寫著「他們正在傾聽」,然後低聲說,「我不能告訴妳,妳要問創造者」,當屍體從船邊自由落下時,神秘的紅髮大副返回面板並使用上下三角形符號鍵入另一條訊息。男孩把茉拉帶到她床底下的秘密井道,用甲蟲打開井道中的另一扇門,通往在《 1899 》這一集開始時看到茉拉的地方,也就是一座廣闊的莊園。





茉拉意識到男孩在做什麼,丹尼爾跑到茉拉的艙房,跟著他們穿過門口,在那裡他找到了男孩,男孩說茉拉不記得了,丹尼爾警告他:「他現在知道我們來了」,丹尼爾和男孩之間的整個對話非常隱晦,他們說他們「我們沒試過走到這麼遠,也許這次能成功」,不過當中小男孩說到茉拉似乎不記得事情。 丹尼爾建議男孩先留在原地,「他」不會找到小男孩, 而他則是要先在那群人類把船弄沉之前阻止一切,以確保他們不會沉船。


在船上,其餘乘客盡其所能保護自己和親人免受滴答聲洗腦跳船。傑朗姆找到路西恩和凱蕾莫絲,想將他們綁在床柱上,然後將自己也綁起來,以防他們受到聲音的影響,歐力幫助悲痛欲絕的玲兒安撫情緒;拉米羅則是回到安赫爾身邊。另一條消息來自船運公司,電報再次說「把船弄沉」,但它似乎指的是塞柏洛斯,而不是普羅米修斯



丹尼爾回到船上那個神秘的控制台,但他遭到來自熔爐室的一名工人的襲擊,丹尼爾警告說,如果阻止他關閉機器,「一切都會重新開始」,他伸手去拿他的遙控設備,當丹尼爾快要被掐死窒息時,他按下控制器其中一個按鈕,似乎可以讓另一個人「斷電」,幾乎就像一個機器人突然失去意識。





茉拉進入莊園,發現自己回到了舊精神病院,並且還進去1011的房間,在那裡,她遇到父親,茉拉不可置信地說「你不是真的,這怎麼可能?」茉拉問他她哥哥奇雲在哪裡,他說茉拉問的問題不對,然後一些勤務兵把茉拉逼到椅子上,給她注射某種東西,當她再次醒來時,她已經回到了她在船上的房間裡。她剛衝出走廊,艾克就衝了上來,將她猛地撞在牆上逼問她為什麼會憑空消失,莫拉終於告訴了艾克真相。她的名字是 茉拉辛格頓,就像購買船隻的公司一樣,亨利辛格爾頓是她的父親。


茉拉認為這整件事都是一些實驗,因為父親亨利痴迷於了解人腦及其所有功能、人類行為,他不在乎擁有船隻,茉拉肯定亨利對這些船做了些什麼來研究船上的乘客。然後茉拉給艾克 看了她收到的信封,和艾克收到的那個一樣,它是寫給「亨利」,但茉拉說那只是一個暱稱,這是亨利葉的縮寫,是她的中間名,她哥哥以前這樣稱呼她,因此那些信是哥哥寄來的信



四個月前,茉拉的兄弟奇雲聯繫了茉拉並要求在南安普敦的碼頭與她見面,聲稱他發現了一些關於他們父親的事情,茉拉等著他,但奇雲一直沒有出現,她得知她父親買的其中一艘船「普羅米修斯號」,一天前離開了同一個碼頭,現在她的哥哥已經失蹤四個月,與普羅米修斯失蹤的時間相同。在坦承的過程中,茉拉因桌子上再次出現的甲蟲而分心,她抓住了甲蟲並用它打開了艾克床下艙口的另一扇門,這個艙口是造成艾克的噩夢,那場大火燒毀了他的房子並殺死了他的家人,但他們認為自己還在船上,「船怎麼容得下這片光景?」



茉拉告訴艾克這不是唯一的井道,她的床底下有一個(我想我們也可以假設所有其他乘客的床底下都有,或者至少是重要的角色房間內都會有一個)。 當收到船運公司消息的船員與大副對峙時,他使用自己的設備(與丹尼爾使用的設備相同)「讓這名船員瞬間失去意識而死亡」,然後紅頭髮大副換上對方的制服。





艾克和茉拉到船艙時,他們試圖推測可能會發生什麼,茉拉不確定自殺的人是否真的「死了」,也許整件事都是一些共同的夢,茉拉認為她以前好像有破解過真相,她記得自己是精神病院的醫生,但她認為父親讓她相信自己是個病人,還強迫茉拉忘記一切,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過去,所以說不定普羅米修斯號上的名單真的是她有登船,那搞不好是事實。艾克揭曉了另一個轉折點:他的簽名在乘客名單上,這意味著他是普羅米修斯號的前任船長


丹尼爾終於設定好機器,滴答聲停止了,生還的角色就剩主角群們,大副來到甲板上,向艾克展示了不祥的「把船弄沉」訊息。 本集結局中,畫面來到亨利,這次是在他的辦公室裡。一位醫生給他帶來了來自塞柏洛斯號計畫的消息,那是一系列正三角形和倒三角形,類似於摩爾斯電碼,亨利告訴他的助手通知在塞柏洛斯的代理人,他沒有太多時間,並將男孩帶給他。然後亨利起身走到他的窗前,拉開窗簾,凝視著外面一座巨大的黑色金字塔,與男孩一直隨身攜帶的微型金字塔一模一樣。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