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德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影集《 1899 第3集劇情 》這場霧像是阻止我們前進一樣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1899第3集劇情


玲兒的惡夢是她被關在一個神秘的木箱裡,被丟進海裡,她在無法逃脫的恐懼中醒來,這件事是玲兒的創傷,她驚恐地看著她的和服(那倒三角形符號也在和服上)。玲兒穿上和服,劃好藝伎的妝容去吃早餐,威爾遜夫人向她打招呼,命令玲兒晚些時候與她見面,威爾遜夫人一走,僕人馬上接著說玲兒做了不該做的事(實際上她是玲兒的母親),說這一切都是個錯誤,而且還大錯特錯。


雷金醫生檢查了愛達的屍體,得出的結論是她是自然死亡,心臟病發作或中風,茉拉不同意這說法,因為她幾天前看起來還很健康,一個像她這樣年紀的女孩突然自然死亡似乎很奇怪,但雷金認為這是達爾文適者生存理論,甚至覺得茉拉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來當醫生只會被情感給蒙蔽眼前現況。法蘭斯想將女孩去世的消息通知家人,但艾克寧願暫時保密。同時,卡仕達一家繼續尋找愛達,而艾克的下屬對艾克一連串不受歡迎的決定感到越來越厭煩。法蘭斯認為艾克已經失去理智,不適合駕駛這艘船,同時船也駛進濃霧中,還停頓了一下。





事實上,艾克確實已經在失心瘋,或者某人或某事正在測試他的崩潰點,他向茉拉展示他在普羅米修斯號上找到的緞帶,並解釋說這是他女兒的,但問題是她已經死了大約兩年時間,而且回到船上看到並聽到女兒。茉拉以她對大腦的科學知識作為回應,暗示大腦在耍花招或是欺騙自己而讓自己誤解而失心瘋,艾克隨後向她展示隱藏的秘密通道和帶有符號的隱藏門,因為這個洞的存在根本不合理,他認為公司在隱瞞什麼,希望回到普羅米修斯號找到他們船長的航海日誌以獲取更多線索,茉拉也堅持要和艾克一起去。


威爾遜夫人提議讓玲兒與路西恩進行一次相當險惡的約會,但她必須先檢查玲兒是否乾淨,於是強硬地要玲兒寬衣然後檢查,原來玲兒其實是一名在威爾遜夫人底下的一名妓女,這也是為什麼玲兒被發現是處女時,威爾遜夫人很是驚訝,現在威爾遜夫人要玲兒準備好接客,要她接替她頂替的女孩的工作。



艾克和茉拉決定去普羅米修斯號拿航行日誌,之後法蘭斯與大副談起自己的挫敗感,覺得船長根本是瘋了,執意不想要航行原本航線,但大副堅持執行船長的命令。當法蘭斯離開房間時,大副打開一個隱藏的隔間,裡面裝有「未來科技」(有電力的裝置和上下的按鈕),他將電報給三角符號輸入到這個奇怪的設備中,然後發出像是設備被啟動的聲音。同時小男孩拿著金字塔躲進床底下,也發出一些碰撞的聲響。





玲兒和她的母親為她們所處的可怕處境爭論不休(因為威爾遜夫人和玲兒的秘密已經被發現),這秘密就是她的母親犧牲了自己並與許多男人上床,以保持玲兒的純潔,玲兒不開心地說著這不是她要的生活與自由,之後玲兒逃到甲板上的一個木箱裡,擁有與艾克非常相似的幻想,在這個幻想中,她目睹了自己殺了一個人,母親處理了屍體,在木箱裡的玲兒視角就像是被她殺掉的女生視角接著這木箱就被丟進海裡。就在這恐慌的記憶裡,歐力發現了她,他們試圖相互交流,儘管兩人說著不同的語言,但彼此又好像可以懂彼此的想法,激發了某種關係。


船長不在的時候,法蘭斯將愛達的屍體還給了她的家人,不管船長的命令,目睹這一家人的悲痛,法蘭斯做出最後決定,打算要叛變反對船長,尤其在走廊上看到更多的屍體(在休息艙外還有幾具,死因都和愛達一樣),他希望大副應該要取代船長來掌權這艘船,並且不該再去碰普羅米修斯號,但大副仍就不同意法蘭斯的提議,因此法蘭斯從下層甲板召集部隊,向窮困潦倒的客人分發武器,甚至懷孕的翠芙也為自己帶了槍,這些客人很生氣,想得到有人死亡的答案,並且讓船隻返回原本的航道才對。



艾克和茉拉透通過第二次普羅米修斯之旅尋找自己的答案,船長沒有找到航海日誌,但發現了另一個隱藏的通道(而且和塞柏洛斯號上的位置一樣,但這個是鋪滿磁磚的井道),當茉拉進去之後,在塞柏洛斯號上的小男孩從床底下出來,正好丹尼爾帶著甲蟲找小男孩,似乎是要小男孩找尋某樣東西的任務。





艾克告訴茉拉,一位名叫亨利辛格頓的英國投資者 ,幾個月前購買了三艘德國船隻,然後對這些船隻進行翻新,在上面安裝了新的通訊系統和一台用於測量蒸汽壓力的新機器,但這些設備從未在塞柏洛斯上用過,因為起不了作用,但是那倒三角形就是那家船公司的符號,所以詭異通道肯定是後來的船家做的,因此可能還做了其他更動,但船家隱藏這些東西的存在。茉拉思考會不會有可能乘客屍體被燒毀(因為旁邊可有一個類似火化爐的東西),茉拉在灰燼中嘗試尋找任何骨頭或牙齒),艾克反而找到普羅米修斯號乘客名單並將其隱藏起來沒告訴茉拉,後來,他在這份可疑名單上發現了茉拉的名字


玲兒和歐力躲在救生艇旁,在那裡她有了另一種超自然的幻覺,在這段閃回中,她毒死了一個名叫美美的朋友,美美本該是搭上去美國這艘航程的人,美美當時還很高興自己可以離開,但玲兒給美美下了點安眠藥,然後偷走美美的船票以及和服離開,卻沒想到美美死掉,玲兒感到後悔,在幻象中對美美道歉,然後玲兒逼自己醒來。後續她領悟到自己奪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那些所謂的夢想就會變成是惡夢,因此她不敢再奢求她想要的夢想,於是答應接受威爾遜夫人的提議。



她為路西恩跳舞並開始脫衣,路西恩坦承自己並不是要來做這檔事,只是想藉機躲著,路西恩其實都有收到信,他也有自己的一大堆秘密,疑似有手抖的癲癇症狀,路西恩坦承這就是自己想要的有錢生活,但現在有了嚴重的癲癇症之後,他什麼也不在乎了。





安赫爾告訴拉米羅說叛亂正在發生,拉米羅不滿安赫爾的衝動行為和無憂無慮的態度,拉米羅承認他殺死了一名牧師,這解釋了他們逃亡的原因,但拉米羅會晤殺人也是因為安赫爾的衝動,所以米拉羅覺得不該只有他獨自承擔這種罪孽,但安赫爾仍舊覺得自己沒有錯,還要彼此都做自己,不需要改變真實的自己。 拉米羅趕忙警告艾克即將發生的叛變(因為他想要船隻掉頭),但為時已晚,憤怒的暴徒衝進了船長的艙房,也將大副扣為人質,而歐力和傑朗姆被囚禁在一起(一個是偷渡,一個是有告訴船長叛亂的危險人物),叛亂者們要求讓船掉頭。


在這一切瘋狂的過程中,丹尼爾和男孩一直在進行他們自己的可疑活動,丹尼爾告訴茉拉說這場霧就像是阻止他們回去歐洲一樣,之後拿出一個未來設備並輸入一些東西(操控著船上的那些測量蒸氣壓力的設備),兩艘船的設備彼此互相產生一些電流與磁場,然後塞波洛斯號似乎瞬間移動。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