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小女子第12集結局劇情/心得/劇情梳理》人生在世至少要帶著一顆炸彈吧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小女子第12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11集),仁珠在法庭中承認自己對那20億有私心,但她也希望庭上嚴逞那些要花英籌措秘密資金的人以及殺掉花英的人,此時花英竟然出現在法庭要求作證仁珠沒有挪用那720億,而是元尚雅和她的作為,花英表示自己想要向世人與元尚雅證明自己只要想要,也能做到,所以她知道自己逃不出元尚雅摩爪,因此只能照做,並把一切痛苦原封不動地還給元尚雅,花英的證詞洗清仁珠的嫌疑,但花英仍舊沒有解答在房間死亡的人是誰。仁珠先回到姑婆家,花英已經在這裡等待,說著當初在媽媽死掉後與仁珠去新加坡時看到仁珠對生命的熱情和好奇,所以希望自己死後重生可以成為第二個仁珠這樣愛戴人生,在新加坡花英是真的有在偷偷跟著保護仁珠,還為了保護仁珠不被朴載相殺掉而出了嚴重車禍,之後就住院到前幾天得知仁珠的消息。


★花英要仁珠不要管接下來的事,此時崔道日已經被無罪釋放,並要仁珠隔天出發去荷蘭找仁惠,避免元尚雅先找到她們。後續花英召開記者會釐清當時在自殺網站認識一個想了解生命的女生代替她,所以元尚雅的確殺錯人,花英設計的未來會計軟體裡面也放了元尚雅秘密資金的所有帳戶資訊,她希望警方開始調查這些東西。看到這場記者會,元尚雅又開始計畫自己如何脫身,於是提煉了藍色蘭花的水。隔天仁京要真張校長拿情蘭會的回憶錄卻聯絡不上,事實上張校長又跟元尚雅見面,承諾自己可以把情蘭會變成元將軍希望的那樣耀眼,但元尚雅才不想讓出去,還不滿為什麼當初為什麼要把情蘭會給朴載相,張校長說元尚雅太自私無法爲組織犧牲(在張校長眼中元尚雅就是瘋子),之後元將軍呼吸急促(元尚雅偷放蘭花原液),也殺了張校長。


★但詭異的是元尚雅卻是想把張校長吊在顯眼地方詔告天下自己殺了他。仁珠在飛機上收到元尚雅綁架花英的消息而對崔道日隱瞞而偷溜走。 仁京來到元靈學校發現張校長的大體,身旁突然出現一群黑衣人將仁京綁架走。仁珠來到蘭花溫室,手上還帶著崔熙材送她的一顆手榴彈,說要殺掉元尚雅,看來元尚雅早就寫好結局,因為她早就不打算要活下來,還把灑水器放滿鹽酸同歸於盡。在鍾浩宇崔道日拯救到仁京之後,崔道日馬上前往蘭花溫室,在他將已經被鹽酸灼傷的花英給救走時,仁珠與元尚雅發生扭打,最後元尚雅也跌進水中死掉。





★仁京拿到校長留下的回憶錄讀著,知道當初那些情蘭會的創始人軍人們都是曾經被國家拋棄的人,當時他們處於絕望迷失在樹林裡,在樹林迷路的那時候也意外透過藍色蘭花找到活下去的力量,「情蘭會是是篤定國家背叛他們的一支特種部隊組織而成,藍色蘭花象徵他們扭曲的慾望,怨恨和理念不斷滋長擴大,孕育出擁有醜惡之心且殺人不眨眼的怪物」。


★事件都過去後,崔道日隻身前往希臘,仁珠決定還是留下來,畢竟700億也沒了。花英則是在監獄裡過著清淨的園藝生活,即便要坐牢12年,她也會承諾自己過得很好,未來會計也很火紅,花英打算要賣掉分一半的錢給仁珠,但仁珠拒絕這筆錢,畢竟這都是花英自己的功勞。仁珠回到家收到稅務局的來信說要課稅,而且還是贈與稅,原來這是姑婆生前幫仁珠處理好的漢江那套公寓,這是姑婆認為仁珠的靈魂適合這間房子而給仁珠的,仁珠有了這套公寓,就像姑婆一樣也覺得自己或許可以捲土重來,但這套公寓當然也會讓仁珠感到無比的悲傷。


★仁京因為新聞而得獎,也被挖角到願意重視她新聞的電視台公司,但仁京拒絕,因為她感受到這段時間雖然透過新聞報導真相感到幸福,但這段時間是因為有鍾浩的陪伴與支持,因此仁京決定跟著鍾浩去美國生活,順便進修,而這筆留學的錢仁珠說她會負責,不希望仁京跟鍾浩拿錢,只是仁惠到現在都沒有聯絡,但她到是跟孝琳過得很好,崔道日透過孝琳生日這天把700億經過孝琳的帳戶領出來,並和孝琳、仁惠他們說好把錢分給仁京、仁珠。





小女子第12集評價集心得

圖/tvN

「情蘭會是是篤定國家背叛他們的一支特種部隊組織而成,藍色蘭花象徵他們扭曲的慾望,怨恨和理念不斷滋長擴大,孕育出擁有醜惡之心且殺人不眨眼的怪物」。

---《小女子》

小女子 》這整部劇大概的核心概念就是以社會底層的人為出發點去看待事情,雖然很多人都覺得編劇筆下的角色很討人厭,也很不合理,但換位思考去想,如果當你已經一無所有被社會給拋棄的時候,只剩爛命一條,你或許真的不會去考慮什麼是道德,什麼是合理的作法。(最後一集仁珠都自己說了:「妳覺得我看起來是合理的人嗎?我寧願去賣器官,妳覺得我會賣掉我畢生的夢想嗎?」) 看看仁珠都說自己很不合理了~ XD


情蘭會是一個象徵,象徵社會底層的人被利用拋棄的怨念,就像是仁京的上司那樣,情蘭會也象徵一種極力不擇手段想要生存下來的決心(例如朴載相),所以情蘭會是一種機會和選擇,如果人生可以透過一個選擇就翻轉人生,那在社會底層一無所有的那些人當然就會想要往高處爬(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藍色蘭花就一定要長在樹上依附著樹,第11集張校長有講到如果離開樹太久就無法存活,所以藍色蘭花也象徵依附在情蘭會勢力)。

而為什麼情蘭會那些人會這麼甘願自己結束生命?就像是朴載相第11集那樣可以跳樓跳得這麼灑脫?那是因為「就算死也要死在人生最高處」的地位象徵,這也是為什麼朴載相第11集有說:「妳和元將軍都不會有事的,我說過我無論如何都會保護妳,哪怕要從世界上最高的地方跳下去」。 這也難怪元尚雅有說「我老公不是為了尋死才跳樓的,而是要引導社會底層的人爬上巔峰,那就是情蘭會的意義所在」,朴載相對所有情蘭會成員們證明自己死的時候都還是光榮地站在社會高層。

因此在仁京看著越戰、蘭花回憶錄的那一段其實我們也可以知道當初一起創立情蘭會的那些人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嚐過被拋棄的絕望,這一段其實蠻感慨,「我們的國家出賣了我們的性命」,藍色蘭花讓他們度過那段瀕臨死亡的時刻,象徵著蘭花就是他們繼續活下去並且繼續奮戰的力量和依靠。


小女子 》是真的蠻會利用社會底層的人真實性情和情緒去設計出這一連串的抉擇,我很喜歡編劇並不避諱透過角色群們把那些人性比較醜陋的想法拿出來討論,像是仁惠堅決依附在孝琳家,又或者仁珠本身對錢就是動心和對錢的堅決守護,還有仁京上司對自己選擇違背自己道德而可以有好人生過的抉擇、安筱英為了給崔道日可以加入情蘭會有好日子過而寧願背負殺人罪等等橋段,這些都赤裸裸的的人性啊~ 





✦五年前案件(情蘭會)✦


五年前的命案是元基善、朴載相一手策劃,並搭配朴載相想要證明他比元尚宇更適合這個家,因此幫元基善做了許多壞事,包括儲蓄銀行那個案件。


五年前:朴載相對金達修說的「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陳花京在遺書裡說過:「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真可惜,要是能多撐一個禮拜就能證明這一點了」,我記得仁珠有懷疑過陳花京的遺書為什麼是用印出來的而不是用寫的,這一點又能再次將朴載相和五年前的命案和現在的命案做連結,這就呼應第四集開頭朴載相對仁惠說的那些話,他說到自己也是社會底層的人,但他犧牲了很多用了很多不擇手段取代了元尚宇成為元家繼承人得到一切。



幽靈蘭花:裂唇虎蛇蘭,此種蘭花就像飄在空中的藍色煙霧,又被稱為越南幽靈,幽靈蘭花,三萬種蘭花中這種藍色蘭花最神秘,許多探險家和植物學家找遍越南一代的叢林找到幾株,『最終卻都賠上了他們的性命』,因此這種蘭花又被稱為「死亡之蘭」,這種花瀕臨絕種並且具有毒性,原住民部落中只有少數巫師知道蘭花的生長處,普通人碰到這種花稍有不慎就會危險, 第一次碰到這種花的人光是聞到花香就能消除痛苦,還會出現心情愉悅的暈眩情形,它會使極度敏感的人心跳加速、頭重腳輕,有時會產生幻覺,把蘭花的根煮成茶來喝就會喪失知覺陷入沈睡,巫師將這一瞬間稱為「走上天堂階梯的第一步」,他們可能還會在這過程中遇到亡靈,藍色蘭花能喚起死者的靈魂。

元靈學校是金哲盛給仁京要調查的地址,這裡有朵培育出來的一朵幽靈蘭花,這是四十年前元靈學校創校時元基善給校長的,也是元基善在越戰中特地帶回韓國的。在元家有個秘密溫室,這是元基善的秘密溫室,裡面就有死亡之蘭,因此五年前金達修手上的花也能推測是從元家拿來的,因為那朵蘭花也是朴載相給金達修的。




元基善掌權時的情蘭會發生命案

1955-1970年代:越戰,元基善身為領導者有喊出軍人是社會底層的人。
1967年:崔熙材參加過致死率極高的秘密作戰,同袍覺得詭異那批人為什麼可以全部活著回來,而且崔熙材回來就變了個人,有人說他們被幽靈(蘭花幽靈)附身
1970年:姑婆之前以美軍身份去當過軍隊護士,1970年退伍,當時情蘭會的成員都是在越戰時相識,並且是在美軍醫院裡相識的 。(但崔熙材說到吳慧碩嚴格來說不是情蘭會的成員,她在戰爭中照顧著那些軍人,但之後漸行漸遠,尤其是在將軍夫人死後,將軍夫人是在元尚雅高中的時候
1970年代~後期元靈學校校長說元將軍回國後開始拆除廢墟,興建房子、為遊民建造設施,後期開始為貧困兒童興建學校。
1973/3/5 :情蘭會,一群人買下元靈學校的那塊地,這群人最後都幾乎死掉,鍾浩說加入情蘭會好像會比韓國人平均預期壽命還早死(情蘭會剩下活著的人為元基善、張士平校長、姑婆、很久以前失蹤的崔熙材)。
1970-80年代:姑婆買地(根據姑婆所講,也跟朴復逸一起看地)這是黃金年代。
1988年:姑婆和朴復逸也去瑞草洞買地,被報導涉嫌利用國防部內線情報炒房,遭檢方調查的軍務員也莫名車禍死掉,這軍務員有將內線消息透露給八個友人。
1989/8/9晚上9點,再開發協會的辦公室裡洪新洞拆遷戶對策委員長命案(70多歲男性遭人殺害,崔道日的媽媽安筱英將受害者用錘子打三下後腦勺,兇器也在現場,兇器是犯案一個月前故意買的,因此事預謀犯案),仁京認為預謀犯案一定是要有動機,但安筱英動機根本不合理,除非背後有原因以及有人指使,第七集揭曉殺掉這個老先生的人是朴逸復(朴載相的父親),安筱英是擔罪的人

這回溯到崔道日還小的時候,他認為媽媽會殺人都是因為爸爸無法下手害的,因為媽媽乞求元基善可以讓崔道日加入情蘭會所以崔道日二十年來才會怨恨父親,當時被元基善帶著加入情蘭會時還許願可以和媽媽一起生活,然後對父親報仇,直到現在仁京查出當初動手的人其實是朴載相的父親,安筱英是擔罪的人。朴復逸會殺掉這個在開發建設委員是因為之後元靈建設可以承攬這個再開發案,甚至利益高達兩兆韓元
1998年:福利院擴建為現在的精神病院,當時不僅孤兒、流浪漢、流動攤販甚至普通人都曾遭他們非法拘禁。
2004年:情蘭會一員的精神病院院長沈在勝在2004年時因為這件事爆發後就車禍身亡。
2013年前:那些土地是共同一群人所有,包含元基善、朴復逸、金達修等人
2013年:朴復逸過世。

第六集仁京爆料朴載相根本不是一個貧困家庭出身,朴復逸本身是擁有八十億房地產的人,而第六集開始編劇開始著重刻畫姑婆和朴家以前之間的關係,原來姑婆以前是在這個家當打針阿姨,仁京查到1973年姑婆和元基善他們一起買地,當中朴復逸是其中的所有權人,若朴載相是要奪得朴復逸的土地,那就代表朴載相是幫元基善和自己的弒父兇手,因此朴載相配合元基善殺掉父親(或許朴載相自己沒動手,但他肯定有默許





那土地的所有權人大部分都死了,姑婆沒有死是因為她跟將軍的關係很緊密,也是將軍的救命恩人,因此關於這些人會死亡,基本上就是朴載相和元基善的合作,(情蘭會剩下活著的人為元基善、張士平校長、姑婆、很久以前失蹤的崔熙材


第七集當中我們知道失蹤的崔熙材就是崔道日的父親,這解釋崔道日會在這公司裡當一個這麼重要的職位人物,還是很貼近朴載相一家的人,這也把崔道日這個角色的身份神秘部分解開一點點,崔道日所有舉動好像有點在幫朴載相,但更大的比例一開始是為了要和仁珠評分那些錢,但後續知道父母頂罪的真相後,為父母報仇成為崔道日其中一個反朴載相契機,因此崔道日有著必須要讓計畫可以周全的決定引導和控制仁珠,要確保可以毀滅朴載相、元基善一家可以成功。


第七集崔道日的媽媽也是1989/8/9晚上9點,再開發協會的辦公室裡洪新洞拆遷戶對策委員長命案的兇手,案件被仁京認為動機太薄弱,因此肯定背後有人在指使崔道日的媽媽,即便崔道日再怎麼愛錢,對於自己的爸爸失蹤,母親又因為殺人案入獄因而家庭破碎,崔道日又是受到元基善提供的獎學金去美國讀書,那崔道日很就我自己解讀起來就不像是單純在幫朴載相,而是有著要毀掉朴載相的目的,畢竟這個家族是讓崔道日家破人亡的元兇


我想以上這樣就可以解釋姑婆為什麼會替仁京的生命安全感到緊張,因為她知道朴載相、元基善是會做出的恐怖事情的人,姑婆選擇把所有過去的地產投資資料都銷毀,這已經可以代表姑婆和元基善家有過一段黑暗危險的過去(對元尚雅來說姑婆也是高中母親去世時的陪伴護士),銷毀資料的話就會讓仁京查到不該查的資料去對付朴載相惹來殺機,目前我猜測在姑婆的密室裡的資料即是關於情蘭會內幕資料證據。





情蘭會到底是在幹嘛的組織?


第九集依照趙萬奎說自己「第一次感受到當有錢人小孩的那種自由快樂,每個人都需要這種父親,只要朴載相當上市長,每個人都能夠是情蘭會的一員」,所以情蘭會基本上幾乎都是原本是在社會底層的人想要得到金錢慾望、擺脫社會底層而出賣自己靈魂的人們,這也難怪第八集崔熙材有講「嚴格說起來姑婆不是情蘭會的一員」。


問題是情蘭會到底是在幹嘛的組織?我大概總結一下我的想法,情蘭會的成員一開始就是一群社會底層的人,然後利用各自的人脈、手段建立起有錢帝國,當時他們用了土地賺大錢,在當年代的土地和建設開發都涉及到官商勾結貪腐(姑婆也曾經涉案過國安部洩密讓情蘭會買地炒地皮),漸漸地有些成員開始被殺或是自殺(土地共同所有人一個個被殺),這當中為了要賺錢而需要涉及到人命,例如朴逸復當初就和崔熙材的妻子殺掉一個在開發案的負責人。


那些元靈學校土地所有人一一被殺掉想必也是因為利益的關係而被殺掉,即便這些人都是情蘭會會員,但如果你沒用了或是成為阻礙,就會被要求自殺或是被殺掉,例如金達修的儲蓄銀行那四個人被殺掉後錢也被搞進情蘭會的「秘密資金」裡(這有點像是用老鼠會的方式在賺錢,加入的人也會變有錢可以爬上巔峰,但情蘭會同樣可以殺掉你,然後搶奪你的錢)。 加入情蘭會的人很像是被朴載相、元尚雅給支配的人,加入的人都因為想要擺脫社會地層地位,因此出賣自己靈魂,就像趙萬奎說的「我把自己的人生和死亡交託給情蘭會」,因此情蘭會可以利用勢力權力讓你有好日子過,擺脫人生障礙,但只要哪天情蘭會覺得你是阻礙的話,或是覬覦你的錢財的話,你也必須要把生命交出去(這也難怪金達修之前會選擇自殺,因為如果不自殺,也會被殺,總之就是逃不掉的意思)。

情蘭會不僅僅是十幾個人的規模,從趙萬奎口中說到「我們規模有多大、力量有多強」,難怪朴載相完全不怕情蘭會或是儲蓄銀行的秘密曝光,朴載相也對仁京說「你是傷害不了我的」,因為規模可能是意想不到的大,可能幾百、幾千個人都是情蘭會的人也說不定,所以只要一句話,情蘭會要誰死,誰都可以莫名其妙被搞死。


這完全呼應到第一集的旁白有說「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人自殺?」第九集趙萬奎口中有了答案,那就是「即便出賣自己靈魂得到人生順遂擺脫社會底層也可以,哪天情蘭會要你死,你也要心甘情願把生命交付出去,這就是你擺脫社會底層往上爬到巔峰的代價」,以《小女子》這部劇的核心就有呼應到,朴載相當市長的政見就是讓社會底層的人可以往上爬,也呼意趙萬奎說「每個人都需要那樣的爸爸,不論父母身份地位,社會底層的人都能排上巔峰,這樣的世界才是正義平等的」,要是朴載相以後也當總統,那全國的人都是他可以支配與掌控的人,第九集完全是回歸到窮人選擇的盲目,如同仁京講的「有錢真是萬能啊,人生對他來說就像是他的一場遊戲」,有錢人可以用錢解決任何事來逃避問題。 整體說起來情蘭會根本是老鼠會和邪教吧,洗腦那些想要爬上社會頂端的人交出自己的性命就能爬上巔峰。


對朴載相來說,他掌握到的就是所有事業都需要「審查許可」,因此朴載相只要可以掌握的權力越大,他就越能掌控所有聽他話的人,而那些聽他話的人就是加入情蘭會的人,所以朴載相最終目的是掌控整個國家「每一個人」,利用每一個成員來幫他達成他想要的利益,例如炒房、炒地等等。而最後朴載相會跳樓是因為元尚雅認為他辦事不力,畢竟殺人的秘密被元尚宇的影片曝光,元尚雅在第11集說到「我老公不是為了尋死才跳樓的,而是要引導社會底層的人爬上巔峰,那就是情蘭會的意義所在」,這段話感覺就像是在說只要奉獻出生命在情蘭會,都能像朴載相一樣爬到這麼高的位置。





五年前元基善+朴載相掌權的情蘭會發生命案(儲蓄銀行案件)

金達修

在保外就醫住院時在聽了朴載相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之後,朴載相離開病房後金達修手上拿著朴載相給的死亡之蘭有意識地聞著,之後拿著鎮靜劑進去廁所自殺(金達修會選擇自殺是因為他是情蘭會一員,將生命交給情蘭會,因此他才會這麼聽話自殺,畢竟如果沒有自殺,情蘭會也會殺他,所以他知道自己死期

前會計
死法和陳花英一模一樣。
 
第五集朴孝琳畫了會讓她害怕心境的畫,那是穿著紅色高跟鞋吊在衣櫥裡的畫面,但朴孝琳說那不只一次腦海浮現這畫面,而且在陳花京之前就一直有這畫面在。第七集揭曉,朴孝琳看到的是一個小時候玩的「密室娃娃屋」有這景象,這部分揭示元尚雅本身就靠著操縱人的方式在玩她的家家酒,只要對於擋在她眼前的人、不聽她話人就會寫套劇本讓這些人死在她佈置好的場景裡(娃娃屋場景)而朴孝琳看到的那段行車記錄器時間是2022年 17日 星期三,朴孝琳只是剛好挖出朴載相曾經去過花英家的影片。


元尚宇在五年前剛進公司時就已經發現公司秘密資金的罪行,甚至還「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元尚宇因此對父親提告,最後元基善無罪釋放,元尚宇反倒被關進精神病院裡,因此元尚宇口中「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我想指的就是五年前儲蓄銀行的那段期間,因為儲蓄銀行四個委託人的金錢流向是往元尚宇那邊去。


第九集仁京有說儲蓄銀行案件,那是非法借貸的1400億,當時元尚宇就是代表,他說到儲蓄銀行是被惡意倒閉,因為當時不論怎麼關說,審查許可都沒過最終業務停擺,只要銀行倒閉就不需償還貸款,所有損失國家、保險公司、儲戶來承擔。


因此儲蓄銀行的事情是元尚宇被送進去精神病院,就是這個時間點元尚宇對朴載相光想要揭開他的殺人真面目,因此在認識花英之後才會「慫恿」她當「盜賊公主」,同時花英本身也是儲蓄銀行的受害者,所以她透過元尚宇的幫忙一起想要對朴載相報仇和揭穿真面目




✦現今案件(挖掘情蘭會)✦


★ 現今的案件:

元尚雅比朴載相更像是背後的大魔王,但兩人都是現今命案背後的兇手,只是元尚雅目的和朴載相不同,朴載相也是個從社會底層爬上巔峰的人,五年前朴載相對金達修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這段話我覺得是「元基善」給朴載相的考驗,因為朴載相這集開頭就對仁惠說『妳也能做得到嗎?能背叛這地球上最愛妳的人嗎?』,所以過去朴載相會有這種想法大概就是先經歷過元基善的洗禮和考驗,因此用著同樣的方式,朴載相複製了元基善五年前的方法,成為目前案件的指使者之一,元尚雅則是從旁協助。



我記得在之前的集數裡,朴載相對仁惠說「我犧牲了我父親的死亡」,這一點在第六集姑婆談到朴復逸死前一天要姑婆幫他拿到藥效強一點的止瀉藥,因為只要緊張就會跑廁所,姑婆馬上知道會有大事發生,「他不希望自己被發現的時候穿著弄髒的褲子」,所以朴復逸的死根本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謀殺姑婆會這樣說代表朴復逸也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會死,如果姑婆是元基善的救命恩人而沒有被殺死,代表其他人被殺掉就是刻意被謀殺,而且還是因為土地


第五集裡學校給予學生的價值觀是「只要認真讀書,社會底層的人也能爬上巔峰」,元靈學校的校訓也是「從最黑暗的深淵爬上巔峰,走向一片光明」,元基善在1955-1975越戰時也說到他們這些軍人是「社會底層的人」,因此這就能呼應到上面這一段元基善會喜歡朴載相而不是元尚宇的原因,因為朴載相的想法跟元基善最契合,朴載相也最願意幫元基善處理骯髒事。



建議使用電腦或是平板放大觀看




關於元尚雅這個角色,其實過去的集數都一直有在刻畫,第七集元尚雅提到自己高中時面對媽媽的死亡仍舊無法打開那扇門,搭配到仁惠和和朴孝琳找到的那個閉室娃娃屋(1995年元尚雅紐約大學舞台劇的製作)以及被挖空的照片,元尚雅第七集中說到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沒打開這扇門,我對元尚雅內心中的推理是:

  • 元尚雅的對「自由」是渴望的,但因為父親的關係因而過著被擺佈的人生(以前她有諷刺過自己想當演員,但現在她一輩子都在扮演朴載相的妻子角色),但因為童年被父親給關在房間裡的記憶讓她知道自由是靠著操縱別人才能得到的,所以她用錢操縱那些渴望往上爬的人,例如花英、仁珠,而元尚雅會一直想殺人是因為她想要重溫和媽媽在閉室裡的時間,這是她對媽媽的想念,所以對於那些被她殺死的人都會刻意佈置成媽媽自殺當時的樣子。

  • 娃娃屋閉室像是元尚雅內心中的心境(因為仁惠有說到這閉室是沒有門的,但之後的集數說明到元尚雅根本就不想逃跑出去,而是要在原地創造自己的世界),而朴孝琳應該是從這個閉室娃娃屋中發現感受出元尚雅的心境,潛意識裡怕媽媽也會像閉室娃娃屋那樣上吊,成為朴孝琳內心中最害怕的東西,因此每次父母吵架朴孝琳就會特別恐慌。

  • 第10集揭曉這個閉室其實是關元尚雅和媽媽的地方,因為媽媽對元基善殺人而鬧脾氣,威脅要去對教會的人揭發,元基善就將母女想關在這裡,這造就元尚雅對母親的怨恨(難怪會把與母親合照的相片都挖掉,因為她也討厭母親用審判眼光來看待她,第11集有說到,這也是為什麼她也討厭元尚宇,因為元尚宇跟媽媽的個性很像,元尚雅是跟元將軍的個性很像),因為母親彼此關心那些死掉的人,元尚雅覺得母親更應該以女兒的心情為優先考量,做一個好媽媽才對,但儘管如此她還是覺得媽媽活著比什麼都重要,我覺得是因為她怨恨媽媽根本不是把她擺第一考量,對元尚雅來說她就是看不慣那些裝清高的人們。但換個角度去看元尚雅,殺掉這些人其實也是元尚雅在懲罰自己一直在重溫當時失去母親的痛苦。

  • 第10集裡,我覺得是元尚雅知道元尚宇明知道自己會死還要去送死後,為什麼不把他這個妹妹擺在第一對朴載相乞求原諒就好,說到底她想念的是過去的家庭快樂,所以人格變成想要把這些人無所不用其極綁在身邊,不管是對孝琳,還是對朴載相都是。而在結局這一集中也透露元尚雅不爽的是情蘭會把機會給朴載相掌權而不是她。




元尚雅釋出700億的劇本要阻礙朴載相


第四集看起來陳花京和元尚雅是有關係的,據元尚雅說她們是朋友,如果她們真的是朋友關係,而仁珠又不相信陳花英會這樣,劇情梳理是這樣的:

  • 元尚宇本身對朴載相太怨恨,而且朴載相和父親一直在用人命籌措秘密資金,因此陳花英可能接受元尚宇的建議決定把這700億挪走這樣就會符合元尚宇很像是在鼓勵陳花英、仁珠當盜賊公主的理論,但是!元尚雅其實是「故意」釋出700的人,因為第八集中我們看到元尚雅本身將朴載相當僕人看,元尚雅也說到這是她玩辦家家酒的方式,因此元尚雅可能本身要用這700億讓朴載相無法當選市長(合乎每次元尚雅聽到朴載相講他的政治時她都會想要翻白眼很不喜歡的樣子,因為朴載相掌握整個家的權力,對元尚雅來說很不爽),第九集從元尚雅的口中也證實她是用這七百億玩了這場戲

  • 陳花英利用與元尚雅的工作兼「朋友」關係(這段關係很明顯元尚雅應該也有偷偷在利用陳花英),陳花英應該也是有從朴載相那裡學到那套「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所以配合執行了盜走700億的計畫,以元尚雅對她的信任慢慢得到權力、權限,當了幫元尚雅洗錢的人(就和現在仁珠在元尚雅身邊扮演的角色一樣),當然陳花英本身也知道自己會因為這700億有危險,但花英可以躲過元尚雅的殺害完全是剛好,因為花英剛好找了一個本來就有自殺意願的女生來代替她,但她剛好被殺掉(因此不是崔道日幫她詐死

  • 而第五集中朴載相得知元尚雅去新加坡的事情很生氣,這是很奇怪的橋段,畢竟元尚雅就是去工作臨時去新加坡到底有什麼好生氣的?但突然我想到這很可能在過去的時候元尚雅曾經拿去新加坡來掩蓋她偷偷做的事情,簡單來講就是曾經騙了朴載相(第五集朴載相問不出元尚雅去新加坡的原因就是這樣,一直覺得元尚雅在隱瞞、說謊),第八集揭示元尚雅是把朴載相當僕人在玩,朴載相是個要競選市長的人,因此對於不受控的元尚雅會擔心單獨出去是怕她又做出什麼影響他政治之路的事

  • 花英買新加坡公寓、車子的錢哪裡來?這是一個關鍵點,因為第四集結尾崔道日追查到七百億都還在並沒有花掉,只是分別轉到二十個帳戶裡(崔道日第五集也說那七百億會轉到仁珠的空殼公司裡),那問題就來了,這樣新加坡公寓、車子錢又是哪裡來?雖然仁珠友說花英根本不缺錢,但如果元尚雅是真的認為花英為一個朋友,那花英這些錢說不定是元尚雅給的,也不會是挪用公款(畢竟花英只被發現挪走七百億,沒挪用其他資金),更不可能是花英自己的錢,畢竟花自己的錢是可以心安理得,不怕被調查就沒必要用仁珠的身份,所以我目前唯一的推測是可能就是來自於元尚雅的錢,如果往邪惡的一面去想或許花英買公寓的錢是元尚雅要給花英的信任畢竟花英是可以幫她做危險事業的人。

  • 花英到底有沒有死掉? 有讀者在開篇的前幾集跟我提到花英很可能還活著的論點,那就是花英本尊的刺青是右腳踝外側,但死者是左腳踝內側但經過其他讀者的討論,做瑜伽那幕似乎是故意誘導之嫌,做瑜伽那段類似是雙腳交叉盤腿疊放,所以左腳是在上面,右腳是在下面,因此刺青就會都是在左腳內側,觀眾可以自己回放第一集自己推理看看),而花英整形完之後就以仁珠的身份在新加坡居住(而且也沒人知道她整成什麼樣子),這很合乎崔道日第五集講的「你有想過要重生嗎?妳可以擁有全新的身份和面貌」,因此編劇給觀眾一個懸念花英有可能根本還活著。




陳花英死掉當晚劇情梳理

透過一些線索拼湊,整個過程推測可能是這樣,元尚雅是本尊,花英為自保可能詐死:

四年前陳花英本來就是儲蓄銀行的受害者,因為儲蓄銀行事件讓她失去母親,這對花英來說她早就有在調查這件事,而四年前花英就是介紹金盛哲(死去儲蓄銀行金達修總經理的姪子)給仁京的人,因此花英會接近元尚雅是為了想要調查和復仇,這也解釋到仁珠一直困惑「為什麼是我?」的疑問,因為她會知道只要仁珠出事被捲入700億,仁京就會必須要重新調查儲蓄銀行的案件或是元尚雅、朴載相一家(仁珠有說過仁京是個正義感十足的人,只要認為對的事就會想盡辦法達成),同時,如同第11集仁珠說著收到20億的那種喜悅與私心,只有花英能懂,所以花英給仁珠那20億,也像是對仁珠的友情愛戴,結局中花英說到仁珠有很多想看的東西、想做的事,因此希望她幸福一點才給她20億,這是報答仁珠對她真心付出的友情

四年前開始,花英早就已經和元尚宇在討論如何復仇(因為元尚宇也想要揭發朴載相),所以那時候透過仁珠知道仁京,在儲蓄銀行受害者聚會也得知仁京,所以兩人早就在計畫要做復仇的行動,剛好元尚雅對朴載相掌權情蘭會和整個家太不爽,於是透過花英在這時候對朴載相的選舉秘密資金搞破壞(元尚雅會這樣做很大的原因是她想要掌權情蘭會,結局這一集她對張校長表達情蘭會不給她機會反倒是給一個司機的兒子朴載相機會,這成為元尚雅要阻礙朴載相所以要釋出700億的最大動機)。

元尚雅要花英把700億搞到自己這裡,為的是破壞朴載相掌權,這樣700億不見就可以阻礙朴載相去當市長和掌握情蘭會(合乎前面我質疑元尚雅又不缺這700億的懷疑),花英因為元尚守的盜賊公主想法慫恿也執行元尚雅計畫(因為花英也是情蘭會一員,因此必須聽元尚雅的話偷走700億),花英聽元尚雅的話故意接近仁珠當好朋友,花英知道這700億是用仁珠的名義(因為國際蘭花展就是用仁珠的名字),本來是刻意接近的友情變成真的,因此花英知道700億必須讓仁珠去守護才行,這樣仁珠才不會被殺掉、被假仁珠取代。

元尚雅發現花英在對700億動手腳,所以殺了她(花英自己在自殺網站找到一個女孩子代替自己,讓元尚雅殺錯人),而第八集元尚雅回家後沒穿的那件毛皮大衣可能就是兩人曾經見面的證據,也能解釋毛皮大衣在花英屍體身上,因為這就是元尚雅設計的殺人場景(跟娃娃屋一樣)。

元尚雅沒有毛皮大家開心地回到家,告訴朴載相關於花英的死訊,據朴孝琳說當時朴載相相當生氣,並開著朴復逸的車出去,這樣的舉動很可能是朴載相要去滅證,畢竟元尚雅這種行為會影響到朴載相競選市長,於是必須要去滅證(這部分應該就是孝琳看到的行車記錄器,還有附近行車記錄器消失不見)。之後元尚雅為了要追回這700億,當然必須要和仁珠有所交集,於是利用仁惠的繪畫天份以及從仁珠那裡找到的20億來讓仁珠接近,而仁珠身邊可以幫她的就是崔道日,因此崔道日會幫忙仁珠的確是為了跟仁珠分那700億,而之後多出要幫父母復仇的動機才真正反朴載相、元尚雅。

在新加坡是元尚雅要殺掉仁珠的計畫與劇本,然而在新加坡的花英是真的有一直在偷偷跟蹤仁珠,因為她知道仁珠有危險,解答仁珠在新加坡一直覺得花英還活著(但那些說和仁珠長的一樣的人是元尚雅刻意安排的,所以兩個元素陰錯陽差下讓仁珠覺得花英活著,花英也在仁珠被朴載相手下跟蹤時救了仁珠而出車禍,醫院裡和仁珠講話的花英是真的,解答第11集結尾花英出現脖子有受傷的原因,仁珠被元尚雅要殺掉時有警察去敲門說花英看到仁珠丟出的紙飛機而刻意投訴,),元尚雅要來新加坡殺掉仁珠也被崔道日算在內,因此給了仁珠槍,但行李箱的磚頭是仁珠掉包的。

➎第11集,仁珠帳戶700億是崔道日故意轉入元尚雅的洗錢空殼公司裡的帳戶,為的就是保護仁珠不被元尚雅給栽贓,這樣不僅能讓仁珠洗清嫌疑,也能透過這筆交易來讓元尚雅洗錢的秘密曝光。





現在朴載相掌權的情蘭會發生命案

陳花京(疑似死亡)

被吊在衣櫥,以前接替前會計和申理事一起挪用公司鉅額資金(梁香淑是陳花英之前一任的會計,很明顯死法和陳花英一樣「被自殺」)

2022年 17日 星期三,朴載相晚上有去花英家,第六集時還不能確定朴載相是不是兇手,但當天的監視器都被拿走(社區和附近車輛的畫面都被拿走),代表有人刻意消滅證據。

金哲盛
(非情蘭會會員)

儲蓄銀行金金達修的姪子,他五年前就對仁京講過金達修自殺的事不單純,而這次仁京又追查時,金哲盛卻在路途中出車禍死亡,疑似車子暴衝。

申理事(死亡)

車子暴衝,手中握有25年的秘密帳本(複印本)想要去跟檢察官談判,秘密資金帳本正本在元尚宇那裡。

姑婆(死亡)
倒臥在家,當晚仁珠帶著元尚雅給的蘭花做了惡夢,然後去查看姑婆時無意識中只知道淚流滿面,之後才驚覺姑婆已經死掉。

仁珠第六集第一段聞了蘭花之後其實並沒有去找姑婆,而是在夢中和姑婆一起對話自己有七百億並且想要和姑婆聯手對付朴載相拿到七百億;然後仁珠突然又在床上驚醒,並看著蘭花,這就表示剛剛那一段對話是「仁珠內心想要的慾望」潛意識!所以仁珠醒來後才會拿著蘭花要去找姑婆詢問,因為在夢中姑婆沒有講出答案,這時仁珠才真正有去找姑婆,只是看到姑婆死掉,因此仁珠不是在潛意識中殺掉姑婆,而是找姑婆是才看到姑婆被殺(更何況仁京有發現家中大門是開著的),也合乎第七集一開始眾人討論仁珠目睹了整個過程。
 
真兇千祥奕:是姑婆身邊兩年來準備三餐的人,鍾浩發現當中他講了「在那高處的人已經表示理解我了」,手上還有藍色蘭花(代表他是真的拿到現場來)。

第六集內容說到,加入情蘭會的人都會收到幽靈蘭花(所以上述的人都是情蘭會的一員),鍾浩說加入情蘭會的人壽命都不長(幾乎都被殺掉,但事實上有些應該像是自相殘殺,過去情蘭會好像有些成員殺來殺去),第九集仁京推理出「收到蘭花的情蘭會成員若不自殺,就會被迫死亡嗎?」這句話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