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 小女子 》第1集劇情+評價推理:什麼東西能讓人選擇自殺?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小女子第1集劇情

★吳仁珠和吳仁京想要偷偷給仁惠生日驚喜,仁珠講到以前渴望朋友為她唱生日快樂歌,當時媽媽翻了冰箱用五顆雞蛋當蛋糕為仁珠慶生,現在仁珠和仁京覺得至少比別人好,因為她們買得起蛋糕給仁惠慶生,媽媽則是買了一箱蘿蔔要來醃漬給仁惠過生日,仁珠不高興又沒多少錢何必貪小便宜接近餐廳老闆,三姐妹本來幸福的慶生突然停了下來。 仁珠和仁京送仁惠一筆錢讓她去實現歐洲修學的生日禮物,媽媽一看到一大筆錢就計較她們五年前為什麼不給錢讓她去菲律賓看爸爸? 仁珠非常生氣地說著父親五年前欠下大筆賭債都是靠兩姐妹還完的,哪可能有錢買機票,更何況父親也只不過是腳骨折。


★仁惠對媽媽以為他是弱勢族群孩子入學的事感到難過,再次跟姐姐重複一次自己是考試進去的。隔天大家發現媽媽把錢拿走,仁惠到是很淡定地說媽媽說的都是實話,反倒更討厭姐姐努力的樣子。仁珠去公司想跟組長預支一部份薪水,馬上就被斥責不識相,但事實上這是組長特別針對仁珠,畢竟組長就算要拒絕也至少會問一下預支的原因,但仁珠也發現自己做錯這一步,因為已經被排擠,還被別人知道自己沒錢,只會被拿來當八卦



★中午和陳花英聊天時,就被提點兩人會被排擠完全是因為沒人脈和背景,而且還是婚姻市場上的剩女,說完,陳花英還是決定拿錢幫仁珠,同時仁珠發現陳花英腳上有個刺青寫著1022, 花英表示只是媽媽過世的日子。仁京因為報導一家因貧窮而走上絕路的報導而哽咽,被上司給指責,前輩私下要仁京改掉同理心太強的毛病,不要執著每個小案件都去追,太過隱忍的個性讓前輩多少猜到仁京家似乎很窮,同時姑婆用錢操縱仁京再去拜訪她


★仁珠特地打扮漂亮去跟陳花英吃飯,穿著陳花英好眼光的外套和鞋子進入高檔餐廳果然吸引注意,陳花英拿出她之前做的未來會計程式打算申請,並要仁珠做簽名,裡面完全是英文所以仁珠完全看不懂就全簽名了。在廁所時,仁珠突然遇到穿同款高跟鞋的女生,才知道這鞋子全國只有三雙(仁珠才知道陳花英這雙鞋這麼厲害)。仁京去見姑婆時,一樣應付陰沈和冷冰冰的姑婆,照常說家裡難聽話,但仁京需要錢,所以還是得低聲下氣,姑婆要仁京拿了125萬韓元當作是工作,每個週末來幫忙讀報,離開時,剛好遇到河鍾浩拿著姑婆的包裹來,看似這是姑婆故意設計讓鍾浩巧遇仁京。





★朴載相這個精英律師正準備以市民黨參加市長選舉,趙萬奎覺得這種放下意識形態可以獲得民心,然而仁京卻覺得朴載相在說謊,於是與瑪莉前輩處於對立和支持的立場去調查。仁珠跟蹤仁惠發現她在外面偷賺錢,仁珠很不高興因為她覺得別人會覺得她們窮就給予施捨。隔日,崔道日與仁珠認識過後,仁珠發現崔道日和朴載相見過面似乎討論什麼,另一邊,仁京發現朴載相過去曾幫儲蓄銀行金總經理辯護的律師,但金總經理的死雖被判定為自殺,但他保外就醫時曾喊著自己不想死,卻在見過朴載相律師面談之後就死掉,是金總經理的姪子要仁京去追查,但並沒有可疑之處就淡忘了。


★儲蓄銀行被起訴的有32人,其中有四人自殺,而且這四人的代表
律師都剛好是朴載相,這四人死掉最後1400億的流向就會往朴載相妻子的哥哥那裡(當時正在籌備融資專案事業的元靈產業代表),這樣的論點讓趙主任突然改觀,並要她去追查這案件,所以在朴載相財團發表的時候直接問到這案件,這可讓朴載相記住吳仁京,吳仁京因為這四個人自殺而落淚,還被現場所有人給拍下來,這件事鬧上媒體,因為朴載相發現吳仁京有喝酒(漱口水裡面裝的是酒)。崔道日突然找仁珠吃飯,引來大家的嫉妒,然而崔道日是因為幾天聯絡不到陳花英而想請仁珠幫忙。


★仁珠找到陳花英家發現沒人在(崔道日明明說幾天前陳花英就到韓國了),卻發現在衣櫥內吊著陳花英,根據調查,這家中堆積了未拆封的新衣和新鞋,在自殺前一天做了整形手術,在遺書上也寫著「想用最完美的面貌活一回」,在整形後就沒人看過她,公司那些討人厭的同事們還在檢討陳花英,搞得仁珠受不了而把「X檔案」拿出來公開爆料組長的醜聞和貪污,然而,讓仁珠意想不到的是,申理事和崔道日都說陳花英偷了公司的錢有十五年,也挪走歐洲辦公室的帳戶七百億韓元,這都是前幾天知道的,申理事說要報警,之後陳花英就留下遺書自殺,現在兩人要仁珠找到那七百億。



★仁珠無法接受這事實,所以決定提辭呈,另一邊,仁京也因為工作飲酒而被停職一個月。在仁珠去陳花英轉讓的瑜伽院時,發現置物櫃裡有花英留的所有東西,還有那些現金!她留話要仁珠給妹妹們著好公寓和過好生活,這可讓仁珠崩潰。





小女子第1集評價集心得



小女子 》第一集故事開始即將震撼我們核心的劇情奠定了基礎,尤其第一集這三個孩子的母親令人傻眼的行為先是給觀眾拋下悲劇的震撼彈之外,也是「金錢」討論的起始和動機。《 小女子 》這整部劇完全是圍繞「」的故事,光是第一集許多對話中就是以「錢」為出發點。


觀眾會看到許多角色面對「錢」這種東西會有很多種不一樣的反應,「錢」可以是夢想、可以是計較、可以是幸福、可以是卑鄙、可以是怨恨、可以是地位,也可以是摧毀家庭的元兇,更能是讓人結束生命的契機。 編劇筆下三姐妹的媽媽是非常令人傻眼的人設,我是不知道為什麼歷經過丈夫欠下大筆債務逃走還可以這麼狀況外的個性到底是怎麼來的,而且連同女兒們的事情完全狀況外😂





「有些人不適合當媽媽,而我們媽媽偏偏就是那種人」
媽說的是實話所以我根本不會難過,我比較討厭妳們那麼努力


好吧,媽媽無言舉止氣過之後,仁惠講出這段話才是讓鬧劇畫下句點的時候, 我完全可以理解仁惠會對姐姐努力籌錢幫她實現生日願望的壓力,這種壓力事會讓人感到有「愧疚感」,應該是說如果我手上的錢也是我愛的人拼死拼活而來,那我寧可不要,我覺得此時仁惠的內心中一定只想著,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來做,我寧可不要兩個姐姐犧牲自己而讓自己享樂(這也是為什麼仁惠惠去幫朴孝琳畫那畫像來賺錢)。

所以當仁惠對仁京重複那句「我不是靠著弱勢學生入學的」,我覺得這並不是代表仁惠現在才知道自己花了姐姐很多錢讓她上學,而是這句話我覺得藏了很多的情緒,一種是一種想要確認自己實力,但另一種卻也是仁惠覺得自己能在私立美術高中就讀是姐姐給她的,這也能說明為什麼隔天早上仁惠會說「我比較討厭妳們那麼努力」。


人只會對與自己處境相似的人產生共鳴

這句話雖是陳花英說出來的,但確實是應證了仁京這種人才會對同樣處境的人有感同身受的共感,因為仁京在報導的新聞是關於一家四口因為貧窮走上絕路的事,對照到仁京身邊的同事和上司沒有這種感覺,就對比出陳花英講的這句「人只會對與自己處境相似的人產生共鳴」,其實這也多少象徵著在這個社會中,如果沒有像仁京他們那樣經歷過被貧窮給捆綁著的經歷,是不會理解他們感受的,又或者身邊的人根本不會想要去主動了解, 呼應到仁珠的組長連問仁珠為什麼要預支薪水一樣,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這種貧窮的問題,在職場上的兩姐妹就是很努力在掩蓋自己的缺點被人家知道。

換個角度想,也同樣是編劇在暗諷這社會只會找自己同樣相同處境的人在一起,就例如仁珠的組長和其他一樣是有錢的同事混在一起一樣,錢和地位是她們共同有共鳴的東西,這就能解釋仁珠和陳花英在公司被排擠的原因.仁珠和仁京的境遇與在這社會中的反應、舉動多少也呈現出這社會的醜態(或稱之為莫名的潛規則),大家只會比較誰有錢、有地位、有人脈,就很諷刺的是連同仁京「太過會隱忍」都被前輩認為是不是家裡太窮所以才會這麼拼,因為如果有錢總能任性地拍拍屁股不幹,但仁京不同。





你比較想要有錢但壞心的父母,還是無能卻善良的父母?

生長在資源比較有限又被父母拋棄的家庭中的小孩多少會對父母怨恨,也多少會怨天尤人,覺得自己為什麼生長在這種家庭,如果可以選擇,經歷過貧窮的人會再怎麼選擇? 我想這沒有標準答案,因為有些人會覺得已經很知足,但有些人卻也會選擇去到更有錢人的家,即便要隱忍著不快樂,這問題就像是同時在問,你要選擇錢還是幸福的窮家庭~


這三個姐妹身為窮人,所以一直在用比別人更努力的方式在這個殘酷社會上證明自己、讓自己得以生存,不管是仁京為了證明自己對朴載相的看法是對的,又或者是仁珠在公司的邊緣人有那「X檔案」讓自己可以在角落生存下去,就像是陳花英講的:「邊緣人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態度,不屈不撓的態度,順便附上能幫助你抬頭挺胸的視線鏈接」,這三姐妹和陳花英,以及這社會中那些被錢給變成邊緣人的人們,都在用這樣的方式努力過活著。



然而,對我來說,社會貧窮邊緣我覺得是一種「選擇轉捩點」,就拿朴載相這角色來說好了:「如果我爸有錢會怎麼樣?如果我也有個富爸爸會怎麼樣?」朴載相自己也是個貧窮出身的孩子,每個人面對貧窮的遭遇心境都會不同,在長大後、出社會過都會有著不同的決定動機,朴載相本來看起來清廉,政見也是為了當首爾的青少年的富爸爸,然而在儲蓄銀行的案件中,朴載相似乎是做出了不乾淨的舉動。以前聽過「窮怕了」是真的,因為有時候窮會讓一個人漸漸跨越道德線。



《 小女子 》第一集在角色上都因為「錢」而有不同的決定,尤其是仁珠最好的朋友陳花英被申理事和崔道日說陳花英偷走秘密資金, 因為崔道日聯絡不到陳花英時還有跟朴載相開會,所以我覺得這筆錢的掛鉤大概就是跟朴載相有關)。 然而每個人能因為錢而有相異的磨難,你會願意為錢做到什麼程度? 你認為的好人、朋友、親近的人或許都會因為錢而做出你意想不到的秘密舉動, 例如三姐妹的媽媽拿著仁惠的錢就跑去菲律賓、又或者陳花英可能偷走了那七百億、甚至是朴載相為了金錢和地位是否可能殺掉四個委託人?





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真可惜,要是能多撐一個禮拜就能證明這一點了」,這句話我覺得有點像是陳花英知道其實早就已經知道自己的死期? 或是在暗示這筆錢可能已經被發現因而不能讓自己去爬上高位的願望,所以利用這最後一個禮拜讓自己享樂後死去(可能是自殺,也可能是知道自己死期將至)。


陳花英的自殺案件呼應到本集中的一段旁白:「有什麼東西能讓人選擇自殺呢?是錢嗎?」看到最後有點覺得陳花英像是用命換了那些錢給仁珠,當然這七百億後面一定還會有不一樣的轉折和內幕,畢竟會讓我覺得可疑的是剛好朴載相和幾個委託人的自殺的手法很像,所以陳花英的死當然也會不單純~ 我不知道有沒有可能這麼好猜最有嫌疑的人就是朴載相(或是朴載相身邊某個親信),然而,我在想可以很確定的是這筆錢很可能是和朴載相有關,可能就是他的選舉秘密政治基金。



目前陳花英是自殺還是他殺並不知道,可是透過陳花英遺書上的內容說到希望仁珠可以用這些錢給妹妹們買棟公寓和過好生活的話語,這是本集中陳花英和仁珠在餐廳時討論到的內容,仁珠也只會對花英講這些願望,因此我推測無非是陳花英自己自殺,不然就是她知道自己碰了這筆錢會帶來危險而「被自殺了」,但我也有另一種感覺:「說不定陳花英根本來活著!」她只是詐死(?)然後自己打造了自殺的樣子~因為她也是「盜賊公主」啊!



如果一次把太多種類的花混雜在一起,它們就會神經緊繃開始枯萎,文心蘭既卑鄙又殘忍;嘉德麗雅蘭則很現實;盜賊公主被排擠,它現在很不起眼,然而一旦開花就會像真正的公主一樣」我覺得這一段是整部劇的隱喻,一次把太多種類的花混雜在一起,它們就會神經緊繃開始枯萎,代表許多不同目的和獨立個性的人們在一起,就會變得互相抵觸和緊繃,我猜想吳仁珠很像是被隱喻為「盜賊公主」蘭花,她被排擠,然而,就等待之後她闖過這一切的謎團和陰謀之後,就會像公主一樣綻放,所以如果盜賊公主指的是仁珠,那另外的文心蘭以及嘉德麗雅蘭我想就會是編劇要我們去找的角色,或許就會和現在發生的命案有關。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