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小女子第3集劇情/心得/推理、人物事件關係圖》妳能背叛最愛妳的人嗎?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小女子第3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申理事的車子暴衝身亡,死前還看到車上放了一朵藍色蘭花,仁珠也偶然發現這朵蘭花。仁京發現仁惠的畫被朴孝琳拿去用,仁惠表示自己可以用畫給朴孝琳這樣自己也可以去留學,因為朴孝琳的媽媽承諾會送她與朴孝琳去美國讀高中,即便她知道這是違法的仍然不覺得丟臉,因為如果朴孝琳的媽媽可以用高價買她的靈魂,她仍然會感激不盡,後來仁京發現仁惠跑去朴孝琳家參加派對,同學還說朴孝琳竟然也有朋友,朴載相把仁京擋在派對外後,對仁惠提出幫她制定一個很棒的計畫,仁京不死心而在派對外爬上監視器電線桿對仁惠大喊,但元尚雅制止仁惠出去免得丟臉,最後為了停止這鬧劇,仁惠還是跟著仁京回家了。


★仁珠在醫院驚魂未定,申理事急救後仍然死亡,崔道日要仁珠對外說自己只是去做離職交接才和申理事見面,談完之後申理事就出車禍,這樣說詞才不會招來危險,仁珠理解出似乎自己不對警方說謊就會有人惹上麻煩,但崔道日坦白說仁珠已經惹上麻煩,因為花京管理的秘密資金帳戶約有二十個,去歐洲前把錢轉來轉去,然後突然領了二十億元現金,既然都要出國不能把錢帶走,代表這錢是用在國內,而花英唯一朋友就是仁珠,所以崔道日勸仁珠最好不要管花英和申理事的案件,因為他懷疑錢就是被申理事拿走。


★隔天仁珠看到盜賊公主已經開花,想到花英交代她要把花代去給住在精神病院的元尚宇代表,這個人也是邊緣人俱樂部的一員。 瑪莉拿著仁京派對出糗影片要求主管把仁京炒魷魚,仁京反倒質問瑪莉為什麼 一個記者出現在私人派對,瑪莉表示是朴載相肯定會當選選舉所以臨時被牽線,是朴孝琳的媽媽邀請她去,仁京馬上就知道這影片是瑪莉故意拍的。仁珠帶著二十億去找元尚宇,她表示自己現在很怕拿著這些錢,元尚宇說以前剛接下公司時就發現公司有秘密資金,還逼著他要籌措秘密資金,他還對父親提告,但最後父親無罪釋放,而他卻被關進精神病院,他鼓勵仁珠好好守住這筆錢,反正那些原本都是偷來的,報警也沒用,如果感到不安就把錢都花掉,換成搶不走的東西就好, 元尚宇甚至還給仁珠秘密帳本來保命


★此時崔道日帶人來搜元尚宇的病房要找秘密資金帳本,同時也發現仁珠的手機掉在這裡,甚至看到遠方仁珠背著大背包的身影,馬上就找到仁珠,也知道她有帳本和二十億,崔道日建議仁珠不要急著把帳本拿去威脅朴載相,越到選舉帳本越有價值,他會幫忙看時機,但要分一半的錢。仁珠實在不相信崔道日,直到崔道日講到他後悔當初沒有和陳花英合作,這樣花英就不會死了,崔道日要仁珠去開只有她可以開的保險箱放帳本,當個遊戲規則改變者,最後讓仁珠答應和崔道日合作。





★金哲盛的弟弟金羲盛聯絡仁京,兩人見面後仁京拿到金哲盛之前身上留下一個隨身碟,裡面是監視器畫面,弟弟推測金哲盛當天應該是想要拿給仁京,金達修保外就醫住院後一直說有人要殺他因此關在廁所都不出來,直到朴載相來到醫院就乖乖的,在朴載相離開後金達修拿著麻醉藥劑進廁所,之後就再也沒出來,但他在進去廁所之前手上有拿著「藍色的東西」在聞,後來發現和金哲盛車禍現場留下的花一樣。仁珠回到家得知仁惠下個月要跟朴孝琳去留學,仁珠當然會反對,因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還要欠人人情還代價,這些仁惠不在乎,因為如果是仁珠做牛做馬累垮讓她留學,她也要還姐姐人情,這道理都一樣。


★仁珠拿著錢去給元尚雅,然而元尚雅表示仁惠可以去留學是因為朴載相設立的獎學金,而且從仁惠的畫作中可以看出黑暗與痛苦,其中一幅畫還是「垂死的姐姐」躺在黑暗的森林中,所以可以看得出仁珠為仁惠疲於奔命的疲態,她勸仁珠放過自己,也不要讓仁惠感到自己是姐姐們的包袱,在仁珠離開後元尚雅馬上要高室長調查仁珠腳上昂貴的鞋和留學的錢哪裡來的。仁京回到家想要把鍾浩做的小菜放進箱子,卻發現小菜香裡一堆錢,她當然馬上質問仁珠怎麼回事,也要她別碰這筆錢,仁珠說到小時候那個因為父親印刷廠倒閉沒有錢看醫生而死掉的妹妹,所以仁珠始終認為「沒有錢就會死」。


★這些仁京完全沒印象,仁珠說到如果有這筆錢就不會失去理智有前一段爛婚姻,仁京也可以去唸她想念的書,仁惠也就能快樂當高中生,死去的妹妹也或許就能活下,可是仁惠當時還沒出生卻知道那個無法活下的妹妹存在,仁珠還以為是仁京告訴仁惠的,仁珠要仁京想報警就去,反正她要把錢花光然後去坐牢,於是仁珠帶著錢買了昂貴的冬天大衣,並利用姑婆當初在金融危機時沒有借錢給父親的罪惡感,要姑婆幫她用這些錢買一套公寓


★仁惠在朴孝琳家看到一個娃娃屋並拿走當中的畫家小玩偶,朴載相說自己以前也曾經把元尚宇那組士兵的其中一個偷走並拿去丟掉,因為朴載相只是個司機的兒子,覺得自己不是這個家的人所以很想住在這裡,於是都會偷偷拿走這個家的東西,直到某天將軍買了一組一樣的送給朴載相,朴載相說到他就不再偷東西,但讓將軍看到他擅長什麼以及有多忠誠成為這個家的人,最後他終於成功了,取代元尚宇得到一切還當了繼承人,朴載相的話語讓仁惠陷入抉擇,要不要背叛姐姐們並也得到這個家的一切?





小女子第3集評價集心得、關係圖

圖/tvN



《小女子》的每一集似乎都比上一集更加激烈,從作為故事關鍵的 700 億韓元秘密基金開始,到偶然獲得二十億的貧困家庭,再從仁京的輕率決定到仁珠需要依賴金錢的局面,我們了解了很多關於兩個姐姐的情感,這一集是三姐妹們混亂生活又開始一次激動人心的橋段,她們掉進坑的速度相當快,而且也很不自覺,這些坑很快就會給她們帶來一些真正的大問題。





仁珠查案故事線


仁珠是突然擁有二十億的人,這一集的仁珠面對錢有了不一樣的轉變,本來這二十億對她來說是喜悅,但看到一連串的命案發生時,有錢卻變成是一件恐懼的事, 生命和金錢放在眼前,生命永遠比金錢來得重要~ 然而這呼應到第一集的時候有句旁白「有什麼東西能讓人選擇自殺呢?是錢嗎?」編劇即便在前兩集刻畫了仁珠家的貧窮(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貧窮還可以拿iphone手機啦XD 那一幕真的小突兀),但即便再怎麼被錢所逼,錢還是會讓人恐懼(有錢也是會煩惱的)。


從元尚宇的口中可以知道這700億哪裡來,過去在元尚宇接下公司時就發現有這些秘密資金,而且元基善還逼迫元尚宇要籌措秘密資金,我想這秘密資金和朴載相也有關係,在第一集的時後仁珠有看到朴載相來到公司和崔道日開會,目前我推理當時崔道日應該就是在跟朴載相講錢被陳花英挪走的事情,雖然不確定這700億是不是朴載相要用來選舉用,但可以確定的是這700億應該是二十多年來累積的贓款



這一集崔道日有說「你有想過失去700億的人的心情嗎?這些人對錢會很執著,也會不擇手段地把錢找回來」,我覺得這段話大概是在暗示命案發生的動機,畢竟會殺人不外乎是不能讓秘密資金的來源和事情曝光,例如申理事握有秘密帳本,目前儲蓄銀行的幾起命案和現在發生的秘密資金命案的交集我想是這樣的⇓⇓⇓⇓⇓



第一集時仁京有說到,儲蓄銀行被起訴的有32人,其中有四人自殺,而且這四人的代表律師都剛好是朴載相,這四人死掉最後1400億的流向就會往朴載相妻子的哥哥元尚宇那裡(當時正在籌備融資專案事業的元靈產業代表),這可以合乎元尚宇第三集自己說:「我當初接公司時就已經發現有秘密資金,我還『被迫籌措秘密資金』,所以我對父親提告,最後父親無罪釋放,但我覺住進精神病院」,所以元尚宇所講的『被迫籌措秘密資金』我推測就是講儲蓄銀行那件事,因為當時四個自殺者的錢都進流往元尚宇那裡去,而元尚宇是被逼的,搞得也變成是「邊緣人俱樂部一員」。





因此現在會有命案我想不只是因為要找回700億,我更覺得很大的原因在於那700億是秘密資金背後的真相不能曝光因為這是違法的錢背後也牽扯許多命案(例如五年前儲蓄銀行的命案),這也是為什麼申理事手上握有帳本就馬上被殺掉,就像元尚宇說的:「反正那些人都是小偷,妳也和那些人一樣有資格擁有這筆錢」,因此比起追回那些錢,700億背後的秘密我覺得才是命案會發生的最大動機


而且當仁珠在跟元尚宇講陳花英給她的錢然後死掉,本以為是申理事殺掉花英,但結果申理事也死掉,當時元尚宇對這些事的反應並不意外,而且還馬上可以猜到申理事也死掉這橋段馬上就讓我聯想到「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或者是他其實是這些命案的操縱者(我指的操縱者不是命案兇手,而是用這些錢與朴載相對抗的人)?不然元尚宇不會直接這樣反應,這代表元尚宇知道誰可能是讓這些人喪命的人~ (目前推測讓人死掉的兇手是朴載相、元尚雅他們,因為元尚雅對新品種蘭花的癡迷,而且這是必須要追回錢並且不能讓700億秘密曝光的人

下面有更多我的推理~大家可以參考





領便當的人,現場都有藍色蘭花:

陳花京(疑似) 被吊在衣櫥,以前接替前會計和申理事一起挪用公司鉅額資金(梁香淑是陳花英之前一任的會計,很明顯死法和陳花英一樣「被自殺」)
金哲盛 儲蓄銀行金金達修的姪子,他五年前就對仁京講過金達修自殺的事不單純,而這次仁京又追查時,金哲盛卻在路途中出車禍死亡,疑似車子暴衝。
申理事 車子暴衝,手中握有25年的秘密帳本(複印本)想要去跟檢察官談判,秘密資金帳本正本在元尚宇那裡。


我覺得元尚宇講這段話很特別,也很耐人尋味:「反正那些人都是小偷,妳也和那些人一樣有資格擁有這筆錢,妳就拿走吧,然後守住這筆錢」,這或許就是陳花英會把700億拿走的原因?,因為元尚宇和陳花英是邊緣人朋友(元尚宇還會寫明信片給陳花英呢),兩人都是邊緣人俱樂部,花英會常常帶著開花的盜賊公主去給元尚宇,所以擁有秘密資金權限的陳花英是因為元尚宇這想法給慫恿的話,那我想這就是陳花英決定拿走700億的動機,反正這些錢都是偷來的錢~


目前其實我懷疑元尚宇是這一切命案的策劃者,但他不是命令殺害那些人的兇手而他是釋放許多受害者被殺的動機最初操縱者,因為他擁有秘密資金的秘密,他不願意做壞人並在政治上做出決定而受到委屈,就如同崔道日講的,元尚宇是在操縱,想要用這個秘密資金的秘密來摧毀朴載相,所以我目前推理陳花英應該是因為元尚宇的鼓勵與慫恿而挪走那700億,而那700億被失主知道後就派殺手殺掉陳花英,並牽扯出陳花英對申理事的檢舉,申理事從元尚宇這裡拿走秘密資金帳本副本要去跟檢察官談判,結果又被對方給攔截, 所以現在仁珠拿著帳本是很危險的事,元尚宇或許不是在幫仁珠,而是在利用仁珠毀掉朴載相,這也合乎元尚宇對盜賊蘭花的癡迷寓意,還有他也是儲蓄銀行命案的關係人。



仁珠拿了二十億以及帳本就如同元尚宇給她的考驗,這樣也合乎元尚宇希望仁珠像盜賊公主一樣綻放的寓意:「盜賊公主被排擠,它現在很不起眼,然而一旦開花就會像真正的公主一樣」,第二集我猜想吳仁珠很像是被隱喻為「盜賊公主」蘭花,她被排擠,然而,就等待之後她闖過這一切的謎團和陰謀之後,就會像公主一樣綻放,這也是為什麼仁珠在從病房要逃跑前元尚宇會說「等妳開花了再過來吧」,似乎是在等仁珠去對抗朴載相並且綻放光芒回來



同時合乎劇情的轉變,崔道日要仁珠當個「改變遊戲規則的人」,而這二十億某種程度上就不像是不義之財,有點像是羅賓漢劫富濟貧的感覺。 而這一集元尚雅發現仁珠似乎有著來路不明的錢財,這會不會讓元尚雅發現仁珠拿走了秘密資金呢?





我覺得編劇是很寫實地在刻畫三姐妹對錢的需要和看法,這三姐妹想法是衝突的,在編劇筆下的仁珠因為經歷過一個曾經死掉的妹妹,當初因為父親經營印刷廠倒閉而沒有錢讓妹妹看病,妹妹因而停止呼吸的創傷一直停留在仁珠內心中,這也是為什麼元尚宇要仁珠拿著錢去花的時候仁珠在晚上會想到過去曾經死掉的妹妹,仁珠說:「沒有錢會死掉我覺得仁珠小時候的家庭創傷與分裂深深地讓仁珠覺得「錢」=「家庭幸福」,只要窮就會死,就因為沒有錢,所以家庭變的碎裂


我總覺得在仁珠身上看到陳花英的影子,她說了「妳去報警吧,我要把錢花光然後去坐牢」,這樣的想法就跟陳花英生錢最後一個禮拜花了一堆錢買昂貴的鞋子包包、也去整形,然而可以猜得到仁珠會做的方法就是用錢買公寓,換成沒辦法帶走的東西給妹妹們,這些就是仁珠之前對花英講的願望,然後達成願望後自己就犧牲。



然而,仁京對錢的看法就是「不是自己的就不能拿」的那種直線正義,還記得第二集的時候仁京和姑婆有討論到以前她把幾百萬的錢變成幾千萬,但仁京卻認為那些都不是她的錢,所以她絕對不動~ 這一點馬上呼應到仁京要仁珠絕對不能碰這筆錢的堅持,仁京給我的感覺就是「自尊」比錢更重要,這沒有什麼對錯,因為我其實也認同仁京的看法,錢這種東西會讓人失去理智,變得邪惡,「只要因為貧窮去偷錢,就輸了,如果要當小偷我寧願去死 」。





仁京故事線


金達修、金哲盛案件仁京繼續追查,這次換成金哲盛的弟弟金羲盛和仁京碰頭,說到金達修明明是自殺,但金哲盛卻一直堅持金達修不是自殺,這個故事線是在補充上一段元尚宇五年前所經歷過的事情▶▶儲蓄銀行被起訴的有32人,其中有四人自殺,而且這四人的代表律師都剛好是朴載相,這四人死掉最後1400億的流向就會往朴載相妻子的哥哥元尚宇那裡


這個案件是這樣的:

  • 第一集時仁京發現朴載相過去曾幫儲蓄銀行金達修總經理辯護的律師,但金總經理的死雖被判定為自殺,但他保外就醫時曾喊著自己不想死(第三集金羲盛有說金達修保外就醫住院後一直害怕有人要殺他,把自己關在廁所好幾個小時
  • 卻在見過朴載相律師面談之後就死掉(朴載相來醫院金達修乖乖出來病房,但他裝睡,在朴載相離開後金達修拿著針筒跑進浴室就沒出來,三十分鐘後護士發現已經身亡,手臂還插著「麻醉止痛劑」)
  • 是金總經理的姪子(金哲盛)要仁京去追查,但並沒有可疑之處就淡忘了,可是金哲盛當時有蒐集到一堆監視錄影畫面,但也因為這個監視器畫面,讓金哲盛要轉交給仁京的那天就被殺掉(代表這監視器畫面會讓某人害怕秘密曝光?)


    透過醫院的監視器畫面可疑之處是「金達修在進去浴室之前有拿著一個『藍色的小東西』在聞」, 這就將「藍色蘭花」跟現在的案件串連起來了(裂唇虎蛇蘭:此種蘭花就像飄在空中的藍色煙霧,又被稱為越南幽靈,幽靈蘭花)~ 也和五年前的儲蓄銀行案件串連起來,至於這新品種藍色蘭花似乎又可以連結到元尚雅這個角色(第三集裡她有一本書籍是新加坡新品種蘭花生長於幽暗的森林地),因此陳花英、金哲盛、申理事的案件可以連結為朴載相、元尚雅做的,這部分看事件關係圖會比較了解~


★目前仁京這角色的伏線有:

  • 為什麼仁京會酗酒?
  • 為什麼她會這麼重視仁惠?
  • 為什麼仁京對死去的妹妹沒印象?


    這故事感覺是要帶出姑婆和三姐妹一家過去的故事,姑婆明明討厭小孩的吵鬧,但在那個死掉的女嬰事件時,姑婆還哭喊著為什麼孩子生病都沒告訴她,沒過多久仁京就被姑婆帶走,原來是因為罪惡感,只要給仁京錢就能降低自己曾經的見死不救的過錯。 老實說我還蠻喜歡姑婆這角色,雖然她勢利眼和自視甚高,但是她很直率,對這世界也看得很明也知道如何自保,「我不是討厭小孩,我討厭的是妳,因為妳總是對人笑瞇瞇,長大如果還是這樣,這世界只會賞妳巴掌」。

    的確,仁珠這角色是真的太容易相信人,仁京則是比較知道這世界的黑暗~ 


仁惠故事線


「我作畫時不是吳仁惠,而是朴孝琳」,這句話聽起來既是悲傷又令人心疼,仁惠那陰森森、黑暗、悲傷的畫作,真是把她默默面對的內心包袱都帶了出來,仁珠躺在黑暗的森林是「垂死的姐姐」,這還真的有夠驚悚,但我還蠻喜歡這畫作把這幾集仁惠內心的感覺以及姐姐們為她拼死拼活的那種「垂死感」流露出來!「妳一直都是為了仁惠的事這麼勉強自己嗎?」元尚雅說出的這句話,著實看見最赤裸裸的仁珠,「我作畫時不是吳仁惠,而是朴孝琳」,這句話最後來解讀變成「我作畫時完全把自己變成朴孝琳」,有種仁惠想要取代朴孝琳的暗黑概念啊~


這集有更多仁惠的鏡頭和故事線,接續前兩集,仁惠因為覺得姐姐們對她的付出太有壓力,「媽說的是實話所以我根本不會難過,我比較討厭妳們那麼努力」,於是用自己的方法弄到錢、找到資源,但也給自己與姐姐們帶來麻煩,而仁惠這個故事線我覺得是成為朴載相未來和仁珠互槓時的籌碼與把柄,仁珠現在手上握有對付朴載相的秘密資金帳本準備在合適的時機用,但朴載相到時候也有仁惠在手上,這對仁珠的計畫而言都會成為一個阻礙。



老實說我覺得仁惠這故事線有點恐怖而且很暗黑,應該是說我覺得仁惠的人設其實蠻像過去的朴載相,仁惠就跟朴載相的小時候一樣會偷元將軍家的東西,就是想要想盡辦法住進這個家,當朴載相問了仁惠「妳為什麼要叫朴孝琳拿妳的畫去參賽?這句話整個讓我雞皮疙瘩,因為這裡我們看見仁惠最赤裸的渴望,她如同朴載相想在元將軍面前被看見,並且表現得比任何人更適合這個家,所以最先主動和朴載相家有關連的不是朴載相的設計,而是仁惠!而仁惠這一步就已經陷入了危險,讓朴載相來利用去背叛姐姐們。


★目前仁惠的伏線:為什麼仁惠會知道死掉妹妹事情?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