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小女子第8集劇情/心得/推理、人物事件關係圖》我來這裡只看到奄奄一息的她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小女子8集劇情

★接續上集(第七集),朴載相要求崔道日處理掉仁珠來換取信任,崔道日承諾在隔天就可以完成任務,但須在海外動手避免耳目,於是崔道日利用國際蘭花展的報導中陳花英的照片引誘仁珠現在想要去新加坡守住錢以及確認花英可能還活著的急迫。 朴載相則是要元尚雅今晚乖乖吃藥明天就會放她自由亮麗亮相現場直播。另一邊仁京問到曾經參加過越戰的退役軍人得知崔熙材1967年和一群人曾經參加過秘密作戰,這是致死率極高的戰爭,但詭異的是他們全數安全回來,回來後還變了個人,有人說是被幽靈附身(蘭花幽靈)


★ 朴孝琳入侵家中保全系統後去偷了保險箱裡自己的許多存摺打算要跟仁惠、媽媽一起逃跑,以免在這個家成為怪物,於是朴孝琳偷偷去找元尚雅,但元尚雅說到與朴載相和好,明天就能自由,於是提出另一個點子(讓孝琳隔天去參加節目給朴載相驚喜,但事實上是支開孝琳並自己要逃走)。仁珠抵達新加坡入住酒店發現自己是MIP貴賓,主要是因為「吳仁珠」是連三年蘭花展珠購買天價金買蘭花的買主,那時就成為了蘭花市場的MIP。仁京在家發現崔熙材闖入家裡看著他所有的案件分析,他說到吳慧碩嚴格來說不是情蘭會的成員,她在戰爭中照顧著那些軍人,但之後漸行漸遠,尤其是在將軍夫人死後。



★崔熙材覺得仁京的報導無法說服社會大眾,於是要求要像有線電視台晚間新聞那樣有影響力的新聞管道,這樣各家媒體才會爭相報導 ,於是仁京找了趙萬奎幫忙讓崔熙材相信,崔熙材表示自己會隱居搞失蹤是不想要讓兒子變成殺人犯兒子,並且也要保護兒子不去殺人或被殺掉因此他打算偷偷殺掉朴載相,這樣仁京就能用這事件當獨家新聞,這被仁京拒絕,畢竟他無法讓崔道日承受父母都是殺人犯的罪惡,於是仁京和崔熙材交易先用仁京的方法。隔日仁珠和崔道日調查出冒牌吳仁珠長的就和仁珠一樣,路上還有一些人對仁珠打招呼,但又覺得仁珠不太一樣。



★仁珠在蘭花展上競標到盜賊公主,當她的目的是找到冒牌仁珠,直到有人說在廁所看到仁珠穿黃色衣服,並有人留話給仁珠說「恭喜妳,妳今天真的就像公主一樣,我一直很好奇,妳開花後會有多耀眼」,仁珠確認這是花英,因為這是花英才會說的話,另一邊,朴載相威脅仁惠別想操縱朴孝琳做出背叛的事,但仁惠希望孝琳可以學會背叛,因為她來這裡只看到奄奄一息的孝琳,只是這話語對朴載相來說根本不算威脅,因為他只要全部剷除就好,不會有心理愧疚。而仁惠也告訴仁京說現在朴載相似乎在計畫什麼,於是要仁珠在新加坡小心崔到日。





崔道日實在不相信花英還活著,反倒覺得元尚宇可能在背後操縱花英,而且說不定現在的冒牌仁珠是別人有其他目的,那就是七百億,於是現在最急迫的是把錢快領出來,仁珠得知要注意崔道日時開始不信任他,崔道日給仁珠一把槍博取仁珠的信任和讓仁珠自保,但在進銀行前有個老婦人給仁珠一張紙條,仁珠也看到疑似花英的身影,紙條裡寫到崔道日很危險,要快點離開他,她會創造一個讓支開崔道日的方法,仁珠就可以趁機溜走去指定的公寓。仁惠似乎看到朴載相下令崔道日殺掉仁珠的指示,於是緊急聯絡仁京,但仁珠在被追逐中出了車禍,醫院昏迷中聽到花英要她快點拿錢逃離,不要執著已經死掉的花英。


★仁珠帶著許多對花英的疑問去到指定公寓等待花英,但等到的卻是元尚雅,仁珠驚恐元尚雅是要來這裡殺她的,在新加坡仁珠一直覺得花英活著都是元尚雅找來的臨演,元尚雅表示她打從仁珠面試工作時就喜歡仁珠貧窮卻活得有希望的樣子,花英就是創造仁珠這個角色的人,而花英則是元尚雅訓練栽培成的角色,所以元尚雅這次來是要把仁珠殺掉,創造成自殺的樣子,就像是花英一樣,仁珠因為一直喝桌上那杯幽靈蘭花的飲料,變得昏昏欲睡,但她做最後要求要看700億最後一眼,元尚雅很高興地打開行李箱,裡面卻是裝著磚塊,此時仁珠拿著崔道日給的槍對著元尚雅。仁惠找到一段可怕的監視器畫面,在13日那天,元尚雅明明穿著毛皮大衣出門,但回來後卻沒有,而那件毛皮大衣是花英死掉時穿的大衣





小女子8集評價集心得、關係圖

圖/tvN

角色心得


這一集的節奏真的很精彩,在角色上我覺得各自有自己的成熟和目標,這和過去一開始的角色很不同,尤其我們能看見三姐妹在這案件上所做的決定都有著蠻大的成長,老實說我一直覺得《小女子》給我的感覺是無敵寫實的,雖然有些觀眾對三姐妹的個性覺得太討厭,然而,換個角度想就能多少體會編劇這樣設計的用意。


換作我是仁珠,我也會像仁珠那樣把沒有主人的錢拿走,我也會想盡辦法突破出這段困境,我覺得目前仁珠這個人設的成長弧線是有的,過去我們總會覺得仁珠也容易相信人,但現在她越來越聰明,知道任何人都不能相信,知道要懷疑崔道日不能太相信,甚至知道要協商,也知道不能相信元尚雅每次釋出的好意等等,越到後面的集數,我感受到仁珠越來越多傾向於「相信自己」,相信自己這種心境變化就來自於自信和愛自己,所以一直刻畫到第八集的仁珠事實上已經擺脫過去對沒自信貧窮的自己,這種角色故事弧線對我來說是有感的。



而如果我是仁京,編劇筆下的仁京是個超級正義的人,但為什麼一樣是貧窮,她可以比仁珠更為理性?這是因為她有過一段與姑婆的成長過程,就因為仁珠經歷過當有錢人家的經歷,因此她對金錢比較沒有慾望,反倒是對真相與正義有更大的興趣,其實看到第八集我會覺得仁京這角色存在其實很重要,因為她與姑婆的親密度比仁珠多,因此她對姑婆之死的案件真相更會有決心,而且我覺得仁京很多時候都是仁珠的煞車,當仁珠一開始對一大筆錢還很懵懂時,仁京就是仁珠很大的煞車,讓仁珠逃過幾次差點被設局的陷阱。



再來就是仁惠,仁惠從第七集開始有讓我感受出比較少的尖銳,以她這年紀的小孩來說說道理是沒有用的,但如果讓她可以親身體會以及親眼看見,那她就會相信她所處的朴家很黑暗危險,第八集我很喜歡仁惠的成熟,尤其她與朴載相對戲講出的台詞,編劇細膩地刻畫出她並不是「盲目地認為這個家就是她的歸屬」,尤其她講到「我來這裡之後,怎麼發現孝琳奄奄一息呢?我希望孝琳也能學會背叛,不然她可能真的會死」,仁惠感受出人命比金錢重要,這與一開始仁惠盲目走進這家庭有很大的反差。





案件剖析

✦五年前案件(情蘭會)✦


關於案件的分析,我依照上集總結下來繼續做更新內容,我分成五年前和現在的時間軸來看,因為我覺得幕後指使者分別是元基善、朴載相,元尚雅則是從旁協助:


★ 五年前:朴載相對金達修說的「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陳花京在遺書裡說過:「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真可惜,要是能多撐一個禮拜就能證明這一點了」,我記得仁珠有懷疑過陳花京的遺書為什麼是用印出來的而不是用寫的,這一點又能再次將朴載相和五年前的命案和現在的命案做連結,這就呼應到第四集一開頭朴載相對仁惠說的那些話,他說到自己也是社會底層的人,但他犧牲了很多用了很多不擇手段取代了元尚宇成為元家繼承人得到一切,因此上一集元尚宇刻意釋出這700億來讓陳花英可以當綻放的盜賊公主,會想要爬上巔峰的這種想法,讓我覺得陳花英和朴載相似乎也有點私下的關係~(?)



幽靈蘭花:裂唇虎蛇蘭,此種蘭花就像飄在空中的藍色煙霧,又被稱為越南幽靈,幽靈蘭花,三萬種蘭花中這種藍色蘭花最神秘,許多探險家和植物學家找遍越南一代的叢林找到幾株,『最終卻都賠上了他們的性命』,因此這種蘭花又被稱為「死亡之蘭」,這種花瀕臨絕種並且具有毒性,原住民部落中只有少數巫師知道蘭花的生長處,普通人碰到這種花稍有不慎就會危險, 第一次碰到這種花的人光是聞到花香就能消除痛苦,還會出現心情愉悅的暈眩情形,它會使極度敏感的人心跳加速、頭重腳輕,有時會產生幻覺,把蘭花的根煮成茶來喝就會喪失知覺陷入沈睡,巫師將這一瞬間稱為「走上天堂階梯的第一步」,他們可能還會在這過程中遇到亡靈,藍色蘭花能喚起死者的靈魂。

元靈學校是金哲盛給仁京要調查的地址,這裡有朵培育出來的一朵幽靈蘭花,這是四十年前元靈學校創校時元基善給校長的,也是元基善在越戰中特地帶回韓國的。在元家有個秘密溫室,這是元基善的秘密溫室,裡面就有死亡之蘭,因此五年前金達修手上的花也能推測是從元家來的,因為那朵蘭花也是朴載相給金達修的。





目前我自己的推理是,五年前的命案是元基善、朴載相一手策劃,並搭配朴載相想要證明他比元尚宇更適合這個家,因此幫元基善做了許多壞事,包括儲蓄銀行那個案件,這部分在第三的時候就已經有詳細推理,讀者可以往第三集的文章去看~


但這裡我就簡短說,元尚宇在五年前剛進公司時就已經發現公司秘密資金的罪行,甚至還「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元尚宇因此對父親提告,最後元基善無罪釋放,元尚宇反倒被關進精神病院裡,因此元尚宇口中「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我想指的就是五年前儲蓄銀行的那段期間,因為儲蓄銀行四個委託人的金錢流向是往元尚宇那邊去。因此那700億陳花英會拿走,我覺得有可能是元尚宇故意慫恿她去拿錢(但元尚宇沒有參與),同時也是陳花英自願的~不然元尚宇也不會給申理事複印帳本,也不會給仁珠帳本了。





✦現今案件(挖掘情蘭會)✦


★ 而現今的案件,朴載相應該就是背後命案兇手(但元尚雅也有份,只是元尚雅目的和朴載相不同),朴載相也是個從社會底層爬上巔峰的人,五年前朴載相對金達修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這段話我覺得是「元基善」給朴載相的考驗,因為朴載相這集開頭就對仁惠說『妳也能做得到嗎?能背叛這地球上最愛妳的人嗎?』,所以過去朴載相會有這種想法大概就是先經歷過元基善的洗禮和考驗,因此用著同樣的方式,朴載相複製了元基善五年前的方法,成為目前案件的指使者之一,元尚雅則是從旁協助。


我記得在之前的集數裡,朴載相對仁惠說「我犧牲了我父親的死亡」,這一點在第六集姑婆談到朴復逸死前一天要姑婆幫他拿到藥效強一點的止瀉藥,因為只要緊張就會跑廁所,姑婆馬上知道會有大事發生,「他不希望自己被發現的時候穿著弄髒的褲子」,所以朴復逸的死根本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謀殺姑婆會這樣說代表朴復逸也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會死,如果姑婆是元基善的救命恩人而沒有被殺死,代表其他人被殺掉就是刻意被謀殺,而且還是因為土地


第五集裡學校給予學生的價值觀是「只要認真讀書,社會底層的人也能爬上巔峰」,元靈學校的校訓也是「從最黑暗的深淵爬上巔峰,走向一片光明」,元基善在1955-1975越戰時也說到他們這些軍人是「社會底層的人」,因此這就能呼應到上面這一段元基善會喜歡朴載相而不是元尚宇的原因,因為朴載相的想法跟元基善最契合,朴載相也最願意幫元基善處理骯髒事。


然而,第六集仁京爆料了朴載相根本不是一個貧困家庭出身,朴復逸本身是擁有八十億房地產的人,而第六集開始編劇開始著重刻畫姑婆和朴家以前之間的關係,原來姑婆以前是在這個家當打針阿姨,仁京查到1973年姑婆和元基善他們一起買地,當中朴復逸是其中的所有權人,若朴載相是要奪得朴復逸的土地,那就代表朴載相是幫元基善和自己的弒父兇手,因此朴載相配合元基善殺掉父親(當然朴載相自己沒動手,但他有默許





那土地的所有權人大部分都死了,姑婆沒有死是因為她跟將軍的關係很緊密,也是將軍的救命恩人,因此關於這些人會死亡,基本上就是朴載相和元基善的合作,(情蘭會剩下活著的人為元基善、張士平校長、姑婆、很久以前失蹤的崔熙材


第七集當中我們知道失蹤的崔熙材就是崔道日的父親,這解釋崔道日會在這公司裡當一個這麼重要的職位人物,還是很貼近朴載相一家的人,這也把崔道日這個角色的身份神秘部分解開一點點,其實看完這一集雖然崔道日好像有點在幫朴載相,但更大的比例會讓我覺得是他暗中計畫對朴載相報復,而崔道日的目的很可能是因為在替父母報仇,因此崔道日有著必須要讓計畫可以周全的決定引導和控制仁珠,要確保可以毀滅朴載相、元基善一家可以成功。


再加上第七集崔道日的媽媽也是1989/8/9晚上9點,再開發協會的辦公室裡洪新洞拆遷戶對策委員長命案的兇手,案件被仁京認為動機太薄弱,因此肯定背後有人在指使崔道日的媽媽,即便崔道日再怎麼愛錢,對於自己的爸爸失蹤,母親又因為殺人案入獄因而家庭破碎,崔道日又是受到元基善提供的獎學金去美國讀書,那崔道日很就我自己解讀起來就不像是單純在幫朴載相,而是有著要毀掉朴載相的目的,畢竟這個家族是讓崔道日家破人亡的元兇


所以第七集最後崔道日會把崔熙材住址大方給朴載相並不是因為他背叛父親,而是在將計就計知道朴載相到底在幹嘛,而且崔熙才的同袍也說他是厲害的軍人,因此崔道日也利用這一點給出地址來對朴載相設局,但同時又能讓朴載相認為崔道日是值得信任的人(畢竟崔道日給出地址了)。





過去情蘭會

1955-1970年代:越戰,元基善身為領導者有喊出軍人是社會底層的人。
1967年:崔熙材參加過致死率極高的秘密作戰,同袍覺得詭異那批人為什麼可以全部活著回來,而且崔熙材回來就變了個人,有人說他們被幽靈(蘭花幽靈)附身
1970年:姑婆之前以美軍身份去當過軍隊護士,1970年退伍,當時情蘭會的成員都是在越戰時相識,並且是在美軍醫院裡相識的 。(但崔熙材說到吳慧碩嚴格來說不是情蘭會的成員,她在戰爭中照顧著那些軍人,但之後漸行漸遠,尤其是在將軍夫人死後,將軍夫人是在元尚雅高中的時候
1970年代~後期元靈學校校長說元將軍回國後開始拆除廢墟,興建房子、為遊民建造設施,後期開始為貧困兒童興建學校。
1973/3/5 :情蘭會,一群人買下元靈學校的那塊地,這群人最後都幾乎死掉,鍾浩說加入情蘭會好像會比韓國人平均預期壽命還早死(情蘭會剩下活著的人為元基善、張士平校長、姑婆、很久以前失蹤的崔熙材)。
1970-80年代:姑婆買地(根據姑婆所講,也跟朴復逸一起看地)這是黃金年代。
1988年:姑婆和朴復逸也去瑞草洞買地,被報導涉嫌利用國防部內線情報炒房,遭檢方調查的軍務員也莫名車禍死掉,這軍務員有將內線消息透露給八個友人。
1989/8/9晚上9點,再開發協會的辦公室裡洪新洞拆遷戶對策委員長命案(70多歲男性遭人殺害,崔道日的媽媽安筱英將受害者用錘子打三下後腦勺,兇器也在現場,兇器是犯案一個月前故意買的,因此事預謀犯案),仁京認為預謀犯案一定是要有動機,但安筱英動機根本不合理,除非背後有原因以及有人指使,第七集揭曉殺掉這個老先生的人是朴逸復(朴載相的父親),安筱英是擔罪的人
2013年前:那些土地是共同一群人所有,包含元基善、朴復逸、金達修等人
2013年:朴復逸過世。


我想以上這樣就可以解釋姑婆為什麼會替仁京的生命安全感到緊張,因為她知道朴載相、元基善是會做出的恐怖事情的人,姑婆選擇把所有過去的地產投資資料都銷毀,這已經可以代表姑婆和元基善家有過一段黑暗危險的過去(對元尚雅來說姑婆也是高中母親去世時的陪伴護士),銷毀資料的話就會讓仁京查到不該查的資料去對付朴載相惹來殺機,目前我猜測在姑婆的密室裡的資料即是關於情蘭會內幕資料證據。





金達修

在保外就醫住院時在聽了朴載相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之後,朴載相離開病房後金達修手上拿著朴載相給的死亡之蘭有意識地聞著(代表他知道聞死亡之蘭的功效),之後拿著鎮靜劑進去廁所自殺(金達修的自殺推測是聞了死亡之蘭後產生的幻覺)

前會計
死法和陳花英一模一樣。
 
第五集朴孝琳畫了會讓她害怕心境的畫,那是穿著紅色高跟鞋吊在衣櫥裡的畫面,但朴孝琳說那不只一次腦海浮現這畫面,而且在陳花京之前就一直有這畫面在,本來我以為那可能是「朴孝琳看到的畫面是五年前的前會計」?!因為她的死法和陳花京一模一樣~
 
但第七集揭曉,朴孝琳看到的是一個小時候玩的「密室娃娃屋」有這景象而朴孝琳看到的那段行車記錄器時間是2022年 17日 星期三,朴孝琳只是剛好挖出朴載相曾經去過花英家的影片。


關於元尚雅這個角色,其實過去的集數都一直有在刻畫,第七集元尚雅提到自己高中時面對媽媽的死亡仍舊無法打開那扇門,搭配到仁惠和和朴孝琳找到的那個閉室娃娃屋(1995年元尚雅紐約大學舞台劇的製作但很詭異的是裡面的擺設元素感覺跟花英的家很像,都有金魚,該不會花英其實整型成現在的元尚雅???!!!! 應該不會這麼狗血吧??)以及被挖空的照片,元尚雅第七集中說到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沒打開這扇門,事實上那我對元尚雅內心中的推理是:

  • 元尚雅的對「自由」是渴望的,但因為父親的關係因而過著被擺佈的人生(以前她有諷刺過自己想當演員,但現在她一輩子都在扮演朴載相的妻子角色
  • 娃娃屋閉室像是元尚雅內心中的心境(因為仁惠有說到這閉室是沒有門的),而朴孝琳應該是從這個閉室娃娃屋中發現感受出元尚雅的心境,潛意識裡怕媽媽也會像閉室娃娃屋那樣上吊,成為朴孝琳內心中最害怕的東西,因此每次父母吵架朴孝琳就會特別恐慌。




第四集看起來陳花京和元尚雅似乎是有關係的,據元尚雅說她們是朋友,如果她們真的是朋友關係,而仁珠又不相信陳花英會這樣,那我自己的推理是這樣的:

  • 元尚宇本身對朴載相太怨恨,而且朴載相和父親一直在用人命籌措秘密資金,因此陳花英可能接受元尚宇的建議決定把這700億挪走這樣就會符合上一集元尚宇很像是在鼓勵陳花英、仁珠當盜賊公主的理論,但是!元尚雅其實也可能是釋出700的人,因為第八集中我們看到元尚雅本身將朴載相當僕人看,元尚雅也說到這是她玩辦家家酒的方式,因此元尚雅可能本身要用這700億讓朴載相無法當選市長(合乎每次元尚雅聽到朴載相講他的政治時她都會想要翻白眼很不喜歡的樣子,因為朴載相掌握整個家的權力,對元尚雅來說很不爽)。

  • 陳花英利用與元尚雅的工作兼「朋友」關係(這段關係很明顯元尚雅應該也有偷偷在利用陳花英),我覺得陳花英應該也是有從朴載相那裡學到那套「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所以配合執行了盜走700億的計畫,以元尚雅對她的信任慢慢得到權力、權限,當了幫元尚雅洗錢的人(就和現在仁珠在元尚雅身邊扮演的角色一樣),當然陳花英本身也知道自己會因為這700億有危險,因此推測此時可能和崔道日開始有合作計畫要拿走這700億,並且利用崔道日可以幫人搞到假身份的方式詐死。
  • 而第五集中朴載相得知元尚雅去新加坡的事情很生氣,這是很奇怪的橋段,畢竟元尚雅就是去工作臨時去新加坡到底有什麼好生氣的?但突然我想到這很可能在過去的時候元尚雅曾經拿去新加坡來掩蓋她偷偷做的事情,簡單來講就是曾經騙了朴載相(第五集朴載相問不出元尚雅去新加坡的原因就是這樣,一直覺得元尚雅在隱瞞、說謊),第八集揭示元尚雅是把朴載相當僕人在玩,朴載相是個要競選市長的人,因此對於不受控的元尚雅會擔心單獨出去是怕她又做出什麼影響他政治之路的事

    而我自己的推測是很可能以前元尚雅和花英曾經偷偷去新加坡,這樣就能合乎元尚雅和花英之間的友誼的確存在(那雙限量版鞋子送給花英也是真的),並且還能解釋朴載相聽到元尚雅突然去新加坡而生氣硬是要馬上抓回來的原因,朴載相應該是對陳花英很討厭,因為第五集的元尚雅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悲傷、生活很壓抑,也說「我很久沒感覺自己活著了」,因此元尚雅突然跑去新加坡,這很可能是朴載相覺得陳花英帶壞了元尚雅變成不受控的個體,元尚雅也說「朴載相看不慣我和別人相處愉快的樣子」,第八集揭露朴載相是元尚雅的僕人,這代表朴載相本身怕元尚雅又到處闖禍影響到他

  • 花英買新加坡公寓、車子的錢哪裡來?這是一個關鍵點,因為第四集結尾崔道日追查到七百億都還在並沒有花掉,只是分別轉到二十個帳戶裡(崔道日第五集也說那七百億會轉到仁珠的空殼公司裡),那問題就來了,這樣新加坡公寓、車子錢又是哪裡來?雖然仁珠友說花英根本不缺錢,但如果元尚雅是真的認為花英為一個朋友,那花英這些錢說不定是元尚雅給的,也不會是挪用公款(畢竟花英只被發現挪走七百億,沒挪用其他資金),更不可能是花英自己的錢,畢竟花自己的錢是可以心安理得,不怕被調查就沒必要用仁珠的身份,所以我目前唯一的推測是可能就是來自於元尚雅的錢,如果往邪惡的一面去想或許花英買公寓的錢是元尚雅要給花英的信任畢竟花英是可以幫她做危險事業的人。

  • 花英到底有沒有死掉? 最近有讀者跟我提到花英很可能還活著的論點,那就是花英本尊的刺青是右腳踝外側,但死者是左腳踝內側但經過其他讀者的討論,做瑜伽那幕似乎是故意誘導之嫌,做瑜伽那段類似是雙腳交叉盤腿疊放,所以左腳是在上面,右腳是在下面,因此刺青就會都是在左腳內側,觀眾可以自己回放第一集自己推理看看),而花英整形完之後就以仁珠的身份在新加坡居住(而且也沒人知道她整成什麼樣子),這很合乎崔道日第五集講的「你有想過要重生嗎?妳可以擁有全新的身份和面貌」,因此花英似乎真的有可能根本還活著,而且可能還是崔道日幫忙換假身份~




  • 第八集裡花英過去三年遇了「吳仁珠」的名字去在蘭花展上買蘭花洗錢,三年前開始為什麼就要用仁珠的命字?第八集講到動機,那就是元尚雅在仁珠面試時就喜歡仁珠這種貧窮但活得有希望的感覺,可是搭配元尚雅的心境,她是個想要逃離朴載相的可悲女人,她利用花英盜取700億的錢出來,然後殺掉花英,這樣就能讓仁珠為了花英的死而涉入案件中。


    崔道日會一直洗腦仁珠說世界上不會有跟她長的一樣的人?似乎是在阻礙仁珠覺得花英還活著。因此透過這樣的話語,元尚雅最後出現時,說到一切都是她的設局,新加坡那些認識仁珠的都是找人演的,有點類似《楚門的世界》一樣,這樣仁珠就會為了堅信花英還活著,然後跟著線索被引誘到公寓裡。


    然而,這就讓我想到一點,我有點懷疑會不會其實花英整型成元尚雅的樣子?➊畢竟元尚雅本身又不缺這700億,我也不相信以她的身價沒辦法弄個詐死的方式讓自己得到自由,➋而且第八集元尚雅看到700億的樣子就好像沒看過這麼多錢一樣,➌而元尚雅也不給朴載相碰,➍連同過去幾集中每次看到朴載相政治作秀都很討厭。 因此我才會懷疑花英根本就是整型成元尚雅,然後利用仁珠把錢領出來,再殺掉仁珠,這樣她就可以擁有700億,這就能回推元尚雅與花英本身似假似真的友情,還有和元尚宇本身的盜賊公主友誼關係,三人都對彼此有目的和利用~ 這樣變成花英有沒有死是有兩種可能:

    ➊花英整型成現在的元尚雅,取代元尚雅,在花英家死掉的是真的元尚雅,冒充元尚雅的花英要得到700億,過著沒有朴載相的生活
    ➊元尚雅讓花英被殺死,利用花英、仁珠得到700億和自由

    可是花英變成現在的元尚雅這樣推理又有漏洞畢竟我不太相信花英會這麼灑狗血,而且跟仁珠見面後還會這麼壞所以總結: 我覺得花英應該還是活著,而且可能是透過崔道日的幫助用新身份過活(畢竟崔道日是特別會幫人搞到新身份的人,這個梗不拿來用太可惜),所以崔道日很可能是花英派來幫助仁珠,崔道日也可以為自己報仇(這也能合乎一開始花英要給仁珠二十億的原因,這樣就可以把仁珠拉進去元尚雅身邊),而且崔道日一直說沒人跟仁珠長得一模一樣,講得好像他很確定一樣~代表崔道日應該是和花英設計了這場計畫。


    因此透過上述的一些線索拼湊,整個過程推測可能是這樣,元尚雅是本尊,花英為自保而詐死:

    元尚雅要花英把700億搞到自己這裡,為的是破壞朴載相掌權元家,這樣700億不見就可以阻礙朴載相去當市長(合乎前面我質疑元尚雅又不缺這700億的懷疑),花英因為元尚守的盜賊公主想法慫恿也執行元尚雅計畫,花英聽元尚話雅故意接近仁珠當好朋友,花英知道這700億是用仁珠的名義(因為國際蘭花展就是用仁珠的名字),本來是刻意接近的友情變成真的,因此花英知道700億必須讓仁珠去守護才行,這樣仁珠才不會被殺掉、被假仁珠取代。

    花英不曉得有沒有死,可是如果要解釋花英死掉當晚的發生順序可能是,元尚雅發現花英在動手腳,所以殺了她(也可能是花英早就已經知道自己會被殺,因此透過崔道日幫忙找個無辜的人來詐被殺死,讓元尚雅殺錯人),而第八集元尚雅回家後沒穿的那件毛皮大衣可能就是兩人曾經見面的證據。

    元尚雅告訴朴載相關於花英的死訊,據朴孝琳說當時朴載相相當生氣,並開著父親的車出去,這樣的舉動很可能是朴載相要去滅證,畢竟元尚雅這種行為會影響到朴載相競選市長,於是必須要去滅證(這部分應該就是孝琳看到的行車記錄器)。之後元尚雅為了要追回這700億,當然必須要和仁珠有所交集,於是利用仁惠的繪畫天份以及從仁珠那裡找到的20億來讓仁珠接近,而仁珠身邊可以幫她的就是崔道日,因此崔道日一開始的確可能是和花英為了錢合作,而現在多出要幫父母復仇,元尚雅要來新加坡殺掉仁珠也被崔道日算在內,因此給了仁珠槍,還有都是磚頭的行李箱




領便當的人,現場都有藍色蘭花(現在情蘭會)

陳花京(疑似)

被吊在衣櫥,以前接替前會計和申理事一起挪用公司鉅額資金(梁香淑是陳花英之前一任的會計,很明顯死法和陳花英一樣「被自殺」)

2022年 17日 星期三,朴載相晚上有去花英家,第六集時還不能確定朴載相是不是兇手,但當天的監視器都被拿走(社區和附近車輛的畫面都被拿走),代表有人刻意消滅證據。

金哲盛

儲蓄銀行金金達修的姪子,他五年前就對仁京講過金達修自殺的事不單純,而這次仁京又追查時,金哲盛卻在路途中出車禍死亡,疑似車子暴衝。

申理事

車子暴衝,手中握有25年的秘密帳本(複印本)想要去跟檢察官談判,秘密資金帳本正本在元尚宇那裡。

姑婆
倒臥在家,當晚仁珠帶著元尚雅給的蘭花做了惡夢,然後去查看姑婆時無意識中只知道淚流滿面,之後才驚覺姑婆已經死掉。
 
真兇千祥奕:是姑婆身邊兩年來準備三餐的人,鍾浩發現當中他講了「在那高處的人已經表示理解我了」,手上還有藍色蘭花(代表他是真的拿到現場來)。

第六集內容說到,加入情蘭會的人都會收到幽靈蘭花(所以上述的人都是情蘭會的一員),如果照鍾浩說加入情蘭會的人壽命都不長的理論(幾乎都被殺掉,但事實上有些應該像是自相殘殺,過去情蘭會好像有些成員殺來殺去),那第六集仁珠也收到這朵蘭花,表示仁珠真的有危險,然而第六集的斷點在於仁珠懷中竟然有看似沒有氣息的姑婆,仁珠很顯然不是因為蘭花而無意識殺掉姑婆,反倒是要找姑婆時看到姑婆死掉。


因為仁珠第一段聞了蘭花之後其實並沒有去找姑婆,而是在夢中和姑婆一起對話自己有七百億並且想要和姑婆聯手對付朴載相拿到七百億;然後仁珠突然又在床上驚醒,並看著蘭花,這就表示剛剛那一段對話是「仁珠內心想要的慾望」潛意識!所以仁珠醒來後才會拿著蘭花要去找姑婆詢問,因為在夢中姑婆沒有講出答案,這時仁珠才真正有去找姑婆,只是看到姑婆死掉,因此仁珠不是在潛意識中殺掉姑婆,而是找姑婆是才看到姑婆被殺(更何況仁京有發現家中大門是開著的),也合乎第七集一開始眾人討論仁珠目睹了整個過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