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小女子第5集劇情/心得/推理、人物事件關係圖》讓她看見妳能用性命守護別人的錢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小女子第5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四集),仁珠從崔道日那裡知道花英用她的資料買了公寓和車子,她想到四年前曾經和花英在她媽媽過世時去新加坡散心,就有給出護照過,本來仁珠現在想要馬上飛新加坡,但崔道日覺得現在太多眼線在盯著仁珠,除非仁珠等到即將到來的新加坡世界蘭花展幫元尚雅買賣蘭花進行洗錢才不會被懷疑,這代表仁珠需要接受元尚雅工作提議,取得信任。晚上仁珠想起四年前和花英在新加坡講到希望自己以有錢人的身份在那種地方(豪華公寓)住上一天,這樣我才能死而無憾。

★仁珠終於去幫元尚雅工作,因為她臨時需要去,說到如果沒有事先告知,朴載相就會生氣總是會讓朴孝琳很恐懼還會呼吸困難或失眠,於是交代仁珠許多需要給朴孝琳吃的藥,甚至要仁珠留宿照顧朴孝琳。晚上朴載相得知元尚雅去新加坡的事而大發飆甚至還刻意上網查是不是有新聞可以佐證元尚雅沒有說謊,並要崔道日把元尚雅抓回來。元珠認為這家人都瘋了,而朴載相根本就是申理事口中那個不能惹的瘋子,崔道日安撫仁珠記住他的計畫,他去新加坡時就會把七百億挪近用仁珠名義設置的空殼公司,然後用帳本談判換那七百億,還選定好要安身的地方,也鼓勵仁珠想著重生,擁有新身份和面貌。

★有了這份決心,仁珠還特地告訴仁惠總有一天會把她帶離這裡,不過卻被仁惠潑冷水。朴孝琳對仁惠訴說心事,說到父母吵架就感覺要窒息,所以自己很怕孤單而用自殘方式讓自己冷靜,元尚雅也才會餵她吃藥。隔日仁京被姑婆帶去公司當了「理事」,因為仁京過人的投資天份,姑婆想要這間公司在二十年後還存在,仁京也趁這機會詢問姑婆和朴載相父親朴逸復以前看地的事情。

元尚雅被迫回家,說著自己就是很久沒感覺自己活著了,因此去新加坡享受,這些朴載相都不相信,甚至翻了行李要找線索,這可是逼瘋元尚雅而悲傷地逃出門,朴孝琳將內心的陰暗畫成一幅一個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女人。隔日,朴載相和元尚雅完全沒事地出席畫廊典禮,敬酒之時元尚雅突然反胃。鍾浩和仁京去到元靈學校調查藍色蘭花(這地址是金哲盛要仁京去調查的地方),這裡有個培育出來的一朵幽靈蘭花,這是四十年前元靈學校創校時元基善給校長的,在看紀念館時仁京突然發現瑪莉竟然也是這個學校的傑出校友。仁珠被元尚雅帶著買衣服時發現有人在跟蹤她,她很清楚那是朴載相派來的,因為朴載相就是看不慣她和別人相處愉快的樣子。

★元尚雅在花京的公寓內大哭,因為她跟仁珠一樣都覺得花京死掉不太真實,花京雖然拿走她的錢,但也像是朋友一樣讓她逃避悲傷,仁珠也發現元尚雅的大腿內側有被家暴的痕跡,才知道元尚雅被迫要時時刻刻演戲當朴載相完美的妻子,但崔道日非常嗤之以鼻地說元尚雅是故意演戲讓仁珠可以對她信任,而這也非壞事,因為仁珠絕對可以馬上被元尚雅帶去新加坡。 晚些時間,仁京和鍾浩調查到崔道日個人背景不單純,2012年1/12時崔道日在美國和女朋友發生車子暴衝車禍,崔道日獲救,但女方則是一直沒有尋獲,鍾浩也說他在暑假後就沒看到那個女生,據說俄羅斯洗錢者不喜歡那女生,崔道日在1998年因為媽媽毆打人而讓他接受元基善的獎學金去美國讀書。

★仁京實在太擔心仁珠被利用而要她離崔道日遠一點,仁京突然理解出崔道日就是那個要拿帳本和朴載相談判的人,在爭吵過後仁珠看到鍾浩家的藍色蘭花,馬上說出在案發現場都有看到,隔日仁京馬上拿去告訴趙萬奎,然後跟趙萬奎報告藍色蘭花後就突然被解僱了,仁京本來以為是姑婆搞的鬼,卻沒想到姑婆說自己沒這樣做。 仁珠在朴孝琳的房間裡發現一幅可怕的畫,是一幅跟陳花京吊在衣櫥裡的畫面一模一樣,朴孝琳哭著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畫這樣的畫,那只是仁惠叫她畫出「讓她感到最害怕的場景」,這是朴孝琳腦中常浮現的場景。

★仁京因為被解僱氣得去朴載相的記者會場,講出朴載相以前說自己有艱難的童年根本是騙人的,因為他父親生前可是有高達八十多億的房地產。朴孝琳在家中突然消失,原來她躲起來看著一段讓她很恐懼的行車記錄器畫面(上個月17日),而且還是朴載相去花英家的畫面。





小女子第5集評價集心得、關係圖

圖/tvN



為什麼選擇我呢?為什麼選擇仁珠?

第四集的結尾我一直困惑著花英用仁珠的個資在新加坡過著好生活到底是好意還是壞意?這一集我覺得可能得到一些我想要的解答,或許花英是真的有把仁珠當朋友,畢竟這四年來花英沒有讓仁珠背上什麼黑鍋或是惹上什麼麻煩,雖然花英盜用仁珠的身份是一種詐欺行為,不過花英就像是一個盜賊公主,這四年的確是綻放了,而就算在消失之時也留下仁珠繼續享受這種好處,這樣的舉動有一部份就像是花英在乎著之間的友情。


再加上第五集開頭時仁珠在新加坡無意地說著自己的心願「十五分鐘太短了,我希望以有錢人的身份在那種地方(那套豪華公寓)住上一天,這樣我才能死而無憾」,花英有點像是先幫仁珠奠定了前面危險的路,然後讓仁珠之後可以享受到,不過這樣的舉動也像是故意的,畢竟用仁珠的名義就不會在被抓到時牽扯到自己。



因為崔道日第五集講的一句話讓我覺得很有趣,人拿到錢當然是會想要換身份消失,永遠消失不被找到,「你有想過要重生嗎?妳可以擁有全新的身份和面貌」,因此花英一開始就用仁珠的身份在新加坡擁有分身,應該是為了要達到永遠不被「陳花英」的身份被找到,並且以別人的身份重生,說穿了,花英用仁珠的名義買房買車子也不是真的要留給仁珠,是要讓自己可以重生罷了





關於案件的分析,我依照上集總結下來繼續做更新內容,我分成五年前和現在的時間軸來看,因為我覺得幕後指使者分別是元基善、朴載相,元尚雅則是從旁協助:


★ 五年前
:朴載相對金達修說的「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陳花京在遺書裡說過:「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真可惜,要是能多撐一個禮拜就能證明這一點了」,我記得仁珠有懷疑過陳花京的遺書為什麼是用印出來的而不是用寫的,這一點又能再次將朴載相和五年前的命案和現在的命案做連結,這就呼應到第四集一開頭朴載相對仁惠說的那些話,他說到自己也是社會底層的人,但他犧牲了很多用了很多不擇手段取代了元尚宇成為元家繼承人得到一切,因此上一集元尚宇刻意釋出這700億來讓陳花英可以當綻放的盜賊公主,會想要爬上巔峰的這種想法,讓我覺得陳花英和朴載相似乎也有點私下的關係~(?)

幽靈蘭花:裂唇虎蛇蘭,此種蘭花就像飄在空中的藍色煙霧,又被稱為越南幽靈,幽靈蘭花,三萬種蘭花中這種藍色蘭花最神秘,許多探險家和植物學家找遍越南一代的叢林找到幾株,『最終卻都賠上了他們的性命』,因此這種蘭花又被稱為「死亡之蘭」,這種花瀕臨絕種並且具有毒性,原住民部落中只有少數巫師知道蘭花的生長處,普通人碰到這種花稍有不慎就會危險, 第一次碰到這種花的人光是聞到花香就能消除痛苦,還會出現心情愉悅的暈眩情形,它會使極度敏感的人心跳加速、頭重腳輕,有時會產生幻覺,把蘭花的根煮成茶來喝就會喪失知覺陷入沈睡,巫師將這一瞬間稱為「走上天堂階梯的第一步」,他們可能還會在這過程中遇到亡靈,藍色蘭花能喚起死者的靈魂。

元靈學校是金哲盛給仁京要調查的地址,這裡有朵培育出來的一朵幽靈蘭花,這是四十年前元靈學校創校時元基善給校長的,也是元基善在越戰中特地帶回韓國的。在元家有個秘密溫室,這是元基善的秘密溫室,裡面就有死亡之蘭,因此五年前金達修手上的花也能推測是從元家來的,因為那朵蘭花也是朴載相給金達修的。





目前我自己的推理是,五年前的命案是元基善、朴載相一手策劃,並搭配朴載相想要證明他比元尚宇更適合這個家,因此幫元基善做了許多壞事,包括儲蓄銀行那個案件,這部分在第三集的時候就已經有詳細推理,讀者可以往第三集的文章去看~

但這裡我就簡短說,元尚宇在五年前剛進公司時就已經發現公司秘密資金的罪行,甚至還「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元尚宇因此對父親提告,最後元基善無罪釋放,元尚宇反倒被關進精神病院裡,因此元尚宇口中「被逼迫籌措秘密資金」我想指的就是五年前儲蓄銀行的那段期間,因為儲蓄銀行四個委託人的金錢流向是往元尚宇那邊去。因此那700億陳花英會拿走,我覺得有可能是元尚宇故意慫恿的,同時也是陳花英自願的~

金達修

在保外就醫住院時在聽了朴載相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之後,朴載相離開病房後金達修手上拿著朴載相給的死亡之蘭有意識地聞著(代表他知道聞死亡之蘭的功效),之後拿著鎮靜劑進去廁所自殺(金達修的自殺推測是聞了死亡之蘭後產生的幻覺)

前會計 死法和陳花英一模一樣。



★ 而現今的案件,朴載相應該就是背後命案兇手(元尚雅應該也是知情並且有一起),朴載相也是個從社會底層爬上巔峰的人,五年前朴載相對金達修說「戰爭還沒結束,將軍還在等待,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這段話我覺得是「元基善」給朴載相的考驗,因為朴載相這集開頭就對仁惠說『妳也能做得到嗎?能背叛這地球上最愛妳的人嗎?』,所以過去朴載相會有這種想法大概就是先經歷過元基善的洗禮和考驗,因此用著同樣的方式,朴載相複製了元基善五年前的方法,成為目前案件的指使者之一,元尚雅則是從旁協助


第五集裡學校給予學生的價值觀是「只要認真讀書,社會底層的人也能爬上巔峰」,元靈學校的校訓也是「從最黑暗的深淵爬上巔峰,走向一片光明」,元基善在越戰時也說到他們這些軍人是「社會底層的人」,因此這就能呼應到上面這一段元基善會喜歡朴載相而不是元尚宇的原因,因為朴載相的想法跟元基善最契合。





第四集看起來陳花京和元尚雅似乎是有關係的,據元尚雅說她們是朋友,如果她們真的是朋友關係,而仁珠又不相信陳花英會這樣,那我自己的推理是這樣的:

  • 元尚宇本身對朴載相太怨恨,而且朴載相和父親一直在用人命籌措秘密資金,因此陳花英可能接受元尚宇的建議和幫助,決定把這700億挪走(元尚雅和朴載相應該是不太可能把700億釋出的人,畢竟這樣是自己害自己),這樣就會符合上一集元尚宇很像是在鼓勵陳花英、仁珠當盜賊公主的理論

  • 陳花英利用與元尚雅的工作兼「朋友」關係(這段關係很明顯元尚雅應該也有偷偷在利用陳花英),我覺得陳花英應該也是有從朴載相那裡學到那套「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所以靠元尚宇執行了盜走700億的計畫然後以元尚雅對她的信任慢慢得到權力、權限,當了幫元尚雅洗錢的人(就和現在仁珠在元尚雅身邊扮演的角色一樣)。

  • 而第五集中朴載相得知元尚雅去新加坡的事情很生氣,這是很奇怪的橋段,畢竟元尚雅就是去工作臨時去新加坡到底有什麼好生氣的?但突然我想到這很可能在過去的時候元尚雅曾經拿去新加坡來掩蓋她偷偷做的事情,簡單來講就是曾經騙了朴載相(第五集朴載相問不出元尚雅去新加坡的原因就是這樣,一直覺得元尚雅在隱瞞、說謊)。

    而我自己的推測是很可能以前元尚雅和花英曾經偷偷去新加坡放鬆,這樣就能合乎元尚雅和花英之間的友誼的確存在(那雙限量版鞋子送給花英也是真的),並且還能解釋朴載相聽到元尚雅突然去新加坡而生氣硬是要馬上抓回來的原因,朴載相應該是對陳花英很討厭,因為第五集的元尚雅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悲傷、生活很壓抑,也說「我很久沒感覺自己活著了」,因此元尚雅突然跑去新加坡,這很可能是朴載相覺得陳花英帶壞了元尚雅變成不受控的個體,元尚雅也說「朴載相看不慣我和別人相處愉快的樣子」

  • 花英買新加坡公寓、車子的錢哪裡來?這是一個關鍵點,因為第四集結尾崔道日追查到七百億都還在並沒有花掉,只是分別轉到二十個帳戶裡(崔道日第五集也說那七百億會轉到仁珠的空殼公司裡),那問題就來了,這樣新加坡公寓、車子錢又是哪裡來?雖然仁珠友說花英根本不缺錢,但如果元尚雅是真的認為花英為一個朋友,那花英這些錢說不定是元尚雅給的,也不會是挪用公款(畢竟花英只被發現挪走七百億,沒挪用其他資金),更不可能是花英自己的錢,畢竟花自己的錢是可以心安理得,不怕被調查就沒必要用仁珠的身份,所以我目前唯一的推測是可能就是來自於元尚雅的錢,如果往邪惡的一面去想,或許花英買公寓的錢是元尚雅要給花英的信任畢竟花英是可以幫她做危險事業的人。

  • 花英到底有沒有死掉? 最近有讀者跟我提到花英很可能還活著的論點,那就是花英本尊的刺青是右腳踝外側,但死者是左腳踝內側但經過其他讀者的討論,做瑜伽那幕似乎是故意誘導之嫌,做瑜伽那段類似是雙腳交叉盤腿疊放,所以左腳是在上面,右腳是在下面,因此刺青就會都是在左腳內側,讀者可以自己去推理看看)。 而花英整形完之後就以仁珠的身份在新加坡居住(而且也沒人知道她整成什麼樣子),這很合乎崔道日第五集講的「你有想過要重生嗎?妳可以擁有全新的身份和面貌」,說穿了,花英用仁珠的名義買房買車子也不是真的要留給仁珠,是要讓自己可以重生罷了,因此花英似乎真的有可能根本還活著(?)



領便當的人,現場都有藍色蘭花

陳花京(疑似)

被吊在衣櫥,以前接替前會計和申理事一起挪用公司鉅額資金(梁香淑是陳花英之前一任的會計,很明顯死法和陳花英一樣「被自殺」)

金哲盛

儲蓄銀行金金達修的姪子,他五年前就對仁京講過金達修自殺的事不單純,而這次仁京又追查時,金哲盛卻在路途中出車禍死亡,疑似車子暴衝。

申理事

車子暴衝,手中握有25年的秘密帳本(複印本)想要去跟檢察官談判,秘密資金帳本正本在元尚宇那裡。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