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小女子》EP2劇情/心得/推理:如果我真的這麼有錢絕對不會自殺

小女子》(작은 아씨들、Little Women),為韓國tvN於2022年9月3日起播出的週末連續劇,由《黑道律師文森佐》的金熙元導演與《Mother》、電影《分手的決心》的丁瑞慶韓語정서경編劇合作打造。《小女子》第二集還有《黑道律師文森佐》的宋仲基來客串喔!他的名字就叫做朴柱亨,就是在《黑道律師文森佐》裡的角色名一樣~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小女子第2集劇情


★接續上集(第一集),仁京坦承自己因工作喝酒被公司停職一個月,很擔心自己會不會像父親一樣酒精成癮而毀掉家庭,仁珠馬上斥責仁京絕對和父親不同,因為仁京內心硬邦邦的,她也不會眼睜睜地看仁京酒精成癮,所以要仁京有需要什麼幫忙就要說,她都會做到。仁惠繼續去幫朴孝琳畫畫像,這是孝琳很喜歡的風格,仁惠表示這是一種畫風,想呈現一種貴族氣息。仁珠偷偷算了那袋錢,總共有二十億,但仁珠並不知道拿到錢該怎麼做,所以她拿了錢去買一大堆買一送一的雪糕,然後想著如果自己這麼有錢絕對不會自殺,換句話說陳花英其實不是自殺?


★仁京去找姑婆,講著自己因為喝酒影響工作,而且她本來也不是想要當記者而是去唸經濟學,想知道這世界上為什麼有窮人富人,姑婆總不想仁京把時間浪費在讀書上,而且仁京戶頭是有錢的,她把姑婆放進去的500萬學著買賣股票變成7000萬,然而仁京覺得那不是她的錢, 姑婆要仁京之後去她的辦公室工作,會讓仁京仔細看看在韓國致富到底要怎麼做。 仁珠為了找出陳花英是否為自殺的內幕,回去公司主動說要如何幫忙查案件,崔道日說到需要靠仁珠來了解陳花英會把錢和帳本藏去哪裡,仁珠提出條件:讓她去蘭花協會、不要叫陳花英小偷,這被申理事給嘲諷仁珠和陳花英有幾個相似之處,總愛買便宜的鞋子讓自己痛苦,還挖苦仁珠到時拿到報酬就去買雙好的鞋子



★仁京本想找金達修姪子重新討論金達修儲蓄銀行案件,結果被掛電話。 仁京在鍾浩家作客時才又接到來自公用電話,說到他已經等仁京報導很久了,於是給了仁京一個地址去追查線索,並在凌晨四點去找他。仁珠在陳花英家想找點她為什麼會死掉的線索,想到陳花英說收據和帳本對會計來說是聖經,有問題這就是源頭,會計就是要表面有窮酸樣才不會被說閒話, 所以需要有分身,於是透過一張照片找到陳花京的分身帳號「陳未會」,這帳號的花英就像是住在新加坡還非常有錢, 這讓仁珠想到過去陳花英說過說不定公司每天穿同一件衣服的陳花英是分身,於是仁珠開始記下所有收據,來找出8/14花英生日那天遺漏了什麼





此時申理事抵達,說到他們拿五千萬給陳花英的爸爸完整接手這個房間,為的可不是房間裡這區區幾千萬的高貴奢侈品,而是七百億,仁珠認為花英在新加坡可能還有另一支手機,因為只有帳號上一張照片在這支手機,而且之前都會一個月去一兩次,說不定她早就住在新加坡,這線索讓申理事內心高興,還說到陳花英的工作危險但又重要,希望仁珠也這樣,但不要像陳花英那樣跨越界線,申理事本來在對仁珠言語騷擾還說要買雙鞋給仁珠,卻沒想到看到一朵藍色的蘭花之後嚇得馬上逃跑。仁京搭鍾浩的車去到魚市場,而仁京遲遲等不到金哲盛出現,沒想到路上看到的車禍就是金哲盛,而且鍾浩還撿到一朵藍色的蘭花


★仁珠去鞋店問了之後發現那雙絲絨蘭花鞋子是申理事買的,還表示只有他徹底了解腳的重心平衡研究,這代表組長講的不倫戀可能是真的,組長甚至講到他們裡應外合挪用公司巨額財產,四年前代表住院時,申理事在公司的勢力就很大,之前在別家公司也談過辦公室不倫戀,而且據說仁珠著實也是申理事的目標名單之一。仁珠發現陳花英社群媒體帳號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一次沒有收據的用餐照片。崔道日說原本要去瑞士的人是申理事(因為澳門非法賭博、非法炒匯、挪用公款嫌疑被檢方限制出境),因有變故變成花英,瑞士銀行帳密都有十八碼不可能馬上背起來,但過幾天申理事說陳花英很可疑要去檢查瑞士帳戶,然後七百億就不見了,那時候陳花英用她的名義開立帳戶,崔道日還載她去機場回韓國,但她沒去搭機而是去銀行把錢轉走。



★如果這一切是申理事計畫,那最後一步就是殺掉陳花英,所以連遺書都是印出來的就很可疑,仁珠也發現陳花英命案當天附近監視器與行車記錄器影片都離奇刪掉或是被偷走。金哲盛的車禍則是被認為可能汽車暴衝,仁京為了幫金哲盛討回公道,忍著傷痛去告別式。仁珠發現檢舉申理事和自己有非法行為的是陳花英,而且還有許多證據甚至死法和前會計梁香淑的死法一樣,都穿著紅色高跟鞋在家中身亡,然而崔道日拒絕報警,這樣七百億就會上繳國庫拿不回來,而且他很確定陳花英目的也是要那七百億,因為他們都認為世上任何東西都不比金錢來得神聖。



★仁珠心情不好買了一對化妝保養品回家被仁京斥責一番,仁珠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嚇到仁京, 仁珠才說出自己對案件卡關的壓力,仁京當過記者知道這種事都很常見,因此一定要找到證據才會被理會,此時仁珠相當驚恐因為她收到申理事送的紅高跟鞋,還跑去跟申理事理論自己是不是下個目標,但卻意外得知梁香淑自殺時第一個發現者就是陳花英,還說要接替香淑做的事,並且開始這項肥缺,申理事表示自己反倒是被陳花英利用,陳花英透過檢舉申理事而可以去瑞士拿走那七百億,申理事說到陳花英惹到的可是非常可怕的事物,申理事會去檢察廳講出一切,但他可不會獨自承受一切,而且手上也握有25年來的秘密資金帳本,卻沒想到他的車被動手腳,車上有藍色蘭花,就這樣車子暴衝而墜樓。另一邊,仁惠畫朴孝琳的畫像竟然被朴孝琳拿去參賽還得獎,仁京也意外發現這件事。





小女子第2集評價集心得

圖/tvN


「嫩辣蘿蔔」與「酒精成癮」


這是多麼令人心碎的存在, 在一開頭「嫩辣蘿蔔」與「酒精成癮」這兩種東西真的很有趣,也是編劇的巧思,一開始我看到仁珠很生氣的說「妳覺得我會眼睜睜地看著妳酒精成癮嗎?妳需要什麼就說,我通通都會幫妳」還覺得奇怪,為什麼對仁京如此生氣的情緒? 但後來想想不對, 這是仁珠對父母親的怨恨和憤怒,因為這是父母留給她們僅存的東西,一個酒精成癮爛攤子和貪小便宜的辣嫩蘿蔔。


仁京怕自己會像父親那樣酒精成癮而毀掉家庭,仁珠生氣地說「妳需要什麼就說,我通通都會幫妳」,編劇讓仁珠這角色成為一個誓死都要保護這個家不被毀掉的家庭支柱決心,她怨恨父母只給她們留下「嫩辣蘿蔔」與「酒精成癮」這種爛東西, 就算辣嫩蘿蔔很好吃,但對照到兩姐妹的心境上就很諷刺,因為這是她們割捨不掉的味蕾記憶,這辣嫩蘿蔔是可愛又可恨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兩姐妹會說「我們一定要把這些辣嫩蘿蔔丟掉,因為好吃到氣人」,所以對父母的怨恨雖然存在,但家人的那種牽絆卻無法割捨,所以才會更令人生氣。





陳花英有分身?


上集的時候總有種感覺陳花英像是詐死而帶著錢遠走高飛~ 這一集仁珠在調查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呢!「錢在會計眼裡只能是數字,就像病患的身體對醫生的意義一樣, 如果手上提著假貨會怎樣?看起來就會像是你沒錢卻拜金,公司怎麼敢把錢交給這種人? 所以需要分身」,這很像是在暗示陳花京有分身,其實沒有死掉一樣。


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我真的這麼有錢,我絕對不會自殺,難道說,你不是自殺?」接續上集,目前陳花英是自殺還是他殺並不知道,可是透過上一集陳花英遺書上的內容說到希望仁珠可以用這些錢給妹妹們買棟公寓和過好生活的話語,這是本集中陳花英和仁珠在餐廳時討論到的內容,仁珠也只會對花英講這些願望,因此我推測無非是陳花英自己自殺,不然就是她知道自己碰了這筆錢會帶來危險而「被自殺了」



這一集的仁珠在陳花京家找到許多線索,這些線索就很像是呈現陳花京用另外的身份神隱一樣,然而,如果陳花英是詐死,那警方驗屍或是查明死者身份的時候會什麼不會發現?或許是因為腳上的刺青讓仁珠認定那就是陳花英,在認屍時也因為這個刺青而認定那是陳花英,再加上因為陳花英死前一天有整形,或許整形的不是陳花英本人,也可能根本沒有整形,只是留下紀錄而已,所以即便屍體的長相和陳花英不同,警方或是其他人也會因為覺得陳花英有整形而死者有不同長相而沒有發覺異狀, 只認腳上的刺青去判定,這樣也說的通為什麼警方沒有發現。



然而,看到這一集我覺得陳花英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已經死掉,因為現場有藍色蘭花的人都已經死掉,因此陳花英就應該不太會是詐死,而是真的「被自殺」。





申理事是真的以前有和陳花英有關係,因為那雙鞋全國只有三雙的鞋子是申理事送的,而且感覺申理事可能知道誰在針對陳花英,所以看到那朵藍色的蘭花會這麼緊張陳花英家中那朵蘭花是被插在花瓶裡,不是像金哲盛車禍現場那樣被丟在路上,所以這樣推理起來,感覺這朵花或許是陳花英知道自己死期的徵兆(應該是她自己知道並且認識的人)因此把花養起來, 等待著自己的死期。 這樣或許可以解釋陳花英有提早知道自己會死,並且在上一集中就做出一連串像是享受人生最後時光的舉動,並且將錢給仁珠,最後等著「被自殺」(陳花英等的那一週大概就是要等申理事被逮捕,但卻來不及)。


目前這朵藍色的蘭花將七百億和仁京正在追查的朴載相VS儲蓄銀行案件有了連結,因為仁京原本和金哲盛約好要見面,金哲盛就出了車禍,這或許就和我上一集的推理有點呼應,因為我覺得那七百億就是朴載相的選舉秘密政治基金之類的(總之和朴載相他們一家有關就對了,而且還是不乾淨的錢
),而且這筆錢的來源也很不單純,因為這是從蘭花建設盜挪來的錢。


如果申理事和陳花英是真的有關係,也裡應外合挪用公款,而申理事所挑的辦公室不倫戀對象都是「鞋子都穿便宜貨的那種」,除了是討厭那些精英的人之外,我自己感受到的也是申理事再利用這些穿便宜貨女人的心理,組長說仁珠也是申理事的目標之一,而上一集的時候仁珠就有表示自己要翻身可以嫁給有錢男人,因此我覺得申理事所操縱的就是利用這些低下階層女人的內心,利用她們想要往上爬翻身的那種渴望來幫他理應外合,這或許就能呼應陳花英有說「社會底層的人究竟能爬多高呢?」。





梁香淑是陳花英之前一任的會計,很明顯死法和陳花英一樣「被自殺」,腳上也穿著一雙紅色高跟鞋,也是在自家住宅內被發現陳屍一週,並且涉嫌挪用公款,她和陳花英一樣都是被申理事給帶進蘭花建設。


這集申理事送仁珠那雙紅色高跟鞋,雖然似乎就在象徵著仁珠是申理事的下個目標一樣~ 然而本集的最後下了個暗示,我覺得申理事不是殺掉陳花英的兇手,不然申理事也不會看到那朵蘭花這麼驚恐,但申理事很可能確實知道誰可能是兇手,而真兇也在最後將他殺掉,因為申理事有說她手上握有25年的秘密帳本



因此申理事的罪行或許的確有涉嫌透過梁香淑、陳花英在案中挪用公款,然而那七百億也真的本該是申理事拿走,但後來被陳花英給從中作梗,因為去瑞士的本來是申理事,但陳花英利用申理事的某些罪行來讓他限制出境,這樣陳花英就可以確定去瑞士拿走那七百億。 申理事有說:「陳花英不知道的是世上存在極其可怕的事物,有人就在那可怕的事物之上」,這似乎是在暗示陳花英拿走七百億惹到的可不是泛泛之輩,而是那朵藍色蘭花背後的主人。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