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 再次我的人生 》第14集劇情評價心得:我說的不是條件,而是權力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Again my life再次我的人生第14集劇情

◉接續上集,李民秀對金熙宇坦承自己將會與他對立。這是三天前他被趙泰燮找上說可以實現父親未能實現的夢想,當下李民秀說需要時間準備,於是一天前他就去找趙泰燮,被問到檢察官和議員的關係,他回答密不可分相互利用並形成權力聯盟的關係,就像趙泰燮現在這樣創造的歪風,趙泰燮並沒有動怒,反倒要他去牽制金熙宇,但李民秀的條件是一定要讓他把全日保逮捕歸案(因為他是栽贓李在勛的兇手)。 金錫勛將金永日天下控股轉讓之後,就等著接收檢察總長的任命通知,甚至要金錫勛上任後第一個案件就要針對金熙雅來證明檢察界的公正性。


◉中午,全石圭一看到金振宇就知道金錫勛是確認成為總長,但金熙宇認為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因為此時黃真龍把金山販毒人口犯案脫罪的具旭清議員受到金錫勛包庇內幕爆料,同時金圭麗拿著金熙宇的資料,也向媒體說明朴敏英用畫作販賣洗錢逃稅的案件,這消息一出趙泰燮當然會覺得是尹宗基的傑作,但覺得當中還有個更厲害的人存在。金熙雅和尚萬已經得到天下控股股份,金熙雅也得到天下控股的股權,金熙雅要放消息給朴大浩知道,等於是要讓趙泰燮知道,同時更大的震撼是金韓美對外揭發自己就是金錫勛的私生女,果然讓趙泰燮動怒,並要金錫勛自己好好解決這些事情,但卻又私心要金熙宇去逮捕金錫勛,金熙宇完全不問理由,再次加深趙泰燮的疑心。



◉偵訊時一開始金錫勛保持沈默,但在金熙宇故意不錄影錄音的情況下,拿出所有證據證明他就是插翅難飛的窘境,於是讓金錫勛自己承認罪行。趙泰燮要韓智賢找出金熙宇的把柄,並要選出總長人選,先將尹宗基考量在內,而要全石圭當地檢檢察長。現在的金熙宇計畫是斬斷朴大浩這好提供資金給趙泰燮的人物,同時趙泰燮也要朴大浩去想辦法收購JQ建設,甚至要去和把金熙雅手中的天下控股股份拿回來,於是趙泰燮特別去拜訪金熙雅說對天下集團底下的公司都會一直調查稅務下去,除非讓金龍駿當上會長





趙泰燮提供地檢檢察長的位置給全石圭,條件是要他把黃真龍趕出政壇和下屬,只能留崔康鎮,好為總長位置做準備,這反倒讓全石圭有點動搖,在池檢察官的試探下,發現全石圭的似乎刻意隱瞞什麼事,金熙宇從黃真龍那裡知道全石圭在國會裡一直被提名檢察總長的事情,才發現全石圭和趙泰燮私下已經見過面但沒有說,透過全石圭一直找藉口不和他們吃飯的藉口,金熙宇也發現異樣。全時圭再次去拜訪趙泰燮,這次反倒是去拒絕趙泰燮,因為他不能違背良心逮捕無辜的黃真龍,趙泰燮見狀馬上說自己只需要剛正不阿的人,所以全石圭利用這機會,要求獨立的搜查權和人事權基本權利,這讓趙泰燮反倒有點退縮而沒答應。


◉之後全石圭也跟金熙宇坦承這陣子與趙泰燮接觸,趙泰燮不僅失去金錫勛,也拉攏不到全石圭,於是把目標放到金熙宇身上要套牢他,於是找了個軍火掮客鄭世妍去勾引金熙宇準備設局,但金熙宇似乎覺得怪怪的。金熙雅告訴金熙宇和尚萬關於朴大浩用空殼公司要收購JQ建設的事,因此金熙雅打算要出比朴大浩更高的價錢讓尚萬去收購JQ建設,朴大浩知道後也提出無限的價格,甚至拿半島銀行來撐腰。 當金熙宇要開始調查趙泰燮和半島銀行掛鉤案件時,全石圭認為現在金錫勛剛完蛋,檢察體系還亂糟糟,不是好時機。 金熙宇針對收購的事先不急著提高收購價錢,反倒要金熙雅幫忙放個煙霧彈,好讓朴大浩難以脫身。



◉金熙宇見了金融監督院院長金勇敏,用要把半島銀行被這個監察院長忽視的證據交給黃真龍的一點威脅,讓金勇敏選擇自保,因此對半島銀行進行自有資本的管控,讓半島銀行都領不出錢來金熙宇可預料到朴大浩的慌張,不僅沒拿到金永日股份,連半島銀行也有問題,還不能收購JQ建設,因此金熙宇等的是朴大浩露出本性。晚上,金熙宇得知全石圭被趙泰燮指定為檢察總長,想到全石圭說自己被拒絕的口徑不符,似乎覺得有異。








Again my life再次我的人生第14集評價心得

圗/SBS《再次我的人生


上一集聽到李民秀坦承自己會跟金熙宇坦對立,李民秀成為反派以前有想過,沒想到竟然成真? 但李民秀是真的會這麼聽趙泰燮的話嗎?這一點我還在懷疑,李民秀雖然目的是要抓逮捕害死父親的全日保而要出賣金熙宇,但我總覺得李民秀也不會完全就這麼聽話,反倒覺得他只是要將計就計用趙泰燮放出全日保,而金熙宇這邊可能會有點花招騙過趙泰燮(這只是我的猜測)。


而且他都可以提早先跟金熙宇告知了,反而不是暗著來的,這也代表他應該也希望金熙宇可以有點默契有心理準備接招,或是有想要只是作秀給趙泰燮看。 話說這裡聊一下我對編劇設計趙泰燮和金熙宇對決的起始,這是蠻突兀的轉變,因為上一集裡的趙泰燮雖然是還懷疑金熙宇,是有感受出金熙宇這個人的可怕,但也不致於要李民秀直接逮捕金熙宇,甚至還寧願犧牲很重要的金日保,可見他的疑心真不小,但突然要除掉金熙宇是蠻特別的決定啊~





而李民秀還特地跟金熙宇講自己會跟金熙宇對決,我不曉得這是趙泰燮真的要李民秀去消除金熙宇還是只是給金熙宇的警告訊號? 是早有算到李民秀會去跟金熙宇說他跑到趙泰燮底下做事,因此警告金熙宇不要亂來的概念嗎? 總之我是覺得編劇刻意讓李民秀告訴金熙宇這件事的橋段有點突兀。如果沒有這一段的事先告知,我想應該會更刺激~ 因此這也讓我直覺編劇刻意安排這一段似乎是想要隱喻著李民秀只是在趙泰燮面前作秀,可能內心是在偷偷幫忙金熙宇。


看來這一集的趙泰燮是真的內心轉向「徹底懷疑」金熙宇,這是緊張的開始!!!!在這集開始,觀眾應該也會發現趙泰燮漸漸地將觸手伸進金熙宇身邊人物的現象,不管是金熙雅、全石圭,甚至是李民秀,都是對金熙宇的考驗人對於誘惑這件事而言始終都會動搖,有些的人選擇會不一樣,我們可以看到趙泰燮特別會給人撒狗糧引誘這些狗跟隨他,這是趙泰燮自己講過的理論,牽繩子的不是主人,給食物的才是主人,因此這一集可以看見趙泰燮一直在對一些人放出他們所想要的~ 例如李民秀要的全日保會長,或是全石圭本身想要的總長位置,都成為一種動搖的誘因。



編劇會這樣的設計,我想是想要讓觀眾去感受到寫實人性的存在,人類內心中都會有想要的東西與願景,就如同金石圭這個角色,對於檢察總長位置的在乎是他夢寐以求的位置,所以趙泰燮提出的利益對他來說很可能是一輩子追求不到的位置,因此全石圭這一集的表現會這麼掙扎,想必也是編劇想讓我們看見人類本來就不識相金熙宇那樣這麼正派,會被利益誘惑動搖的人才叫做「正常人」


搜查權和人事權是唯一全石圭要求的,但這著實是司法給檢察官的最基本權利,當全石圭說「我說的不是條件,而是權力」時,這同時是在諷刺趙泰燮把最基本的檢察官權力給抽走,這也是為什麼趙泰燮會復誦「權力」這兩個字,因為這些權利都是被趙泰燮給奪走,全石圭不可能因為這樣而被趙泰燮給綁住。趙泰燮最後還是選擇了全石圭,我在想趙泰燮很可能也是覺得自有辦法塑造全石圭,所以最後寧願選擇全石圭做地檢長,因此全石圭走這一回,創造了非常大的轉折,到底他是不是真的背叛金熙宇了呢? 或許全石圭也是在幫金熙宇省事,讓自己可以順著趙泰燮的勢先坐上位,而內心不一定要服從趙泰燮,隨時能背叛趙泰燮啊,畢竟只要做人坦蕩沒有把柄,趙泰燮也無轍。這一切都合乎以前金熙宇說過的「要有權力才能實現正義」~





這一集很期待金錫勛是不是真的可以被金熙宇給拉下來,因為他已經靠著趙泰閃逃過好其次劫,就像是池檢察官說的「這是金錫勛還能脫得了責任嗎?」。然而,金熙宇這次的動作也連同帶動尹宗基的滅亡,我覺得尹宗基已經不是想要去爭奪總長這位置,而是要對趙泰燮和金錫勛的報復了,畢竟沒了趙泰燮撐腰,他想要總長位置本來就不可能,因此在他內心中是被金熙宇挑起對金錫勛的憤怒和憎恨,才會連自己的陞遷都不想管而背叛趙泰燮,這樣的局勢也對全石圭的總長位置有利。


不過這一集比較讓我沒想到的是趙泰燮就算已經被尹宗基背叛過一次(趙泰燮知道尹宗基和金正澤聯手過),為什麼還會願意讓尹宗基當上檢察總長的考量? 畢竟當初金正澤在東檢爆發的半島銀行和JQ的案件時,他早就已經知道金宗基不是站在自己這邊,如果讓他當上總長位置,肯定不能確保尹宗基會聽話,所以帶出全石圭這角色,本來覺得這樣的設計有點倉促,金振宇突然提出全石圭這個總長人選,還以為太剛好,但後來想到上一集全石圭還有站出來正式揭發半島銀行和JQ的案件,這已經證明全石圭是個有能力的人選,然而,趙泰燮對全石圭還不了解,因為也只能暫時先選擇尹宗基當總長,而全石圭當地檢檢察長。



並且編劇還透過全石圭疑似要被拉攏的橋段吊觀眾胃口,至於他到底會不會因為趙泰燮的利益給予而翻船?太喜歡這一集權石圭的人性刻畫,編劇漸漸地讓金熙宇處於弱勢的狀態,也在過程中讓觀眾摸不清全石圭是不是真的有貪慾,正義和貪欲之間的交替呈現很棒,也會讓人覺得金熙宇是不是也要遭受背叛,現在的檢察總長成為全石圭,代表全石圭必須要履行和趙泰燮之間的利益條件交換,要讓崔康鎮跟在身邊。
我自己當然是希望全石圭只是配合趙泰燮的演出才與金熙宇對立,畢竟在結局收尾時如果還留著有貪欲的人留在高位,那拿下趙泰燮也就沒意義~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