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 黑暗榮耀 》評價、5分析、結局:十字架、圍棋、惡魔號角寓意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黑暗榮耀 評價、5看點分析

黑暗榮耀 – 故事架構


黑暗榮耀 》第一部的八集篇幅裡,故事架構上是以「情感刻劃」作為主軸,雖然這是復仇劇,在觀看之前我原本是預期會看到滿滿的「血肉復仇」(例如是像《 豬玀之王 》那種極端慘烈取人命,又或者像是《 弱美男英雄 》那種滿滿暴力復仇),不過《 黑暗榮耀 》在「復仇」的橋段採取更為謹慎、痛徹心扉的刻畫,將受害者、加害者的描繪鋪陳到最滿~ 所以《 黑暗榮耀 》編劇反倒是紮實地為劇情奠定了強大的基礎。


所以我覺得《 黑暗榮耀 》真正讓觀眾喜歡最主要的原因是,編劇刻畫的文同垠這校園霸凌受害者角色在進行復仇橋段時,會真切地讓觀眾在某些​​時候對受害者遭遇感到難過,所以不管文同垠做了什麼,觀眾肯定會在受害者所受的痛苦以及加害者的可惡之間產生平衡,並不會在當中對加害者產生一絲的「諒解」,編劇導演刻畫出的這種氛圍即是《 黑暗榮耀 》想要傳達的,「我不打算諒解,所以我自然也不會得到什麼榮耀」。


觀看黑暗榮耀 》的過程中,就好像是我們會跟著文同垠一起墜落地獄一樣,編劇深深刻畫了出讓觀眾可以理解文同垠身邊的某些角色對文同垠復仇計畫的贊同。我覺得《 黑暗榮耀 》很厲害的點是編劇會隨時讓觀眾記得文同垠所受過的傷害以及創傷陰影,因此在劇情結構的編排上很聰明,一邊回顧文同垠的過去,同時又可以一步一步深入挖掘文同垠的瘡疤。





再加上人物故事線是從高中到成人的延續,人物的故事線編劇採取的是讓加害者越來越可惡邪惡的進展,因此觀眾也會自然而然永遠記得這些加害者不僅沒有自省,甚至還變本加厲地將「肢體、言語、階級暴力帶到社會的每個角落、甚至下一代,編劇巧妙地暗示著創傷無法隨時間痊癒的煎熬,更精準地刻畫出受害者被逼得成為加害者的那種憤怒感。


黑暗榮耀 》中我們會深深感受到文同垠這個受害者深深的墜落感,她說「昭熙被欺負時我只是旁觀者,之後我變成受害者,而現在我試著成為加害者,雖然有點晚了,但我不打算再旁觀了」,老實說我有點意外校醫對文同垠說「一定要贏」這種話語,本來我會以為劇情可能會想要讓文同垠從中知道寬恕與放下,可是編劇以文同垠身邊遇到的那些角色都更加深文同垠復仇的決心,編劇並不是鼓勵觀眾要復仇,然而其實反過來想,編劇是利用這種方式來加深觀眾對文同垠內心感受到的痛苦,就因為內心痛苦所以才會曾經的創傷更為執著





黑暗榮耀 – 當全世界都背棄我時


黑暗榮耀 》和其他的校園暴力題材的劇一樣,一定會有著整個大環境對「霸凌」的「漠視」刻畫,不管是在高中時期還是成人時期,都是集中於「階級霸凌」的議題,例如文同垠因為家裡貧窮而成為被霸凌的對象;並且在成人時期編劇也用了很多的情節鋪陳這些有錢有勢的人繼續「階級霸凌」~ 巧妙暗示霸凌、任何暴力的無所不在,受害者也是無所不在的。


編劇所選擇的是利用角色一直延續到他們成人時候擴大每個人的霸凌,例如朴涎鎮就跟過去一樣認為只要有錢就可以使喚別人,「我只是花點小錢,卻成了她的上帝」。 每個角色都將暴力行為從校園帶到人生以及職場中,編劇完美諷刺學校、家長對這些人的漠視,使得他們成為更大的社會那根刺。


很喜歡《 黑暗榮耀 》這部劇在刻畫文同珢學生時期被霸凌的那股悲慘,並不是說我喜歡看人被霸凌,而是編劇導演真的將文同珢內心的絕望刻畫的很有力道,有一幕是文同珢用「冰冷的雪」來撫平身上那些被熨斗和電捲棒給燙傷的傷口這是最自殘式的自我療傷



這一場戲相當有張力,我們都能知道刺骨的天氣裡要碰觸冰凍的雪已經很痛苦,可是編劇利用這股冰冷痛苦撫平文同珢身上那些被燙傷的痛。編劇成功地刻畫出一個人身上那些深刻的疼痛(霸凌的傷痛)比起外面冰凍的雪帶來的痛,要更加痛上千百倍~



加上文同珢面對父母對她的不聞不問,拿到和解金就拋棄她的那種絕望,顯得文同珢更為無助,編劇利用文同珢發現媽媽竄改自己退學理由這場戲,無非是編劇想要呈現文同珢被應該保護自己的母親給「背叛」,這種痛是「加成」上去的痛(這也說明文同垠為什麼也把媽媽給放進復仇計畫中的原因),在這個瞬間的文同垠,彷彿這世界、連同上帝都拋棄了文同垠。





黑暗榮耀 – 你真的相信上帝的存在?


黑暗榮耀就如同其他關於校園霸凌題材的韓劇一樣,不只是加害者,連同學校、警察、身邊的人都漠視的大環境,就因為這個大環境造就更多加害者的猖狂。在刻畫加害者的可惡之後,黑暗榮耀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在刻畫文同珢在這環境中的無助,因此加深了校園暴力是在更多「暴力威脅」之下形成的。


文同珢的班導就是如此,「為什麼? 打一下都沒關係?你總是炫耀兒子是師範大學,那你兒子被朋友打一下你也會覺得沒關係」因為不是自己兒子所有覺得沒關係的旁觀者。 編劇透過這場戲展現校園暴力不僅被漠視,也存在於不該動手的師長身上。


而非常棒的是編劇在文同珢成人的階段還繼續著讓她遇見更多同樣被暴力相信的受害者們,她可以理解這些人想要解脫的那份痛苦,所以編劇是利用許多細膩的事件塞滿了整部劇,讓觀眾可以知道霸凌、暴力充斥著整個社會、整個家庭、和可能是每個人身上。


我曾經想過,不管是誰,是什麼東西,如果我曾獲得幫助會怎樣?朋友也好,上帝也罷,哪怕是天氣也好,再不然尖銳的武器也行」,那些處於暴力環境下的人在絕望中都還是對這世界抱持著一點希望,直到最後卻只能靠自己的雙手還保護自己,這正是文同珢所希望的,如果觀眾有仔細看文同珢被霸凌時有大喊「誰來救救我」,這場戲已經暗示著文同珢心中還對這世界還有著一絲希望別人的幫助,直到最後文同珢現在要用復仇的方式來解決過去的仇恨,這也象徵著文同珢意識到這世界沒有人會幫她,因此這就跟善雅拿出刀一樣,現在唯一的希望也只有手上的那把刀,以及自己的力量





黑暗榮耀第四集體育館這場戲畫面設計得很妙,文同垠被毆打後想要爬網體育館的出口,剛好布簾縫透出的光變成一個十字架,文同垠有說過「我曾經想過,不管是誰,是什麼東西,如果我曾獲得幫助會怎樣?朋友也好,上帝也罷,哪怕是天氣也好,再不然尖銳的武器也行」,這道出口和十字架的光如同文同垠唯一的出路,但卻又狠狠地被拖回去,形成很大的一個諷刺,就好像是神也放棄了文同垠一樣。


我根本沒打算諒解,所以我自然也不會得到榮耀,《 黑暗榮耀 》有很大的成分就在於刻畫文同垠打算把所有人都拉進地獄一起墜落的概念,文同垠說她根本不信神,劇中也有蠻多橋段文同垠都在質疑神的存在,第六集中文同垠的旁白說到「我所有的神都信,就像抱著一絲希望尋遍全國名醫的絕症患者,我曾趴倒在所有背棄我的神前面乞求他們拯救我」,神對文同垠來說根本不存在,又或者存在但棄她於不顧,所以現在的她只想直奔地獄。



「我不想比他們更好,而且我越來越壞了」

「我已經不剩一絲尊嚴,是不能再荒蕪的廢墟,我想要更忠誠地信仰憤怒與邪惡」


黑暗榮耀 》中房東奶奶跟文同垠姐少了那個「惡魔的號角」,天使的號角因為它是低頭向著地面的,而惡魔的號角是因為它朝天仰著頭,說是什麼在上帝看來,那姿態有些傲慢,也許是因為這樣,那朵花只會在晚上散發香味,這是編劇用來與文同垠連結的元素,惡魔的號角頭仰著天,就如同文同垠根本不屑上帝的存在的態度,文同垠像是在挑戰上帝的概念~





黑暗榮耀 – 圍棋的暗喻


你知道沒有信仰的好處是什麼嗎?就是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去向,『地獄』,不論我在這一生做好人還是壞人,如果終點站都是地獄 ,我就打算乾脆一點」文同珢的復仇目的不是要殺人,這引領出蠻棒的懸念,究竟怎麼樣的復仇才能讓文同珢可以達到比殺人更能解氣的方式?


在《 黑暗榮耀 》中圍棋是很常出現的一個元素,「如果用一句話來定義圍棋,就是由地盤較多的人獲勝的對決,所以我們要從棋盤邊緣往中間,好好圍起自己的地,同時破壞別人的地,慢慢把中間圍起來,沈默卻猛烈」。



圍棋在本劇中被編劇用來影射「復仇計畫」的佈局,「圍棋的目標明確,只要將對手精心圍起來的地搶走就能獲勝」,圍棋的步調是那種不疾不徐並靠智取的智力遊戲,看著文同垠每次慢慢接近這五人幫的帝國,並且一一攻破瓦解,這就是文同垠內心中想要贏的一盤棋,呼應到文同垠對朱如炡說「你不是我要贏的對象」,編劇暗示著文同垠心中那盤棋對象就是朴涎鎮。



下圍棋時雙方在沈默之中展現慾望、誘惑對手,並被對手誘惑,再將彼此扒光,如果對手不回應,到時就只是普通的圍棋了」。 因此在《 黑暗榮耀 》第一部的最後河度領在文同垠下的這盤棋中真的被動搖,河度領是文同垠期盤中的其中一隻棋,就因為河度領被文同垠引誘到去租屋處的那股慾望,並也讓河度領遇到朴涎鎮,代表文同垠這盤棋試下對了。





黑暗榮耀結局伏筆統整


  • 朴涎鎮得知文同垠一直住在她家對面的公寓裡,在這裡她看到了當初霸凌文同垠的人所有照片,同時,文同垠和河度領見面,河度領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解真相,所以在文同垠的那間租屋處,河度領看到朴涎鎮時很驚訝,接下來後續發展就是要看河度領是相信文同垠的說法,還是朴涎鎮會怎麼解釋。

  • 再加上河度領也大概知道金宰寯和朴涎鎮之間的關係,甚至是睿帥可能不是自己女兒的真相,所以河度領和朴涎鎮的婚姻關係是否會分裂已達成文同垠的期望,這就會在第二部揭曉。

  • 文同垠將善雅先送出國唸書,因為她正要計畫執行與姜賢南的殺夫承諾,但是文同垠還是有給姜賢南考慮的機會,因此接下來文同垠是否會去殺人就是第二部的內容。

  • 朱如炡也有一段艱難的過去,他父親被一名病人殺掉,儘管朱如炡接受心理治療,但朱如炡並沒有被治好,仍然渴望報仇,尤其是遇到文同垠,他意識到自己無法放下怒火,所以也開始幫助文同垠。在《 黑暗榮耀 》的最後一幕朱如炡要去朱醫院找昭熙的大體,但發現不見,這大概是被朴涎鎮的人給搞走~ 因為孫慏梧是有單獨用這件事來威脅朴涎鎮的人,並且孫慏梧應該就是被朴涎鎮給處理掉,因此昭熙的大體應該就能推斷是被朴涎鎮給搞走~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 跨國追劇教學~ 全球跨國Netflix追劇追到飽!NordVPN推薦方案,2分鐘快速設定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