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無雷影評《 食人魔達默 》評價好看嗎?傑夫人格剖繪解析+劇情討論心得



食人魔達默預告



食人魔達默評價好看嗎?(無雷


食人魔達默 》這部影集的主角是曾經在1978至1991年間共殺死、肢解了17名男子,被稱為密爾沃基食人魔(英語:Milwaukee Cannibal)的故事。本來我要另外寫一篇「無雷推薦文」的,但因為寫一寫發現實在太需要對內容剖繪,感覺有太多劇透,因此特別在這篇剖繪文中直接加入簡單的無雷推薦,然後來詳細討論劇情和剖繪。


我就大致簡短寫一下我看完
食人魔達默 》之後會推薦的原因。《 食人魔達默 》IMDb評分為:8.6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食人魔達默 》這部劇是真人真事改編而來,劇中導演編劇設計的視角很多,不單單只有透過檢討加害者的視角去呈現一個殺人犯,更將格局擴大的整個社會、傑夫的父母、鄰居、警察體系、媒體、整體社會等等角度去探討這個案件。食人魔達默 》給我的調調有點像是《破案神探》的感覺(雖然不是大部分一樣),不過《 食人魔達默 》用了相當多的剖繪技巧在刻畫整個案件~即便劇中沒有警探負責引導,但導演就像是警探一樣,帶著觀眾去思考整個案件、其他角色食人魔達默 》這部劇被我打滿分啊!太推薦這部劇!


食人魔達默 》畫面尺度相當大(腥+色都是真的有全裸露點的那種,因此觀眾請注意觀賞環境),傑夫的犯罪特徵相當噁心(雖然我看得出來《 食人魔達默 》在畫面上有盡量在克制,但是還是有些畫面實在會讓人反胃…觀眾請自行斟酌),我覺這部劇會好看的重點就在於人物刻畫很深層,我覺得導演真的是在案件上很徹底地往每個角色內心中去挖掘,沒有任何一個偏剖,裡面有很多可以探討的東西。《 食人魔達默 》這部劇不是那種讓你看兇手犯案的精彩,而是往比較「心理」層面的案件探討,我覺得編劇導演應該是對犯罪側寫師的剖繪能力有很大的研究才能做出這樣的高水準! 總之《 食人魔達默 》是一部必看的犯罪影集!





食人魔達默 》影評+人格剖繪解析+劇情討論心得有雷

惡魔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


通常關於一個殺人魔很多學者都一直在研究他們到底是天生擁有「殺人魔基因」還是「後天造成」? 以前看過韓劇《 Mouse 》也探討過這個議題,台劇《 2049完美預測 》也探討過這種題材,我覺得這是蠻值得探討,但大多數學者都不敢真的下定論的領域,因為如果真的有殺人魔基因,那是不是這些人就不該活著?是不是就應該早在他們開始殺人之前就殺掉他?這形成一個很大的道德衝突。


同樣地《 食人魔達默 》其實用了很大的篇幅在討論「天生VS後天」這一點,在悲劇案件發生之後,編劇導演就隱隱地帶著觀眾思辨傑夫會有這樣的殺人魔、食人魔行為是天生還是後天的? 


我覺得很特別的一點是傑夫的媽媽喬伊絲本身其實精神狀態也不是太穩定,在傑夫小學時,媽媽就常常選擇吞藥企圖自殺,而第三集時編劇導演又帶我們看到喬伊絲在懷孕期間情緒也很不穩定,例如焦慮、行為異常,尤其喬伊絲的反應在那時候就已經常常脾氣暴躁,喬伊絲說「我吃的是醫生開給我的藥,我是依照醫囑,我只想要好過一點,結果要面對你發火,每個醫生都讓我覺得我做錯事,但我不知道我地底做錯什麼事」





首先,我覺得要先探討的是喬伊絲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精神異常基因? 其實看到最後會發現喬伊絲的精神異常是萊諾的家庭壓迫而來,造成喬伊絲的產後憂鬱,然而,《 食人魔達默 》選擇的是先描繪喬伊絲的精神異常行為而不是先講萊諾,透過一連串畫面讓觀眾知道喬伊絲的情緒狀態不穩定,這很容易讓人先入為主聯想到傑夫的某些人格特質是否是遺傳自喬伊絲,而不是萊諾。在犯罪學上一直爭論的是殺人魔到底是基因支配還是後天形成而來的,我覺得《 食人魔達默 》編劇嘗試要讓觀眾去對兩個論點做思辯~


食人魔達默 》在刻畫喬伊絲這角色是細緻的,自己提出的問題就會自己回答,在觀眾對喬伊絲精神狀態基因感到懷疑時,在第三集裡導演就讓觀眾看到喬伊絲在離婚離開家後找到自己的生活重心和樂趣,她輕鬆地說出「天阿,原來我沒瘋」,這就呈現一個人的心智狀態是會隨著外在環境受到很大的影響,如果在家中的喬伊絲都感受到無盡的憂鬱,但傑夫何嘗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呢?因此會漸漸地把焦點重新放回萊諾身上。



當然我覺得《 食人魔達默 》並沒有打算要讓觀眾去爭論傑夫會變成這樣到底是誰的錯,就我自己看過很多殺人魔形成的影劇也理解出外在環境很多的因素都會影響一個人變得病態而人都需要找方法讓自己脫離這樣深淵,就好比喬伊絲逃離了讓她整天心碎憂鬱的萊諾、傑夫,但她找到了適合她生存的方式;但傑夫卻沒有辦法這樣做,因為從小就沒人教他怎麼做,怎麼應對這樣的孤單感,所以傑夫只能繼續在這個深淵中越鑽越深,找到自己天生中的那份興奮慾望,那就是透過肢解人來達到自己努力壓抑的病態性慾。


至於傑夫到底是天生還是後天的殺人魔,我認為或許兩種都有(第八集時萊諾說「我想我有過跟他類似的想法,我以前有,我以前試過做炸藥」),但許多教育學家認為,天生的性格可以被教育,只是傑夫這種性格變成被放大,因為童年的孤獨、被父母拋棄的感覺,因此傑夫只能從他唯一覺得感興趣與快樂的事(器官握在手中的樣子)讓自己好過一些。 因此第四集傑夫認為自己很像天生就是如此,這種話語其實很令人鼻酸,他好像就想是他媽媽一樣「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大家都要離開我?


至於傑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出現?這牽涉到傑夫失衡的家庭,父親和母親的爭吵,每次一爭吵之後父親就離家,傑夫對父親說著「爸,拜託不要走」。第一集崔西的案件中,傑夫有喊著「為什麼大家都要離開我?這呈現傑夫這個人的孤單,並且嘗試要和人有所連結的方式(例如傑夫曾經送蝌蚪給老師的舉動,就是想要有人可以關心他,愛他),但就因為他本身的怪,讓所有人都離他遠去(在學校也是被排擠)。


傑夫的父親有說傑夫在疝氣手術過後就變了個人,變得對事情都不感興趣,然而我覺得這不是因為手術的原因,而是傑夫內心中感到孤單的表現,看到父母吵架對他來說是很不安的存在,因此他會一直很擔心他愛的父親離開,因此不是手術改變傑夫,而是家庭的爭吵改變了傑夫,尤其是在父母離婚之後
然而,一直到傑夫成年後搬去邁阿密時,我們可以知道傑夫的父親不想要讓傑夫回家,電話中傑夫說著「爸,拜託可以讓我回家嗎?」這代表傑夫的行為連父親可能也不能接受,他的怪連父親也能感受到。


傑夫的反社會人格形成我覺得是很典型的,傑夫1991年有說「從小到大,大家就是要找我碴,他們直接認定你是壞人,你也很無奈,他們認定了我就是壞人」,犯罪心理學曾經指出人格的形成就是在童年,這種反社會心理在傑夫的每分每秒都在被建立,不管是要他離開家的父親、排擠他的同學、認為傑夫就是壞人的警察、認為傑夫不正常的老師等等。



犯罪心理學中提出一個殺人魔的形成很大的機率都是因為破碎童年與家庭而來的,從劇情中我們能知道,傑夫不僅在童年經常感到孤獨,這種孤獨感甚至延續到17歲那年更為加劇,因為父母的離婚讓他被拋下,母親氣憤地離開,父親也不想與傑夫同住,傑夫等於是個被拋棄的小孩,其實看著第三集傑夫自己在家中想像、與空氣對話的畫面非常可悲,有時其實也只會讓人覺得他就是想要有人陪罷了,但卻又因為他的怪讓所有人都離他而去,形成一個無法得到救贖的惡性循環





「我覺得不是人人都能有夢想,至少我這種人沒有」


第三集萊諾與喬伊絲離婚後是傑夫人生最黑暗以及自我放棄的低潮,這時期的傑夫相當自我放棄、自我否認,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對外界已經失去興趣,這有點像是反社會人格形成的關鍵點,因為所有都離他而去,他對這世界已經生無可戀,當一個人被孤獨給包圍時,那是很無助的感覺


我記得當傑夫最後被警方逮捕時心境很特別,他明明知道逃走的崔西可能會去報警,但傑夫仍然在家裡喝著啤酒也不逃跑,警方逮捕傑夫時,傑夫還說:「我罪該萬死」。



在第二集的最後警方將傑夫帶去警局時,傑夫選擇放棄找律師的權益,並表示會坦承全盤托出,他懊悔地說早該要了結才對。 傑夫在高中時期被母親拋棄後的內心狀態都沒有人知道有多黑暗,第四集裡傑夫和父親討論讀社區大學的話語中,我覺得可以滿滿地感受到傑夫內心中的自我唾棄和放棄,他說了「但我就是廢物,何必假裝別的樣子?



他對父親說到「我不是好小孩,我是個奇怪的小孩,我格格不入、怪裡怪氣,我跟別人不一樣,我覺得我有問題」,我想這番話中流露出傑夫想要克制卻克制不了的那種痛苦,而這種痛苦卻又不能跟別人說,又或者說了並沒有人可以理解他(例如父親以為傑夫講的幻想只是單純的性幻想;奶奶認為傑夫的不完整只是少了女朋友可以愛而已,劇中我們可以發現有許多時候許多角色都錯過了拯救傑夫的時機點,而即便旁人伸出了援手,傑夫也將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裡),傑夫努力壓抑自己的那九年就是靠著「想要創造美好回憶的盒子」來度過,嘗試當一個可以讓父親認同和驕傲的兒子,但仍舊做不到,於是那個好孩子盒也只能拿來裝他的戰利品(以表示那是他所有的成就),這是多麼可悲的內心煎熬啊





「犯罪特徵」如同童年記憶拼圖


傑夫所有犯罪行為就很像是過去破碎童年的拼圖,《 食人魔達默 》就是這樣的說故事方式,細細地去剖析一個孩子的從小到地如何成為一個食人魔的恐怖怪物~ 以前我看過相關的犯罪心理學的相關知識,的確《 食人魔達默 》設計上是在挖掘傑夫這個人的人格,《 食人魔達默 》給我的感覺有點像是在看《破案神探》那種剖析感~這是我很喜歡的手法,因為我很喜歡去剖析為什麼一個壞人會成為一個壞人的原因,背後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

  • 肢解=與父親最快樂童年回憶的重溫:殘害小動物、肢解方式、酸液都是回憶和父親快樂回憶的方式、就例如父親講的青蛙實驗一模一樣,用酸液去輕觸腦幹,明明已經分離的頭竟然後手還會有連結,手竟然會想要拍掉酸液,這是第一次傑夫對一樣東西有興趣。

  • 刀子: 這是呈現在傑夫父母在吵架時,喬伊絲拿刀威脅父親的舉動,這種景象對傑夫來說我覺得像是他理解要對方可以停止動作的方式,因此在第一集中傑夫面對大吼大叫的崔西時也拿出刀子想要對方冷靜。

  • 屍體:「我想要控制,因為我老是被人指使該怎麼做」,傑夫對器官會有癖好是因為他有「器官癖」,同時劇中有剖析到傑夫會去挖一個他素昧平生的大體是因為想控制,之前看過韓劇《解讀惡之心的人們》中有提到,通常一個殺人魔的「犯罪特徵」都是因為他的過去而形成的,因此殺人魔會有一定的犯罪特徵和模式,而這些模式通常都是他們過去的人生缺陷、創傷,或是心理的「空虛」

    這些模式就是警方去找兇手的線索,而反推,一生都被控制的傑夫,會選擇可以讓他控制的東西,那就是死掉或是不會反抗的生物體,這樣這些東西就不會離他而去。

  • 同性戀在當代是被歧視的性向(當時愛滋盛行),受害者=傑夫內心的陪伴

    當中傑夫在1981年偷的那個人形模特兒除了顯現他的性向之外,基本上還與他找的受害者對象有呼應,並且將她們殺害的原因是因為傑夫想要他們如同人形模特兒那樣可以陪伴他。

    同性戀者在當時雖然不諱言講出來,但仍舊會以異樣的眼光被看待(因為當代愛滋病被認為是從男同性戀傳出來的病),第二集的警察要進去傑夫家之前也說「裏面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吧?(意思是會染病的東西)」,因此站在傑夫的角度可以知道,傑夫本身有什麼心事幾乎是把自己封閉起來的。

    但為什麼傑夫要殺害受害者們?這是因為唯有這樣,這些人才不會「又離開他」,傑夫將受害者變成無法反抗的狀態,好讓自己可以享受自己的慾望,但就是因為這種受害者無法保存很久,因此需要不停地找受害者。


    警方:「為什麼要把骨骸撒在後院?」

    傑夫:「我想我只是希望他還在身邊,我喜歡他散落在各處的概念,圍繞著我,我知道這很糟糕,但我認為我是天生如此




「你應該知道他們的名字,這些是被你殺害的人」


食人魔達默 》整部劇中我們可以知道導演一直在呈現傑夫內心裡的空虛與孤單,在受害者中我覺得令人最印象深刻的不外乎是第六集的東尼,這一集裡我們看到不一樣的傑夫,他似乎找到跟他一樣中直在被理解的人,因為東尼天生就失聰,因此他當然也會很渴望被理解,我很喜歡這一集將傑夫的內心做了一個很不一樣的轉變,這一集有很多細膩之處,導演帶著觀眾進入傑夫的內心世界,讓觀眾看見傑夫在尋尋覓覓的到底是什麼


傑夫問了東尼說「你要拼命努力才能被理解,這樣累不累?這是傑夫自己幫自己問的問題,他想要解決心中幾十年來正在尋找的答案,在東尼身上,傑夫找到了答案:「累,但如果我不努力,我就誰都沒有了」,東尼的答案無疑是最標準的答案,因為傑夫渴望被人理解,卻一直沒有成功,好幾年來他已經處於放棄狀態,所以失去了父親、奶奶、媽媽對他的支持。



我覺得傑夫在東尼身上感受到許多的陪伴和快樂,應該是因為兩人都處於需要被理解的渴望,因此傑夫覺得東尼也有理解他,傑夫連續兩次都掙扎著不對東尼下藥,這樣的舉動是一種不想割捨掉的陪伴感,我覺得第六集導演對傑夫的內心那種殺人渴望掙扎刻畫得很好,尤其是那段「無窮之地」的遊戲,只要東尼的士兵離傑夫太近,就會死掉,這就像是在暗示現實生活中的東尼靠傑夫太近也會喪命一樣。



傑夫會對折返回家的東尼下手是因為傑夫實在太沒有安全感他愛的人會離他而去(就像萊諾小時候聽到父親常說我會再回來,但從沒有,又或者喬伊絲說會再回來,結果永遠都沒有再回來,傑夫的心裡就會有很大的不安全感,覺得他們只想要找藉口離開),而我覺得傑夫第一次感到強烈愧疚感是因為他殺掉東尼是他很心愛的人,也因為看到東尼媽媽傷心的模樣讓傑夫內心第一次動盪,如同感受到那種被拋棄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傑夫回到家中打了通電話給艾羅的家人說艾羅已經死掉不是再找他(這裡推測艾倫應該也曾經是傑夫有情感付出的受害者,因為傑夫有將受害者證件做分類,兩個史蒂芬都被跳過)。



這也能解釋傑夫最後被警察逮捕時說了「我罪該萬死」,甚至還乞求是不是可以有死刑,他一心都想要尋死,我覺得在傑夫內心中是個認為自己根本不是該存在的人,他對自己的存在是一種很大的困惑,他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傷害了許多人。





你寧願相信有前科的白人,也不願相信沒有前科的我?


關於殺人魔的故事我們都知道很震驚,然而,《 食人魔達默 》刻意突出了一個事實,就是「大多數連環殺手是『白人』和『男性』肯定有一個重要原因,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可以逃脫懲罰」!這在第二集時傑夫鄰居婦人對警方的報警那一段真實錄音檔就能知道有多諷刺,因為警方看到傑夫是白人,因此就是潛意識很容易相信傑夫說的證詞。


第五集中,墨菲刑警講到傑夫挑選的對象都是有膚色的人,而不單單是長得好看的對象,傑夫還故意搬進一個黑人社區,這樣傑夫就比較容易脫身,也更容易獵殺,就因為這個社會有著種族歧視和白人至上的價值觀,因此對傑夫的詭異行為都會莫名其妙地通融或合理化。



這同時也反應到受害者為什麼會對傑夫沒有戒心?我覺得受害者多半會因為傑夫是個白白淨淨的白人,因此對傑夫會降低戒心,傑夫也因此很好對這些人下手,連傑夫都自己說到「只要小心點就不會被抓,這讓我很難不下手」,因此朗即便逃過一劫,但警方對他的案件整個不想接案,就因為傑夫挑選的對象就是個「黑人」,即便警方接案了,傑夫仍然因為是個白人而不被多加懷疑,這暗諷當時的種族主義也是讓傑夫這麼逍遙法外的關鍵因素,警方寧願相信有前科的白人傑夫,也不願相信沒有前科的朗,以錯失可以拯救更多受害者的機會



第五集朗跟警察對峙那一幕真的很有意思:

警察:「他雖然是怪人,被逮捕過兩次,被逮捕過並不代表你突然間通通有罪」
朗(黑人):「我沒被逮捕過」(意思是,那你為什麼一直在質疑我的說法?)


就連傑夫某次因為強制性交而被逮捕,法官說著「你不是屬於矯正系統的那種人,好嗎?你需要第二次機會,你今天走運了,因為我要給你機會,另一方面,希望你能學會教訓並力圖振作」,當法官講出這些話時,導演刻意特寫旁邊的黑人書記官看向法官這呈現著司法體系對白人的袒護,就連同矯正機關也沒有時至上的幫助,這對社會大眾來說形同是無法保障的一關。





我很喜歡第七集編劇導演特別聚焦在葛蘭妲這鄰居角色的視角,她的崩潰和嘶吼非常有張力,這是她第三者視角看見的心碎悲劇,在當局檢討案件之時就說到葛蘭妲因為是黑人,所以警方不予理會葛蘭妲的報警和說詞,在第七集中我們可以看到當局試圖掩蓋警戒的恥辱,尤其是當中還有兩個警察親自將受害只送回傑夫的公寓裡呢。


在葛蘭妲試圖要在這創傷中恢復自我時,編劇從她身上讓觀眾看見這社會到底有多冷漠,不管是葛蘭妲的公司上司不滿她對記者抒發意見,同事也不能諒解葛蘭妲上班情緒崩潰的一樣,這是編劇導演想要顯示出這社會大眾對於這種案件毫無同情的人性、甚至沒有警覺性,當一個人感受到悲傷時,身旁的人竟然不會想要伸出援手,這就好比朗、寮國小孩也在這個社會中所感受到的孤立無援



若轉換成站在傑夫的角度去看,是否也是這樣?因為傑夫在對外求救時總是被不被理解,社會就是這樣的惡性循環冷漠,造成更多的有憎恨的人格特質,這個案件的確就像是傑克森牧師所講的:「這是困擾美國所有社會弊病的隱喻,警紀不彰、社區缺乏照管、貶低年輕黑人和棕色人種的價值,尤其恰巧他們是同性戀」,他的意思是整個案件的發生並不是只有傑夫一個人的錯,而是所有環節和社會都有問題。



看到第七集葛蘭妲打了無數通電話報警一直被敷衍的橋段真的很讓人氣憤,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葛蘭妲在警方發現傑夫是殺人犯時會對警方這麼生氣,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葛蘭妲知道有這麼多人受害後會常常情緒崩潰跑去廁所痛哭,因為即便葛蘭妲聽到的只有聲音,這就很像是葛蘭妲被迫每天要聽著有人被殺一樣,那種聲音就被迫親臨犯罪現場。第七集葛蘭妲的表現真的很有張力~她是以最接近死亡現場的方式被折磨一年





身為殺人魔父母親的自責?還是推卸責任?


萊諾這個父親令人感到滿滿的悲戚感,他對過去發生的事情有很多的自責,原本我以為萊諾會就此放棄傑夫完全不管,但是他這一生中都在彌補他無法給傑夫的童年,當萊諾得知傑夫在矯正機關完全是浪費一年時,他的內心很崩潰,當中他說了一句讓我印象很深刻:「有沒有心理師找你聊過,教你一些我無法教導你的事情?


我其實很喜歡《 食人魔達默 》在萊諾這個角色上的著墨,而且他的故事線相當令我震驚又很憐憫,原本以為他對傑夫已經處於放棄狀態,但事實上他沒有,而是一邊在拯救自己的孩子,另一邊在與自己心魔對抗,因此第八集的萊諾轉變好細膩,編劇導演將這角色一開始對這事實的接受,到自己對自己內心的面對,我們看見的不僅是一個父親,還是一個無法走出陰霾的男人


我都不知道你病得這麼重,你需要幫助,因為我還是認為你有救,我是抱著你能好起來的希望,我一直在想到底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因為我不是這麼教養你的」,我很喜歡編劇第八集特別設計萊諾和傑夫之間的對話,當中我印象很深刻的是萊諾說「你休想把這件事怪到我頭上,這又不是我害的,我一直是好父親,我這是關心兒子你終於對某件事有興趣了,你做出這種事可不是我教的,你聽到了嗎?這不是我害的!



這回歸到一個破碎的家庭對一個孩子的影響都是父母不知不覺中形成的,《 食人魔達默 》在整部劇中傑夫一直講不出自己到底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當萊諾說「這有不是我害的」,這句話我覺得這並不像是萊諾在推卸責任,而是身為一個父親的心碎,我是覺得萊諾對自己給兒子的關心變成這樣的結果很心痛,一個做父親的始終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事情,但忘了以傑夫的角度去理解,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傑夫會問東尼說「這樣拼命努力讓自己被理解會不會累?」,因為傑夫內心其實已經覺得累。



我很喜歡第八集萊諾的內心轉折,有很大的篇幅編劇其實就慢慢地在刻畫萊諾對傑夫的觀察和幫助,看到第八集才會知道原來萊諾以前跟傑夫很像,這也是為什麼萊諾會一直在問傑夫有沒有女朋友或是什麼幻想之類的,我覺得傑夫這個孩子就像是萊諾很大的心魔具象化,這才真正揭曉萊諾對傑夫一直想要矯正和試探,但同時又在隱藏自己的心魔,因此很多事情他幾乎都是對傑夫做試探的樣子。





再來就是喬伊絲,我覺得第八集喬伊絲將心力放在對其他孩子的諮詢畫面很諷刺,我並不是要去檢討喬伊絲當年離開傑夫的決定造成傑夫的人格障礙,而是在她對其他男孩子做諮詢時喬伊絲終於可以感同身受了解孩子們的想法,但她卻沒有把這份理解用在自己兒子身上,我感受出這是喬伊絲懊悔的地方


第八集裡我們看到萊諾將過錯責怪到喬伊絲身上,認為當初喬伊絲整天在發瘋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這是探討到一個議題,那就是萊諾從沒有對喬伊絲付出過真正的愛,我記得在某一集中萊諾只認為醫生開的藥會影響胎兒,但她沒有關心到喬伊絲的精神狀態以及產後憂鬱(喬伊絲之後也才知道原來自己是產後憂鬱症)。



這對夫妻看起來真的很破碎,但又令人感到憐憫,其實看到最後會覺得,即便一個小孩有基因上的人格缺陷,一個幸福有愛完整的家庭仍舊是可以治癒這樣的缺陷,而一個完整的家庭也需要靠夫妻間對彼此的尊重和關愛(打從萊諾在對喬伊絲懷孕期間的唾棄就已經讓這家庭破碎),父母的行為小孩總是看在眼裡,當來諾說著「我又沒有這樣教導你」的時候,這句話已經是在推卸責任,因為他忘了傑夫會看、會學,父母的行為舉止都是小孩的模仿對象,再加上傑夫缺乏被關心,因此越來越反社會人格,形成現在的傑夫。



我覺得第八集的一個結論很棒,將一個孩子扭曲性格透過萊諾的基因(殺人魔基因)+後天家庭影響(有問題的家庭)做結合,萊諾對傑夫說「我到處找,想找出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只怪別人,不怪自己,結果是我,這件事該怪我,我不該讓你碰死掉的動物,我不該教你怎麼處置,我你的殺人幻想我應該讓你覺得你能跟我聊,因為我也有同樣的感覺,我把那部分傳給你了,而且在你需要的時候我也沒有好好幫你,我不是好父親,我不是,因為我不是好丈夫,而你沒有安全感,我不敢相信我丟你一個人,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說穿了,萊諾現在才敢面對自己的心魔、自己的過錯,但這已經為時已晚,這也合乎犯罪心理學上一個殺人魔的形成通常會和童年家庭失調有關係。





社會真的會改變嗎?還是病態跟風?


食人魔達默 》透過萊諾和喬伊絲這對父母承認自己不是好父親好母親,帶到家庭是最小的社會單位,一個小孩人格的養成都是從家庭開始。然而,編劇並不是在透過萊諾、喬伊絲對自己的自責就下定論傑夫變成這樣的主因,食人魔達默 》整體看下來編劇想要探討的不是只有傑夫這個加害者,而是檢討傑夫成長過程中哪些環節錯誤了,我們又可以怎麼預防? 這就像《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破案神探》所及提的結論一樣,這種案件發生每個人都不樂見,但如何預防這種事情的發生才是「治癒這社會」的最佳解藥


因此《 食人魔達默 》會安排出傑克森牧師這角色就是因為他看見了案件的全局,「我來不是要製造分化,而是要咎責,達默的罪行不是因為與世隔絕犯下的,包括執法人員在內的許多人視而不見,所以他才能長久行兇」。



因此社會福利機構的完善、對孩子的疼愛、婚姻的理性、彼此間的包容以避免種族歧視、警察體系的謹慎、社區的健康度等等各個細節,所有環節都能成為阻止這種悲慘案件萌生的防護網。我覺得當我們跟著《 食人魔達默 》編劇去剖繪了傑夫的一生和他的人格特質之後,並不是要以斥責的角度檢討傑夫,犯罪側寫師最終目的都是在「預防犯罪」的發生,因此我覺得這才是《 食人魔達默 》的大重點,而身為社會一份子的觀眾們,也是預防犯罪的其中一員,請不要小看自己散發愛的力量,這世界可以少掉很多仇恨與扭曲,畢竟我們都不希望悲劇發生後才去後悔和責怪其他人,更不希望自己或身邊的人成為受害者。


然而在食人魔達默 》第九集和第十集的篇幅中,編劇帶來的是更多的病態,那就是社會病態的跟風,支持傑夫、幫傑夫的故事畫成漫畫出版(就像是萊諾獎的「有問題的是整個文化」,因為傑夫也曾經看過艾德蓋恩的漫畫),甚至連當初兩個警察都成為年度警察,因此即便傑夫已經被判刑九百年,編劇仍舊不願讓餘韻fade out,利用最後兩集做最大的後勁來表達整個社會都有問題,從沒有人想要改變的盲目,還有群眾毫無同理心的冷漠,而且第九集中有個很諷刺的橋段就是觀眾會發現社會大眾注意受害者的目光竟然比可怕的殺人犯還要少,整個社會都只注意到傑夫,同時又拿這悲劇來炒作、取得利益,很可悲的是受害家屬也想從萊諾的書籍利潤拿到報酬。





食人魔達默 》第九集將受害家屬的扭曲毫無預警地呈現出來,連傑夫在監獄工作每小時只有25分錢的時薪都要拿走,這種轉變有點讓我驚訝,我並不是要說家屬這樣的要求就是人性醜陋,因為會讓我思考的是在家屬心中應該是認為這是傑夫應該要償還的債,畢竟傑夫只被關在監牢裡對17名受害者來說並不對等,尤其傑夫對倖存者留下的創傷是一輩子的在這悲劇中「更多人」的仇恨堆積是錯誤的,恨來恨去只會有更多的悲劇和扭曲人格產生(就例如快要被憎恨和復仇之心吞噬的葛蘭妲,又或者是說那個殺掉傑夫要伸張正義的囚犯),唯一能做的只能原諒與放下,然後療傷。 


而最後第十集傑夫對自我行為是否能被原諒開始產生懷疑,傑夫並不是天生的殺手,他與神父的對話顯然是想要問自己能不能得到救贖的疑慮。我覺得第十集中利用宗教上帝視角去解釋受害者、目擊者葛蘭妲、傑夫,這手法是聰明的,因為我總是認為,自己迷失時,身旁的人有時真的無法的幫你,能拯救自己的仍舊是自己,上帝的存在是一種力量和內心可以寬恕的力量,對加害者和受害者家屬來說,「寬恕與原諒」才是放過自己和別人的方式。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