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 非常律師禹英禑 》第3集劇情與評價心得、細節討論:這是我們所背負障礙症的重量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非常律師禹英禑第3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一對夫婦回到家發現有精神障礙的廷勳正在歐打尚勳。 禹英禑在汪洋律師事務所終於有了自己的律師名牌很高興,而她這一早就接到尚勳被打死的案件,尚勳胸部嚴重骨折出血而死,脖子也有淡淡的痕跡,但這痕跡不是致死原因,被害人被打之時體內有高濃度酒精,鄭明錫會找禹英禑是因為金廷勳本身也有自閉症,但禹英禑有解釋自閉症是有千百萬種的,她自己也第一次遇到金廷勳這樣的孩子。 後續與金廷勳的父母面談,母親談到自己竟然這麼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平時兄弟倆感情很好,沒想到發生憾事,之後與金廷勳的面談因為禹英禑的問法太過直接而讓金廷勳情緒反抗嚴重。


🐳禹英禑回家向父親請教以前如何和自己相處和溝通,父親說到以前真的很孤獨,因為這世界就像是只有父母兩,但禹英禑卻也從來不理他,但所幸禹英禑喜歡法律,至少可以讓他有所參與,因此父親肯定金廷勳一定也有喜歡的東西才對,想跟人溝通就是要努力方法本來就都很普通,難就難在達成目標。隔天禹英禑和秀妍、鄭明錫以廷勳喜歡的朋秀企鵝來讓廷勳開心,禹英禑也理解出廷勳的反應是在保護想自殺的哥哥,但媽媽卻不願相信尚勳會自殺,於是禹英禑的下一步任務就是要找出尚勳有自殺意圖的證據。在尚勳的房間裡果然找到一條可疑的塑膠繩,但禹英禑也發現了尚勳藏起來的日記,裡面記載者自己對唸書的失望與恐懼,但父母不願相信尚勳會因為讀書壓力而自殺,還斥責禹英禑再怎麼了不起也是有自閉症,於是和汪洋解除合作關係





🐳隔天,廷勳又突然幾來到汪洋,廷勳的媽媽來到後希望禹英禑可以再負責廷勳的案件,畢竟也只有汪洋最為廷勳著想,但媽媽還是希望可以別公開尚勳自殺的事,媽媽也向禹英禑道歉因為丈夫看到禹英禑同樣有自閉症卻可以大有所為而覺得內心很受傷,希望禹英禑可以諒解。法庭上,禹英禑實在沒有想到檢察官會利用禹英禑本身有自閉症的論點來推翻金廷勳應該被減刑的要求,濬浩實在放心不下禹英禑,於是去辦公室看卻沒想到禹英禑在上吊,嚇得去解救禹英禑,但這也讓禹英禑推理出當初廷勳解救尚勳是背部著地,也對尚勳施行CPR才有骨折,父親最終答應可以公開尚勳自殺傾向,但要求禹英禑退出這案件,因為不希望檢察官還要用禹英禑來攻擊金廷勳。


🐳禹英禑知道自己在別人身邊都是那個無法解決問題的人,在檢察官眼中也是這樣,所以禹英禑認同自己退出案件是正確的選擇,才不會影響法官的判斷,因為自己不是一個對被告有幫助的律師,這讓鄭明錫特別去和鄭宣榮請求說服金會長,不過鄭宣榮認為鄭明錫應該展現共進退,由鄭明錫自己表現會挺禹英禑,於是這案件就交給鄭明錫的競爭對手張勝准接手,這案件也順利落幕。然而禹英禑卻選擇想要辭職。





非常律師禹英禑第3集評價心得

圖/ENA《非常律師禹英禑


其實案件發生的那一分鐘大概就可以知道案件的內容和劇情走向,金廷勳口中所講的那句「找死,不可以」,事實上是在對尚勳的關心,因為尚勳是喝得醉醺醺的人,脖子上還有淡淡的勒痕,金廷勳肯定以為尚勳是自殺所以拼命打胸口想要幫尚勳恢復心跳呼吸~ 所以這個案件的走向是蠻簡單,也蠻好猜的。就是最主要著重在針對一個患有自閉症患者的被告來說,如何去了解他的內心,以及父母對金廷勳孩子的看法,以及大眾對自閉症者的看法偏見


唯有生病的人才能懂生病的人」,這是我一開始看到鄭明錫邀請禹英禑一起加入這案件的動機,然而,後來我才發現我自己錯了,而且這一集深深地對我震撼教育,或許我們接到這種案子的時候第一個就真的會跟鄭明錫一樣想要從禹英禑身上去感受到金廷勳身上的「某些東西」,但事實證明我們都想錯了,更是證明我們一般人對精神障礙者的表淺了解。





自閉症是一種複雜的發展障礙,自閉症的正式名稱是『自閉症類群障礙症』,之所以叫做『類群』,就是因為自閉症千差萬別,就像鯨魚一樣」,《 非常律師禹英禑 》第3集是一個情感插曲,真的觸動了我的心,看完這一集之後我心中充滿了悲傷的情緒,以及即使現今仍然存在著社會的不公正感。「你指定我加入這個案件是因為我們有自閉症嗎?」鄭明錫的確很坦白地說自己對自閉症完全不了解,所以禹英禑應該會比較了解被告,然而,這種感覺對禹英禑來說可能不會是一種有貢獻的感覺,反倒是因為自己的缺點才被需要的不公平感,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禹英禑會問鄭明錫這個問題。


禹英禑的話提醒我們,精神障礙者曾經被認為不配活下去,這種精神障礙即使在現今仍然存在,它可能不是公開的,而是隱藏在某個地方的,畢竟每個精神有障礙的人不會到處去跟別人說自己有精神障礙,而是會希望與平凡人一樣生活並且被公平看待就好,要打造這種公平的社會,也唯有靠每個人可以主動去理解有精神障礙的這些人,不要用異樣的眼光。


有些人認為自閉症譜系的人都是一樣的,能夠相互理解,有些人認為有特殊障礙的人無法過正常的生活,還有其他人只是發現他們無法像其他人一樣有能力的職業生活,這都讓我們省思,我們的社會是不是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用平凡的眼光」去對待渴望被平凡對待的精神障礙者甚至從沒有人想過要「主動」去理解他們, 鄭明錫一開始把禹英禑找來這個案件其實有已經在隱喻社會上的一般人都已經先入為主覺得自己不懂這些精神障礙的人們了,才會直接找禹英禑來,一般人會覺得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懂(這也是為什麼濬浩的朋友會以為濬浩在當志工,因為看到身旁的禹英禑就已經先入為主覺得禹英禑不可能是個又正常執業和生活的人了,自然也不會想要去瞭解他們,那句「加油」反倒是給予禹英禑更受傷的關懷)。





禹英禑說「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但禹英禑並沒有拒絕,反倒是用了自己的方法來認識金廷勳,暗喻如果禹英禑能做得到,鄭明錫應該也做得到才對,而不應該一開始就抱持著拒絕認識精神有障礙的人,這樣的行為已經是一種「歧視、偏見」的無聲表現,所以即便什麼都沒做的我們,內心其實就已經默默地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所以濬浩又出來給我們作對照組了,濬浩在電梯那裡刻意等著禹英禑,每個人都喊著很餓的同時,只有濬浩會等禹英禑準備好進入電梯裡,這就是一種「理解」的表現,也是一種感同身受的表現


「沒想到我竟然這麼不了解自己孩子的心思」,在要走進金廷勳的內心很不容易,超喜歡這案件帶到禹英禑父親以前照顧禹英禑的那段時光和經驗,同時也帶出禹英禑父親獨自一人帶大禹英禑的內心感受,「跟自閉症的人士一起生活果然非常孤獨,對我來說,我的世界就好像只有妳跟我,可是妳卻一點都不在乎我,雖然現在還是一樣,但妳小時候更嚴重」,照顧禹英禑的禹光顥也同樣受到許多偏見和不公平對待,看著禹英禑爸爸咬牙撐過這日子的這一段,真的很感傷,比起禹英禑,禹光顥受到的痛苦也不小。



禹英禑的父親為這案件帶來的幫助很大也很揪心,在看著禹英禑走進金廷勳的過程中,我們同時能感受到過去禹光顥所歷經努力走進禹英禑內心的努力~ 「妳喜歡的是法律,那個人一定也有自己喜歡的東西,妳要從這一點下手才行,想跟人溝通就是要努力,方法本來就都很普通,難就難在達成目標」,這一點也回歸到鄭明錫、社會大眾如果有意願,其實也能花時間跟與努力溝通,主要就是看身為一般人的我們願不願意而已。





這個案件中會刻意設計一個優秀的尚勳以及一個有自閉症的廷勳也是有用意的,編劇透過那位媽媽拒絕相信尚勳會想要自殺的事實,並且認為廷勳說的話不能信,這也代表這個媽媽用了不同的角度去面對兩個孩子,再加上那個父親對禹英禑指責「再怎麼了不起也有自閉症」,從這對夫婦的反應來看,他們本身就已經對患有自閉症廷勳的話語「不相信」,寧願要保住已經死去的尚勳不會自殺名譽,也不願信任廷勳想要救哥哥的話語,這對父母本身就已經對廷勳這孩子充滿偏見,自然而然也對禹英禑有自閉症的律師更有偏見和不信任,然而,編劇也不是把這對夫妻妖魔化,而是讓我們看見他們與禹英禑的爸爸一樣,對於面對自己有自閉症的孩子絕望的心情會讓人內心崩潰又受傷


同時這案件在媒體以及社群上造成的討論成為一種對自閉症患者的更大誤解,「醫學生死了,留下自閉兒,這根本是國家級損失吧」、「肯定有會因為精神耗弱被判無罪,自閉在韓國等於是殺人許可」、「就算自閉症也什麼都懂,送他去監獄吧」、「我鄰居也有自閉症,一起搭電梯好可怕」,這種言論在社會大眾裡竟然一直被認可,這是很令人傷心的社會環境,編劇導演默默地呈現這社會永遠沒有對精神障礙者的友善。



不是所有的特立獨行與非常規都一定比較差勁,自閉兒可能會因為新穎的思考模式與經驗在日後帶來驚人的成果」,本集中提到的亞斯伯格曾幫助過納粹區分哪些人值得活下,哪些人不值得活下,對納粹人而言,不值得活下的人都是身障、絕症、包括自閉症的精神病患等,我們知道自閉症在80年前都還是不值得活著的病症,也就是說禹英禑和金廷勳在80年前都屬於不值得活著的人,《 非常律師禹英禑 》第三集深深地讓我們省思與了解自閉症在過去是決定一個人能不能生存的決定條件,社會變遷到現在,人們依舊覺得自閉症患者做了任何不合常理的事都應該被檢討與被判人生死刑





這論點在法庭上的呈現就很尖銳,檢察官直接把禹英禑和金廷勳兩人的自閉症混為一談,對於自閉症不了解的人就會認為禹英禑沒有能力幫金廷勳辯護,並且把精神耗弱在禹英禑身上劃上等號,他將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禹英禑 一生中所面臨的歧視和偏見上,這段法庭戲效果很好,有助於展示譜系中的多樣性以及這些人在個性和精神狀態方面的巨大差異。案子本身已經結案,但卻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禹英禑繼續受到偏見,以至於她不得不放棄此案,也體現出這個社會大眾仍然對於自閉症帶有偏見的環境


很高興鄭明錫經過這個案件終於完全理解禹英禑的處境與內心,當他去替禹英禑請求讓禹英禑出庭的那一段,鄭明錫真的成長、成熟了,果然合乎禹英禑父親說的「溝通就是要努力,雖然有時會花很長的時間還不一定看得到結果」,但如果沒有像鄭明錫那樣跨出那一步主動去理解自閉症者,永遠都會帶有偏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