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Netflix《 紙房子韓國篇結局第6集劇情 》教授決心成為韓國的歐本海默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教授以前真的是個教授,最主要是研究南北統一後的經濟影響,探討七十年來為什麼無法統一?因為政治經濟文化問題太過複雜,,所以為了解決這些問題,研究出一個螺旋模型,當南北有共同的目標,統一就會瞬間實現,然而,該以什麼為目標呢?就是「慾望」,讓南北韓每一個人都能變富有的慾望。在這堂課中,金相萬特地把教授找去,介紹了吳材允給他認識, 目的是最近北韓打算全面開放,但經濟開發需要兩樣東西,資本與計畫,吳材允的集團提供資本,教授提供計畫,在與吳材允握手時,教授決心成為韓國的歐本海默(原子彈之父,備受爭議的一位科學家,他發明原子彈被用於轟炸日本廣島與長崎,這使他飽受罵名。)


💰接續第五集,教授開著他作案的車逃跑,宣祐真緊追在後,教授在最後包圍之際,選擇豁出去衝進水底,引爆這輛車,最後教授在附近上岸,也終於讓這件事落幕。造幣廠內,因為丹佛緊急來告訴東京有入侵者,快去告訴教授,這讓朴徹宇被柏林給狙擊,朴徹宇最後只回報教授不在裡面這句話,最後被柏林失控多開好幾槍,柏林的出現等於是救了東京外面的媒體開始紛擾擾傳出猜測,應變小組也相當慌張,青瓦台也收到二十萬人連署請願武力鎮壓,批評應變小組和警方辦事不力。



💰宣祐真很生氣車武弈錯誤判斷讓朴徹宇喪命,還說著車武弈根本不是一個團隊,因為車武弈完全沒回報朴徹宇在裡面的事,車武弈才說對宣祐真的懷疑,但現在看宣祐真追車子這麼勤,不可能是內賊,宣祐真可以理解車武弈是因為對情勢太過焦急,於是她不想要追究,反倒要車武弈現在開始一定要信任彼此,解決現在的狀況,她提出為什麼搶匪要隱瞞朴徹宇的死,畢竟對方是警察,說警方突襲而殺死也不足為奇,而且幾天過去都沒有人傷亡,甚至在趙泳旻受傷時還讓醫療團隊進去,這都不是正常的搶匪,宣祐真理解出搶匪要的是社會輿論,因此她選擇進去造幣廠裡確認教授不在裡面,同時要告訴社會大眾搶匪騙人的形象





💰東京自責朴徹宇被殺掉,人質也失控幫助朴徹宇,開始認為自己不適合當領導,即便奈洛比對東京努力安慰和讚美,還是讓東京提出讓柏林重新主導,柏林卻反倒認為臨時換將不好,他的目標也想要讓計畫成功拿到錢大搖大擺走出去。此時,宣祐真來電馬上逼問幾聲槍響的原因,自己提議要進去確認人質是否都生還,這樣才能弭平民眾怒火,宣祐真利用教授怕輿論對他們不利而要求進去,宣祐真拿著輿論的刀刺向他們,教授也不得不答應,因為拒絕的後果就是被塑造成殺人魔或恐怖份子,政府要下令武力鎮壓的事就會變得容易。


💰雖然人質都沒事,但重要的是朴徹宇死掉的事不能洩漏出去,所以河回團要徹底準備人質檢查。隔日,東京在里約的鼓勵大氣下振作,開始準備人質集合,副廠長不爽地要趙泳旻乖乖配合,因為他很後悔沒有早點通報警察的存在而讓警察死掉,更何況金安妮很自責自己害了人,但趙泳旻覺得那都不關自己的事,也一直對尾善找碴和威脅,雖然丹佛出面替尾善解圍,但也因為尾善幫了那警察,所以對尾善保持很大的距離。金安妮要搶匪把死掉的警察遺體還出去,然而,柏林突然否認有什麼屍體,而他突然介紹自己的個人背景讓大家知道,目的是要大家知道自己已經是無路可退,所以對人質絕不會亂來,也會對人質人道對待,因此要大家眼睛放亮點,不要亂說。



💰安妮不放棄而去找副廠長說應該揭發警察死掉的事,本來副廠長不願意,但趙泳旻提議可以偷傳紙條出去,把裡面的現況(人質、警察死掉、挖地道、印鈔票)透過金安妮這個沒人敢動的身份負責傳遞訊息,於是副廠長偷了張鈔票給安妮準備。 宣祐真進入造幣廠後,柏林竟然意外地對媒體露臉,而河回團也採用一一讓宣祐真確認的方式來檢查人質,過程中宣祐真努力要問出什麼,但沒有什麼收穫,換到安妮時,安妮用激動的情緒讓宣祐真上前擁抱她,這讓東京發現不對勁,於是緊急將安妮帶開,果然發現她打算要告密。宣祐真突然關掉攝影機,要求一次看完所有人質節省時間,宣祐真拿出清單一一確認,故意說少了朴徹宇保全





💰 在宣祐真問所有人質的狀態下,原本大家都不敢說有看到朴徹宇,安妮突然一個暴走說有看到,連趙泳旻也開始說有看到,宣祐真對鏡頭說是搶匪殺了朴徹宇,柏林生氣地撕掉人質名單,說朴徹宇是警察,是宣祐真先破壞規則在先,這等於是承認殺掉警察這件事,宣祐真提議如果搶匪希望軍警不要下令武力鎮壓,那至少先放了學生人質,繼續給雙方有繼續談判的空間,然而,局勢來了個極大的反轉,因為河回團極力隱瞞的不是朴徹宇的死,而是朴徹宇還活著的事,所以當朴徹宇被帶到宣祐真面前時,讓宣祐真也大吃一驚


💰 這是教授事前聽到應變小組竊聽內容做出的應變,柏林雖然想要朴徹宇死,幾槍都是打中朴徹宇的心臟當出氣筒,而不是直接爆頭,因為朴徹宇穿著防彈背心,所以只是暫時暈過去,柏林遵守教授的不殺人原則,教授因此借力使力,在宣祐真要進來的機會,用媒體轉播告訴大眾他們是不殺人的搶匪,同時教授也給了電視台一些爆料,說是朴徹宇偷跑進來要除掉首腦,因此柏林說朴徹宇除掉了他們的首腦,真正損失的是搶匪,警方才是殺人的那個。柏林生氣地說警方好意是為人質好,堅持要武力鎮壓,實質是要拿人質當肉盾,說謊的根本是警察,這話一出,外面的民眾反倒是認為警方罔顧人質人命一直要武力鎮壓。



💰所有團員都在慶祝打了漂亮的一戰,尤其是柏林贏得大家的掌聲,同時莫斯科抱著一堆土沖進辦公室,這對他們來說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代表逃生地道已經快挖完,並且錢也快印完,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很高興,柏林的病情越來越糟糕,丹佛對尾善的感情也逐漸加深,但出去後代表要和尾善離開,因此丹佛找機會對尾善說出去就忘掉一切,好好上班生活、找個像樣的對象,這樣的關心讓尾善忍不住直接對丹佛表達自己的心意。





💰署長對外面的輿論風向大倒,上級要換掉車武弈,宣祐真堅決反對這樣的決策,甚至放話如果車武弈不在,那她也不幹了。不過車武弈認為自己離開也不無貢獻,因為他在懷疑朴宣浩這號人物,宣祐真極力反對朴宣浩會傷人,她愛朴宣浩,也相信朴宣浩,因此要車武弈放棄這想法。然而,透過監聽聽見這樣的內容,教授內心複雜,之後宣祐真與朴宣浩見面喝酒,教授內心更複雜,因為和宣祐真在一起是可以讓他短暫忘記現實的時刻,放下搶匪首腦的身份,成為一個普通的咖啡廳老闆,教授下意識地對宣祐真說可不可以辭掉造幣廠的那個案子,因為宣祐真看起來很痛苦,卻也沒想到朴宣浩給宣祐真的愛反倒讓她對案件更有動力,教授內心是充滿罪惡感,對於愛完全笑不出來,而宣祐真在口袋卻摸到一張假鈔的角角,這是宣祐真想到可以扭轉情勢的關鍵,車武弈也來找朴宣浩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