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Netflix《 紙房子韓國篇第2集劇情 》兩邊團結合作根本是微乎其微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貫穿中國與北韓邊境的鴨綠江,最窄的地方僅僅只有三十公尺,是最多脫北者選擇的路線,運氣好的話可以經由第三國前往南韓或其他自由國家,前提是運氣要夠好,柏林再脫北的過程中失去媽媽,並且被帶去勞改營,每次柏林被關入禁閉室一次,怕他怕他的人就會多一點。25年後,柏林稱霸整個勞改營,殺掉這裡的獄警,並說出一句「我應該會想念這裡的味道」沒人能理解的話,但他是真心的。


💰接續第一集,時序回到現在,柏林已經掌握好所有的輪班並且讓印鈔機一印錢,教授也交代柏林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管控人質,要讓他們相信,只要乖乖配合就不會出事,柏林突然一句「這樣就好了嗎?」讓教授覺得有點不對,在柏林心中覺得教授什麼都好,就是太天真因為他覺得人質並不是那麼乖聽話。隔日早上,媒體團團包圍應變小組追問昨天突襲的真實性,宣祐真對媒體說那是假消息,他們在乎的是人質的安全,宣祐真會這樣說是保全有人必須要負起失敗的責任,因此說是假消息能安全下莊,同時也要車武弈把特種部隊撤退,而且要對抗團結的搶匪,應變小組也必須要團結起來,這是宣祐真重新回崗位後對小組的主權宣示,看在車武弈眼裡很不是滋味。



💰宣祐真再次聯繫教授,教授卻是問她最後一次跟男人上床是什麼時候這種私密的問題,讓大家都傻眼,原來教授是想要表達雙方彼此間不信任又沒有連結的狀態,教授提議應該要先互相了解累積彼此的信任才行,宣祐真不覺得教授是瘋子,而是談判高手,不輕易對別人說出意圖。 宣祐真分析造幣廠內的食物還能撐四天,對方一定在計畫逃跑路線,因此要慢慢跟對方耗,很快對方就會提出要求。在造幣廠中,趙泳旻幹個粗活被丹福給盯上,因為他表示自己是尊貴的造幣廠廠長幹不了粗活,這讓丹佛生氣,此時柏林來到現場告訴丹佛他太容易被別人情緒左右,原來是因為丹佛擔心父親的身體,也曾擔心是不是真的能安全離開這裡,不過柏林給了丹佛很大的信心,畢竟柏林不會去做失敗的事情。





💰 趙泳旻偷偷把副廠長的手弄受傷,好轉移莫斯科、丹佛的注意力偷溜去找藏起來的手機要聯絡警方, 這過程中被發現,趙泳旻澄清是因為副廠長的手受傷要找醫藥箱,柏林才不相信這種鬼話,東京也提到這是丹佛和莫斯科鬆散的監視造成的,柏林要大家別爭吵下去,反倒要求將人質集合,並要人質分成南北韓兩邊,定下規定說「南韓人犯錯,北韓人受罰;北韓人犯錯,南韓人受罰」,所以不要受罰就要好好監視對方。教授曾說人質數目多就很難控制,所以要讓人質相信合作能為他們帶來利益給予適當獎勵,所以要讓他們分化,對彼此相互敵視,而忘記真正的敵人,不過教授不喜歡這做法,也就是說柏林背棄教授交代要人道對待的作法,他認為他仍然秉持人道,外面的人當然可以兩邊團結合作,但這根本是微乎其微


💰果然外面開始出現雙方的對峙與爭吵,外面車武弈已經部署好狙擊手靜觀其變,宣祐真則是被提醒到對方似乎又資安專家,因此命令全部關掉通訊設備,把所有會有訊號的人、東西都退出基地台範圍外,宣祐真等得就是教授的破綻,人質可能做出意料外的事,搶匪的內訌。果然南韓人趙泳旻要北韓人尹尾善去拿智慧手錶來聯絡警方,尹美善不敢相信趙泳旻讓她去做最危險的事,爭執之時被丹佛發現,趙泳旻緊急說尹尾善懷孕需要休息,於是善良的丹佛將美善帶去休息室。 金安妮發現美善似乎想做什麼事,所以說自己可以幫忙,在支開里約的同時,美善順利拿到智慧手錶,不過同時被丹佛發現,卻也因為丹佛對她的關心,有點受寵若驚,而丹佛就此打斷美善的對外通話



💰應變小組截獲這訊號時,宣祐真打算再次跟教授談判,先是說到她與兩個月前的男人發生關係(朴宣浩)很滿意,教授非常滿意這答案,宣祐真套話教授有沒有可能有人偷跟外界聯絡,透過教授自信回覆不可能時,宣祐真可以確定教授還沒發現人質有通訊裝置的事,於是開始部署傳簡訊給人質並且植入程式駭進去,就可以監聽和擷取影像。美善偷偷把手錶塞到趙泳旻的口袋,教授想著宣祐真談判時的話覺得不大對勁,於是打電話去造幣廠詢問得知沒有大事,不過教授仍然不放心,於是主動以朴宣浩的身份聯絡宣祐真。





💰趙泳旻想抓住機會對外聯絡,但又被丹佛打斷,朴宣浩(教授)特地把宣祐真找來吃飯為的就是探話,宣祐真說到掌握到有點可以扭轉情勢的方式,從宣祐電話中也似乎得知要駭客的方式,不過宣祐真同時也對朴宣浩有點懷疑,因為朴宣浩正在偷聽她講電話,宣祐真很直接地問為什麼偷聽,在經過教授高超演技下說自己怕宣祐真有別的對象才會偷聽。 儘管教授緊急要柏林召集所有人質,但趙泳旻已經安裝好竊聽程式,然而,就在陰錯陽差下,美善藏起來的手錶掉了出來,這讓應變小組相當緊張人質會有危險。宣祐真威脅教授如果傷害人質就會讓談判變更難,至少這一招讓宣祐真成功先保住人質,但柏林可不是這麼認為,他決定要處決美善,只有恐懼才能徹底控制人類


💰丹佛被柏林指定去處決美善,甚至柏林拒絕接聽教授的電話,因為他還要找到誰是這隻手錶的主人,副廠長直接爆料是廠長的指使,柏林馬上推理出來美善肚子裡的小孩就是趙泳旻的,而趙泳旻的一蓋否認並沒有動搖柏林,另一邊丹佛遲遲不敢下手的同時,里約去通知大家這件事,最後丹佛開了一槍,柏林不對趙泳旻處罰是因為殺掉美善就是對趙泳旻最大的懲罰







You may also like ♥